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經常看韓國電影的同學會發現,近些年類似《素媛》《熔爐》《隧道》等這類能引起廣泛話題的電影,更多的以社會事件作為切入點,揭露人性弱點,脫離了虛構故事和人物,不僅讓電影承載的情感更能掀起大眾共情,也更能在觀影結束之後引發更強烈的對社會制度的反思。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今天小編要給大家投擲一發“催淚彈”,這部電影上映之後,在韓國的社交平臺上,到處可以看見觀眾曬紙巾的照片。真的,太好哭!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這部電影不像《素媛》《熔爐》用強烈的情感震撼觀眾,冷靜的敘述風格讓不少人看了之後甚至覺得故事過於平靜。它就是以5年前「世越號」為創作藍本,由戛納影后全度妍和百想、青龍等多個電影大獎影帝薛耿求擔當主演的《生日》。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沉入海底的希望

對於「世越號」事件,其實大家並不陌生。在5年之前,這艘不顧大霧天氣執意出海的超載客船,在經過全羅南道珍島郡附近海域時,因惡劣天氣和操作不當,沉入大海。誰也沒有想到,本該在幾小時後到達濟州島,擁有一場興奮地旅行的250名檀園高中高中生,迎接他們卻是和親人永遠的生離死別。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對誰來說這都是一場滅頂之災。而其實他們完全擁有生的可能。

“所有乘客聽從廣播指令,不要隨便離開自己的位置”,這個聲音成為了他們邁向死亡的第一步。

聽話的學生們乖乖的在船艙中,相信大人們一定能將他們救出,還和朋友一起玩著自拍等待救援。如果那時他們能夠稍微「叛逆」一些,是不是結局會不一樣?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而相反,下達這道命令的船長和船員卻棄船而逃,不知出於何種目的,被救援海警救出之後他們竟然偽裝成普通船客,行為可恥到喪盡天良。

“應該還沒有哪裡流出什麼照片吧?”遇難者們篤定回來救他們的國家,成為了草芥人命的第二個幫凶。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在世越號黃救援的72小時內,時任韓國總統的樸槿惠不僅失聯7個小時,就在船體亟待救援的當下,青瓦臺卻在不斷要求海警方面呈報給總統影像數據卻無任何救援指令,甚至問出這樣的話似乎在掩蓋著什麼真相。

而最早到現場的海警呢?為什麼海警沒有救出這些孩子?

海警到達現場之後,立刻“封鎖”了現場,命令前來救援的民間漁船遠離現場,拒絕了家長自發出資雇船去營救自己孩子的要求,在岸邊焦急等待的家長什麼也做不了……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檀園高中學生325人全數救出!”正是媒體的誤報將孩子們最後的救援希望打破。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各大主流媒體、電視臺發佈的這則消息讓趕往現場參與救援的潛水員止步了,而現實是,孩子們不僅沒有被救出,在慢慢沉沒的船體周圍,一艘救援船都沒有,家長們眼睜睜的看著這艘載滿孩子們的船一步步被海水吞噬。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即使如今樸槿惠入獄已經2年多,對於世越號事件,韓國政府卻依然沒能得到一個可信的官方調查結果。

政府面對如此巨大的災難,逃避責任,掩蓋事實令人寒心。世越號,不僅是遇難者家屬的痛,更是整個韓國社會的傷。

多部以世越號為背景的紀錄片,如《那天,大海》《潛水鐘》相繼還原整個事件。《生日》的導演李鐘言也從2015年起開始關註世越號事件並擔任義工,和遇難者家屬共同生活,於是就有了電影《生日》,

你會如何面對傷痛?

和記錄電影不同,《生日》將目光聚焦在世越號事件發生兩年後,高中生“秀浩”離世之後,他的家人、鄰居、同學、朋友是如何面對傷痛的故事。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媽媽順楠在兒子離世之後,隱藏起自己的喜怒哀樂,欺騙自己兒子還活著。她不能接受善後委員會想為秀浩舉辦一場“生日”會的請求。在她心裡,沒有主角的生日會更像是一場追悼會,她不願自己編織的“謊言”中清醒,也無法面對這樣的喪子之痛。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當順楠和出國多年而錯過見兒子最後一面的丈夫鄭日,一同參與遇難學生家長的聚餐時,面對其他家長強顏歡笑、故作開心在孩子們的遺照前吃炸雞啤酒,她選擇憤怒的離開。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為什麼面對這樣的傷痛,卻還有人能笑得出來?順楠想不通。

其實面對傷痛,我們總能看到不同的人性表達方式——

秀浩的爸爸鄭日回歸家庭之後,希望用愛彌補這幾年的空白,將破碎的家拼湊完整;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秀浩的領居面對順楠半夜的哀嚎,不耐煩的想離開家,抱怨到底還要這麼哭幾年;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秀浩的死黨在大街上遇見好友的媽媽,會選擇躲進包裝馬車裡,對她避而不見;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秀浩的同學事發之後隱藏自己的身份,希望摘掉“世越號幸存者”的標簽;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和秀浩一樣的遇難學生家長,有人選擇接受政府的善後款不再出聲,有人選擇和政府死磕到底。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每個人都選擇了最不違背本心的方式,去面對這場災難。

而在最後秀浩的生日會上,所有人像是達成了共識,他們的共識不是我們應該怎樣面對傷痛,而是我們應該怎樣帶著傷痛開始新的生活。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隱藏傷痛的背後其實是

“外表看似正常,內心炸成廢墟”,黃執中的這句話,大概是對電影中經過兒子遇難事件之後的順楠最為貼切的形容。

而從醫學的角度上來講,這也是我們經常提到的一種心理疾病——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是指個體經歷、目睹或遭遇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實際死亡或嚴重受傷後,延遲出現和持續存在的精神障礙。在電影《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中我們已經認識過這個疾病。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結束戰爭回國的林恩錶面平和,會配合家人、戰友嬉笑,但即使是拍桌子的聲音也會讓他精神高度緊張甚至奔潰。甚至會因為舞臺上的煙花效果進入癲狂狀態。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原本戰場特別危險,回到日常生活中,才覺得戰場里更安全。”這句臺詞對PTSD患者最精確的表達。

就如同電影中的順楠,她將兒子的房間依照生前的原樣封存;換季的時候還記得為兒子添置新衣;只要提及兒子的名字,動了兒子的東西她就立刻變得激動異常,聲嘶力竭的哭泣依靠藥物才能安定情緒。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在電影中,通過男主人公,爸爸鄭日的回歸,讓順楠慢慢打開了心扉,內心得到了治愈。作為藝術作品,導演李鐘言在短短的兩個小時中要傳遞的不僅僅是悲傷的情緒,更希望“藉此抹去心中創傷,撫慰人們心靈”。而在現實生活中,時至今日還有很多像經歷過「世越號」傷痛的家庭,依然在懷著傷痛生活。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他們可能動不動就哭泣,他們可能精神總在崩潰邊緣,他們可能會偶爾微笑卻讓人感到害怕。

但無論怎樣,作為旁觀者我們只能多給予他們一些時間和空間。就如同電影中順楠小姑子說的那樣:“經歷那種事還沒事的話,那才叫不對勁吧!”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電影的最後,畫面色調從冷淡變得逐漸溫暖,順楠和老公鄭日、女兒藝率重新開始了新生活,玄關的燈又亮了,但願這是秀浩感受到家人的幸福之後,又回來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別低估這部韓國人看了流淚,中國人看了悲傷的電影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