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杜江,好爸爸轉身就是好演員

原標題:杜江,好爸爸轉身就是好演員

很多人說《烈火英雄》是哭著看完的。

從消防車逆行開進火災現場開始,到被圍困在火場里的消防隊員們強撐著笑臉錄下自己的遺言……

然而,大約是前面救火場面比較緊張,都躲過這些淚點的我本人,最終卻淚奔在結尾一個平淡的、硬漢落淚的鏡頭裡。

灰頭土臉的消防員們坐在奮戰一夜的救災現場吃飯,天已經亮了,背後是還殘留著大火灼燒痕跡的油罐。馬衛國端著餐盤坐下,拿起一根雞腿,啃了一口,突然想起什麼,停下,側目,然後默默把它放在身邊一頂髒兮兮的安全帽前(帽子的主人就是在火場中因為救隊友而不幸犧牲的消防員鄭志),再抬起頭時,終於綳不住流下眼淚。

這是一名見證過更危險更慘烈場面的消防員,面對危險可以英勇向前沖,不服從領導安排敢直接懟,大火燒到了化學罐前他也能淡定地以肉身擋火,卻偏偏不會輕易暴露自己的難過和遺憾。

隊友犧牲,他唯一可以表達惋惜之情的舉動也就只有顯得笨拙無比的“送雞腿”,然而當看向那頂再沒有主人的帽子時,昔日相處的過往浮現在眼前,終於還是憋不住情緒。

飾演馬衛國的是杜江,他眼睛大,作勢要哭的時候就特別無辜,眼淚在眼眶打轉就是不落下來,終於兜不住落下一滴,趕緊拿著臟袖子抹掉,然後一邊瞪大眼睛不讓它繼續流出,一邊拿起雞腿一頓猛啃。

老實說,看到杜江哭,我也忍不住哭,看他把眼淚又憋回去,我反而哭得更大聲了。這是什麼鐵漢柔情的催淚場面啊,隱忍內斂到令人窒息,自我折磨著,讓你撓著心、揪著胃,心酸又心疼,就是不讓你痛快嚎出來。

一時分不清,是馬衛國這個人設,還是杜江本人的感染力,讓這個角色像個如此磨人的小妖精。但這可能本就是悖論,畢竟因為是杜江,所以才有了馬衛國。

《烈火英雄》描繪的消防員群像有好幾條線,馬衛國可能是最接地氣的一個。

職業技能靠得住,在火場上專業又勇猛,卻始終不被父親認可,180的壯漢跟父親的眼神對視,秒慫,不甘心問他是不是覺得自己升職是因為別人犯錯而不是自己能力匹配,語氣倔強中帶著三分中氣不足,像是考試沒及格面對家長的小學生。

被江立偉安排去救火現場收尾,他不服氣,覺得別人在一線露臉了“又牛逼又帥氣”,自己卻每次都是“擦屁股”。後來江立偉冒著油罐隨時可能爆炸的危險去關閥門時,他又哭唧唧地叮囑人家要活著回來去看雙方的小孩。

油罐區救火時,總指揮安排他去守化學罐,他公開回嗆,別人都沖在火大的區域,為什麼他只能在還沒燒著的地方乾等。結果等火真的燒到了化學罐,水源供應不上時,他直接開著消防車把外牆撞碎,然後跟隊友堆出一條防火帶,一臉堅毅又決絕地喊出“消防戰鬥早晚都會有犧牲”的馬隊長,簡直酷斃了。

不得不說,這個有點勇敢有點慫,脾氣略大,還有不少小心思的新晉隊長,似乎更容易讓人記住,他反差卻又真實,終於在成功撲滅油罐區大火後,回家收穫了父親向他鄭重敬的軍禮。

而讓這個形象立體而飽滿的,當然也是演員杜江。

為了讓這個角色深入人心,杜江本人很拼,不僅在電影拍攝前接受長達一個多月的消防特訓,據導演陳國輝透露,其中有一場火戲,拍攝時導演組在他身邊點了一圈360度的真火,為了讓灼燒感更直觀地傳達給觀眾,在拍攝時杜江硬是沒喊停,結果整場戲拍完,他也差點因為沒氧氣暈倒在裡面。

後來接受採訪時,他只是風輕雲淡地表示“整個劇組都投入了最大熱情”、“只是想要對得起這個題材”。

這個場景,突然讓我想到他的去年拍攝的另一部電影,《紅海行動》。

那部電影也是出了名的條件艱苦,演員們被拉到摩洛哥的沙漠里進行特種兵特訓,包括杜江。訓練很嚴格,從體能、槍械,到戰術走位、實戰演習、荒漠負重行軍……劇組邀請了真實的蛟龍突擊隊退役隊員,按照真實軍營中那一套訓練標準,一個姿勢不對就會面臨體罰,甚至全隊受過。

在杜江當時的自述里,經過幾個月的訓練以及沙漠風沙和高熱的折磨,張譯拍戲拍到腳踝腫成肉包,他自己則是全身脫水,他還覺得算是“幸運的”。一時不知道該說他敬業還是樂觀。

不過另一方面看來,經過這樣的“折磨”後展現在觀眾眼前的杜江,精瘦、黝黑,端槍盯著目標的樣子,妥妥一副職業軍人範,荷爾蒙幾乎要炸裂出屏幕。

到今年拍攝《烈火英雄》,銀幕上杜江顯然也還依然保持著《紅海行動》鍛煉出的好身材。

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近兩年在大屏幕里看到的杜江,已經越來越令人驚喜,無論是電影口碑,還是他的選片、他的表現,以及為角色做出的努力。

微妙的是,在最新的電影《烈火英雄》里,親情和事業兩條線共同組成了馬衛國,而在現實生活中,被觀眾熟知的杜江,也同樣是作為丈夫父親和作為演員兩個身份的加持。事到如今,後者的影響力和大眾認知度似乎越來越重。

像是他在《紅海行動》中飾演的副隊長徐宏,人狠話不多,專攻爆破和拆彈。

有一場最驚心動魄的戰鬥里,有著敏銳的洞察力和決斷力的徐宏,在一片混戰中掃描到敵方一輛棄用的坦克,於是立馬跳下接手。沙塵暴來襲,坦克故障,張譯飾演的隊長爬到坦克外部肉眼瞄準,指揮徐宏開炮,一個眼尖心細,一個果敢膽大,兩人配合著“盲打”一氣呵成,看得人熱血沸騰。

徐宏有多“狠”,從坦克出來後,被敵人打穿手臂,一刻都沒猶豫,就直接換手繼續射擊。這個細節正是特訓時蛟龍突擊隊的教官告訴他們的真實作戰反應:“你左手中了槍,但是你右手還可以拔槍,還可以戰鬥,不會遲疑,這是條件反射”。在與“魔鬼導演”林超賢溝通後,杜江把這個細節用到了電影里,並詮釋得淋漓盡致。

可是這樣一個狠人,卻又會在路人請求他拯救孩子時心軟傷神,會在屍堆里為死者尋回一截斷指,會為無辜逝去的人捧上一抷黃土,會“管閑事”為了救下一車非任務範圍內的普通人冒著隨時爆炸的危險堅持拆彈……

杜江後來憑藉《紅海行動》獲得百花獎最佳男配角。他上臺發表感言:“這樣頒獎心態很不好,我緊張死了,大家都說得獎不重要,但我發自內心想為《紅海行動》爭取一個獎,因為這部戲拍得太辛苦了,讓我明白什麼是義無反顧,放手一搏。”

他好像又成了那個愛“管閑事”的徐宏,救人比完成自己任務更重要,電影比自我表現更值得被認可,這大概算是一種演員的謙遜。

另一個值得反覆品味的角色則是他在《羅曼蒂克消亡史》里扮演的“童子雞”,鄉下來的窮困青年,來到十里洋場闖盪,成了大佬手下的小馬仔。一開始木訥拘束,一心念著家鄉的未婚妻,和小伙伴閑聊腳大、女人、破處的問題,純樸憨厚,被大家取笑。

而轉眼,他又立馬變身可以淡定“吃著餅殺人”的狠角色,滿臉滿身都是能用鐵鍬狠狠把人拍死的狠戾,以及從死人堆里爬出來,帶著鑰匙去找妓女的一根筋式的匪氣。

當時就有評論評說,像童子雞這樣的角色在當時的大上海,要麼很快死去,要麼就會在經歷風浪後崛起為新一代叱吒江湖的大佬。這個仿佛陸先生(葛優飾演)年輕版縮影的混世者,其實是個外憨內狠,十分富有張力的角色。

出演《羅曼蒂克消亡史》時期的杜江,還是在《爸爸去哪兒》里會被嗯哼的金句逗得哭笑不得的軟糯父親。而因為童子雞這個角色大受好評,很多人說在電影里看到了他作為演員的實力。

拍完《羅曼蒂克消亡史》,杜江特別感觸地發表過一篇長文敘述自己對於羅曼蒂克的理解,他在結尾感嘆說“現代化生活帶來了方便,但也剝奪了我們對生活的體驗,去觀察,去聆聽,用手指觸摸,用腳步丈量。”

把這段話放在演藝圈,大概也是相同的道理,作為一名演繹人世悲歡離合的演員,體驗、觀察、聆聽生活是必修課。而在如今快節奏、流量至上的時代,能靜下心去做這件事,杜江可以說是清流。畢竟為一個角色洋洋灑灑寫小作文這件事,好久不曾看到了。

慶幸還有這樣的演員,所以我根本沒有想象到杜江竟然還在《你好,之華》扮演了一個老實丈夫,沒有什麼甜言蜜語,但是處處關懷,他跟周迅一起找孩子那一段真是讓人安心又嫉妒,那是什麼絕世好丈夫,安全感爆棚。

有一個網友評論令人印象非常深刻,ta說,“雖然電影全篇都透著一種懷念青春,青春最美好 ,青春至上的感覺。但是杜江的存在讓我覺得,青春的遺憾算什麼,這才是我要的愛情。”

關鍵是,儘管他的大眼睛非常有辨識度,但當你在不同的電影中看到這個人,只會驚嘆為什麼每個角色他的顛覆性都如此之大。

比如,你敢認這倆是同一個人?

(《紅海行動》)

(《高跟鞋先生》)

我甚至已經很難把現在的杜江,

跟《爸爸去哪兒》時期的那個歲月靜好的他聯繫在一起。

一開始觀眾認識他,或許是作為霍思燕的老公、嗯哼的爸爸,但一路走到現在,作為演員的杜江早該擁有姓名了。

他或許是如今最被低估的實力派之一,童子雞、徐宏、馬衛國就可以證明,狠得下、放得開,低調又謙卑,這樣的演員活該擁有好資源。

而電影的口碑證明,他的努力和選擇又是如此值得。

不出意外的話,接下來還有他出演的《中國機長》、《我和我的祖國》即將上映,有前面的好評作證,相信這兩部電影同樣值得期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杜江,好爸爸轉身就是好演員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