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世界又雙叒要被毀滅辣!

災難片中,華盛頓、白宮大樓、自由女神像常常是世界末日中首批犧牲品。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電影《2012》(2009)

而堅強的人類也已經不知道在電影中被“毀滅”了多少次。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電影《瘋狂外星人》(2019)

漫威耗費了整整十年時間,讓超級英雄拯救世界的史詩故事深入人心。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電影《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2019)

但亞馬遜出品和BBC出品的這部新劇,卻試著給出了一個不走尋常路的答案。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誰能想到在末日來臨前,拯救人類的居然不是擁有超能力的英雄,而是一對天使與惡魔的神奇CP。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自六月初上線以來《好兆頭》的熱度就不斷攀升,這部6集迷你英劇在豆瓣斬獲了8.8分。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劇集不長但是故事來頭不小,《好兆頭》是由尼爾·蓋曼和特裡·普拉切特共同編寫的。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如果你不知道尼爾,那總知道他當年狂攬雨果獎和星雲獎的《美國眾神》。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美劇《美國眾神:第一季》(2017)

而特裡是一個靠《碟形世界》突破全球銷量5000W的科幻小說作者。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書籍《碟形世界·零魔法巫師2:逃跑的魔咒》(2019)

故事用幽默荒誕的風格講述了世界末日決戰前6年的故事。

撒旦之子誕生人間,天堂與地獄兩派蓄勢待發。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同時女巫、獵巫人、天啟四騎士也紛紛登場,等待一決高下。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誕生於莎劇的天使和惡魔

其實《好兆頭》並不能算是一部真正的英劇,但是主要演員是由BBC的當家明星構成。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例如飾演惡魔克勞利的David Tennant(簡稱大提提)和飾演天使拉斐爾的Michael sheen(人稱辛老師)。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兩位都是在莎翁劇集和各種壞人角色里磨煉出今天的成熟演技。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話劇《哈姆雷特》(2013)

辛老師獲得過女王親自頒發的十字勛章,大提提獲得過“人民選擇獎最受歡迎新劇男演員獎”。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年輕的大提提

其中大提提更是英國長壽劇集《神秘博士》的第十任博士扮演者。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電影《博士之日》(2013)

曾有人調侃英國演員的成長軌跡是莎翁角色——反派——吸血鬼。

大提提也於2008年出演了《哈姆雷特》,與他合作的是老版X教授帕里克·斯圖爾特。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話劇《哈姆雷特》(2003)

而辛老師身上的貴族氣質讓他在很多復古氣息滿滿的作品中表現的游刃有餘。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王爾德》中的辛老師猶如從油畫中走出來的翩翩紳士。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電影《王爾德》(1997)

而在《暮光之城》中又出演了邪魅高貴的沃爾圖裡家族首領阿羅。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電影《暮光之城4:破曉(下)》(2012)

辛老師換頭速度太快,以至於芭姐看到《好兆頭》中鴿子一樣圓乎乎的他時都有點不敢認。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但是其實辛老師背地裡是一個暴躁小綿羊,《好兆頭》因為調侃宗教遭到了神學人士的抵制。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而辛老師只有一個字:滾!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橫跨6000年的“友情”

當然聊起《好兆頭》就不得不提克勞利和拉斐爾橫跨6000年的“友誼”。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克勞利是個有格調的惡魔,車裡放的是皇后樂隊,永遠墨鏡+黑衣,走起路來一股桀驁不馴的氣息。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他的老朋友天使拉斐爾身上一股奶油蛋糕的氣質,喜歡舊書,迷戀壽司和可麗餅等鮮美香甜的食物。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他們相識於美麗的伊甸園,拉斐爾是生命之樹的看守天使,克勞利是誘惑夏娃偷食禁果的蛇形惡魔。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初見並不融洽,克勞利吐槽上帝將蘋果樹種在花園正中央,有釣魚執法的嫌疑。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但是拉斐爾還是在世界的第一場雨中用翅膀給克勞利擋雨,簡直是口嫌體正直現場。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之後他們在羅馬的再次相遇,克勞利已經安耐不住見到拉斐爾的驚喜了,甚至想“誘惑”他共進午餐。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後來二人又相遇在亞瑟王叢林中,分別代表了宣揚和平的圓桌騎士和煽動分歧的黑暗騎士。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之後拉斐爾為了吃可麗餅,之身前往了法國,但是蠢萌的他忘記了正在進行的大革命。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於是貴族打扮的他成功被扭送進死牢,後來還是克勞利給救出來的。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單純的拉斐爾在二戰中再次被納粹所利用,《艾格妮絲良準預言集》也落入敵方之手。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又是克勞利現身救場,但是地點在象徵聖潔的教堂內,克勞利被“燙”的蹦蹦跳跳地進來。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一個幾千甚至幾萬多歲的惡魔,冒著被摧毀的風險在人間不斷的幫助“死對頭”天使。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而一個同樣幾萬歲的天使,同樣冒著巨大的風險和一個惡魔建立友誼,這是什麼精神?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這是偉大的宇宙主義友(ji)誼(qing)啊!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世界有多正經,末日就有多荒誕

當然僅僅是展現友誼是不夠的,對於尼爾和特裡來說,辛辣諷刺和自黑才是重點。

天堂和地獄過去6000年一直在醞釀的偉大計劃——世界末日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梅丹佐那句大言不慚的話,揭示了根本目的: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根本目的就是沒有目的,無非是想比比天堂地獄誰厲害。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滿嘴仁愛與慈悲的天堂更是完全不把人類放在眼裡,不斷的貶低人類。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而開啟末日的天啟四騎士陸續登場時,更是對現實世界進行了無情的隱喻和批判。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首先“死亡”就不用說了,從宇宙爆炸開始就如影隨形,已然變成沒有實體的骷髏狀態。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代表戰爭的騎士是紅髮白人女性,她所到之處便會戰火紛飛死傷無數。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劇中她走入北非一無主之地的帳篷內,本要簽署和平協議的三方人員突然劍拔弩張。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而隨著時代的發展,“饑荒”已經不是單純的食物短缺,而是濫用的食品添加劑。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他提供的食物中不含任何天然食品成分,充滿了甜味劑、替代油、食用色素。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同時“瘟疫”在進步的醫療條件下退役,取而代之的是“污染”。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汽油、塑料製品、殺蟲劑,污染已經成為新的“瘟疫”,不斷的在地球各個地方傳播。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當然《好兆頭》的缺點在於結尾太草率,幾個孩子就把蟄伏6000年的四騎士消滅了。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原因依舊是非常俗套的“心地善良的孩子是無敵的”那一套。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但是不管怎樣《好兆頭》作為一部好劇該有的要求都達到了,精妙的劇情,風趣的自黑和對現實的反諷。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當然最重要的,是拉斐爾和克勞利的偉大友情。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所以對於劇情意猶未盡的我們只想問一句,拉斐爾和克勞利的衍生劇什麼時候安排上?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英劇《好兆頭》(2019)

監製/Timmy

撰稿/王好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跨越6000年的偉大友誼,這對來自天堂與地獄的cp我吃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