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劍雨》品讀:全片無任何俠義字眼,卻表現出讓人窒息的武俠江湖

中國人愛讀武俠,古已有之,隨著歷史文化長河的沉澱,甚至形成了一種非主流的俠客和俠義文化。這種俠義文化很包含的範疇很廣,以至於,無論是傳統的紙質媒介還是當下最流行的影視媒介,都有大量地對古裝俠客故事的描摹。最能表現這種風格的故事是武俠小說和以此改編的影視作品,有的作品很直白體現俠客和俠義,有的作品則很委婉,比如有一部叫做《劍雨》的電影,全片沒有說一個俠義字眼,卻將俠客俠義的武俠江湖展現的別具一格,讓人窒息。

《劍雨》品讀:全片無任何俠義字眼,卻表現出讓人窒息的武俠江湖

避世和出世矛盾,傳統故事里最常見的糾葛。《劍雨》的核心故事,來自女一號細雨,一位打算金盆洗手的女殺手,她易容改名,成為曾靜,隱居在江南小鎮。很明顯,從一位終極殺手到避世為小家碧玉,曾靜是下了決定遠離江湖紛爭。但很顯然,現實不允許她這樣做,也不允許這樣的人存在,轉輪王的魔爪尾隨而至,復仇者江阿生的假意成全,讓曾靜始終處在避世和出世的矛盾里。這種矛盾,基本上將我們傳統故事里文人的生存矛盾概括全了,看似是武俠,實際是將生存狀態。

黑道和白道的掙扎,傳統江湖之外的陰暗生態。曾靜是黑道上的殺手,她厭倦紛爭,用“易容術”洗白自己,以此和黑道決裂,過正常人生活。的確,在方式方法上,曾靜做到了極致,但現實仍充滿變數和意外,黑道不會放棄追殺,白道的生活又隨時會有露餡的風險。《劍雨》里講述的黑道陰暗,也代表了傳統江湖生態的縮影,黑暗的江湖裡,人個體的力量微不足道,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說的正是這樣的矛盾生態。

《劍雨》品讀:全片無任何俠義字眼,卻表現出讓人窒息的武俠江湖

復仇者的憤怒,一切恩怨的起點。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的本質其實就是紛爭,而仇怨又是紛爭的常態。《劍雨》里的仇怨從一開始就表現出來:首府張海瑞滅門,搶奪羅摩遺體,追殺曾靜等等莫不如此。細雨化身曾靜為的是逃避紛爭;張人鳳化身江阿生為的是主動復仇,並且電影里,江阿生的復仇所占篇幅其實更長,從他與曾靜相遇就開始謀劃,一直到最後獨戰雷彬和葉綻青,復仇者的憤怒,終於爆發了。

相濡以沫還是相忘江湖,有情人內心的終極歸宿。《劍雨》里儘管充滿紛爭,也有表現人內心的情感歸宿,最直接的體現就是陸竹點化細雨,江阿生放過曾靜。曾靜和江阿生的生存狀態一直處在邊緣,相濡以沫還是相忘於江湖,始終搖擺,直到最後江阿生不忍下手,便已經給出了答案。電影末尾,江阿生抱著受傷的曾靜回家,暗示有情人的終極歸宿,是一個美滿結局。

《劍雨》品讀:全片無任何俠義字眼,卻表現出讓人窒息的武俠江湖

之所以說《劍雨》表現出讓人窒息的武俠江湖,實際上這種窒息具有兩個含義,一個是赤裸裸的仇殺恩怨,血腥地讓人窒息,另外一面,電影劇情和角色都呈現出兩種截然相反的極端狀態來,有錶面和深層次的體現。比如電影劇情里,所有人都在搶羅摩遺體,這位高僧是佛的代表,卻未能給人帶來佛的點悟,反而惹得世人殺戮,這不是佛的罪過,而是世人的罪過。電影同時又反覆特寫阿難和少女的傳說,用“化身石橋五百年”詮釋人內心真正的佛,十分美好。

同樣的,電影還展現出兩種極端的情感,反派里的代表葉綻青,她殺掉前夫,被轉輪王看重,與其狼狽為姦,還恬不知恥要在一起,當葉看到轉輪王是太監的時候態度瞬間反轉,表示他還不如被自己殺掉的前夫。葉綻青的情感,純粹建立在物質和生理上,是變態的惡俗的情感。另一面,電影主要刻畫的真正的心靈情感例子曾靜和江阿生,江阿生明知曾靜是大仇人,依然不忍心殺妻復仇,還主動保護她;同樣,曾靜也不忍心丈夫有閃失,最終獨自去面對轉輪王,這兩人相互成全,心存善念和美好,他們的情感最讓人嚮往。

一部《劍雨》,以極端的江湖仇怨,講述了一對在旋渦里掙扎的男女,他們曾經都充滿怨恨,心有旁騖,僅僅為了“夫妻恩情”,雙雙由邪入正,這樣的改變充滿光芒,值得肯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劍雨》品讀:全片無任何俠義字眼,卻表現出讓人窒息的武俠江湖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