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奈保爾就像壹把刀子,靜靜穿過心窩

每次看到比薩義德還蠢的白左,以及像躲避瘟疫壹樣躲避公共話題的優雅的畜牲,我總是用壹位孤軍奮戰的巾幗英雄來安慰(麻痹)自己:情況不算太壞,咱們還有法拉奇,對吧?思想侏儒都得給她跪下,壹個也不能少。

2006年9月,歐洲的良心悄然逝去,不怕,至少還有奈保爾,妳休想讓夜鶯停止歌唱。

特立獨行的奈保爾,對蛋和墻有壹種近乎法拉奇的直覺:蛋可能是臭蛋,甚至是自殺式臭蛋,所謂的墻,早已千瘡百孔,潘恩的故鄉淪為歐洲斯坦。

今天,奈保爾也走了,偉大的牛虻不再叮咬這個令他憂心忡忡的世界,媒體幸災樂禍地放大奈保爾的私生活,將其最有價值的光芒隱藏起來。

“可以這麽說,我們昨天還在他的紀念碑前,在憂傷的柏樹群中集會,而今天錯誤就已經在試圖玷汙關於他的記憶……”

麻木不仁的看客化為卑鄙的同謀,迎合、腐蝕讀者心靈的文化買辦開啟香檳:放眼世界,再也找不到壹個具有奈保爾同等分量的巨人,幹杯,歐洲斯坦!

在雲端,隱隱傳來那個憤世嫉俗的聲音:我不相信!

戰士倒下的地方,總會長出大片的森林,因為他們的統治才剛剛開始。

戰爭經典《老將出馬》(1973)有句臺詞:“壹切煙消雲散,只有音樂永存。”

過剛者易折,善柔者不敗,自由的鐵血怎能缺少詩歌和音樂?

只有詩人才會告訴妳,世界很美很殘酷,值得妳去捍衛。

奈保爾就像壹把刀子,靜靜穿過心窩

何為藝術?藝術是哲學最精準、鋒利的剃刀,呈現歷史和人性最本質的部分。

文無第壹,如果非要整個小說排行榜,以我對文學的淺薄理解,《局外人》代表中篇的最高水平,而《布萊克·沃茲沃斯》堪稱短篇王者,沒有之壹。

兒童視角折射成人世界,《蠅王》、《孔乙己》都是不可多得的精品,《布萊克·沃茲沃斯》非常奇特,就像壹把刀子,靜靜穿過心窩……

藝術可以很“簡單”,大高手清水出芙蓉、天然去修飾,三千年前的荷馬史詩泰山壓頂,壹直在統治整個世界;水滸單刀直入、肝膽相照,吃定天下英雄;科斯托拉尼·德若才氣沖天,《夜神科爾內爾》令人拍案叫絕,乖乖,我的乖乖野,匈牙利也有文曲星哎。

《布萊克·沃茲沃斯》重劍無鋒,類似平靜而又憤怒的《局外人》,每壹件不起眼的凡人小事都充滿象征意味,飽含淚水和溫柔的憐憫:世界很殘酷很美,值得妳去戰鬥。

小說開篇非常經典,不同於海明威、卡佛那種刻意濃縮、多少顯得有些做作的“冰山藝術”,奈保爾的文字自然而然,幹凈、利索,而又別有洞天,讀出來唇齒留香,泉水叮咚那個響,余味無窮:

壹天有個男人來這兒,說他餓壞了,我們讓他飽餐壹頓。而後,他又要了枝煙,直到我們替他把煙點著後才肯離去,那個人以後再也沒來過。

盡管是個乞丐,人家也是性格男演員,不是填飽肚子就別無追求,還要抽煙,還要把煙點燃。

男主更是驚艷:衣著整潔的流浪者不要錢,也不討飯,只是“想看看妳們家的蜜蜂”。

哦,他是壹個詩人,大家都知道,詩人也需要錢,而且,有時候肚子餓得比我們還快,但看蜜蜂的想法太浪漫了,觀察人們習以為常的事物並能從中得到樂趣是壹種非常強大的能力。

照這個路數寫下去,只是壹碗高級雞湯,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茍且等等傻話、胡話……

奈保爾用媽媽這壹人物將讀者迅速拉回現實,先是要兒子提防詩人,聽到詩人打算以四分錢的價格出售詩歌,終於忍無可忍:“告訴那個該死的家夥,趕快給我夾起尾巴滾出去。”

小孩不願傷害流浪漢,回話說我媽沒有四分錢。這是什麽,這就是善良,善良成為他們友誼的開端。第二次壹見面,就問詩人賣掉詩沒有,小孩關心詩人的生活。

正在仰望星空,警察出現了:“妳們在這兒幹什麽?”

詩人回答:“已經四十年啦,我也壹直在想這個問題。”

多麽辛酸的幽默!

詩人臨終之前告訴孩子,關於愛情,關於偉大的詩篇,都是他編的謊言。

小孩大哭著跑回家,像詩人壹樣,看到什麽都想哭。

關於憐憫、同情、詩歌、夢想和現實,奈保爾筆力強悍,獨超眾類,只要壹出現蜜蜂、詩歌、水果、星空,就用媽媽、警察、死亡將讀者拉回貧困、堅硬的當下,詩意與現實交織,自然、妥帖,如同引來媽媽壹頓鞭打的芒果汁壹樣充滿真實的質感,整篇文字腳踏實地而又如夢如幻,水平高得不可思議,用王無功的話來說:韻趣高奇,詞義曠遠,嵯峨蕭瑟,真不可言。

詩人最終也沒有寫出偉大的詩篇,窮愁潦倒……

但詩歌有啥用的問題仍然十分反動,不能被胃消化的都沒用,跟豬有啥區別?

每次看《布萊克·沃茲沃斯》都會有壹種流淚的沖動,壹文不名的詩人,生怕孩子無法適應殘酷的世界,告訴他那些美好的東西都是謊言。然而,這種善良反倒讓孩子哭得更加厲害,成為壹個真正的詩人。

上善若水,柔軟、善意會爆發出強大的力量——

在文化多元走火入魔、白左橫行的歐洲斯坦,揭示極端伊斯蘭的愚昧、狂熱,會令哈佛、耶魯、劍橋精心培育出來的思想侏儒、在垃圾堆裏打滾的文化貴族感到難堪,這些出口成章的野蠻人站在道德高地顧影自憐,被自己與狼共舞、吮癰舐痔的逼格感動得屁滾尿流——

奈保爾和法拉奇壹樣勇敢,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

極端伊斯蘭是人類迄今最強硬、最危險的帝國主義。

奈保爾的觀察和批判犀利、準確,歐美政治正確對極端伊斯蘭行屍走肉般的包容,必將付出慘痛代價:“在旅途中,我不止壹次地見到敏感的男人們,他們隨時都醞釀著恐怖騷亂。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是靠仇恨餵養的,他們強調死亡、流血、報復。”

奈保爾就像壹把刀子,靜靜穿過心窩

看看歐洲斯坦,看看美麗的瑞典現在成了什麽樣子……

戰士倒下了,他的統治才剛剛開始。

奈保爾就像壹把刀子,靜靜穿過心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奈保爾就像壹把刀子,靜靜穿過心窩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