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半個月前,《媽閣是座城》北京首映禮上,博納總裁於冬曾對這部影片給予厚望,“《媽閣是座城》可以算是今年的《我不是藥神》。”

30.7億元票房,豆瓣9.0分,去年文牧野的處女作《我不是藥神》堪稱華語電影近年來巔峰之作。

不過,《媽閣是座城》上映11日票房未過5000萬元,後又有《千與千尋》《玩具總動4》等海外動畫電影瓜分市場,豆瓣評分僅有5.7,看來於冬這次豪言“賭輸”了。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票房女王”白百合主演,嚴歌苓小說改編,李少紅時隔12年回歸大銀幕之作……加上游走在“槍斃”敏感邊緣的題材,話題本十分搶眼,但《媽閣是座城》上映後話題反響,不如嚴歌苓與張藝謀、馮小剛合作時期。

嚴歌苓小說主角是女性,李少紅也擅長拍攝女性題材,為何沒能將嚴歌苓小說的魅力通過影像化放大?透過《媽閣是座城》,回顧李少紅導演的影視工作生涯,想從中窺探一二,尋找背後的原因。

01

《媽閣》問題出在哪裡?

《媽閣是座城》被觀眾評價,是嚴歌苓小說近年來改編最失敗的作品,也有影迷表示,“嚴重懷疑李少紅是否會電影敘事。”

《媽閣是座城》中的大量旁白,成為被觀眾吐槽最多的地方。

電影中,白百何飾演的梅曉鷗穿插大量旁白,通過主角心聲與觀眾保持頻繁“互動”,強化嚴歌苓的“原著”感;可從觀眾感受出發,較多旁白讓不少觀眾和影迷覺得過火,給人一種化解故事上的“不自信”感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在表達形式上,旁白是李少紅作品的一大特色。

早期作品《血色清晨》就開始採用,後來周迅主演的《戀愛中的寶貝》,陳坤主演《門》中也是十分頻繁,顯然,在劇情呈現方面,多年以後的李少紅重拾電影並無創造。

再看人物塑造,梅曉鷗前面與盧晉桐在一起,有一幕,大肚子的梅曉鷗想把盧晉桐從賭桌上拉下來,招來當眾打罵,梅曉鷗也大吵大鬧……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按說梅曉鷗痛恨“賭”,儘管自己不賭,但她的職業卻不斷引別人去賭錢,盧晉桐之後又有段凱文、史奇瀾……從劇作理論來說,梅曉鷗與史奇瀾的關係應該體現一種人物形象的變化。

史奇瀾並不是富二代,還不如吳剛飾演的段凱文,亮相是一個地產老闆。不同之處在於,他通過梅曉鷗沾上賭博,一度企圖自殺,還騙自己親戚去賭錢以償還債務……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梅曉鷗對史奇瀾似乎抱著與眾不同的救贖心態,只要他能戒賭,欠她三千萬都可以不要,為此史奇瀾說:“我親爹親媽都沒這麼仁義過”。史奇瀾為何與眾不同?梅曉鷗也不明所以:“我都不知道愛他什麼,不知道愛他什麼,還當命來愛。”

對於文學改編,李少紅是很有個性風格的,這次《媽閣是座城》卻明顯“保守”,對梅曉鷗何以會如此“賭愛”?其實有些莫名其妙。

這種保守首先在場景,大部分媽閣的景緻都有一種懷舊氛圍,應該是為了詮釋梅曉鷗的成長與家族有關,這方面觀眾必須看過原著才能明白。外景主要是廣西龍勝縣大寨村,有點質朴和夢幻交織的感覺,這應該是對梅曉鷗內在的一種定位。

李少紅對原著最大的改動就是影片的定位,一如張藝謀對嚴歌苓作品的改編方式——做減法。電影的重心只強調男女關係,而小說是將情欲和事業兩方面對梅曉鷗的影響並重,這才凸顯出她這個人物在媽閣環境之中的複雜和矛盾。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電影演繹的梅曉鷗,把感情看得很重,她能在賭場上混得風生水起?她的職業本就帶有“騙局”性質,電影只是蜻蜓點水,基本捨棄了對人物職業背景的交代。

其次影像方面。《媽閣是座城》的攝影依然是李少紅御用多年的曾念平,畫面的確很凸顯人物,把白百何拍的很好看,但風格卻很“電視劇”。中景、對切,襯托對白,表達面部表情。以前李少紅作品中的運動鏡頭,哪怕一些炫技的手法,以及通過景物表達寓意的靈氣幾乎沒有了。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第三表演方面。在一些“衝突”場景中,白百何很努力靠爆發情緒去“演”梅曉鷗,人物形象局限在感情旋渦,整個生平面貌並沒有展開,這個人物對待男女關係的種種“愚笨”與“痴迷”是否立得住,可就見仁見智了。

白百何不是演的不好,但這種形象對比書里所寫,並不大契合賭場的職業屬性,梅曉鷗不是上世紀上海灘或香江畔的交際花。

李少紅對《媽閣是座城》的改編,希望重點表現比較擅長的情感部分,片中白百何等人演的都不錯,哪怕客串性質的錢小豪、彭敬慈也都讓人能記住。可影片總體保守,質量中規中矩。

李少紅號稱女性題材居多,可從《大明宮詞》到《大宋宮詞》,包括《紅樓夢》等電視劇,哪怕是從女人角度切入,多少也流露導演對宏大敘事作品頗有追求。

今年李少紅還有一部慶祝國慶70周年的獻禮片《解放了》,感覺這種主旋律戰爭故事與李少紅也是不搭,其實第五代導演基本都有宏大敘事的喜好。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解放了》是李少紅與名編劇史建全(有《無悔追蹤》《鬼子來了》等作品)合作,對準北京解放的談判背景,這應該是李少紅第一次接觸戰爭題材,由鐘漢良、周一圍、鐘楚曦等人主演,不知在李少紅的手下會有怎樣的變化。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希望《解放了》會比總體常規的《媽閣是座城》有突破,讓影迷重新見到當年氣質無比先鋒犀利的李少紅。

02

左手商業,右手藝術

李少紅曾是第五代導演里做商業片探索的第一人。1988年第一部作品《銀蛇謀殺案》,影響有《凶宅美人頭》等一類跟風之作。

第五代中,論商業元素運用當時就馮小寧(代表作《紅河谷》《黃河絕戀》)能與之並肩,其他陳凱歌、張藝謀、田壯壯、吳子牛、何平等,無一例外受新時期文學影響,用光影藝術追趕著文化尋根的浪潮。

張藝謀同一年的《代號美洲豹》借鑒警匪動作片架構,卻至今視為滑鐵盧之作,李少紅步子遠比他們大,敢於吸收日本情色與血漿元素。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李少紅《銀蛇謀殺案》

《銀蛇謀殺案》開場段落就是捆綁游戲,反派男主還用銀環蛇咬死女人。李少紅大膽在商業罪案片進行表現更有視覺效果,場面充滿詭異妖冶氣息。捆綁和蛇的寓意非常博人眼球,李少紅並不推崇工業化的好萊塢,她的個人風格偏歐洲或日本,即使今天看都不落伍。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中間一場謀害大忠女友的段落也讓人震驚,用電鑽的血漿畫面可以媲美電鋸殺人狂,如果不是當時電影的風格主打寫實,這一段估計更加驚心動魄。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除了場景大膽之外,《銀蛇謀殺案》人物塑造也突破正面人物為主,全片以賈宏聲這一“反派”的行為在推進劇情,他把身處底層的小人物陰暗心理和暴戾氣質刻畫得很不錯,感覺不比年輕時的黃秋生、吳鎮宇差。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李少紅也和其他第五代導演一樣鐘意文學改編,她最好的一部是拉美文學大師馬爾克斯的名作《一樁事先張揚的凶殺案》,1990年孔琳、胡亞捷主演的《血色清晨》,主題風格大有殘酷青春與文化反思的雙重意味。

李少紅移植故事到中國鄉村倒也別有異趣。第五代導演都偏愛文化民俗的審視,加上旁白的疏離感,非線性敘事,與原著的“魔幻現實主義”基本契合。

開場一個長長的運動鏡頭,呈現故事發生的特定空間——古廟改建的學校:暗示介於古老文化和現代文明的結合部。幾個吵鬧的孩子出現,一個人喊﹕“不好了!李老師被殺了!”一起都跑出去,留下古廟顯出它的荒蕪與破敗,鮮明地體現了導演的設計。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血色清晨》

被殺的主人公李明光,是鄉村唯一的民辦小學教師,他的知識分子身份在村裡顯得格格不入,導致他被殺的直接原因是與孔琳演的女主角紅杏比較親近。紅杏,名字的潛臺詞毫無疑問是“不貞”。

李少紅在《血色清晨》中挖掘了第五代都愛關註的人文主題,儘管涉及一起凶案,但表現是透視民俗與文化的根源,文明與蒙昧的衝突,並不娛樂化,更沒有懸念和刺激。如原著一樣:這是事先張揚的、而且是眾目睽睽下完成的案件。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血色清晨》

引發衝突的核心問題——男女關係,原著女主角的污點是成立的,但李少紅對紅杏失貞與否是不確定的,體現了導演的個性與思想。紅杏與李明光遭受的一切是沒有弄清真相的野蠻荒謬,直至釀成人間慘劇:明光喪生利斧,紅杏被逼投水身亡。兩個哥哥李平娃被處死刑,李狗娃終生監禁。

影片結局與開端呼應:調查員離開時在昔日明光小學校看了看,幾個失學的孩子在徘徊。有人將寫著“靜慧寺國家二級保護文物”的牌子釘在古廟門口。

李少紅鏡頭語言的深刻一覽無餘:原本體現著生機的學校退化成歷史文化的陳跡,沒有文化的地方終將落後得完全成為死一般的古跡。

03

李少紅為何講不好當代故事?

直到新世紀以後,《戀愛中的寶貝》《生死劫》《門》開始聚集城市題材。李少紅電影的先鋒意識並不缺乏,對現代都市現實人生進行反思,諸多夢幻的畫面體現人物在新世紀來臨之際的驚惶感。

《戀愛中的寶貝》與《生死劫》都是周迅主演,前者片中大量搖晃畫面,當時極度挑戰觀眾的欣賞趣味。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片中充斥著周迅獨特嗓音的獨白:“我心裡一直有一條路,不知道這條路會通到什麼地方,但是我一直在這條路上走……”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戀愛中的寶貝》周迅、黃覺

一組蒙太奇畫面與她的獨白呼應:陽光追趕寶貝,她怕陽光。來到廢墟和黑暗中。她對貓產生恐懼。她的世界有幼年時的尖叫,那聲音仿佛把她扔在荒原……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寶貝回家泡在浴池,不停清洗,還神經質自言自語:“我要將自己徹底洗凈,我要生一個乾凈的孩子”……她的戀人對他很無語。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當年《戀愛中的寶貝》呈現兩極化評價,大量蒙太奇的實驗運用,表現人物情緒意識流方面非常前衛,像寶貝在地震中哭喊的鏡頭多次出現,寶貝和男主角奔跑飛躍的畫面……場景大幅變化,日夜的快速交替,時空的縱向穿插等等。

這部電影是李少紅進入21世紀最大膽的邁進,可惜沒有帶來與質量對等的口碑。與鏡頭畫面形成巨大反差就是故事上的毫無邏輯,大多數觀眾報以“不知所云”的評價。

要不是聚集了周迅、黃覺、陳坤、廖凡、李小冉等一流的明星演員,估計反對聲音會更不留情面。

之後《生死劫》,李少紅用周迅和吳軍忱演了一個相對簡單的故事。技術方面依然是導演偏愛旁白的方式,只不過用在背景,如放映的電影對白,聽到的評書臺詞,從意想不到的層面詮釋人物的心理。

2007年的《門》當年被定為一部驚悚片,還宣傳致敬希區柯克,其實是根據周德東的小說改編。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楊冪剛從《神雕俠侶》中出來,很青春靚麗,片中就前面主演十來分鐘,有個別號稱辣眼睛的親熱戲,然後離奇失蹤,偶爾在夢裡咋咋呼呼嚇唬陳坤演的男主蔣中天,為了製造驚悚感。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而蔣中天不是在家中貼牆紙,擺弄裝修,就是經常在凌晨兩點十分被鬧鐘驚醒,發生許多稀奇古怪的事情,通過大量真真假假的情節段落,十分刻意地製造懸疑效果。

陳坤飾演的蔣中天受過高等教育卻不得志,外表驕傲其實自卑,疑心病重,無非是都市人心理異化的一個套路形象,故事表現並沒有創意,思想上也沒有特殊的含義。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陳坤在片中和周迅一樣大量臆想式自白,也充斥許多蒙太奇剪輯,李少紅這些碎片化的段落設計,評價再次滑落谷底。

04

在油畫風格中,李少紅到達了藝術巔峰

從90年代中期開始,李少紅就與丈夫攝影師曾念平接連導演曹禺名作《雷雨》,古裝劇《大明宮詞》和小說改編《橘子紅了》,成為電視劇領域炙手可熱的人物。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橘子紅了》

《雷雨》只有20集,加入一些虛構的情節,如關於繁漪的私奔段落引人爭議。但全劇人物形象非常貼合觀眾的想象,鮑方、趙文瑄、王姬、歸亞蕾都表現優秀,加上蔡琴的歌曲出色,收穫不少稱贊。

之後《大明宮詞》和《橘子紅了》強化詩意效果。《大明宮詞》屬於戲說宮廷劇,編劇是與李少紅經常合作的鄭重、王要。對於發生在宮廷的劇情,編劇融合了舞臺劇風格,因此形成《大明宮詞》十分獨特地仿莎士比亞戲劇的詩化臺詞。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大明宮詞》劇照

由葉錦添設計的服裝和髮型令觀眾賞心悅目,尤以周迅和陳紅飾演的太平公主形象最典型,包括趙文瑄演張易之一身白衣飄飄,讓人驚嘆。

《大明宮詞》大體以情感和宮鬥的兩條線戲說歷史,但李少紅把握該劇基調與同門胡玫拍《雍正王朝》相似,以“正劇”方式去演繹戲說,凸顯劇集的藝術化內涵,搭配李少紅獨特的唯美精緻畫風,使《大明宮詞》成為跨世紀時期中國電視劇的代表作,近20年後豆瓣依然保持9分的高位。

之後《橘子紅了》繼續主打周迅、歸亞蕾,同樣葉錦添的美術,襯托煙雨朦朧的江南水鄉景色,畫面更加詩意。

全劇臺詞很收斂,前面周迅剛江南容家的一些主觀視角,表現初入深宅大院的感受,呈現女主角幾分“窺視”心理,很精準地體現李少紅電影化的鏡頭方式。

雖然《橘子紅了》總體不如《大明宮詞》,但精美的視覺感受依然獲得很多好評。到新版《紅樓夢》,李少紅撇開合作多時的鄭重、王要,另起爐竈用更年輕的編劇團隊,演員也基本選用新人,讓觀眾很意外。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李少紅《紅樓夢》

儘管《紅樓夢》繼續保持精雕細刻的畫風,甚至被一些評論認為有“油畫”感。過去李少紅將一些西化舞臺劇元素與中華古典背景相結合是新鮮和成功,可生硬地嫁接《紅樓夢》起到反效果,因此被廣大觀眾批評做作。

綜合來看,這些年李少紅的狀態飄忽,主要創作層面與接受層面都長期處於某種磨合的“斷層”,她的拿捏時時顯得不准。

創作上,李少紅希望迎合當前觀眾。新世紀接連失利後不斷換編劇,不斷調整演員多少有迎合心理,最新電影選擇嚴歌苓、蘆葦、史建全等有口碑的大腕合作更是明顯,連新劇《大宋宮詞》也一改《紅樓夢》主打新人的失誤,以張永琛來把握全劇質量。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而受眾的年齡段不斷翻新,欣賞口味日益挑剔。導演原本精益求精的要求,難免由穩健進而蛻變成保守。當今市場環境也不同20年前,一再失手促使她不敢輕易涉險,還有幕後預見不到的困難,這些都是客觀的形勢。

另一方面,李少紅主觀上並沒有停止求新求變。

今年《媽閣是座城》與《解放了》一個是賭博,一個是戰爭,題材上都是新嘗試。電視劇《大宋宮詞》除了名字拉近與《大明宮詞》的距離,更是當下比較艱難的古裝劇類型,不論題材、背景、演員、故事全是另起爐竈,“當下雖然不足,未來依然可期”,李少紅導演仍然敢於探索,敢於迎難而上的精神依然是值得觀眾繼續期待的。

THE EN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於冬這次“賭輸“了!從《媽閣是座城》回看李少紅影像的得與失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