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青蛇》:欲從頭說,當年已枉然

​1993徐克導演的《青蛇》香港上映,只不過生不逢時,這部電影的命運和兩年後的《大話西游》一樣遭受了滑鐵盧,當年票房只收到了900多萬港幣,年度排名40開外。

《青蛇》:欲從頭說,當年已枉然

《青蛇》當年只入圍了最佳美術、最佳服裝造型設計、最佳音樂的提名。但最後都分別敗給了《白髮魔女傳》,《誘僧》,現在看來《青蛇》的確是當年的最大遺珠。

“你們說人間有情,但情為何物,連你們人自己都不知道,等你們弄清楚,也許我會再回來。”

青蛇的這句話倒是一語成讖,當電影上映時,人們並沒有弄清楚情為何物,或者是對於這種情並沒有達到如現代社會般的包容,藝術作品走得太超前時只能留下一聲嘆息。

而唯一欣慰的是,《青蛇》在內地如同當年的《大話西游》一樣,被日漸重視起來,也許是這兩部電影都太超前了,從而並沒有收穫當時觀眾的共鳴,隨著時間的推移,歷史給了這些曾經遺珠的電影一個安慰,不是電影拍得不好,只是生不逢時罷了。

《青蛇》:欲從頭說,當年已枉然

西湖邊的雷鋒塔下的愛情故事如今還在遊蕩,對於這種人妖的愛戀人們還是抱著欣賞、贊許及嘆息,原著李碧華的小說《青蛇》顛覆了民間傳統的愛情傳說,打破了白蛇和許仙相敬如賓夫妻恩愛的假象,以青蛇的插足揭示了許仙的卑鄙貪婪和自私虛偽,也揭示了女人在愛情中迷失自我、陷入偏執與痴狂所帶來的悲劇。

而徐克導演《青蛇》則更進了一步,這種愛到底是許仙與白蛇的愛為主調,還是青蛇與白蛇的愛糾纏為主,也許後者在電影中表現得更為淋漓盡致。

影片中兩個重要的男人,一個是許仙看是上去是個老實人,卻是腳踏兩隻船想享受人間艷福,卻懦弱無擔當,另一個是法海對於情字的內心煎熬,對所謂傳統的堅守是不是一定對產生了疑惑,原來堅定的認為神人鬼妖四界要等級有序,妖就是妖,人就是人,但是當人不成為人,妖能成為人時,他的價值觀受到的衝擊最大。

《青蛇》:欲從頭說,當年已枉然

當收了蜘蛛妖後,妖精的佛珠卻佛光不散,法海的心動搖了,連佛都認可了妖精,那麼他收的到底是對還是錯,這也為後續與小青鬥法失敗埋下了伏筆。

兩個女人,兩個男人的情感糾葛在《青蛇》中徐徐展開,李碧華小說的冷靜又熱烈的情與徐克電影獨特意境混合在一起,呈現出另類的美。

因果循環

一念生則百緣起;一念滅則千緣盡 ,兩條蛇妖最終能夠修煉成人形是同法海留下蜘蛛精的佛珠有關。

《青蛇》:欲從頭說,當年已枉然

受了法海一點間接恩惠,兩條蛇終於修煉成形,白蛇性靜,所以世俗的熱鬧與她吸引力不大,結果一眼就看上老實巴交,死讀書的許仙,要通過許仙體驗人世間的情感,成為真正的人;而青蛇性熱鬧,所以那一場熱鬧的歌舞吸引著她,但是她並不知道如何成人,無法擁有人類的情感,只知道與姐姐相依為命的那份感覺,所以她要最終要努力的成為姐姐眼中的人,結果是惹下了禍根。

一飲一啄自是前定,兩位蛇精的人間游戲讓法海看在眼中,雖然有疑惑但是堅持神人鬼妖四界要等級有序的理念,他要杜絕這樣的事,結果卻是鬥法之時白蛇產子,結果發現原來妖也可以成為人,而人心不足,卻能變成妖。

《青蛇》:欲從頭說,當年已枉然

當這一切因果循環之後,對於情字的理解,對於世界等級秩序的理解,與小青和法海來說,終於明白何為情,何為秩序。

緣起緣滅

1993年的香港電影市場,喜劇及男性為主題的電影占據著頭榜,而《青蛇》這部電影卻不合時宜的打著女性視角及類似女性覺醒的題材相應的不為市場所接受。

在人選上,原來兩位女性主角徐克最初有意讓鞏俐和梅艷芳聯袂演出本片,但因檔期問題未能如願。不過頂上的王祖賢和張曼玉演出效果也很出彩,留下一代絕響。

男主方面原來考慮的周潤發、劉德華等人也同樣因種種原因未能如願,最終兩男主一是演法海初出江湖的趙文卓及許仙的吳興國。

後來有人覺得男主的名氣太弱對於電影的推廣也有一定的影響,可能有這點因素在內,但重點可能還在於當時市場已經被男性荷爾蒙充斥著,這點打著女性旗幟的電影反而顯得有點不倫不類,結果導致反響不佳。

不過時間會說明一切,何為經典,顧名思義就是能夠流傳於後世的傳世之作,當年出品的任何藝術作品那怕市場份額再高再受歡迎,沒有經過時間的洗禮就無法稱之為經典了。

雖然當時緣滅了,但經過時間的洗禮,緣起了,《青蛇》慢慢被髮覺出來,據說徐克參加一檔節目時,現場觀眾投票喜歡徐克的那一部電影時,《青蛇》竟然得票最多,不得不說是歷史開了個小玩笑了。

在電影中,緣由許仙起,則由許仙終,緣由法海引導兩位蛇精進入人的江湖,也由他中止了這斷旅程。

電影中表現出人性的複雜情感在今天看來依舊無法給出一個正確的答案。

許仙明知兩位是蛇精變的,依舊選擇的是留戀紅塵和愛情,對於他來說,這樣的日子勝似神仙,那何必在乎是不是妖精,從普通人性上來說,他的選擇並沒有錯。當知道法海與白蛇與青蛇鬥法時,善良的本性只能選擇出家以終止這場爭鬥,但他的這種選擇是對還是錯呢?

《青蛇》:欲從頭說,當年已枉然

面對法海的固執,要讓人妖界限分明,囚禁了許仙,與其說白蛇是去救許仙,不如說她要堅持做人的原則。

在水漫金山寺之時的一段對話也許讓人明白為什麼這部電影經典所在。

白蛇:我只知道如何去明白人情世故,依足所有的做人規則,如果這做也是錯,那我千看的修行就不知所謂了。

青蛇:姐姐,那你千年的修行為了一個許仙值不值得?

白蛇:值不值得輪不到我想,只想把許仙先救出來(畢竟這是肚子中孩子他爸啊)

《青蛇》:欲從頭說,當年已枉然

青蛇原來根據無法理解眼淚是什麼,當她尋找到許仙並且流出眼淚之時,終於明白什麼是人,也明白了姐姐的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面對許仙出家為僧,在她看來則是背叛和出賣,所以當姐姐不知所終的時候,那麼許仙也應該一起陪都會姐姐去了。

《青蛇》:欲從頭說,當年已枉然

這場緣滅,造成了生靈塗炭,金山寺的僧人也死傷無數,沒有哪一個能夠稱之為聖人,法海也不例外,正如法海最後也醒悟到自己也是先功後過,造成了這一大劫難。

在情之當頭,法海與小青的頭法的失敗卻歸究於妖的誘惑,所以他要解救許仙於迷惑當中,卻不知道自己也處於迷惑當中不自知。

當他們聯手解決了城中水難的時候,這是功,卻沒想到最後也是他們三個用水沖毀了城鎮,這是過,而這一切的緣起則是人性和情,而緣滅的代價卻讓人深思。

《青蛇》:欲從頭說,當年已枉然

《青蛇》這部超前的電影一直被徐克戀戀不忘,只不過在不恰當的時機推出,卻經歷過時間的洗禮證明其經典,正如有人說的,不管徐克是不是江郎才盡,有一部《青蛇》就足夠了,這也許是對這部電影最好的註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青蛇》:欲從頭說,當年已枉然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