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程青松對談金燕玲

程青松對話金燕玲

金燕玲:我自然會變成電影中的那個人

時間:2017年4月

地點:香港

2017年4月,青年電影手冊主編程青松在香港和著名演員金燕玲有了再一次的對談,話題甚多,聊到金燕玲拍的第一部電影,第一次得獎,甚至她鮮為人知的個人情感。

程青松對談金燕玲

程青松對談金燕玲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海報

程青松:《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給你的戲份那麼重。

金燕玲:對,是10年後才拍。《地下情》之後就是爾東升的《人民英雄》,之後就有很多其他的,《我為你狂》我也被提名了。

程青松:《宋家皇朝》裡面,你是演薑文的太太,那時候薑文很年輕,比你年紀小很多。

程青松對談金燕玲

《宋家皇朝》劇照

金燕玲:《宋家皇朝》那時候他其實是叫我演大女兒的角色的,就是演楊紫瓊那個角色的,我那時候因為生了孩子沒有多久,樣子還是蠻胖的,我覺得跟張曼玉、吳君如配,我覺得我演姐姐,因為我對姐姐的瞭解不是那麼熟,我不知道應該怎麼樣,就用那個樣子來看我覺得做姐姐好像有點不大對,我就情願演老一點的,因為他有三姐妹結婚的戲,要年輕的時候,那時候我的狀態沒有瘦下來,到《一一》樣子才又回來一點的,如果狀態回到那樣我就會演姐姐。那個淵源其實最早是找我演姐姐的,是我自己演媽媽的。

程青松:我看和你女導演合作特別多,張艾嘉、薛曉璐、李玉、張婉婷。

程青松對談金燕玲

《蘋果》海報

金燕玲:出演《蘋果》是梁家輝推薦我給李玉。後來就是《北京遇上西雅圖》,是奚仲文推薦我的,因為導演薛曉璐並不知道我是誰,可能不認識我。

程青松:出品人江志強先生是香港人。

金燕玲:對,到《北京愛情故事》,是因為《北京遇上西雅圖》吳秀波請陳思成去看首映的時候,陳思成看到我說這是誰啊?吳秀波跟他說了,他就找我演《北京愛情故事》。

程青松對談金燕玲

《北京愛情故事》劇照

程青松:目前跟你合作最多的是楊德昌導演,合作了四部。

金燕玲:對,楊德昌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他不多話,我跟他並不像其他導演一樣什麼都敢聊。

程青松:他是天蝎座的,天蝎座比較內心。

金燕玲:對,所以我不是太敢跟他聊很多,之前是跟蔡琴,之後到他現在的太太彭鎧立,我都是跟他的太太們聊,跟他聊得不是很多。但是我覺得跟他就是有一種默契,我知道他蠻喜歡我的,在工作上面的東西,你留意到他的戲裡面,有很多不是很出名的演員,他就是照那種感覺,感覺對了他就會把你擺在那個地方,好像不需要講話,有行動你就知道了,不要講那麼多。

程青松對談金燕玲

楊德昌導演

程青松:《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去年看了兩遍,以前看了很多很多遍,但是那是盜版的DVD,我在電影學院讀書的時候就買這種盜版,去年在臺灣看了膠片,我真的是很震撼。

程青松對談金燕玲

尤其是你在《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裡面跟你以前演的電影造型都不一樣,演的媽媽帶了四個孩子,你們在那個場景裡面是怎麼做到的?我覺得就像我在看自己家的生活一樣,老大、老二、老三、老四,這個褲子掉了、那個要借你的手錶,每個小孩兒一堆事,而且你那時候沒有那麼多孩子。

程青松對談金燕玲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劇照

金燕玲:剛生了一個女兒。

程青松:對,這麼一大家子,要演這麼一個母親,那個感覺你是怎麼來?楊德昌怎麼跟你溝通的?

金燕玲:我不知道,演戲基本上沒有什麼人在現場教我戲。

程青松:他會講戲嗎?

金燕玲:也不怎麼講。

程青松對談金燕玲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劇照

程青松:分析人物嗎,會聊一聊這個人物家裡面幹嘛的,之前是幹嘛的?

金燕玲:多數都是我問。我拍戲拍到現在,我唯一看到劇本的除了他的之外就是《踏血尋梅》,沒有什麼看的,香港的電影是很多你準備完了到現場就改了,所以為什麼我有時候就不准備,就是因為我準備了半天到現場就改了,我白準備了半天。我基本上都是跟導演聊,我一看到心裡面就想到這個人是怎麼樣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對我來說,就是我媽媽的結拜姐姐,她嫁了空軍,基本上她就住軍隊,我們暑假常常到他們家去住。我們早晨起來就是在軍隊里排隊吃涼麵和湯圓,我對軍眷的感覺每個暑假都會看到,我都會感覺到。

程青松:你那時候是小孩兒,你長大之後來還原姨媽的狀態嗎?

金燕玲:就是對人物的印象和感覺我是有的。其他的不知道,可能也是運氣好,暫時也沒有什麼問題,所有楊導的電影我都沒有什麼溝通的問題,去演就OK。我唯一有問題的反而還是跟關錦鵬,拍《地下情》的時候,反正跟他已經很熟了。那個是唯一一次我在工作上面有點挫折感的,因為跟他很熟的,我那個角色是背誦我自己的遭遇等,我對那個角色的理解比任何人都要深刻。我的理解是這樣子,但是我的劇本不是完整的,一路寫一路拍,《地下情》也不是很完整。

程青松對談金燕玲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劇照

程青松:楊德昌的片子裡面,為什麼《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我個人那麼喜歡,因為媽媽的狀況是不一樣的,有日常的,也有幫丈夫每天出去乾別的人,去梳理社交關係。

金燕玲:那個年代的女人就是那樣的。

程青松:這個女性為了這個家要操心每一個點,兼顧很多,其實在那裡面丈夫都沒有媽媽的權力高。

金燕玲:媽媽如果那時候不在的話,全家都散了,永遠都是這樣的。

程青松:小孩子們都分別送出去,一個爸爸怎麼會養四個孩子呢,天都塌下來了。她就是兼顧的東西特別多,裡面也有你前後情緒變化那麼大,丈夫被帶走之後她每天還要硬撐著,回來之後丈夫又抓狂,又把他的壓力釋放給你。

金燕玲:就是事後大哭。

程青松:你走到外面哭的走那場戲真的是太虐心了,丈夫被抓釋放回家之後,對你發脾氣。他不知道你在這麼煎熬的日子里為這個家承擔了多少。你那場哭戲來得太自然了,你不哭肯定不行。那個委屈、無奈、惶恐都被你釋放了出來。你那個時候哭是在想什麼?

金燕玲:我一想那個人物,我真的就是那個人物,其實這就可以理解。臺灣人都叫我們是外省人,跟我們基本上不是很合的,在那個年代都不喜歡我們跟臺灣人結婚,我們想著有一天要返回大陸,我們只是暫時在這裡的,我們要回去,我們從小是在這種教養中長大的,只是覺得那時候在臺灣只是暫時的。很苦,某種程度上家裡也是很苦的,永遠是家庭里的男人要去賺錢,女人就是要在家裡這樣,這種東西從小就有,但是那個感覺就是那樣的。

程青松對談金燕玲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劇照

程青松:在那個大時代裡面每個女性都是那樣的。

金燕玲:對,我永遠都覺得如果你就是那個人的話你就會這樣子的。所以我為什麼一直說從來沒有想什麼樣,我覺得怎麼會去想,對白寫成那樣子你都不可能沒有情緒的。你跟著那個劇情走,老公去了,你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不知道他在哪裡。我在那個地方看到他的時候怎麼可能沒有情緒,你就會有。

程青松:但是一些分寸還是蠻難的,如果換了一個演員的話。有一場戲,你在報攤門口,剛剛知道他的消息,如晴天霹靂,五雷轟頂,你怔怔的不說話,也沒有表情,我對你這一場戲印象也特別深刻。

金燕玲:我那個時候就完全變成了一個知道丈夫被抓走的女人。

程青松:你跟我說話的時候和在電影里說話感覺很不一樣。

金燕玲:我很奇怪,一工作時講話就清楚一點,人就會跟著情緒的節奏走。平時我其實是一個很急的人,這句話沒有講完下一句就想講下一句了,講廣東話更是,我常常聽自己的講話都想提醒自己,可不可以講慢一點或者是清楚一點,因為廣東話咬字就是要咬得重一點,平常就不是很清楚,我一到那個情緒的時候我自然就會。

程青松對談金燕玲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劇照

程青松:但是你演的人物不是生活中那樣說話。

金燕玲:我自然會變成那個人。

程青松:附身。

金燕玲:張叔平第一次聽我唱歌,說你平常可不可以就像你唱歌一樣,你一唱歌就高貴很多、斯文很多,他說你完全是另外一個人。

程青松:你唱歌不是得過比賽的亞軍嗎?

金燕玲:他就說我唱歌的樣子很斯文,為什麼我平常不像那個樣子,為什麼差別那麼大。我就是這樣,你一接觸這個東西那就自然有一個樣子出來,我也不懂。

程青松對談金燕玲

金燕玲和程青松同時被上海溫哥華電影學院聘為客座教授

程青松:在現場你是屬於容易先把自己放在情緒裡面嗎?

金燕玲:我永遠是已經在那個情緒裡面,就算現在,比如《踏血尋梅》,我常常都會回到一些拍的片斷中,那個時候感覺怎麼樣、情緒怎麼樣,我還是在情緒裡面。就像你對電影一樣,我有一種特別敏感的地方。

我為什麼強調我沒有受過表演技巧訓練。老實講,導演並不知道我們到現場會怎麼演,沒有人知道,包括我自己,永遠都是到了現場看一個感覺,如果能把那個感覺表現出來就非常好。至於怎麼演沒有問題,導演其實也不知道什麼是最好的,如果你給他10個演法,他可能讓你演完了再選。問題是我也會給到你10個不一樣的東西。運氣好的話他們抓到你最好的一次。為什麼我不喜歡看回放?回放的話你永遠會覺得這裡不怎麼樣,自己很容易去判斷很多東西,因為我不是導演,我不能夠用我自己來決定最後他用的那個東西,重要的是用我的方法或者是借鑒他的方法表達出來,這個才是最重要的東西。

程青松:《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之後就是《獨立時代》,得了第一次金馬獎最佳女配。《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那年蠻遺憾的,最後得獎的兩位太厲害了。

程青松對談金燕玲

《獨立時代》劇照

金燕玲:我那時候寄望很大的,我覺得自己很有機會的,結果那一年沒有拿到。

程青松:1991年金馬女配下了雙黃蛋,得獎的是《推手》的王萊和《阿飛正傳》的潘迪華。這一年金馬的女配太強了,你在《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里演那麼好,都沒有拿到獎。她們的確也很好。我的建議是給《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集體表演獎,每一個演員都很出色。

金燕玲:你太喜歡《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程青松:《獨立時代》拿到了獎,其實你不是主角,我真的認為《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你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主角。

金燕玲:因為她的戲份很足,片子那麼長。

程青松:接近4個小時。《獨立時代》主角是陳湘琪。

金燕玲:《獨立時代》就跟現在的《一念無明》很像,我根本沒有想過拿獎,結果拿獎了。像《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這樣的戲份都拿不到的話,別的就別想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程青松對談金燕玲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