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殺手末路——1978年孫仲武俠電影《冷血十三鷹》

殺人,還是被殺?

殺手末路——1978年孫仲武俠電影《冷血十三鷹》

拍攝於1978年,孫仲的《冷血十三鷹》說不上有多好,卻是一部有格調的老武俠電影。

依然是武俠中基本的母題之一:回頭殺手。

應當說,人性的得而復失,失而復得是人類文明史上最重要的命題,放在武俠中,放在“殺人,或是被殺”的極端環境下,這個命題自身包含的深深悖謬,會被放大到人所難能承受的極限,從而撕開所有遮掩,赤裸裸拷問人的底線——

如果真有一天,你必須面臨這樣的兩難,會如何選擇?

殺手末路——1978年孫仲武俠電影《冷血十三鷹》

憑藉此片,狄龍獲得了第二十五屆亞洲影展(1978年)演技最突出男主角獎


《冷血十三鷹》中的黑鷹戚明星,和其他十二鷹一樣,是被江湖第一大幫鐵船幫幫主越西鴻收養的孤兒,越西鴻以近乎養蠱的方式,將他們訓練成毫無情感只聽命於自己的殺人工具。一次打劫後,戚明星身受重傷,被歸隱的一戶人家所救。這一家人所給予他無微不至的關懷,讓從未被人愛過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人間的溫暖。他也對救命恩人的妹妹產生了了萌動的情感。為了這份恩這份情,他開始思考過去的人生。傷好後,無處可去的戚明星還是只能回到鐵船幫,但悄悄收起“十三鷹”的令牌已經反映他人性的變化……隨後,他被派去滅門神捕王安。並不知情的他發現原來王安就是自己的恩人,他也曾試圖阻止自己“兄弟”行動,最終還是無能為力的看著心愛之人倒在自己懷中死去。雖然之後面對越西鴻的質問,恐懼的他只能求饒承認自己的錯誤“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可質疑的種子已經種下。當已經完全不想殺人的他不得不被逼殺司馬新懷孕的女兒時,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殺了越西鴻……

殺手末路——1978年孫仲武俠電影《冷血十三鷹》

王安妹妹希望他以後要做一個人。在尋回和過去連接的令牌時,那一瞬,戚明星感到了羞愧。

殺手末路——1978年孫仲武俠電影《冷血十三鷹》

《冷血十三鷹》這個題材在武俠中實在不鮮見甚至有些老套。桃子印象中,“殺手的懺悔”這個題材處理最好的,還是青春記憶《浪客劍心》吧,一個情感過於豐富的劊子手,獨自踏上大時代的腥風血雨,在戰亂結束後,他開始深深的懺悔,想要彌補血與暴力所帶來的傷痛。所不同的是,戚明星從小被人收養、洗腦,變得只有順從、恐懼、麻木和墮落,他的幡然悔悟,更多因為嘗到了被愛與愛的滋味,從而滋生了情感的需求。而劍心卻始終抱持著自己的理念,願以承擔“殺戮”換來“新時代”的和平。為此,他不惜主動卷入污濁的亂世,讓自己的雙手沾染無數鮮血。“以殺止殺”的理念很純真,也很愚蠢,因為殺戮帶來的只有殺戮,幕末後之後整個日本的急速右轉掀起了更大的腥風血雨,完完全全踐踏諷刺了劍心的努力。然而劍心的懺悔並不止為了救贖自己,在《星霜篇》中,那個在雨中向自己所殺之人的家人逐個認罪的劍心,背負了整個地獄的力量——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即使身在地獄,深受煎熬和折磨,依然渴求著光明。

那是真正的高貴,真正的力量。

相比而言,也許因為邵氏的流水線生產,孫仲的《冷血十三鷹》便沒有《浪客劍心》懺悔的深度。不過邵氏始終自帶氣場,尤其在整個香港武俠電影的全盛時代,戚明星身上雖沒能升華出劍心一般的“神性”,但他至少最終學會做一個人。“我到底還是個人!”這樣的聲音,即使在今天聽來依然振聾發聵。

殺手末路——1978年孫仲武俠電影《冷血十三鷹》


所以本片的看點並不是戚明星,而是傅聲所扮演的卓一凡。作為司馬新的女婿,他一路上不惜性命相幫戚明星逃離“十三鷹”的追殺,其實是為了替自己的妻子和岳父全家報仇。面對自己殺妻仇人,他也經歷過試探、猶豫、仇恨與同情,更以他的視角見證了戚明星的掙扎。最終兩人合力殺了越西鴻後,戚明星問他為什麼還不替妻子報仇,卓一凡道我的仇人已經死光了。可是戚明星不肯放過他,最終決鬥中直接撞在了他的袖中刀上:“我發過誓,我一定要死在你的刀下,你若不殺我,你的妻子在九泉之下也不會瞑目的。”即使卓一凡已經寬恕了他,到底他還是不能寬恕自己——這就是花了二十年的時間得知“是非善惡”的代價。

殺手末路——1978年孫仲武俠電影《冷血十三鷹》

戚明星是個從未有過家的孤兒,從小被人灌輸弱肉強食叢林法則那套仇恨法則。而卓一凡卻是世家子弟,有妻子,有親人,有家。雖然“流浪者”與“無家可歸”讓他們終於站在同一起跑線上,但有沒有真正體驗過愛,註定了他們的思維方式處事方式絕不相同——這才是戚明星悲劇的根源。到哪,都是一條末路。

在狹小的江湖世界,像戚明星這樣的人確實無路可走,若麻木自己墮落下去,不過淪為他人的刀槍,在爭名奪利中為人擺佈,最後難逃身首異處;若有所覺醒,又難逃利益權力的誘惑,足夠幸運的話,聰明又有天賦的他大概率成為另一個越西鴻;要是想改邪歸正放下屠刀?恐怕最難,而且結局一早註定的:作為一個人,要如何看待和接受曾是野獸和惡魔的自己?

而這,也是本片立意、格調高明之處。

殺手末路——1978年孫仲武俠電影《冷血十三鷹》

不知道戚明星的死是否真正換來了卓一凡的尊重?讓他真正認同了兩人的友誼?在那之前,兩人是戰友,但面對戚明星的推心置腹,卓一凡還是懷疑試探居多。

現代社會中的“戚明星”,選擇看似多點,也只不過呈現方式更多樣,更隱蔽,基本上還是不過這幾條。至今無數的殺人凶手,尤其是所謂錯亂大時代中“被逼”殺人的凶手,有幾個會懺悔?他們幾乎無一例外都選擇去美化殺戮,美化自己的動機和目的,仿佛目的就可以使手段正確。例如殺人是為了救人啊,死成千上萬上百萬上千萬的人是為了和諧穩定獨立發展等等等等啊,同時還會譴責污化無辜被殺或者罪不至死的人,仿佛給別人貼個什麼標簽再惡意的行為就能具有天然的合理合法性,最後再用恐懼堵住所有人的嘴。通過強調一千一萬次一千萬次謊言,騙得自己都信了(其實謊言歸根結底不過是說給自己聽的),就可以為所欲為地生生把劊子手粉飾成英雄,興許還可以自鳴得意沾沾自喜很久。若有一天實在美化不下去,大不了還可以叫囂著自己也被人愚弄受人矇蔽為人脅迫,“我也是受害者!”——這才是人間常態。

殺手末路——1978年孫仲武俠電影《冷血十三鷹》

羞恥心,對於缺乏原罪意識的文化語境中的人,大約是很罕有的東西。

正因為天道不彰,是非不分,善惡渾濁,戚明星這樣的人,以及他的死,才具有驚心動魄的力量。他想成為一個人,可成為人也就意味著首先毀滅曾經“不是人”的自我,因為那邪惡和殘忍早已與自己融為一體:放下屠刀,也許可以立地成佛,但那得用生命來換取。刀槍上得來的一切,註定也會在刀槍上失去。只可惜常人依然一邊念經拜佛拜大師大神逃遁到宗教什麼之中,一邊面不改色一路“殺”下去——世人似乎總以為鬼神好騙,罪孽很容易被洗白,良心也很容易被窒息。然而,即使毫無負疚的一路殺到底,殺人者的心理承受力和殺人能力遲早會衰退,依然會難逃被殺的命運。

一旦開了殺戒,無論回不回頭,都會是死路一條,區別隻在於,死時,你還是不是保留一個人的樣子:尊嚴和人性。

戚明星沒有選擇,所以只能選擇殺人,很多時候我們明明有選擇,卻並沒有選擇慈悲

殺手末路——1978年孫仲武俠電影《冷血十三鷹》

好奇的是為何世界上總有越西鴻這樣的人,總以為控制、洗腦和暴力可以讓人順從讓人忠誠讓人恐懼,殊不知若是洗腦成功,就是培養了一群和你一樣的人,等你力量衰弱的時候,無數個“自己”會迫不及待橫插一刀,將你碾成齏粉。若是洗腦不成功,總有一天反噬將無可避免且極具摧毀性。“養大一個人很容易,養住一個人的心很難。”暴力的可怕之處不在於它的高效(這也是它最大的誘惑),而在於它沒有邊界,不受控制。它嗜血嗜肉,只會不斷蔓延擴散,總有一天施暴者本身也會淪為它的食物,渣都不剩。當然咯,傲慢如越西鴻之流是不信因果報應的,他會淫笑著說:“反正你會死在我前頭。”

殺手末路——1978年孫仲武俠電影《冷血十三鷹》

暴力,永遠是短期成本最低,長期成本最高昂的控制方式。

然而,無論你是否深信肉弱強食,利益至上,我依然希望所有人都能記住一句話:人性本惡,但人終究崇善

無論何時,你終究是個人。就算你不想當個人,也沒那麼容易。


這部片戚明星是狄龍演的,我們家狄包包妥妥是個直男嘛,直男氣質巨正,你看這部片中他和傅聲情感戲份巨多,還一心要死在他手下,上躥下跳,調情罵俏的,到頭來怎麼看都只是風塵雙俠嘛。為什麼一跟阿尊在一起,就生生被掰歪了呢?這個世界上真有個魔咒叫“狄薑”!(原諒作者又開始神經錯亂了。)

殺手末路——1978年孫仲武俠電影《冷血十三鷹》

殺手末路——1978年孫仲武俠電影《冷血十三鷹》

殺手末路——1978年孫仲武俠電影《冷血十三鷹》

雖然狄龍蓄起了鬍子一臉落魄地裝潦倒,裝流浪漢,演技也算中規中矩,但感覺這片的主角風頭還是被可愛的傅聲搶了。之前看傅聲的戲並沒有特別註意他,這部電影裡面充分感覺到了他獨特的靈動氣質,好可愛的聲仔啊,插科打諢和英雄豪氣結合得那麼完美。確實有聲仔,還真不一定有後來的成龍,也是天妒英才了。

殺手末路——1978年孫仲武俠電影《冷血十三鷹》

殺手末路——1978年孫仲武俠電影《冷血十三鷹》

孫仲給本片所有出場角色都設計了有趣且貼合人物個性的兵器,但他的武打節奏真不好(看到後來我都快睡著了),有些地方無頭無腦,讓人費解,例如最後的偷襲明明只要戚明星背後一刀就解決問題,不知道為什麼非得要跳到聲仔身上來個正面撲殺?殺越西鴻之前戚明星和卓一凡莫名其妙打了一架又為什麼?為了人性複雜?可怎麼看都無自相衝突缺乏邏輯。

在我看來,孫仲好的恰恰是不多的文戲,氣質純正,情感利落乾脆,場景大氣,節奏自然,情節流暢,細節精確,臺詞簡潔、鋪陳極少卻能一擊即中。孫仲確實是一位格調不俗的導演。

殺手末路——1978年孫仲武俠電影《冷血十三鷹》

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

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

漢下白登道,胡窺青海灣。

由來征戰地,不見有人還。

戍客望邊色,思歸多苦顏。

高樓當此夜,嘆息未應閑。

(當時的武俠電影攝影棚拍攝,場面怎麼也都受限,但格局卻遠勝今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殺手末路——1978年孫仲武俠電影《冷血十三鷹》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