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上海堡壘”從內部攻破

原標題:“上海堡壘”從內部攻破

  3.2。只要一天未下線,《上海堡壘》的口碑就可能繼續往下掉。

潰敗來得太快,幾乎在一夜之間。由滕華濤執導,江南同名小說改編,鹿晗、舒淇領銜主演的科幻戰爭電影《上海堡壘》於8月9日上映。上映快一周票房才將將突破1億元,相比籌備六年、投資3.6億元的成本而言,口碑和票房的雙雙滑鐵盧,已經註定了《上海堡壘》的撲街結局。隨後,導演、編劇、主演紛紛站出來向觀眾道歉。

在此之前,“IP+流量”從什麼時候開始失靈,很難有人能給出準確答案。現在,很多人把這個清晰的界定給了《上海堡壘》。鹿晗之於這部電影的意義,更像是大張旗鼓地證明瞭過去曾大行其道的商業電影模式開始土崩瓦解,流量易聚更易散。

一時之間,鹿晗成了千夫所指。不管背後有誰的意志,電影當初選擇鹿晗的邏輯不難理解。兩年前《上海堡壘》開機時,還是一個流量經濟的時代,而鹿晗,正是流量明星中的頂級代表。

鹿晗有部作品叫《重返20歲》,但鹿晗和他所代表的頂流的黃金年代卻再也無法“重返”。關於鹿晗的這場中年危機比想象中來得更早。明年就滿30歲的他,將在這部電影的潰敗中提前感受失寵的滋味。微博上6000萬粉絲,那些動輒幾十億的恐怖閱讀量、動輒幾千萬的恐怖轉發量,到了真正要轉化為票房的時候原來什麼都不是。

“成年人的世界沒有容易二字”,連鹿晗自己都這麼說。把許多時下流行的、易於成功的要素搭起來,在過去幾年中曾屢試不爽,如今卻再也不會呼風喚雨。費力的電影不一定能百分百討好觀眾,但不費力的電影一定不討好。

時移世易,早年暢通無阻的流量模式已經陷入瓶頸,隨著觀眾品味的提升和影視行業加速去泡沫化,不長進的鹿晗們和沒有誠意的電影都面臨隨時崩盤的風險。“現階段小鮮肉不可能去塑造一個角色。”這是人氣下滑後的鹿晗對自己的認識。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八年前,滕華濤導演憑藉《失聯33天》贏了人心,這部小成本的愛情電影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不過是抓住了每個人都會經歷的失戀,完成了一次人心柔軟地帶的精準對焦。八年後,高成本大製作的《上海堡壘》反倒失了人心,不過是一次情感根植和科技硬核的精準流放。

這個夏天的電影市場有很多話題讓人津津樂道。拿下金棕櫚的《寄生蟲》在探討貧富,在剝離階層,在反思善惡,在藝術性和商業性交匯處做最大限度的矛盾對立與融合。《哪吒》賺得盤滿缽滿,不僅有真金白銀,還有可貴的口碑,兩個風火輪就把全民對國產動畫的心氣點燃了。最後,也有人敗得不留餘地,它妄圖兼容硬核科幻和流量受眾,只可惜實力終究配不上野心,“上海堡壘”敗給了自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上海堡壘”從內部攻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