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那山那人那狗》失落20年,國內發行為零,卻在日本票房高達8億:父母在,完整的生命都在,父母去,人生的某一部分便永遠離去了。——度公子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1

今年北京電影節上,一部影片的修複版重映引發轟動,甚至還有日本影迷千里迢迢趕來觀看。

這就是第五代導演霍建起拍攝於1999年的經典力作《那山那人那狗》,可在國內上映時卻遭遇了票房慘敗。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被媒體形容為:“國內發行幾乎等於零的電影。”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影片被日本片商以8萬美元的價格引進日本上映之後,卻成為現象級爆款。

日本票房高達8億日元,打破了當時國產片在日本的票房紀錄。

電影也因此一炮而紅,先後在國內外的金雞電影節、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印度國際電影節等電影節中斬獲大獎。

故事發生在20世紀80年代初期,中國湖南西部深山裡。

故事一開始,便是如沈從文筆下湘西的如畫山景。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電影從兒子接替父親第一次跑郵路開始,那時,兒子躍躍欲試,以為是很輕鬆好玩的工作。

然而這是一條不好走的路,淌冷水,走好幾里地也見不到一個人,甚至有些地方沒有路,用繩子拉上去。

就在兒子出發前,一向陪父親跑郵路的黃狗老二卻怎麼也叫不走,父親無法,決意親自陪兒子走一趟。

看似是因為黃狗所以父親親自陪兒子走一趟,又何嘗不似《背影》里的父親,萬般割捨不下,還是決意親自送兒子。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2

兒子少年意氣一直在前面走,父親落在後面,父子二人幾乎無話,父親常年跑郵路不在家導致親情的疏離與不解。

累不累?

這是父子間異口同聲也為數不多的交流。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路過第一個村子,鄉親們知曉父親是最後一次走郵路,都出來送他們,可出村的時候,父親卻一眼都沒有回頭。

山路一片青翠,彼此的心事漸漸展露,理解也一步步加深,兒子開始體會到父親走郵路的艱辛,以及父親的善良。

山上的五婆獨立一人生活,兒媳難產而死,是五婆將孫子養大,孫子讀書很好,考上大學,然而後來再沒回來過,就算兒子去世,孫子都沒有回來。

五婆哭兒子想孫子,竟哭瞎了眼。

父親每次送信都會給五婆送去一封空信和一點錢,假裝是孫子寄來的信,他念給五婆聽。

就是這一封假信,成了五婆最期盼,最開心的一件事。

每回收到信,五婆都要將信貼在胸口好久,再一遍遍地用手來回摩挲。

看見五婆也勾起兒子的回憶:

小時候,母親笑的最開心的時候,就是父親也在家的時候,三個人都在一起,但是父親常常不在家,母親就一直在家等待著。

就像五婆等待她的孫子。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3

走到下一處,他們遇見了少數民族的婚禮。

一盞紅燈籠,在清冷的山裡,須臾間便將婚禮的美顯現出來,像一朵懸崖上的花,美麗而高貴。

在歌舞狂歡的婚禮之夜上,父親也想起自己的婚禮,他騎著自行車將身穿紅衣的妻子帶回家,在一片麥浪中,分外青春嬌艷。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兒子也在這裡遇見自己心動的侗族女孩,那是一位分外美麗有趣的姑娘,她用小罐蓋在錄音機上,放出的聲音更好聽,就像立體聲。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告別侗族村子後,他們走到蹚冷水的溪邊,兒子對父親說:“以後有我在,您就不用下水了,享受一下。”

父親聽後,獃滯半天,坐下來輕輕對黃狗老二說:“我這輩子獨往獨來,還沒享受過。”

兒子背著父親,想著小時候覺得父親特高大,如今背著父親,卻覺得父親清瘦。

被兒子背著的父親,一個大男人,眼淚卻忍不住流下來,他想起曾背著兒子趕集,那時候他才多大呀。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時光匆匆,有人長大,有人蒼老。

過河之後,老二刁來一根木頭,父親解釋說:“老二弄來柴給烤火用。”

兒子不以為意說不必烤了,父親卻說:“烤烤吧,老二的一點心意。”

人與狗之間的心意與溫暖,一句話便展現無遺。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4

也是在兒子的背上,父親發現兒子脖子上有塊疤。

問及緣由,才知是兒子15歲那年受傷所致,可他卻不讓母親告訴父親,這道疤,就似父子間的裂痕。

多年隔閡,多年漠然,如今父親發現了兒子身上的疤,也走過了親情疏離的河。

他們分享著彼此的生活,也在分享中溝通起過去的歲月。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父親也說起兒子出生的那天,他跑外鄉,三個月沒回家,妻子寫了封信給他,他歡天喜地,把自己吃飯的錢給大伙買了酒喝。

笑言嘲笑自己:雖然總給別人送信,但是自己收到的信也就那一封。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柴燒盡了,他們也該上路,一次爐邊談話結束,意外的驚喜卻來了。

兒子說:“爸,該走了。”

父親喜出望外,兒子已經多年不喊他爸了。

麥浪上飄飛的螢火蟲,就像他們每個人心底的喜悅,喜滋滋,卻也靜悄悄。

宛若沈從文筆下的湘西世界,純樸的像世外桃源。

行至陡峭山下,等在山上為他們扔繩子的少年,懂事而富有青春氣息,他活波善良,就像山裡蓬勃生長的一顆樹。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少年的作文在雜誌發表,他有著成為記者的夢想,臨走前衝著他們喊:“下次你們來了我採訪你們。”

一片少年的天真與喜悅。

可父親卻嘆一口氣:“我沒有下次了。”

兒子望著父親孤獨的背影,他心疼起父親。

從埋怨不解,到諒解,再到心疼,走完一條山路,也用了整個過去的時光。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沉默間父親問:“你為什麼不想娶山裡姑娘?”

“我怕她們也像我媽,離開了這裡,一輩子都想家。”

“小時候我問我媽,山裡人為什麼住在山裡,我媽說山裡人住在山裡,就像腳放在鞋子里,舒服。”

父親黯然:“你媽跟了我,等了一輩子。”

兒子卻說:“您也不容易。”

他不再誤以為父親多年不在家便是心裡沒有家。

這一句理解,父親等了太多年。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5

影片最後,兒子對父親說話再也沒有隔閡與尷尬,嘮家常,說心裡話,他把父親真正當成家人。

父親抽支煙,看著睡熟中的兒子,他百感交集卻最欣慰。

當半夜裡兒子翻身摟著父親胳膊,父親綻放出全劇最燦爛的笑臉。

血濃於水,父親對孩子,要的不多,他們只盼望孩子平安喜樂。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導演將深沉無言的父愛,父子間那種含蓄剋制的親情,以及老鄉郵員對生活和事業的愛,在一段深情的故事中慢慢展開。

就像緩緩打開一副失落多年的山水畫捲。

電影沒有激烈的戲劇衝突,也沒有華麗的拍攝手法,但整部影片卻蘊含著無盡的溫情與感動。


父愛或許並不感天動地,沒有那麼偉大,是如此平凡。

可父愛卻存在於平凡生活的日日夜夜,它平靜如水,深沉若山,你的一舉一動,都會在父親心上盪起漣漪,自從有了你,這一生,他都以父心關愛你。

影片導演霍建起是學美術出身,在畫面和構圖上非常考究。

一一幀畫面都宛如一幅幅深遠寫意的山水長捲,浸滿詩意般的美感。

湖南山野青翠欲滴,音樂細膩入微,以及生活場景的還原,整部電影就像浸泡在水中的草,美輪美奐。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知乎上有人說:“風景如畫,真正的洗滌心靈小清新又讓人潸然淚下的片子。”

也有人說:“這是我看過的最乾凈的電影。”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電影中的插曲輕緩靜謐,也好似就像怕打擾這一片夢境。

滄海遺珠20年,也像一個孩子的成長周期,父親慢慢變老,變小,孩子慢慢長大,也越來越明白父親兩個字的沉重。

有人說:“滿天的穀雨在醞釀,不及深秋的故鄉父親那杯酒。”

最長的莫過於時間,它是無涯的荒漠,最短的也是時間,很多愛來不及便已是終點。

在網上看到有人說:

“我的父親2002年去世,活著的時候經歷的一切沒覺得不對,去世後滿滿的都是回憶,由此開始覺得有了時間短的概念。”

父母在,完整的生命都在,父母去,人生的某一部分便永遠離去了。

還有人站在生命的前面與我們共赴此生,多麼慶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真正的父愛,其實並不偉大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