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上海堡壘》“暴雷”,鹿晗“頂流”也無奈…

原標題:《上海堡壘》“暴雷”,鹿晗“頂流”也無奈…

繼“今天吃什麼”這一世紀難題之後,“今天看什麼電影”竟然也逐漸成為了當代人休閑聚會時的一大困擾。

網上充斥著各種各樣的引流宣傳,經典IP、著名導演、當紅明星、特效畫面……都成為吸睛的話題和看點,讓人眼花繚亂。

面對影院大廳里連續滾動的屏幕,你又是如何選擇的呢?

人們常說這是一個“流量為王”的時代,只要擁有流量你就已經成功了一半。而明星偶像無疑會自帶很多流量,因此各行各業都很看重明星背後的粉絲效應,有的公司甚至不惜花重金邀請明星偶像代言。放在影視公司更是如此,不少公司都會將“流量”看做是票房的重要保障。

但近日由流量小鮮肉的代表人物——鹿晗主演的《上海堡壘》卻票房、口碑雙雙撲街,上映6天豆瓣評分只有3.2分。縱觀以往,《小時代》4.7分,《致青春2》4.1分,《惡棍天使》4.1分,《爵跡》3.8分……《上海堡壘》被定位為爛片無疑。導演滕華濤、原著作者兼編劇江南先後出來道歉。網上輿論沸沸揚揚,引發了一場對流量明星的思考和討論。

很多人將這部號稱投資3.6億、耗時6年打造的《上海堡壘》如今的慘敗歸結於鹿晗,把他從造型到演技批得一無是處,甚至有人聲稱聽到鹿晗是主演就不想看這部電影了。

然而冷靜下來,客觀地想一想,鹿晗一個人的影響真的能左右這部電影的成敗嗎?的確,他可能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但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影片模糊混亂的設定、邏輯缺失的劇情、尷尬生硬的臺詞,都讓人不願意為其買單。而且在年初的《流浪地球》大火以後,觀眾對科幻題材影片的期待明顯變高,《上海堡壘》在前期宣傳中既然多有借勢,那就無怪觀眾面對觀影后的落差難以接受,心中不免產生怨懟。

與《上海堡壘》的罵聲一片不同,《哪吒之魔童降世》自上映以來可謂是好評如潮。截至目前累計票房已突破37億元,緊跟《復聯4》位於票房總榜第四位,貓眼票房預測,未來更是會達到46.25億元。兩相對比,可謂一個天一個地。

(數據對比來源於燈塔)

不得不說《哪吒》的成功,原因也是多方面的。如果你要問觀眾覺得《哪吒》好在哪,可能獲得的最多答案反而只是故事說得好,有感染力有共鳴。所以你說觀眾們的要求高嗎?大家其實只是想看一部好好說故事的電影而已。

當然,《哪吒》能擁有現在的成績與“流量”也是分不開的。但《哪吒》的流量是從哪來的,這是我們要註意的問題。沒有流量明星坐鎮,甚至影片出於資金問題,前期連宣發都沒怎麼做,《哪吒》一開始可以說毫無熱度可言。但正是憑藉著自身過硬的品質,影片從點映後就獲得了第一批觀眾的廣泛認可,不僅贏得了不俗的口碑,更是在網友自來水式的安利助推之下,受關註度越來越高,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

從《上海堡壘》和《哪吒之魔童降世》我們不難看出,當我們在說“流量為王”的時候,千萬不能“唯流量論”而忽略了在它背後的“內容”與“口碑”。“內容為王”才是真正的“王道”。只有好的內容才能贏得好的口碑,有好的口碑又何愁沒有好的流量呢?好的作品就像不容易腐敗變質的商品,能經得住時間的沉澱,其邊際效益的持續期也就更長,對資本市場來說也會更有價值。

“內容”與“流量”就像兩個不可分割部分,相輔相成,相互促進。優質的內容是市場的堅實基礎,是流量的首要前提。但只顧自己產出,把內容做到無窮大而市場為零的做法是不尊重觀眾的,也不符合市場經濟的規律。流量指標作為市場的產物,強調了消費者在市場構建中的重要性,以及消費規模、消費增量和消費偏好在市場建設中的積極作用,能夠對內容的產出起到很好的啟發和引導作用。

透過最近這兩部熱議的電影,我們應該明白,當我們在看一部電影作品時,既要看內容,也要看流量,但縱觀整個電影行業的發展,我們是不能僅憑一兩部作品的成功或失敗而驕傲或氣餒的。

正如我們不能說《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成功代表著國漫崛起,我們也不能說《上海堡壘》的失敗就表明中國科幻的大門就此關上了。中國電影人還走在漫漫征途上,過程中的一切際遇都將是最好的相遇。

作者 | 小丸 來源 | 文創資訊

本文為“文創資訊”(news.vsochina.com)原創獨家稿件,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上海堡壘》“暴雷”,鹿晗“頂流”也無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