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我不要藥神》1周年,暑期檔還會再出“藥神”嗎?

《我不要藥神》1周年,暑期檔還會再出“藥神”嗎?

距離那部神片《我不是藥神》上映,已經過去了將近一年時間。今年暑期檔是否還能有另一部有著同樣影響力的電影上映呢?《藥神》提供了一個可供其他電影人借鑒的成功商業模板,加上被它拉高的觀眾觀影審美水平,今年的電影製作方勢必會拿出讓觀眾滿意的作品。

為什麼我們期待下一部《藥神》那樣水平的電影?看看去年它帶給我們的驚喜吧。

1

首先,片方有很好的“大局觀”。但凡有追求的導演,大多希望兼顧電影的商業性和藝術性,在二者之間找到最完美的平衡。很多導演甚至是一線大導,整個職業生涯能達到這種平衡作品也是寥寥無幾。

文牧野第一次正式導片子就做到了。

首先,商業片元素被融進了這樣的題材里,白血病、貧窮、假藥、走私、化療、生離死別,還是兩次,以往這樣的片子往往都是苦大仇深壓抑沉悶的。可他偏偏被拍出了喜劇的味道。

《我不要藥神》1周年,暑期檔還會再出“藥神”嗎?

或許製片方和觀眾都想過這個問題:一部由真人真事改編,反映負擔不起天價藥而面臨要麼違法要麼死亡的抉擇,體現人生艱難以及人性光輝的電影,加入喜劇元素是否是對題材和當事人的不尊重?

要先釐清一個概念,《我不是藥神》不是紀錄片甚至不算紀實類電影,它沒有義務照搬新聞。相反,它有義務對花錢買票的觀眾觀影體驗負責。更何況原型陸勇以及藥價的相關問題最終也得到了妥善解決,實在沒有必要用一部灰暗的電影影響觀眾的心情。

進一步講,之前那些反映底層小人物生活實況的電影,幾乎無一例外地走向了同一個宿命——小眾電影。

高評分低票房,運氣好還能得個獎不過,當然也僅限於運氣好。

2

那我們不禁要問,把這些處境艱難的小人物搬上銀幕究竟圖什麼?那一定是希望這些群體能收到更多的關註,可實際上大多數效果都不好,連票房和播放量都不夠,關註度又從何而來。

如此看來,《我不是藥神》三十多億的票房,難道不是對這些弱勢群體最大的尊重?

其實,這些所謂的商業片元素在影片里運用得則恰到好處,不時穿插著的小幽默橋段。比如黃毛認錯地主、程總和胖子討價還價、老呂情不自禁摸勇哥大腿的“太美”畫面等,讓電影節奏張弛有度,不至於讓觀眾情緒隨著角色們悲慘的命運一口氣滑進深淵,反而能夠在每一次喜劇場面之後,有更多的緩衝時間去專註、感受角色的心理並深入理解劇情。

《我不要藥神》1周年,暑期檔還會再出“藥神”嗎?

可以看出導演在刻意減輕電影里的悲劇痕跡,最明顯的改編就是程勇的身份。原型陸勇本身就是病人,改到程勇,程勇卻不是白血病。

這一改動可謂一箭三雕。

第一“雕”,讓程勇的身份更加貼近普通觀眾,普通觀眾大多是健康人(至少沒有慢粒白血病),程勇的視角和心路歷程也就代表了觀眾,代入感一下子就提升了不少。

第二“雕”,就是剛纔提到的,減輕悲劇成分,藥神小分隊里不能都是病人,不然觀眾看了非得悶壞了。

第三“雕”,好的情節要曲折,好的角色要轉折。程勇“健康人”的身份,讓他的中途離開有了足夠的動機與合理解釋,從而順理成章地完成了影片里最大的劇情過渡。

同樣的,程勇從開始只想掙錢交房租給父親治病的藥商,成了被好友逝去所打動一心幫助病人們以完成精神救贖的“藥神”。如果程勇被設定成病人,以上的這一切效果都難以實現。

3

回到商業元素的話題上,喜劇效果的加入沒有讓影片顯得輕浮,主要原因在於每一處歡樂都被刻畫成苦中作樂。

畢竟故事的時間跨度不短,故事里的幾名角色又經歷了有藥吃有錢賺的幸運,所以實在沒有必要讓他們整日死氣沉沉耷拉著臉。有時候,苦中作樂比從始至終的痛苦更能折射出血淋淋的無奈和悲傷,不是嗎?

喜劇的加入可以沖淡悲劇。同樣的,為了不讓這部主題本該沉重的影片往純喜劇道路上跑偏,電影里也有很多向著讓觀眾過癮的常規商業元素“潑冷水”的做法。

《我不要藥神》1周年,暑期檔還會再出“藥神”嗎?

一段夜店狂歡結束後,面對程勇懷疑思慧是不是病人時,出現了老呂的一句“她女兒是”;程勇在思慧床上脫衣服,即將出現觀眾期待的畫面時,出現的卻是頭上戴著紗布,一臉哀怨的思慧女兒;眾人合力打了張長林出氣那場群架鏡頭後,程勇卻被七到十五年的刑期嚇破了膽;黃毛引來警察那場飆車戲真有點香港警匪片的味道,可是出了大門就被撞飛了……諸如此類。

《我不要藥神》1周年,暑期檔還會再出“藥神”嗎?

導演總能在觀眾笑到一半的時候,再給出當頭一棒,告訴觀眾這可不是喜劇。當許多次的錯愕累積起來,再次遇見完整的催淚片段,會徹底放鬆自己並投入到情境和角色的情緒當中去。

當然,催淚片段如此有效,不僅靠打斷喜劇效果的手法送助攻,更重要的是細節。

程勇去老呂家吃飯,不會喝酒的老呂妻子拿過酒盃,倒滿了酒敬程勇,喝完還把肉菜挪到離程勇近的地方,在她眼裡,程勇是這個家的恩人。

《我不要藥神》1周年,暑期檔還會再出“藥神”嗎?

程勇和黃毛在夕陽下的對話,一直生活在黑暗裡,不苟言笑沉默寡言的黃毛在聽到程勇開玩笑後突然笑了出來,這是黃毛第一次笑,他心裡的冰化了,化成了觀眾的淚。

其實相比於老太太那一段苦苦哀求的直白催淚,我更喜歡上述那種潤物細無聲,於細節處見真情的生活化描寫。

4

另一點,《藥神》順應了近幾年國內電影的一個趨勢,就是簡單的善惡二元對立被打破,每一個人都有每一個人的動機,你很難確定一個明確的反派。

最像反派的張長林,影片從頭到尾也沒有明確交代他賣的是假藥,那個吃出病的老太已經被證實是吃了其它東西,而且最後信守承諾沒有出賣程勇倒是挺仗義。

刑警曹斌,在瞭解了病人的情況後,冒著被處分的危險放了人,還幫病人求情。局長雖然一直追查程勇,可說到底也是按規矩辦事,而且在會議上斥責了隨意插話的旁聽醫葯代表,這也證明瞭他的原則性以及他沒有和醫葯公司沆瀣一氣。

醫葯公司,要知道新藥研發成本很高。藥價再高,可是他們畢竟研製出了藥物,讓病人續命的機會從無到有,僅僅是因為定價高就算是反派,也有失公允。

當然,相比於這麼多用心的處理,更重要的是電影能夠順利上映。首先是對公安形象的維護,公安局斷病人活路的舉動純粹是因為不知情,或者是迫於法大無情的壓力。同時在價值觀導向上也做了處理,原型陸勇是撤銷起訴,電影里改成了減刑後依然服刑三年。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那句“進醫保了”。

《我不要藥神》1周年,暑期檔還會再出“藥神”嗎?

影片最後給了一個彩蛋,曹彬接程勇出獄,各位註意,曹彬一個人接程勇出獄。緊接著上一個鏡頭是什麼?成百上千人十里相送啊,鏡頭一轉,來接“藥神”的,居然是曹彬這個當初搜查走私藥的人。我想那句“正版藥進醫保了”不僅是對政府工作的肯定,更是對病人去哪了的解釋。

看到這,不覺得心頭一涼嗎。“潑冷水”的手法被導演貫徹了電影始終。文牧野,包括他背後的徐崢和寧浩,對人生的悲憫溫暖到極致,對人性的洞察也冷酷到極致。這樣的三人組,這樣的“藥神小分隊”,怎能不成功?

又是暑期檔,今年還會有讓我們淚水和歡笑齊飛的神作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我不要藥神》1周年,暑期檔還會再出“藥神”嗎?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