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格非解讀《局外人》,不懂裝懂,滿嘴跑馬

格非早期模仿馬爾克斯、博爾赫斯的幾個短篇很有意思。《風琴》模仿克洛德·西蒙《弗蘭德公路》,探尋善惡分明的歷史中人性的復雜和曖昧;《夜郎之行》類似工地打樁的聲音喚醒了男主和前任的情欲,用詩壹樣的語言描述嫉妒(“告訴我,誰的嘴唇啜飲過妳的肢體的清香……”),帶有壹種黑色幽默的苦澀。

後期作品令人作嘔(余華、蘇童、殘雪莫不如此)。

沒聽過格非老師的課,看了他對《局外人》的解讀:“局外人”搞不清楚母親去世的日期,顯示出“內心紊亂而無所適從的精神狀態”(格非《小說敘事研究》)。

格非解讀《局外人》,不懂裝懂,滿嘴跑馬

封面

對個別語句的解讀必須結合整部作品。事實上,搞不清楚母親去世日期,奠定了《局外人》於無聲處聽驚雷的氛圍和基調,顯示出作者鑲嵌在骨子裏的絕不向世俗低頭的傲慢與強硬……(在中國最被誤讀的壹本名著:《局外人》

“內心紊亂而無所適從”?我們看的是同壹本《局外人》?

“壹位毫無英雄主張、單純願意為真相而死的男人”,內心紊亂?格非老師,您的研究讓加繆老師無所適從,咋整?

可以說,對法國文學、對加繆,格非老師十竅通了九竅,不懂裝懂,滿嘴跑馬。就這種水平,真敢開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格非解讀《局外人》,不懂裝懂,滿嘴跑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