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從豆瓣6.7到5.8,《誅仙Ⅰ》到底觸動了誰的禁區?

原標題:從豆瓣6.7到5.8,《誅仙Ⅰ》到底觸動了誰的禁區?

文 | 茶色不語

來源丨影視圈(ID:circlemag)

導讀《誅仙Ⅰ》不仁,以觀眾為芻狗?和大多數粉絲向屬性電影一樣,《誅仙Ⅰ》在外界的質疑、原著粉的嘲諷以及流量藝人粉的支持下,旗開得勝。以超高的話題度與曝光度在中秋檔率先票房破億,但口碑卻急轉直下,《誅仙》還能有2嗎?

根據貓眼專業版數據顯示,中秋檔首日票房3.6億元,比2017年10月4日(中秋節,同時處於國慶檔)的單日票房3.5億元略高,創造了單日票房新紀錄。

新片方面,《誅仙Ⅰ》單日票房率先破億,達1.4億元,打破了《上海堡壘》“流量壁壘”的現象,再次證明粉絲向電影(兼具書粉和流量粉)的市場衝擊力。

《名偵探柯南之紺青之拳》以7400萬票房緊隨其後;而提前一天上映的《小小的願望》,雖然前期熱度高、話題不斷,在排片量並不落於人後的情況下,票房競爭力卻不足,以5800萬票房位列第三。

然而,《誅仙Ⅰ》在穩坐最高排片量的同時,豆瓣評分卻在不斷下降,從開分6.7到當下的5.8,不排除繼續降的可能。那麼,致使影片急轉直下的原因到底是“流量之殤”還是創作不足呢?

番位、配音、服化道,誰是原罪?

昨天一天微博熱搜幾乎被《誅仙Ⅰ》的各種話題承包,“肖戰演技”、“李沁戲份”、“碧瑤造型”、“誅仙破億”……基本上從演員的演技到服化道、配音、特效等,大家有吐不完的槽,而這些都是仙俠IP改編作品第一階段必須要承受的。

影片上映前,最大的爭議是服化道,雖然花重金請來了《捉妖記》的捉妖團隊,也難掩影樓風的俗氣。從主演到配角,大家的衣服就像是統一裁剪後在染坊各擇一色標配生產出來的。無論男女角色,大家頭上都要有一個啾啾,才能證明自己的修仙身份,尤其以孟美岐的滿頭揪最為惹眼。

原著中陸雪琪和碧瑤這兩個角色,本就平分秋色,書粉尚已撕得昏天暗地。影版雖然定得是李沁飾演的陸雪琪為女一,卻在成片中將本因屬於陸雪琪的情節加在了碧瑤身上,引得李沁和孟美岐兩家粉絲就番位之爭再次唇槍舌劍。

不過,看過影片的很多路人都覺得,單從《誅仙Ⅰ》的劇情來看,特邀出演的唐藝昕飾演的田靈兒,更像女主角,從始至終都是男主張小凡的白月光。

而最大的爭議還是主演團全員配音,有網友笑言,“《上海堡壘》那麼爛,人家也是用的原音呀!”“中國電影已經爛成這樣啦?恭祝配音演員市場廣闊!”

電視圈用配音無傷大雅,而電影圈用原音則是業內“潛規則”。除了某些香港電影會在內地上映時專門製作普通話配音版,以及某些臺灣演員在出演內地影片時為了規避口音問題選擇配音外,只有動畫電影才會使用配音。

再者,當下很多國產劇出於對配音演員的尊重,會在結尾的字幕條上加上配音演員的名字,而《誅仙Ⅰ》明明用了配音演員卻避而不提,更加令人反感。

但無論是番位之爭、服化道的風格定位還是選擇配音陣容都不是演員能決定的,就拿李沁來說,在《聲臨其境》中展現的臺詞功力如何眾人皆知,在《誅仙Ⅰ》中照樣用了配音,只不過都是遵從劇組安排罷了。

無法與時俱進的程小東,濃濃的港片風

今天上午,電影人程青松發文怒懟《誅仙Ⅰ》,稱“正在上映的某電影,男女主角明明只有流量,非要通過營銷號來吹捧演技,真是太可笑”,還表示金掃帚獎會恭候他們。

然而,《誅仙Ⅰ》的主演真的是只有流量沒有演技嗎?不完全是。孟美岐的確十分稚嫩,雖然有配音加持,碧瑤也只是骨相可愛並不靈動。但李沁飾演的陸雪琪,卻當得起空靈清絕,白衣翩躚,對於張小凡由厭惡到心動的情感轉變也拿捏得當。

至於主演肖戰,在拍攝《誅仙Ⅰ》時,《陳情令》還沒播出,他與流量相差千里。雖然前期塑造的張小凡稍顯蠢萌獃滯,尤其是配上那臟髒的妝容,不過後期從黑化到清醒到揮斷前塵的變化,詮釋得比較到位,算是人物鮮明。

真正令影迷失望的反而是導演程小東。

喜歡香港武俠電影的觀眾,對程小東應該不陌生,《新龍門客棧》、《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倩女幽魂》、《東方三俠》等膾炙人口的作品,均出自他之手。程小東以氣勢磅礴的動作設計,震撼的視覺效果著稱,是香港電影黃金時代動作導演的一面旗幟。

只不過千禧年之後,程小東便少有卓作,且十分低調,上一部作品還是八年前由李連傑和黃聖依主演的《白蛇傳說》,口碑一般。

時隔多年再執導筒,程小東仿佛仍然停留在以前的創作習慣和風格中。《誅仙Ⅰ》的每一個畫面、臺詞和動作都充斥著上個世紀90年代的香港風格。劇情節奏、橋段安排、打鬥場面甚至特效感,總給觀眾一種與時代脫節的感覺。

打鬥場景雖然融合了東方武俠的大氣和韻味,剛中帶柔、一派灑脫,卻缺少飄逸感,不似仙俠更像人間武俠。

規避了劇版的問題,卻沒給續集打好頭陣

歷來翻拍的作品都會被外界賦予更嚴苛的標準,就算不能超越經典,也起碼要拍出新意,否則“舊瓶裝新酒”的操作最終會被貶得一文不值。

劇版《青雲志》用上下兩部來講述張小凡從懵懂少年到鬼厲的成長,其中穿插的感情線以及每個角色的心路歷程雖然讓整部故事劇情更加豐滿,卻在趕進度條的同時遺忘了“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的宿命感基調。

張小凡成了典型的“大男主”,天選之子、恩義雙全、智勇兼備,一舉一動都有編劇的金手指罩著,人物的個性缺乏深刻的變化,與命運抗爭的緊張感也隨之消失。

影版雖然體量有限,卻用簡練的鏡頭語言和情節清楚交代了張小凡雖然資質愚鈍,卻心性堅韌,多數時候都是被命運推著走,身不由己。也正因為命運的無法逃避,被逼魔化叛出師門。點出了《誅仙》原著最大的內核,同時拋出了“正道便是正,而魔教便是不正,天下什麼才是正道?”的命題。

不過,《青雲志》在劇情上,雖然是把《誅仙》的故事和人物全部抽出來,改編成與其它修仙劇一樣的升級打怪+多角戀模式,失去了原著的風骨。可影版也因為野心太大,試圖用系列作品共同打造誅仙世界,因小失大,使得第一部便資質平平,只是按部就班勾勒出故事的輪廓,就戛然而止,略顯急促和蒼白。

就好像,如果把《哪吒之魔童降世》分成上下兩部,在哪吒和敖丙成為朋友後,借李靖之口說出“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主題,就落下帷幕。只會黯然失色,令人不知所云。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誅仙Ⅰ》本身就沒打磨好,便想著留有餘地構思續作,難免得不償失。

zhipianrenneica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從豆瓣6.7到5.8,《誅仙Ⅰ》到底觸動了誰的禁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