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劃重點!《上海堡壘》最大的失敗,不是選擇了鹿晗,而是它!

原標題:劃重點!《上海堡壘》最大的失敗,不是選擇了鹿晗,而是它!

8月的第二個周末,中國絕大多數的沿海城市都遭受著颱風“利奇馬”的折磨,所到之處的狂風暴雨像極了《上海堡壘》中的陰暗世界。儘管電影和現實是兩條平行時空,但現實世界里的惡劣天氣,依然還是波及到了《上海堡壘》的市場表現,被迫選擇宅在家裡躲颱風的居民,自然也不會走進電影院。就這樣,《上海堡壘》失去了沿海城市裡可能會貢獻票房的的部分觀眾。

如果說,“利奇馬“的突然來襲是電影《上海堡壘》不得不面對的“天災”,那麼等待它的還有更大的“災難”,那就是從上映的第一天就“氣勢洶洶”涌來的各種“惡評”。

上映首日,《上海堡壘》排片超過今年暑期王炸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最後獲得了7500萬的票房。但這個不錯的開局卻沒有得到延續,隨著高額票房一起席卷觀眾的是各類五花八門的吐槽。這些吐槽最終匯成了某知名電影網站上3.6的評分。在眼下的電影生態里,這樣的評分也幾乎宣告了電影的“死刑”。

面對各路上升到行業的評論,導演滕華濤親自出來道歉。這位先前以情感類作品在影視圈獲得江湖地位的導演,言語間的無奈,讓隔著幾千里的我們都感同身受。

作為第一時間就去電影院看過該片的小編,看著導演道歉時流露出來的真誠,竟有幾分心疼。相比心疼,更讓小編我想發聲的是,3.6分的評分真的是電影的水平的體現嗎?

的確,從各方面來看,《上海堡壘》都算不上一部品質過硬的電影。作為在宣傳中反覆被提及的“首部科幻災難”電影,電影全程也最大化地呈現了人類和外星文明入侵對抗的場面,但最讓觀眾無法釋懷的還是電影對細節的處理。

《上海堡壘》講述的是在未來的世界里,外星黑暗勢力母族入侵,上海成為了人類最後的希望。大學生江洋追隨女司令官林瀾進入到上海堡壘,在林瀾的帶領下,其和好友們組成的灰鷹小隊,與外星黑暗展開了決戰。

從過往的作品來看,這樣的故事,儘管壓抑,但卻熱血。為保衛家園,他們搭上青春、生命、愛情、家庭時的決絕和大難來臨時的緊張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增加電影觀感的同時,也極大地帶動了觀眾的情緒。

在《上海堡壘》中,除了最後的大戰讓觀眾緊張了一回外,其餘的時候都太過平淡,這種平淡不光體現在舒淇作為指揮官指揮的戰鬥中,也體現在了江洋為首的灰鷹小分隊的作戰過程中,全程感受不到緊張的觀眾,自然也就無法背帶動。

在原著中,小說作者江南妙筆生花描寫的江洋與林瀾之間的感情,原本應該是這灰暗的世界里的一抹暖色,但卻因為舒淇和鹿晗兩位演員缺乏CP感,讓感情的美好變成了尷尬,那份朦朧的味道也沒了蹤影。

相比這兩處的敗筆,觀眾最不滿意的還是在故事的合理性上。

當上海大炮無法瞄準母族的位置時,熱血青年江洋大喊“向我開炮”,最終完成了對母族的殲滅。在這樣的情景里,江洋還能活下來並授勛,怎麼看都不合理。要知道那麼一個龐然大物在被瓦解的瞬間,其釋放的熱浪也無法讓人全身而退,江洋如何能死裡逃生?

和江洋一樣幸運的還有最後出現的小面館,這座有回憶、有牽掛的地方,竟然能在上海的陸沉的大背景下安然無恙。

如上種種肉眼可見的問題,讓很多衝著電影宣傳的愛好者們不太也不敢相信,這就是“國產首部科幻災難電影“?

品質不過硬,是《上海堡壘》無法在市場上的長線放映的硬傷,接受觀眾的吐槽也顯得正常,但這場吐槽里,男主鹿晗成為了暗傷最嚴重的一個。

就拿小編身邊的人舉例,我和我家小妹都是電影的發燒友,暑期的這幾個周末我們也都是在電影院度過的。《上海堡壘》上映的第一天,我邀請她同看,她的第一反應就是有流量明星演的電影,她都不想去貢獻票房。同時她還拿出了3.6分的評分作為證據,力勸我也不要去。

小妹的顧慮,其實是先前流量明星在影視市場對觀眾好感的透支過度後的第一反應,也成全了一大堆自媒體關於流量明星+IP在如今市場不好使的狂歡。

但是,平心而論,《上海堡壘》失利,這鍋真該由鹿晗來背嗎?在小編看來,電影中的鹿晗幾乎貢獻了涉足影視圈後最好的表演。

從電影上映前的造勢來看,鹿晗依然有著不錯的影響力,沒有完全地轉化成票房最大的問題,還真的是電影上映的時機不對。之所以說是錯誤的時機,除了趕上流量明星對票房影響式微的時候外,最大的問題還在於它選在了《流浪地球》之後與觀眾見面。

2019大年初一,電影《流浪地球》上映,這部幾近波折最後與觀眾見面的電影,以“帶著地球去流浪“的溫馨主題,和極致的特效製作水平俘獲了大量觀眾的心。從小受好萊塢科幻片熏陶並培養了對科幻電影認識的中國觀眾喜出望外,紛紛表示,他們沒有想到在中國的銀幕上也能看到這麼燃,這麼硬的科幻巨制。

在奔走相告的傳播里,《流浪地球》不光收穫了46.55億的票房,也拉高了觀眾對於中國科幻電影的期待。同時,因為《流浪地球》對中國電影劃時代的影響,很多人都將2019年看成是中國科幻電影的元年。可以想象的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後續上映的科幻類電影,都逃不掉與《流浪地球》比較的命運。等待它們的結果就是,要麼因為質量搭上“科幻電影“的春風,在中國科幻電影史上寫上自己濃墨重彩的一筆,要麼則是在《流浪地球》的標桿下,接受萬劫不復的謾罵。

很不幸,《上海堡壘》則屬於後面的這種。以電影中的特效來看,這部已經儘力的電影,如果早於《流浪地球》上映,那麼人們就不會有此比較,可能還會稱贊《上海堡壘》在科幻電影上創作上敢為天下先的勇氣,同時認識到中國科幻電影的真實現狀。又或者晚於《流浪地球》一年後上映,那時的中國觀眾在等待中消磨掉了期待,進一步認識到科幻電影製作的難度後,口碑至少不會像現在一樣崩塌的慘烈。

所以,《上海堡壘》的崩盤,看上去還真的是一場時也命也的錯配。

面對這兩天鋪天蓋地的輿論,我在想《上海堡壘》崩了,除了對製片方是個災難外,對這個科幻電影或許是件好事,在中國科幻電影的工業化路上,我們需要《上海堡壘》這樣的試錯者,他們用身先士卒的行動,讓中國的科幻電影多了很多的經驗和提供了需要避開的雷區。

從這個角度看,觀眾也不必絕望地認為《上海堡壘》關閉了中國科幻電影的大門,任何一種事物的繁榮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小說一行,電影一年”,才是中國科幻電影的真實現狀,需要無數的中國電影人前赴後繼的努力才會變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劃重點!《上海堡壘》最大的失敗,不是選擇了鹿晗,而是它!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