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回應煽情質疑,《烈火英雄》導演陳國輝:沒有刻意煽情,一切都是真實的力量

原標題:回應煽情質疑,《烈火英雄》導演陳國輝:沒有刻意煽情,一切都是真實的力量

每經記者:畢媛媛 張春楠 每經編輯:杜毅

《烈火英雄》一把火徹底點燃了暑期檔。

資料顯示,《烈火英雄》由博納影業、亞太華影、阿裡影業等公司共同出品。而作為博納影業“驕傲三部曲”的打頭兵,《烈火英雄》被寄予了今年暑期檔最值得期待的真人電影的期望。在8·1日建軍節上映後,燈塔專業版數據顯示,截至8月3日上午,《烈火英雄》票房已經突破3億大關。

圖片來源:主辦方提供

在導演陳國輝看來,這就是真實的力量。陳國輝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的採訪時表示,他在前期訪問100多名消防員,將90%以上的真實事跡放進影片中;《烈火英雄》用了75%以上的真火,整個劇組每天小傷不斷,即便如此,黃曉明、杜江等演員都堅持不使用替身。

真實事例取材,真實火景拍攝

在接受每經記者專訪時,導演陳國輝也回應了“刻意煽情”這一標簽。“其實我和編劇講的是不要過於煽動觀眾的情緒去哭,觀眾會哭其實是因為影片的情感很真實。”陳國輝舉了一個例子,當年的消防員和電影里黃曉明一樣,沒有知覺似的用燙傷的雙手一圈圈關閉滾燙的鐵閥門。

“在採訪時他對我說他知道只有把這火關了,才能出去見他的老婆和孩子,可能觀眾會覺得這樣的話很誇張,但我說不用理人家是不是認為我們真實,當年我們訪問的消防員是這樣子,我們就拍成這樣子,其餘不管。”陳國輝對每經記者稱。

事實上,從劇本的撰寫到火景的呈現,這部電影最大的特點就是“真實”。

圖片來源:主辦方提供

據陳國輝介紹,在開拍前,大約採訪了一百多名消防員,不僅包括當年的親歷者,也包括現役的消防新兵,電影中90-95%的劇情都是根據這些消防員的真實經歷,編劇寫出來的每一稿都會給消防員看,征求他們的意見。在拍攝過程中有些退役的消防員也會本色出演或者當中背景。

如杜江和戰友在油罐前的那場戲,錄下消防員和家人講的最後一句話,第二個講話的消防員就是真實的剛退役的消防員。“他拍那場戲時哭的很厲害,他說自己很少跟父母講這些話,他們害怕跟父母講不好的話,怕父母會擔心,但是在電影中他終於可以講出來了。”陳國輝堅信,真人真事的感情和力量,最能打動人。

消防員也是人,有感情和牽掛,面對危險時本能會躲避。但通過和消防員們的接觸,陳國輝發現,消防員其實不害怕死,他們怕的是大家不知道他們做了什麼。陳國輝稱,當了消防員後的第一件事,不是訓練,而是寫遺書,放在儲備箱中。“他們知道這份工作隨時可能會犧牲,萬一齣警遇到不幸,就不能能跟家人道別,這樣遺書就算是有交代。”

除此之外,包括黃曉明在內的主演,在開拍前也都和真正消防員在一起,按照他們的標準共同訓練了100多天。

“我和演員說如果不和消防員一起訓練,那你就不要去接這部電影,如果你沒有訓練,沒有見過真的火,你不知道怎麼去表現。”陳國輝表示。

不僅如此,在拍攝過程中,有75%的火景都是真實拍攝,“油罐頂的火是後期加的,但是在地上的火大部分都是真的火。”陳國輝表示,包括第一場火鍋店爆炸沒有一個是特效鏡頭,全部是真的爆炸,“沒有樓來給你炸,所以我們用了很多錢來搭這個景,設計了有30個爆破點。”

實景拍攝危險又燒錢,為什麼不用特效鏡頭呢?

“因為特效拍不出火的那種感覺,包括在眼睛裡面反射出來的火光,包括演員很熱的那種表情。杜江拍這部電影因為缺氧差點死掉,但是這部電影沒辦法不這樣拍,因為你用特效完全拍不出當年的感覺。”陳國輝表示。

演員就是消防員,黃曉明、杜江都沒有替身

《烈火英雄》還有一個焦點,就是主演黃曉明。

演慣了霸道總裁的黃曉明,演普通平凡的消防員,讓大部分觀眾無法將他們畫上等號。

“如果是多年前的黃曉明,我應該不會去找他。”像是看穿了記者的疑惑,陳國輝主動談起和黃曉明的合作過程。

影片中的江立偉,於外,他是消防明星,受人敬仰;於內,他有家庭有孩子。這和黃曉明本人恰好契合。“他會理解江立偉的牽掛,我有一種感覺,他能演好。”陳國輝主動跟博納影業董事長於冬提到。

圖片來源:主辦方提供

恰逢黃曉明本人也在尋求突破。“我很想做一個普通人,”他向陳國輝求助,“那你能不能在這部片子中放下黃曉明?”

得到肯定回答後,兩人正式開啟合作。黃曉明拿出十分的誠意,去轉型,去趨向普通。陳國輝感到很欣喜,黃曉明也漸入佳境,慢慢找到感覺去飾演一個普通英雄,雖然偶爾也有“回到黃曉明”的剎那,但都被陳國輝及時喊停:“你這鏡頭太酷了,太黃曉明瞭,你要記住,你是普通人。”

除了黃曉明,杜江此次的表演也給到很多人驚喜。電影中的馬衛國,一開始沒有得到父親的認可,直到消滅這場大火後,“真實的是滅了7天,他回家時看見他爸爸抽了很多煙”,所以有了影片中的那段,馬衛國父親穿上軍裝,向馬衛國敬禮,一切化為簡單的一句“吃飯吧”。“這不僅是軍人和軍人之間的表現,還有使命感和責任感的傳承。”陳國輝稱。

事實上,與馬衛國一樣,杜江選擇演員這條路,直到父親都去世了也沒有得到父親的認可。“那一瞬間,杜江都表現出來,我看到他心裡放進去了很多東西去表演”。

很多時候,演員在《烈火英雄》中,都忘了自己在表演,甚至數次遭遇危險。有一個鏡頭馬衛國被炸飛出來,場景設計了30個爆破,陳國輝至今想來都覺得危險,但是提到重來一遍,杜江二話不說答應。其實,杜江和黃曉明在電影中都沒有替身,“我演消防員,不應該叫其他人代替我”,這是杜江的原話。

每個放火位置,陳國輝都會先跟演員溝通,盡可能避免風險。可哪怕如此,劇組仍然每天小傷不斷。

為了最大程度保護所有工作人員的安全,劇組不惜花重金,讓所有工作人員都穿上消防服。陳國輝透露,現場大概有500~1000人,每套消防服的單價都在5000~6000元間。投資方二話沒說答應了,確保安全是第一要義。

從一開始,於冬就知道《烈火英雄》是一部很“貴”的電影,即便如此,於冬仍然堅持:要做便做到最好,而不是一半。除了特效外,現場的地就鋪了1000萬,因為要做好排水和環保。

陳國輝還希望通過《烈火英雄》,能帶給觀眾更多一點的思考。開場的火鍋店,不僅僅是江立偉預判失誤而造成隊友犧牲,真實原因其實是消防通道堵塞而造成後續的燃燒和爆炸。陳國輝希望大家能想到的是:不要堵塞消防通道;歐豪飾演的徐小斌因為被垃圾纏身而喪命,陳國輝也希望觀眾能多想一點,如果大家不扔垃圾到海裡,是否生活會更美好?

和消防員相處的那段日子,給陳國輝造很多影響,他在寫劇本時,就清楚寫下:最後鏡頭不能呈現的是演員,一定要展現的是真實的消防員。怕老闆看不到,他還特意將字體放大。

圖片來源:主辦方提供

點映時,陳國輝和黃曉明偷偷觀察過觀眾的反應,其中有退役的消防員和家屬來觀看。“很激動,有些哭了一小時,有些直接站了起來。”

無論如何,《烈火英雄》已經上映,是好是壞都交由觀眾來評判。不過對於陳國輝來說,這支獻給消防員的電影,他已經沒有遺憾。“我拍出一部對得起消防員的電影了。”

每日經濟新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回應煽情質疑,《烈火英雄》導演陳國輝:沒有刻意煽情,一切都是真實的力量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