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紀錄電影票房“持續慘淡”,可能是客廳的鍋?

紀錄電影票房“持續慘淡”,可能是客廳的鍋?

導讀:隨著8K+5G+AI時代的來臨,家庭影院的升級勢在必行。而觀眾再次大批量從“電影院”回到“客廳”,首先倒下的可能是紀錄電影。

文 | 青山

近日,《尺八一聲一世》《大河唱》等紀錄片接連登錄院線,但相較於剛剛破了全球票房紀錄的《復仇者聯盟4》,院線似乎不是紀錄片的福地。就連觀眾記憶中票房不錯的《二十二》也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

但我們看待紀錄片,或者看待文化現象,應該從全球、歷史觀宏觀地看問題,這是一個崛起中的大國必然要經歷的階段。伴隨著經濟的崛起,政治影響力的擴大,文化復興只是時間問題,紀錄片被更多人接受和喜歡也是時間問題。

紀錄電影票房“持續慘淡”,可能是客廳的鍋?

紀錄電影票房“持續慘淡”,可能是客廳的鍋?

這次我們拋開紀錄電影本體,從其他客觀的環境因素去探討紀錄電影為什麼在院線慘淡收場。

去電影院看紀錄片,依然不是習慣

“一切公眾話語日漸以娛樂的方式出現,併成為一種文化精神。我們的政治、宗教、新聞、體育、教育和商業都心甘情願地成為娛樂的附庸,毫無怨言,甚至無聲無息,其結果是我們成了一個娛樂至死的物種。”——娛樂至死里有這樣一段經典的語錄。

根據教育部門提供的數據,我國平均受教育水平大約10年,對比西方發達國家受教育水平都在14年左右。在這樣的條件下,紀錄電影的“寡淡無味”可能確實顯得高冷了一些。

尤其,近些年互聯網的高速發展,互聯網娛樂或者全民追星的盛行,帶動了整個社會風氣浮躁化。大部分普通受眾,觀看影視作品,還停留在獲取信息、享受歡樂的淺表層次。自媒體時代,人云亦云,越簡單越直接越有趣的內容,往往會受到比較大的關註。

紀錄電影票房“持續慘淡”,可能是客廳的鍋?

另一方面,中國改革開放40多年,中國人已經基本完成了從貧困到小康的跨越,溫飽問題雖然解決了,但是絕大部分人的生活壓力依舊很大,需要把精力投入到謀生工作中去,經濟生產是大家不謀而合的目標。也就是說,很多家庭的收入狀況,尤其是中西部地區,還不能達到享受生活的水平,只是為了更好的生活而奔波。

如果中國中西部地區都能達到東部發達地區的生活水平,生活不愁,自然會加大文化支出,更加會享受文化生活。

觀影成本高,家庭影院的衝擊

貓眼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23日下午3點16分,中國今年的電影票房突破了300億,相比去年晚了一周左右的時間。在經歷前些年的票房大幅增長後,受優質內容供給不足、票補減少以及政策等因素的綜合影響,票房增長降速已經持續了好幾年。

而電視機在硬件技術上的大幅升級,也讓更多只有電影院才能實現的視聽體驗,足不出戶就能體驗。

驅動觀眾買票進電影院觀影,是需要很大吸引力的。不好看的影片,受眾少是顯而易見的。

成本高,是不爭的事實,這裡的成本不僅僅是購票成本,還有時間成本和其他消費成本。現在,去電影院觀看一部電影,一般需要提前一個小時購票,提前半小時到影院取錢後場,加上兩個小時左右的觀影時間,再回到家,這樣一個循環最少也需要三到四個小時。

紀錄電影票房“持續慘淡”,可能是客廳的鍋?

對於一般的上班族而言,周間根本沒時間去看電影的,而在周末,集中休息的確給了人們觀影的時間,但是集中也帶了票價上漲、買不到好座位等問題,這些也導致了辛苦一周的上班族,寧願選擇在家“躺屍休息”,也不願意去電影院。

此外,大屏液晶電視、無屏投影技術的進步,網站付費會員觀影和家庭影院的逐漸普及,使人們足不出戶就能擁有電影院般的觀感。花費少、耗時短、隨看隨播,也給電影院線帶來了衝擊,尤其是在影片質量不高的情況下,影片可看可不看,人們往往會選擇不看。電影都是如此,本就相對無趣的紀錄電影的境況就更糟糕了。

最近上映的《大河唱》,雖然質量很高,其在人類學、音樂電影等符號上的深度擴展,得到了紀錄片圈內人的極大肯定。但不可否認的是,圈外的大量受眾一點都不感冒,甚至不知道,有點“自娛自樂”的意思。

營銷?紀錄片人跨不過去的難題

商業營銷是院線發行必不可少的環節,也是取得高票房的關鍵因素之一。

相比較於多年之前,中國紀錄電影營銷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績,《喜馬拉雅天梯》《二十二》等紀錄電影也先後拿到了很高的票房。可是,在院線這大蛋糕里,紀錄電影的票房份額還不足1%,不禁讓人虛寒。而商業電影投資動輒幾千萬上億,僅在營銷一項的投資都比一部紀錄電影的投資高。

紀錄電影票房“持續慘淡”,可能是客廳的鍋?

由此可見,很多紀錄電影的營銷推廣不給力,導致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有這樣一部紀錄電影存在,加上排片率低,每況愈下不言而喻。

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投入與回報還是成正相關的。紀錄電影的投資本來就少,很多情況下,把所有經費都用到製作上可能都不夠,更不用說營銷的費用了。也正是這個原因,才有了前文圈裡熱火朝天,普通觀眾都不知道有這部影片。這種尷尬局面,不是僅僅靠營銷就能解決的,它是一個系統性的問題。

要想把紀錄電影這塊蛋糕做大做強,不能急功近利。

其實,一些紀錄電影能上院線就很不錯了,但是,我們不難發現,在商業電影的利誘下,紀錄電影上院線遇到不理想的情況就慌了。紀實觀察認為,這也是一種浮躁的表現。想賺快錢,就不要做紀錄片。很多紀錄片創作者嘴上說沉心做紀錄,而一旦上院線,就急不可待希望高票房,虛假沉心暴露無遺。

為什麼這麼說?進院線是一種市場行為,而人們去不去看電影更是一種市場選擇。說白了,觀眾不買賬,要麼是影片的自身原因,要麼是社會大環境的選擇。如果影片足夠好看,觀眾也不會不買賬;如果紀錄電影精彩已經達到了劇情片的程度,觀眾還不買賬,那隻能說明大眾的欣賞水平還沒達到,紀錄片創作者更不應該著急,應該深耕內容,接著上院線,在這個時間的熏陶與沉澱中,觀眾會慢慢買賬的。

紀錄電影票房“持續慘淡”,可能是客廳的鍋?

跳出紀錄片的圈子,中國文化在世界上也面臨著這個問題。在這裡,想借用東方衛視《這就是中國》里復旦大學張維為教授的思想:當你的經濟、政治足夠地強,有足夠的影響力,那麼全世界都會關註你的文化,文化崛起是早晚的事情,文化工作者不要著急,做好自己的事情,時間到了,自然而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紀錄電影票房“持續慘淡”,可能是客廳的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