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都在罵《上海堡壘》爛片,我願意正視它,不僅是因為導演道歉

原標題:都在罵《上海堡壘》爛片,我願意正視它,不僅是因為導演道歉

頭號電影院懂小姐(topcinema原創,嚴禁轉載)

最近最火的電影,當屬《哪吒之魔童降世》,而最近最“悲催”的電影,就要屬《上海堡壘》

目前豆瓣評分3.3,其中還有疑似被惡意低分的情況,有人在網上曬出疑似明碼標價被打差評的截圖,6元一條。

導演滕華濤也主動出來道歉,說:

“今天看到有網友說——《流浪地球》打開了中國科幻的一扇門,《上海堡壘》又給關上了,真的是非常難過。這不僅僅是對電影不滿意,也是對中國科幻電影的期待落空了,作為導演,我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真的很抱歉,因為我相信,沒有人想要去關上這扇閃著光的門。”

能夠公開直面並接受這個現實,導演滕華濤也是承受著很多人難以想象的心理壓力。畢竟,罵一部電影很容易,但理性的,提有建設性意見的聲音還是少數。

當然,《上海堡壘》不被看好,有不少電影本身的問題

第一,打著科幻片的外衣講述甜蜜的愛情,特效做的好看,但科幻元素一塌糊塗。

第二,觀眾的期望過高,導致結果被放大。《上海堡壘》原著小說曾在“2018中國科幻大會”上獲得“最受期待IP”獎。而2018年又被觀眾認為是中國科幻電影元年,本以為中國科幻電影從《流浪地球》開始要一步一個臺階,結果卻摔了個跟頭。

差評,是《上海堡壘》必須面對的現實。

豆瓣點贊數最高的評論就是:“華語科幻電影或始於《流浪地球》,止於《上海堡壘》”。另外,還有諸如“標準的爛片”、“把中國科幻能犯的錯誤都集齊了”……

該片導演滕華濤在看到網上大量的批評和質疑後,終於公開發聲,態度誠懇進行道歉,明確了自己的不足以及未來要努力的方向。

不可否認,導演滕華濤是很努力的。

從公開的資料顯示,2013年他便開始籌備這部電影,會因為畫面出現的細節反覆探討;十分重視其中的“新科技”,例如電影中無人機的概念設計,重覆了三四十次;因為中國科幻電影經驗的匱乏,很多時間都是在摸索和學習。

最令人動容的一句話,是導演滕華濤此前的豪言壯語,他說:“它(中國科幻類電影)是一個從幾代的中國電影人,都在為我們後面的工業化和我們的技術能夠接近世界上最好的水平,在努力的。”

不過,現實卻是殘酷的,《上海堡壘》還是掙扎著努力過,但似乎努力用錯了方向。

如果說,《流浪地球》是中國科幻電影的里程碑,那《上海堡壘》更像是中國科幻電影史上的一個並不顯眼的腳印。滕華濤作為中國第六代導演之一,曾經執導過包括《蝸居》《王貴與安娜》《失戀33天》在內的不少優秀影視劇,他絕對不是來玩票的。

作為旁觀者,希望這一個不算成功的“腳印”,能夠成為導演未來繼續努力的基石。中國科幻電影任重道遠,真正要扛起大旗的絕不可能只有一部《流浪地球》,《上海堡壘》的試錯,也會成為一個範例。

第三,演員問題。尤其是在電影中挑大梁的是演技飽受質疑的“小鮮肉”鹿晗。這次密集的被批評“演技差”、“不敬業”、“不努力”、“與軍人形象不符”……

針對《上海堡壘》的演員問題,將演員選定為鹿晗,早在開拍前就有許多爭議。

滕華濤曾回應,選擇鹿晗是因為:“小鹿剛出道時,就一眼看中了他的少年感,覺得他就是電影里的江洋。因為籌備期比較長,三年後快開拍了再次去找他。他還沒忘記我們的約定,而且少年感一分沒減。”

提到鹿晗,他擁有非常亮眼的成績——

2014年8月,他的個人微博單條評論創下了吉尼斯世界紀錄,也成為中文社交媒體上的首位吉尼斯世界紀錄獲得者。

2015年,他主演的首部電影《重返20歲》上映,憑藉此片獲得了第22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最受歡迎男演員獎。

同年,他主演的懸疑電影《我是證人》,被不少人直言進步了、在預期之上。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一些人對他的看法。

後來他又參加綜藝節目,接演《盜墓筆記》《長城》,無論他做什麼,他的身上始終被貼上“流量明星”和“小鮮肉”的標簽。

而與他相似的,還有吳亦凡、李易峰、楊洋……

在前些年,“流量+IP”的電影模式大行其道,但近幾年,觀眾的口味越發挑剔,電影的質量成為了人們選擇的關鍵。現在,不止觀眾想要讓他們撕下“流量明星”、“小鮮肉”的標簽,這,也是他們目前最想要做的事情。

換言之,他們現在最迫切,就是——轉型。

比如《上海堡壘》里的鹿晗,就是他嘗試轉型的第一部作品。

可以與實力派演員舒淇合作,還是主打科幻的電影作品,飾演一名軍人,是自己以前從未嘗試過的。

結果雖不盡人意,但凡是總要有個過程。

而能看得出他轉型的第二部作品,就是五元文化(《白夜追凶》)的新作品《在劫難逃》。

他在這部網劇中,與戲骨王千源合作,甘心擔任男二的角色,還是一個稱不上討觀眾緣的反派角色。

顯而易見,鹿晗團隊就是想讓他在這部作品中得到實打實的磨練和經驗的累積。包括鹿晗在內的所有人都瞭然:流量稱王的時代總歸要散場。

與鹿晗經歷相似的吳亦凡,也同樣明白這個道理。

從2017年下半年開始,他便將自己的所有註意力放在了音樂上面,擔任《中國有嘻哈》明星製作人、發佈個人專輯、個人單曲,甚至在今年還發佈了一首曾被網友調侃、惡搞的《大碗寬面》“梗”的歌曲,還開啟了自己的巡迴演唱會……

他開始用自己的音樂作品,來證明自己的價值和實力,這也是他選擇的轉型之路。

還有李易峰,偶像劇和仙俠劇的“專業戶”。

近期也一直在打破自己的固有形象,突破自己。例如《麻雀》,就是他首次挑戰諜戰劇,但效果平平,同樣被稱為是“披著偶像劇外衣的諜戰劇”。

而後又接演了《動物世界》,在電影中飾演一個高智商、冒險參與燒腦游戲的青年。豆瓣評分7.2,比起他以往的作品來說,相當及格。

還有去年拍攝、今年開播的《隱秘而偉大》,李易峰在其中飾演一位從小夢想著“匡扶正義,保護百姓”的警察。不再沉迷於戀愛,而是改成了沉迷抓捕罪犯的警察。

並且,近幾年李易峰除了作品宣傳,幾乎很少出現在大眾的視野中,他的“用作品說話”的轉型似乎已經踏上了正軌。

楊洋的轉型,更為直接。

以前的他,霸道總裁、高冷男神,似乎只需要他永遠穿著帥氣乾凈的衣服,展現他的顏即可。

這次,他直接接演了《特戰榮耀》,成為了一名“特種兵”。剪了寸頭、在泥土中攀爬、一腦袋鮮血……與他之前的形象大相徑庭。

還有TFBOYS三位成員,也在轉變,並且獲得頗多好評……

你會發現,“轉型”不再僅僅是因為年齡的問題,更像是市場成熟後流量藝人不得不考慮的長遠發展的問題。

僅僅靠著外形、男友力,靠著空皮囊紅極一時,怎比得上靠實力長久呢?慶幸的是,這些“漂亮的男孩們”都意識到了。

找到方向的人,一定會迎來蛻變。

今天對《上海堡壘》的差評,明天一定會變成某些人成長路上的財富。

都在罵《上海堡壘》爛片,我還是願意正視它。不僅是因為導演道歉,還因為,所有的男孩,終究都會變成男人。

給他們一點時間。

第一時間推薦解讀好電影、好劇、好演員,人生就像一場電影,歡迎點擊關註“頭號電影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都在罵《上海堡壘》爛片,我願意正視它,不僅是因為導演道歉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