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1978年,中國人的娛樂生活發生了重要的變化。從這一年的《佐羅》開始,到隨後《追捕》、《尼羅河上的慘案》、《簡愛》、《虎口脫險》、《第一滴血》等眾多譯製片的陸續上映,讓觀眾們發現了一個不同於我國電影的全新的世界。

那時候雖然還沒有“大片”這個詞,但這些譯製片卻擁有類似的地位。片中的主演如阿蘭·德龍、高倉健、史泰龍等人,也成為中國人崇拜的第一代外國偶像。

撇開這些著名演員在世界上的影響不說,單就在中國的擁躉而言,阿蘭·德龍無可爭議地排在第一位。這裡面既有天時地利的因素,也有人和的緣故。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01

《佐羅》是1978年,當時的國家領導人出訪歐洲四國歸來時引進的片子。一些外國元首訪華的時候,也會帶來本國的電影做文化交流,但只在小範圍內放映,而《佐羅》的公開放映,則等於把這個窺視世界的口子開得很大。在一年之內,走進電影院看《佐羅》的觀眾數量達到了令人震驚的7000萬人次。

《佐羅》這部影片是講游俠故事的,而游俠傳說,又一直是中國市井文化中最容易流行的一支,唐傳奇、宋代的話本,多以這樣的故事為主;而當時內地的觀眾,又沒機會看到武俠電影,所以人們一下子記住了這個一襲黑衣,身手矯健,卻背負雙重身份,兩面做人的俠客。

相對當時大家熟悉的“瓦爾特”等英雄來說,阿蘭·德龍實在是帥到冒泡。那是一種真正的英氣逼人,用古龍的說法就是“江湖上沒有一個男人能抵擋佐羅的封喉一劍,也沒有一個女人能抵擋迪亞哥的微微一笑。”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阿蘭·德龍在片中面對強敵時的舉重若輕,談笑退敵,也一反人們熟悉的苦大仇深、決絕剛烈的草根英雄形象。當然,不能忽視的是配音演員童自榮先生在其中的巨大作用,他那華麗的聲線,與阿蘭·德龍豐神如玉的形象非常妥帖,加深了觀眾對他的理解和記憶。

1985年,中國上映了第二部由阿蘭·德龍主演的電影《黑鬱金香》,為這部影片配音的仍然是童自榮。這部片子選的相當聰明,阿蘭·德龍在片中繼續了他蒙面俠的形象,在《佐羅》引燃的火苗仍然留有餘燼的時候,及時補上了一把乾柴。

觀眾對阿蘭·德龍實在是太著迷了,那種痴迷比起今天的fans一點也不差,有人在觀看影片後,誇贊他駐顏有術,七年來一直不見老——《黑鬱金香》其實是阿蘭·德龍六十年代拍攝的一部老電影。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黑鬱金香

阿蘭·德龍對中國的感情很深,他曾表示:“正是通過中國,法國人才知道我原來是個世界級偶像!”他曾經表示,希望在離開人世前,能來中國拍一部電影,並希望和吳宇森、杜琪峰合作。

2010年,阿蘭·德龍來到上海,擔任世博會法國館的形象大使。今年3月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愛麗舍宮舉行中法國宴,已經移居瑞士的阿蘭·德龍應邀來參加國宴,並對記者說:“對我來說,是中國人民邀請我的。”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阿蘭德龍擔任世博會法國館大使

02

儘管在今天看來,冷面寡言、特立獨行的殺手形象,和陰沉寂寞、亦正亦邪的警察人物,幾乎主宰了世界各國每一部槍戰影片,但究其根源,他們幾乎無不受到阿蘭·德龍銀幕形象的影響。作為膜拜著阿蘭·德龍銀幕形象長大的一代,無數影壇大師都曾在他們的影片中流露了這種審美情結。

最明顯的是我們的暴力美學大師吳宇森。阿蘭·德龍和梅爾維爾對其早期作品的影響十分深重,《英雄本色》、《喋血雙雄》、《辣手神探》、《縱橫四海》……幾乎處處有著阿蘭·德龍角色的痕跡。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在《英雄本色》中,小馬哥的形象和電影情節,多處與《獨行殺手》和《朋友再見》有相似之處;阿蘭·德龍在《獨行殺手》中與夜總會鋼琴女的關係,與周潤發在《喋血雙雄》中和盲眼女的故事情節如出一轍;《喋血雙雄》中周潤發與李修賢亦敵亦友的關係,借鑒了《大黎明》和《朋友再見》;而《縱橫四海》里的三角戀,也有《大黎明》中古德曼警官和西蒙之間關係的影子。

吳宇森多次感嘆道:“阿蘭·德龍‘冷酷’、‘俊美’、‘雄魅’的氣質,在今天已經很難找到。”

除了吳宇森,當代很多電影界大師級人物,包括呂克·貝松、昆汀·塔倫蒂諾、北野武等,作品都逃不出阿蘭·德龍塑造的經典銀幕形象的影子。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呂克·貝松導筒下影響力最大的人物——殺手萊昂,是法國影史上對阿蘭·德龍塑造的殺手傑夫最成功的一次傳承。

呂克·貝松的影片中,殺手總是寡然獨居,與雇主、搭檔、朋友的關係異常直接明瞭,凡此特性都是以阿蘭·德龍的“殺手傑夫”為創作原型,而在這些殺手冷酷面孔的背後,其個性卻往往閃爍著溫暖的人性光芒,這則是受到阿蘭·德龍在《獨行殺手》最後,被髮覺手槍沒有上子彈的驚人一幕的影響。

在警匪片並不是很受待見的法國,阿蘭·德龍和呂克·貝松同屬於突出重圍的異數,遺憾的是分屬不同時代的兩人,未有機會聯手打造一部殺手經典,以饗遍佈全世界的動作影迷。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獨行殺手

北野武是日本的暴力美學大師,和吳宇森一樣,他執導的《大佬》等黑幫影片中,也處處有著阿蘭·德龍式殺手的影子;而《花火》中那個沉默寡言而出手凌厲的警察阿西,則透著阿蘭·德龍在《大黎明》等影片中警察角色的韻味。

所謂“暴力”之所以能升華為“美學”,鏡頭和手法的獨到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根源還是在於主角本人的氣質與魅力,而阿蘭·德龍正是開創演繹出來這種特有而迷人的風格,這樣一種人物個性,令包括吳宇森和北野武在內,後來的很多暴力影片大師們,都不自覺地加以借鑒和仿用。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大黎明

一直被譽為北野武接班人的三池崇史,也用《殺手阿一》致敬了阿蘭·德龍銀幕形象的冷酷本色;善於雜燴的昆汀·塔倫蒂諾,受到從阿蘭·德龍到吳宇森的連環影響,在作品中也多次體現了對其角色性格的膜拜;而成龍影片《龍旋風》的票房大賣,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這部影片從地域到情節,都讓人溫暖地回憶起阿蘭·德龍1971年的經典作品《龍騰虎將》。

雖然在大多數中國影迷心中,阿蘭·德龍塑造的游俠形象最令人難以忘懷,其實從《獨行殺手》、《大黎明》以來,他塑造的一系列殺手及警官形象,開創了冷酷決斷的個性風格,圍繞其展開的一系列黑幫、警匪故事,都成為後來眾多導演紛紛借鑒、效仿的模板,為整個世界影壇留下了光輝的一筆。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03

被視為銀幕傳奇的阿蘭·德龍,真實生活也像電影般傳奇:父母離異給他童年心靈造成極大的傷害;他當過兵,長官後來只能回想起他的種種劣跡;他拒絕承認自己的私生子;還是“茜茜公主”羅密·施耐德鬱郁而終的罪魁禍首……

阿蘭·德龍1935年生於法國的一個小鎮,父母在他四歲時離異。曾幻想成為演員的母親,給了德龍頗多影響。她曾這樣對人說:“當我把他抱在膝蓋上的時候,別的孩子就甭想靠近我。否則的話,他就會拿起我的鑰匙串砸他們。”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隨著後來母親的改嫁,阿蘭·德龍與繼父的關係緊張,孤獨感與日俱增。他被寄養在一個保姆家裡,相繼被3個學校開除,走馬燈似的換了17所學校,整天無所事事。

阿蘭·德龍17歲時當了駐印度支那的法國海軍傘兵,卻因偷竊通訊器材和手槍而相繼被關進監牢,最後被軍隊開除。回到法國後,他當過侍者、售貨員、搬運工、街頭藝人,甚至在巴黎紅燈區依靠妓女和別人發慈悲過日子。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當兵的阿蘭德龍

慶幸的是,這番經歷打造出阿蘭·德龍身上獨特的憂郁迷離的氣質和豐富的人生經驗,連大導演雷內·克萊芒也看中了德龍在底層練就的揚起一隻眉毛瞪人的表情,才使他有了第一部成功的電影。

阿蘭·德龍回想起自己的電影生涯曾經說:

“回顧起過去,有時連我自己都感到大吃一驚,我在年紀很小的時候,就曾夢想過要當電影明星。我幻想能在巴黎的大街上碰到一位大導演,說我是未來的明星,並請我去拍戲。我明知這不可能,但誰能料到,命運的光環忽然來了,這樣的事情真的就發生在我的身上了!”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1956年戛納電影節期間,阿蘭·德龍和他的幾個朋友跑去湊熱鬧,與二十一世紀福克斯的製片人大衛·塞爾茲尼克不期而遇。阿蘭·德龍的英俊瀟灑和談吐不凡,令後者眼前一亮,於是就邀請他到美國拍電影。

阿蘭·德龍因為糟糕的英語,就婉言謝絕了。不料此事被法國導演伊夫·阿萊格得知,在與阿蘭·德龍見面後,立即對其“一見鐘情”。從此,阿蘭·德龍踏上了電影之路。

1957年,阿蘭·德龍在阿萊格執導的影片《女子糾紛》中第一次出鏡,扮演了一個小角色;第二年,他相繼出演了《卿本佳人》和《花月斷腸時》,但都沒能引起多大轟動;到1959年,命運之神終於垂青,法國著名導演雷內·克萊芒找到他,讓他在《陽光普照》中擔任主角。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陽光普照》描寫一青年因貧苦而無立足之地,無奈投奔舊時富家同學,但世態炎涼人心叵測,青年在受盡凌辱忍無可忍的情況下終於著手報複,結果以悲劇而告終。片中,阿蘭·德龍將主人公深沉冷峻的性格刻畫得栩栩如生,不僅贏得了廣大觀眾的由衷贊嘆,而且得到眾多導演的賞識。

在接下來的幾年裡,阿蘭·德龍片約不斷,演藝事業光芒萬丈。這期間對他影響較大的影片,有魯奇諾·維斯康蒂執導的《洛可兄弟》和梅爾維爾執導的《獨行殺手》。

《洛可兄弟》以現實主義手法講述了一個貧苦家庭兄弟數人來到車水馬龍的大城市,為了生存而受到各種命運嘲弄的故事,表現了上世紀四十年代末意大利社會的殘酷現實。當時國際影壇對該片給予了很高評價,阿蘭·德龍也因此與維斯康蒂成為好友,日後多次合作。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獨行殺手》則已成為警匪片的教科書,此後從吳宇森、呂克·貝松、昆汀·塔倫蒂諾、北野武等導演的作品中都可以找到《獨行殺手》的影子。

1969年應該是阿蘭·德龍生命中刻骨銘心的一年。那一年他成立了自己的阿德爾電影公司;在影片《傑夫》中結識了自己最後一任妻子米雷葉;此外,他卷入一場謀殺案中,在當時的法國上下引起巨大反響。

但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此事不但未影響他的演藝事業,相反卻促使他產生了拍攝警匪片的靈感,並很快付諸行動,他拍攝了大量警匪片,比較著名的有《紅圈》和《西西里家族》等。免費的宣傳加上精良的製作,阿蘭·德龍成為法國紅得天昏地暗的影星,真正的鐐銬讓阿蘭·德龍茅塞頓開,可謂是因禍得福。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隨即,阿蘭·德龍進入了自己藝術生涯全盛時期的七十年代。這期間他拍攝了三十餘部影片,其中一些已是法國電影史上的永恆經典,比較著名的除了我們家喻戶曉的《佐羅》,還有《大黎明》,《克萊恩兄弟》等。他還曾親自擔任製片人和著名影星讓-保羅·貝爾蒙多合作了一部《伯薩林諾》,講述了三十年代青年闖盪江湖的故事。

兩位法國最出色的硬朗明星的拳頭碰撞到一起,引起影迷的極大興趣,票房亦獲得巨大豐收。但由於長期拍攝大量的警匪片、戰爭片及窮追猛打的愛情片,再加上故事情節的公式化,影片的藝術性很難得到上升空間。於是阿蘭·德龍在七十年代末開始嘗試改變戲路。

1977年,阿蘭·德龍拍攝了《阿馬格東》和《匆忙的人》等影片,在前一部中他飾演了一個精神病院醫生,在後一部中飾演了一個終日為生活奔波最後鬱郁而終的小人物。雖然阿蘭·德龍的表演亦可圈可點,但始終沒有得到大眾的認同,於是在此後的電影生涯里,他又重操舊業打打殺殺卿卿我我去了。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阿蘭·德龍心高氣傲捨我其誰,這一點也體現在他和好萊塢電影的對抗上。六十年代,他曾一度嘗試去好萊塢發展,但由於當時越戰鬧得全美舉國上下沸沸揚揚,美國人對這個油頭粉面的法國小生並不感冒。

他在好萊塢所拍的幾部影片也都不怎麼樣,稍微像點樣的只有一部《曾經作賊》,但這也是就影片本身的水準來說的,因為影迷們根本就不買賬。所以阿蘭·德龍只在美國獃了兩年,就帶著老婆孩子狼狽回國了。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有了這麼一次灰頭土臉的好萊塢之行,一向心驕氣盛的阿蘭·德龍自然對美國人沒有什麼好感。對好萊塢電影的文化入侵,也持有堅定的敵視態度,七十年代他就放話:“美國人不僅將拍電影視作藝術追求,而且將電影視為同可口可樂和麥當勞一樣的商品,美國正在歐洲推行文化殖民。”一方面,阿蘭·德龍的話是有些高瞻遠矚的,但就其性格而言,其中也頗有伊索寓言中那個吃不到葡萄的狐狸心理。

1999年,阿蘭·德龍曾一度心灰意冷,對記者說:“現在,歐洲電影已成為美國人的天下。作為法國人,我對此無能為力,因此我決定退出電影圈。”特別是在2002年,阿蘭·德龍主演了一部描寫偵探生活的電視劇,播放後引起不小的轟動。他又語調激昂地說:“我再也不去演電影!電影藝術已經面臨死亡!在新世紀,只有電視才是真正有前途的藝術。”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04

歷來長相英俊的男人都不甘願把姿色浪費在一個女人身上,阿蘭·德龍更是遵循這一傳統法則最為徹底的人之一。

由於合演電影《明媚陽光》,德龍愛上了名叫尼科的德國歌手兼模特。可是,1962年尼科為他生了一個孩子後,他卻拒絕承認那是自己的骨肉。尼科把孩子送到德龍母親那裡,德龍質問母親:“你們是要這個孩子還是要我?”繼父回答道:“當然是你了!可你會自己吃飯,孩子還要有人喂養。”自那以後,父母一直把這個孩子當成德龍的親骨肉,繼父還用自己的姓為孩子命名,為他取名阿裡·布洛涅。

1995年6月30日,德龍的母親去世,阿裡和德龍在教堂里相遇,二人沒有說話,德龍在一旁默默註視著念誦悼文的阿裡。幾年後,38歲的阿裡發表自傳,向德龍發出質問,而德龍的回應一直是“腐爛、骯髒和邪惡的小人的報複……”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一部叫《克裡斯蒂娜》的電影,使阿蘭·德龍俘獲了德國和奧地利電影史上最值得驕傲的女人之一——羅密·施耐德。從開始的爭吵到後來的熱情似火的愛情,從訂婚到同居,羅密為他卸下了茜茜公主的純潔形象,不顧一切反對,到巴黎和德龍共同生活,在當時是最大醜聞之一。

羅密·施耐德在給朋友的信中寫道:“寧願在不幸的激情中生活,也不願在平凡的幸福中沉睡。”可濃情蜜意之外更多的是棍棒交加,爭吵不休。頻繁的演出和社會活動使他們天各一方,性格的衝突使他們的感情難以和諧,加上德龍的風流天性,從1959年到1963年的四年中,在數次宣佈結婚又數次食言之後,這樁上個世紀最令人矚目的婚約,以一通未接聽的越洋電話和一封15頁的長信而結束。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羅密看了德龍寫給她的那封信後,幾近崩潰,靠著鎮靜劑和酒精才得以鎮定,之後還用剃鬚刀割腕自殺,幸被一個朋友所救。

幾年後,羅密在與亨利·邁恩的婚禮上,她的手腕上還可以見到一條淡淡的疤痕。兩次短暫婚姻和意外死亡的兒子使她最終抑鬱而死,她曾在自己的傳記里寫到:“我與阿蘭·德龍相愛的那五年,確實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日子。但我知道,終有一天,他會把我傷到最深。”

羅密·施耐德去世後,阿蘭·德龍為她操辦了葬禮,每一年都在她的墓碑前獻上鮮花。2008年凱撒獎頒獎典禮,德龍在臺上傾訴了對羅密的懷念,大銀幕上出現了兩人昔日合影,73歲的德龍流下了眼淚。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1963年,阿蘭·德龍在一家夜總會認識了娜塔莉。當時,正好坐在德龍旁邊的娜塔莉感到周圍的人很粗野,於是站起身來要走。她對德龍說:“先生,你能否站起來一下,我好拿我的包。”德龍回答:“你拿好了,我一點都不在乎。”他的粗野讓娜塔莉產生了興趣,她順利的從羅密手中搶走了德龍,在1964年生了一個男孩安東尼,這是德龍承認的兒子。

後來,娜塔莉在《獨行殺手》中飾演了阿蘭·德龍的女朋友。可後來,他們的關係日趨惡化,因為娜塔莉向德龍坦承,她曾與德龍萬分信任的司機兼保鏢,南斯拉夫美男子馬爾科維奇發生過性關係。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德龍與娜塔莉

1968年10月2日,馬爾科維奇遭到槍擊身亡,死者生前給他兄弟的信中提到,阿蘭·德龍曾威脅他說:

“你若是偷了我的東西,我可以饒恕你。你再與我妻子睡覺,我就殺了你。”

法院懷疑德龍是殺害馬爾科維奇的凶手,對他進行了司法調查,據說後來在馬爾科維奇的住所發現了一位部長夫人的不雅照片,在愛麗舍宮的干涉下,這件人命案子才以不予起訴了結。

當時阿蘭·德龍給法國總統寫了一封公開信:“那些攻擊我和誹謗我的人,必須認識到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我要說的是,這些調查和審問到底有多麼骯髒,應該在不久的將來遭到鄙視。基於這封信的公共責任,我希望讓法國人民知道,我是在你的保護之下。總統閣下,請接收我深深地敬意。”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德龍與娜塔莉

有很多人認為,黑手黨參與了阿蘭·德龍的案件,德龍的朋友介紹他認識了一位黑手黨頭目,並認黑手黨頭目為義父,這個案子讓阿蘭·德龍聲名狼藉,給人生留下了難以磨滅的污點。

從1968年到1983年 阿蘭·德龍與法國女演員米雷葉·達爾克同居。米雷葉因為心臟畸形,懷孕有生命危險,而德龍希望再次當爹,所以兩人不得已分手,但他們一直保持著朋友關係。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德龍與米雷葉

1987年,阿蘭·德龍與模特羅薩莉相愛,雖又喜得一兒一女,但長期的兩地分居,不間斷的花邊新聞,使這段15年的婚姻仍然沒能逃脫分手的命運。他們並沒有正式結婚,所以也用不著辦離婚手續。羅薩莉很快又嫁給了也叫阿蘭的眼鏡商人,這件事給阿蘭·德龍帶來了情感上的沉重打擊。

阿蘭·德龍的朋友說:“德龍擁有一切,唯獨沒有幸福。”當一個迷倒眾生的男人難以抑制的高呼:“我的愛情在哪裡?請告訴我!”時,真像一個絕妙的諷刺。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德龍與羅薩莉

2019年,84歲的阿蘭·德龍接受了戛納電影節頒發給他的“榮譽金棕櫚獎”獎盃,德龍發表的感言令觀眾動容:“今晚對我而言,不僅意味著我職業生涯的結束,也意味著我生命的終結。今晚有點兒像一場我的追思會,但是在我的有生之年。”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晚年的阿蘭·德龍一個人住在瑞士山區的大宅子里,兒女都遠走高飛,無人再來。阿蘭·德龍的私人墓地里埋葬著50條狗,德龍也為自己留好了墓地。

阿蘭·德龍日漸年邁,已很少接拍電影,但他留下的八十餘部影片及他所塑造的經典形象,將永遠銘記在廣大觀眾心中,成為幾代人不滅的記憶。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看完阿蘭·德龍的人生經歷,你有什麼感想?歡迎留言,你的評論收藏轉發是對我的鼓勵!

歡迎關註同名公眾號:十點八卦君

本文參考了許多文字資料,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你可能喜歡看:

世間再無俏黃蓉,翁美玲今年60歲了

從青樓女子逆襲為一代影后,她的婚戀和人生是罕見的傳奇

民國女明星作風大膽,地位相當於範冰冰,解放後到香港淪落為乞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法國第一美男,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生坎坷,晚年只有狗陪伴著他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