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震驚!

相信去年《嘉年華》的上映仍然猶在大家眼前吧?

當時影片壹上,就有網友跳出來說,在目前世界範圍內女權、種族、恐怖襲擊等問題的重重危機下 ,“性侵”已經不值壹提,甚至有點“過時”了。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嘉年華》

且不說國內的性侵題材影片的數量和質量都遠遠不夠,來看看已經將同壹題材拍過無數次拍出不同花樣的美國,他們最近又出了壹部性侵題材電影。

冷靜,震撼,引人深思,且博得滿堂彩。

就是這樣的電影還在告訴著我們,“性侵”作為壹個社會話題,永遠不會有“過時”的可能。

只要有人仍在受害,故事就仍然有講述出來的必要。

《信箋故事》

The Tale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信箋故事》自5月份在北美上映以來即引起轟動,不僅爛番茄給出98%的新鮮度,連Metacritic都給出了90分的好成績。

Metacritic參與評分的26家媒體,全部都給了好評,甚至有8家媒體給出了100分的滿分評價。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說實話,在“性侵”事件飽受關註的當今,此類題材的電影已經幾乎從各個角度都拍了壹遍。

從受害人本身出發的《嘉年華》,從外來者角度講述的《熔爐》。

有講述受到傷害的孩子如何走出陰影的《素媛》。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素媛》

也有從更外圍的角度出發,將壹群記者如何揭露教會性侵醜聞的《聚焦》。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聚焦》

即使有那麽多的珠玉在前,我想說《信箋故事》仍然拍出了它的特別之處,它在冷靜至極的表現下,藏了那麽多的騷動、痛楚和迷茫。

迷茫,是的,迷茫。

壹個13歲的小孩,在遭遇到性侵後的第壹反應不是憤怒、絕望抑或傷心,而是迷茫——不知所措,不知道發生了什麽的迷茫。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本片的故事發生於什麽時候呢?

不是發生於女主角13歲被性侵的那壹年,而是發生在已經53歲的女主角身上。

女主角的媽媽偶然發現了壹封女兒於40年前寫的信,秘密就此展開。

信的開頭很正常,如壹般的浪漫小說開頭:

我想要以壹些美好的事物,來開始這個故事。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可母親越讀,心裏越發慌——

我遇到兩個很特別的人,兩個使我深深著迷的人,壹個已婚女人,壹個離婚男人,在親密的友誼中我分享他們的生活……

我如此幸運可以分享他們的愛情,而當我離開他們,我的世界開始地動山搖,我時常害怕自己會不慎墜落……

明顯的不對勁。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在此,母親才終於發現女兒口中那份年齡差異巨大的愛情,發生在她13歲的時候。

這不是戀愛,是對未成年人實施的性侵。

在母親的逼問下,女兒壹開始矢口否認。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後來在不斷追問下,她開始回憶起那段被自己塵封的往事,所有的痛苦和錯亂的記憶都開始慢慢浮出水面。

在她的記憶中,那時的自己是個婷婷少女,已經有了修長的身材和開始顯現成熟的面容。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父母有5個小孩,家裏每天亂糟糟。

就在她開始對家裏產生厭煩情緒的時候,G夫人和比爾出現了。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壹個是她的騎馬教練,是她“在世上見過最美的女人”。

另壹個則是她的跑步教練,英俊帥氣,對學生也溫柔體貼。

在她的眼在,他們是天造地設的壹對,她甚至為自己能參與到他們其中而深感幸運。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然而,此時母親打斷了她的回憶——

這不是妳那壹年的照片,那時妳已經15歲了。

妳13歲的時候,長這樣。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詹妮弗拿到自己的照片時忍不住驚嘆,“好小啊”

是啊,好小啊,完完全全就是壹個孩子。

在女主角的心裏和在母親眼中,那時候的詹妮弗完全是不壹樣的版本——壹個已經趨近於大人,壹個仍是什麽都不懂的小孩。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同樣的故事,不壹樣的版本,為什麽?

導演在片中將這兩個版本相互交織在壹起,制造了虛實相間的影像,在我認為,這是對假象殘酷的捅破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詹妮弗從心底不願意承認自己曾經被性侵的事實。

她不願意認可自己的受害者身份,甚至企圖剔除掉它。於是她在心裏將這壹段記憶塵封住,而當她再把它拎起時,已經是“美化”後的虛假記憶

她企圖用不那麽殘酷的真相來包裹住自己,告訴自己“壹切並沒有那麽糟糕”。

於是13歲變成了15歲,小孩變成了少女,性侵變成了戀愛。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這像不像壹場受害者的自我催眠?

來看同樣受到傷害的林奕含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裏怎麽說的——

“想了這幾天,我想出唯壹的解決之道了,我不能只喜歡老師,我要愛上他。妳愛的人要對妳做什麽都可以,不是嗎?思想是壹種多麽偉大的東西!我是從前的我的贗品。我要愛老師,否則我太痛苦了。

觸目驚心。

要愛,否則就痛苦;要欺騙自己,否則就茫然無措。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與之相反的是施害者,他們早已將過去的事情拋之腦後,大跨步邁進新的生活,迎接新的生活。

多年後的詹妮弗找到比爾。

她戰戰兢兢地近前想要和她交談,他先是調戲、討好。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然後話鋒壹轉——

“妳是?”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太殘酷的對比了。

施害者已將自己的罪行拋之腦後,而這麽多年來,受害者仍在承受著惡果,且要壹次次地欺騙自己:“我不是受害者”,“他是愛我的”。

否則就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於是我們看到長大後的詹妮弗,在事情被暴露出來後,壹次又壹次地拒絕將自己擺在受害者的位置。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不僅是她在潛意識裏對自己的記憶動了手腳,更是施害者們在實施行為的時候早已經壹次次地對她進行了誘導。

在詹妮弗對自己的原生家庭感到厭煩時,G夫人和比爾對她進行了“勸導”——

“妳的父母只是害怕這個世界,他們只是害怕自由的活著,他們無法接受妳即將成為壹名女性,他們看不到妳在我們眼中的樣子。”

“妳不應該恨他們,妳該可憐他們。”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聽起來毫無問題對不對?

可他們說這話的目的又是什麽?

是讓小詹妮弗對自己的家庭產生厭煩情緒,是有意地給孩子灌輸壹種“妳已經長大了,可以自己做決定而不通過父母”的理念。

這是對的嗎?

這在我們想鼓勵孩子思考時,可能是對的;但當有人以此作為誘導,作為實現他們性侵目的的手段時,明顯就是不可饒恕的。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再看真正的施害者比爾,他壹次次地用漂亮的情話對付這個小女孩——

“妳很成熟。”

“真想把妳從那些愚蠢的男孩中拯救出來。”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看看妳,再看看我,滿腹懷疑,疲憊不堪,像壹潭死水,波瀾不驚,慢慢在自己的軀殼下死去。多希望妳能看到我眼中的妳,那種熱誠、奉獻和愛,成年人是無法這樣去愛的,只有孩子可以。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看到了嗎,沒有壹次施暴,沒有動作上的暴力,就憑著這壹些漂亮的言語在小詹妮弗心裏深深紮下了根——要熱忱,要奉獻,要愛,不能讓老師失望。

而那些邪惡的目的就這樣被忽略了,於是她壹步步掉進了成年人的陷阱。

在壹種連她自己都沒意識到的指引下,她開始想要竭力逃脫家庭,想要與眾不同,想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

於是,這壹切在她心裏,被美化成了能自己掌控自己命運的壹步。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她寄希望於他從自己把家庭裏拯救出來,而他利用她的弱點,溫柔地實施了自己的暴力。

這壹切以壹種冷靜的方式呈現起來,卻觸目驚心。

我們親眼看見壹個孩子掉進牢籠,在沼澤裏壹步步深陷。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而比起比爾,更令人膽寒的是G夫人。

她是詹妮弗的女神,在詹妮弗的心中,她的地位甚至比比爾還要高。

而多年後,她知道G夫人才是這壹切的始作俑者,這些來接受指導的孩子們,從壹開始就是她的獵物。

她先是向詹妮弗公開了她和比爾的不倫關系(婚外情),贏取孩子的信任。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然後是在日常中時不時地灌輸她的理念——

“要學會忍受壹切苦難。”

“我們真正想做的是探索我們的潛意識。”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所謂探索潛意識是什麽呢?

是想帶著孩子壹起在旅館進行4P。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所謂忍受苦難是什麽呢?

是忍受傷害,忍受羞恥,忍受自己的毀滅和欺騙。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但更令人震驚的是,當詹妮弗在假想中對G夫人展開質詢時,我們仿佛看了另壹個受害者——

“妳為什麽不救我?”

“因為也沒有人來救過我。”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而這又壹層的反轉揭示了壹個不爭的事實,當年的受害者,也會轉過頭來成為施害者,拾起當年捆住自己的枷鎖來對其他人施暴。

在片中,我們不僅看到受害者和施害者,還看到了另壹些不作為的旁觀者

在片中,詹妮弗的外婆在壹次偶然的機會下看到比爾親吻了小詹妮弗。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我們從細節中可以推斷出外婆告訴了媽媽。

但多年後,當詹妮弗問起這件事時,媽媽矢口否認:“我從來都不知道啊。”

是真的不知道,還是當所有人都告訴妳“不可能”“大驚小怪”的情況下,也就順其自然地選擇自我欺騙和遺忘?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再如學校的老師,如若放在今日,孩子的作文涉及到此類題材,壹定會引起老師的警惕。

但在片中所處的70年代,當小詹妮弗讀完作文後,老師只是只是詢問詹妮弗這壹切是否為編造,在得到肯定回答之後,不鹹不淡地說了壹句——

“我們知道,藝術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

然後壹切就這麽過去了。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無論是心太大,還是那個時代的防範意識薄弱,抑或根本不屑於管事,哪壹點都讓我們覺得恐慌與膽寒。

這壹切都在仍處於孩童時代的詹妮弗心中紮下了根,若不是40年後母親偶然找到了她的信箋,這壹切都將伴隨著她心裏毫無人知的痛苦沈到湖底。

有人會問,事情已經過去了40年,而她自己也差點“忘記”,重新找尋的意義在哪裏?

答案是,她要尋找壹個真相。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但意識到自己身處自我欺騙中,她猛然驚醒了——原來不是少女,是小孩;不是戀愛,是性侵;不是真情,是欺騙。

於是53歲的詹妮弗,和13歲的詹妮弗,在這個故事中壹次次地相遇。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13歲的孩子竭力摒棄自己的受害人身份,認為這段體驗是“獨壹無二”的,是自己想要的。

“我寫的這個故事老師給了我A,這就夠了。”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而53歲的大人,反過來問她——

“得了A又怎樣呢?得了A也不能抹去這件事有多惡劣。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大人在對小孩說,虛假的影像再美,也是虛假的幻影,而真相是妳受到了傷害,受到了殘忍的不可挽回的損害。

於是我們看到那個執著於“壹切都是編造”的小孩垂下了眼睛,她也開始在問自己:“這壹切真的只是自我的編造嗎?”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這部電影最精彩的地方不在於對性侵者和周遭成人的血淚控訴,創作者沒有簡單地肯定或者否定,反而著重於對孩童內心的探尋,再反過來思考她孩童時期的思維是如何壹步步影響到她後來的生活的。

在這場與自己的質問與探尋中,詹妮弗似乎才慢慢體悟到——

面對惡,遺忘是壹種惡,自我欺騙也是壹種(對自身的)惡。

於是最後我們看到大人和小孩壹起,53歲的詹妮弗和13歲的詹妮弗壹起,他們慢慢揭下臉上的假面,與真實的自我共處壹室。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真相很容易接受嗎?未必吧。

它有時候會很沈重,有時候會很尖銳,有時候甚至會銳利的尖角把妳劃出血,但有些人就是無法停止探尋真相的沖動。

如若不是如此,這個故事也就沒有誕生的可能。

片中的詹妮弗,正是《信箋故事》的編劇加導演,她在13歲受到了性侵,多年後,她選擇用壹個有力的方式把這壹切揭露出來。

這是壹個真實故事。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她用這部讓人觸目心驚的,同時振聾發聵的影片告訴我們——

受到傷害不是惡。

不作為和遺忘,卻是惡的另壹個分身。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又壹個房思琪的故事,可他們拍得多勇敢!震驚!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