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基努里維斯專訪:感謝大家喜歡我的電影

基努里維斯專訪:感謝大家喜歡我的電影

時光網訊曾幾何時,基努·里維斯聲名大噪,一躍成為萬眾矚目的公眾人物。但2013年他嘔心瀝血的高成本大製作《四十七浪人》票房慘敗,事業走向下坡路。

不過現如今,約翰·威克再次喚醒了影迷們心中的基努·里維斯,這個角色讓他重新做回了當年那位酷酷的英俊小生。

《疾速追殺》系列電影的劇情十分簡單流暢,基努·里維斯扮演一名金盆洗手的殺手約翰·威克。他深深陷入妻子身患絕症離他而去的悲傷中無法自拔,平日里養了一隻小獵犬作為精神慰藉。

基努里維斯專訪:感謝大家喜歡我的電影

《疾速追殺3》中字預告

後來俄羅斯黑幫不僅偷了他的車,還把他心愛的小狗殺掉了,約翰·威克開始重操舊業,上演了一系列刀光劍影的血腥復仇大戲。

在這期間,他時不時會去一家位於開羅市中心的大陸酒店,這個酒店專門為罪犯和黑道分子提供服務,但有一條潛規則就是決不允許在酒店這塊神聖的地界上發生任何令人“不愉快的事情”。

這部中等製作成本的影片一上映就好評如潮,喜獲8800萬美元的票房收入,在家庭線下觀看市場的表現也很強勁。2017年的續集《疾速特攻》票房是前一集的兩倍之多,獲得了1.72億美元的收益。

今年這部《疾速追殺3》延續了之前的故事,繼續講述大陸酒店和在它周圍發生的奇人軼事,其中包括酒店經理Winston(伊恩·麥柯肖恩飾演)和一個地下犯罪組織頭目Bowery King(勞倫斯·菲什伯恩飾演),還有很多新的劇情。

基努里維斯專訪:感謝大家喜歡我的電影

第三部電影的故事設定在第一部電影結束後的不到三周的時間,Parabellum在拉丁語中的意思是“備戰”的意思,在本部故事里,約翰·威克被組織驅逐出去並遭到追殺,要他命的懸賞金高達1400萬美元。威克為了逃生拼死拼活,和一個新角色(哈莉·貝瑞飾)展開了合作。威克曾經發誓永遠都會效忠於“高桌”這個犯罪組織,但最終他們還是要直接摧毀它。

近期在紐約,時光網有幸採訪到了基努·里維斯。現今54歲的他在採訪當日身穿一件黑色的切斯特巴林西服,打了領帶,渾身上下散髮出一種沉靜的高貴感。

採訪中他談到了出演《疾速追殺》的快樂、困難與挑戰。還有現實中他所喜歡的酒店,他的私生活,等等。以下為具體採訪內容。

基努里維斯專訪:感謝大家喜歡我的電影

問:在我看來《疾速追殺》是給人驚喜不斷的系列電影。對您來說也是一樣嗎?

基努·里維斯:是的。尤其第一部的結果確實出人意料。第一部拍完以後,我們都忍不住聚在一塊討論,接下來的幾部電影還會有什麼樣的劇情。當然我們其實也拿不准之後還能不能有機會再繼續拍下去。

當時我們還沒有真切的意識到,這裡面最大的推動力其實來源於觀眾。真的是這樣,如果沒有觀眾們對這部電影的熱愛,電影根本不會有繼續拍下去的可能,壓根兒就不會有人站出來或者拿出足夠的資源,能讓這部電影延續下去。

所以在這裡得好好感謝大家,謝謝你們喜歡這部電影,當然那些不太喜歡這部電影的人我也得感謝一下(笑)。

第一部電影拍的各方面還都算ok,在這個基礎上,這個故事擁有了自己的生命力,這樣我們又能有機會再繼續拍第二部。第二部里劇情發生了變化,也改變了一些拍攝方式。拍完以後效果比之前的還要好。就這樣良性循環下來了,觀眾們也喜歡這些電影,我們就更有動力開拍第三部了。

問:影片中有很多真人特效和精心編排的鏡頭,查德·斯塔爾斯基作為三部電影的導演,據說他還要加入類似電子游戲式的畫面,我說的沒錯吧?

基努·里維斯:是,沒錯。之前拍第一部的時候我就聽他提到過電子游戲式的那種畫面了,之後的拍攝過程中我也知道他在尋求這種效果。觀眾們在看前兩部電影時可以註意一下,這裡面確實有這樣的鏡頭,而且製作班底還在不斷優化這些畫面。在第三部中導演是大刀闊斧運用這種方法了。

基努里維斯專訪:感謝大家喜歡我的電影

我覺得這實際上是查德·斯塔爾斯基導演動作片的一種發展和進步。要想達到這種效果,拍攝時間和耗費的各種資源會明顯增多,但之後你看的時候會感覺很爽,就像是在看一部特效游戲電影。

有些畫面看上去感覺就像是在玩第一人稱視角的射擊游戲一樣(一種游戲類型,玩家作為第一主角的游戲),但也有些鏡頭,隨著攝像機位置的移動,畫面給人感覺像是一部氣勢恢宏的音樂劇,親臨現場的那種感覺非常強。導演為約翰·威克量身定做了很多種形象,這就是其中之一。

問:電影為我們大致勾勒出了約翰·威克過去的生活,還涉及到了他家族歷史和血統的問題。關於角色身上這方面的內容您們有過什麼討論嗎?

基努·里維斯:要說到約翰·威克的過往,其實沒什麼書或者記錄這些可以作為參考的東西。這個人物就是在創作故事的過程中誕生出來的。第二部作品拍出來後,當我們有機會再繼續往下拍的時候,導演查德覺得約翰·威克可能會跟羅馬人有些連帶關係。所以我們做了一點調查工作,發現要讓他跟羅馬人和吉普賽人扯上關係還是有可能的。

在調查中我們還發現,這兩個種族的人們在相關地域繁衍生息和遷徙的過程中,都曾經為獨立和自由鬥爭過。我們覺得把爭取獨立跟約翰·威克聯繫在一起還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就假設他會不會來源於這兩個種族,但(出於一些原因)又不屬於其中任何一個民族。

我們後來又進行了大量的調查和研究,最後還是選擇讓約翰·威克變成孤家寡人了(笑),設定他從小就是個孤兒。即便是這樣,約翰·威克的身份還是讓人感覺很神秘的。

問:在第三部中有些很棒的打鬥戲。對此您是否用上了一些特殊裝備?是誰的主意把約翰·威克帶去了沙漠?

基努·里維斯:是的。當我們討論第三部戲的故事時,我們決定沿著第二部電影,為觀眾們開啟一些新的故事線索。而且我們考慮引入新的內容。在之前就已經出現過的大陸酒店、“高桌”組織背後會有些什麼故事呢?當然隨著新線索會連帶出現一些新的角色。

基努里維斯專訪:感謝大家喜歡我的電影

在動作戲方面,更多的還是約翰·威克式的經典打鬥場面,只不過換了一些人物和環境。導演查德提出了要在電影里安排忍者的角色,還有持刀在摩托飛車上相互追趕(笑)。我完全認可,因為約翰·威克的字典里就沒有不可能三個字

基努里維斯專訪:感謝大家喜歡我的電影

說起沙漠,這個主意還是我出的,我腦海中突然出現了這個畫面,約翰·威克穿著西裝走在沙漠里。至今我也不知道怎麼會出現這個想法。不過肯定還是事出有因的,當時我的想法跟實際畫面結合在一起還挺搭調的。所以,摩托飛車是查德的主意,沙漠這個是我的主意

問:在沙漠現場拍攝感受如何?

基努·里維斯:我以前從沒去過撒哈拉沙漠。不過我一直挺想去看看的。後來查德和負責採景的工作人員最終選定了拍攝地點。踩在色彩斑斕的沙子上的感覺簡直太棒了。

特別是在一望無垠的天空下,一個人站在浩瀚無邊的沙漠中,感覺自己是那麼的渺小,在此情此景中,雖然我身體里仍然流淌著興奮的血液,但也真切感受到人類是那麼的脆弱,對大自然油然而生一種謙遜的感覺。在這樣的氛圍環境中拍戲,對我來說是再好不過的禮物了。

問:為了能親自拍打鬥戲,您進行了大量高強度的訓練。有沒有一招半式是您特別鐘愛的呢?

基努里維斯專訪:感謝大家喜歡我的電影

基努·里維斯:並沒有什麼。我沒有過武術訓練的背景。我只知道在電影中怎麼演打鬥戲。在片中訓練我的人們,還有那些負責動作編排的工作人員,他們會很多招式。

有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來這個動作屬於什麼流派或者類型,看見我的表演後就會說:“哎呀我滴個神,他剛剛是做出了XXX了嗎?”又或者會說:“這又是個什麼鬼?”不過說真的這裡面學問還是挺大的。

問:據說《疾速追殺3》是開放式結尾,對大結局的具體情節有所保留。是不是為了有計劃要拍第四部電影?

基努·里維斯:我非常喜歡這個角色,從我內心而言,我非常希望這部電影能繼續拍下去。對我來說只要還有故事能講,電影就還能繼續拍。但我不知道查德還想不想往下繼續了,而且如果再拍的話導演還會不會是他也都是未知數。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了。

問:這幾部電影里約翰·威克的一連串行動都是以大陸酒店為基地展開的。酒店的高級設施設備也很搶眼。您還能回憶起來現實中您對高級酒店的初次印象是什麼嗎?

基努里維斯專訪:感謝大家喜歡我的電影

基努里維斯2003年買房前,長期住在好萊塢的夏特蒙特酒店

基努·里維斯:說起來這個的話,那就是洛杉磯的夏特蒙特酒店。1985年我到了洛杉磯去了那裡。這之前我其實去過一次,但那會兒我還是個小孩子,什麼都不懂。

夏特蒙特是一家酒店,但給人感覺挺神秘的,而且搖滾風十足。那兒的氛圍特別好。至今我都很喜歡那裡。

因為當時我還很年輕,那時候拍完戲我也沒地方住,沒地可去,於是就在夏特蒙特酒店住了很長一段時間。每天我離開酒店去拍戲,隨身的東西行李什麼的都放在房間,有人給我保管,然後我拍完戲再回來。

有一次我拍戲回來,看到一張印有夏特蒙特字樣的信箋上寫著:“基努·里維斯,住客”(笑),當時我第一感覺是感謝。謝謝他們能給我一個充滿安全感,每天拍完戲還能回來的地方。可能就是這個原因我對夏特蒙特酒店情有獨鐘吧。

問:電影中有一個場景,哈莉·貝瑞飾演的索菲亞大喊救命,然後你趕緊跑來救場。現實中要是你喊救命,誰會來救你?

基努·里維斯:不管你信不信,基本上遇到危險你只能選擇自救。不過要是旁邊能有人幫你那自然更好了。我生活中只喊過一次救命。那次是在托潘家峽谷,我的摩托車出了事故,那是一個晚上,我喊了救命。

後來在茫茫黑暗中,居然有人回應我了,我聽見有人喊:“這就有人來救你了!”再後來我就看到救護車一閃一閃著燈光開下了山坡。非常感謝當時報警救我的人,不過至今我也不知道是誰救的我。

問:您住在好萊塢山。平日里您能免受關註和打擾,自由自在的散步嗎?

基努·里維斯:我在洛杉磯的生活很普通。有很多游客,還很多過往的各種車輛,人們互相之間串門拜訪,往來辦事。我基本上是每天早晨出來取報紙回去看看,有時候感覺自己挺像籠子里的動物。人們在看著你,有時會聽見有人說:“看,出來了一個!”(笑)這個嘛,其實我也懂的,我理解。

不過我在洛杉磯的生活總體來說還算悠閑。沒什麼人註意我。我的意思是說,在洛杉磯肯定有狗仔隊,但我平時也不大出門,也沒什麼事情可做,我這個人是非常無聊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基努里維斯專訪:感謝大家喜歡我的電影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