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丨本文首發於皮皮電影

皮皮電影 / 每天一部精彩電影推薦

一年一度的高考又結束了,每年的高考作文題都是社會熱議的話題。

今年的浙江作文題很有意思,我們一起看一下。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這道題目就是在問創作者,應該堅持自我還是取悅觀眾?

巧了,我們今天聊的這部電影就是對這個作文題的回答。

電影的名字叫《冬眠》,電影的導演是錫蘭。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錫蘭何許人也,他是土耳其的大師級導演,他是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主競賽單元評委會主席,皮哥之前也剖析過他的作品《野梨樹》。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他的電影是典型的作者電影,極具個人風格,拒絕討好觀眾。

他的作品有以下特點:

畫面絕美,每一幀都可以當做壁紙;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片子很長,幾乎每一部都在3小時以上,《野梨樹》時長188分鐘,《冬眠》時長196分鐘,光這一項已經勸退了大多數觀眾;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全片話癆,幾個主角常常就一個無關緊要的問題絮絮叨叨能吵半個小時,看的過程中你常常會冒出黑人問號臉,深入思考哲學三大問題: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在乾什麼?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錫蘭的片子還都很喪,主角全一副看破紅塵的樣子,他們一個個過得糾結擰巴,最後要麼自殺求解脫,要麼在痛苦中繼續苟活,所以看錫蘭的電影像是一場“自虐”。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最後,錫蘭電影的主角幾乎都是作家,在《野梨樹》里這個作家的名字就叫做錫蘭,因此不難理解,他的電影如此晦澀難懂的原因就在於,他是導演里的作家,他的電影是文字的影像化表達。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和大多數人一樣,看這位“悶片大師”的片子,皮哥第一反應是拒絕的,三個小時里看一部很喪的電影,除了美麗的畫面能短暫賞心悅目外,大部分時間都像在啃一本艱深的書,讓人坐卧不寧。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皮哥分兩次,花了近一個月才看完《冬眠》,觀影過程中還睡著過兩次。

觀影結束後,皮哥也在思考,錫蘭明明有更討巧的處理方式。

那麼優美的畫面,他可以加兩個靚男俊女,插幾段離奇的情節,塞兩場火辣辣的床戲,甚至配一些雞湯式的即食金句,就能讓人大呼過癮。

可他偏不,非要在美景下,讓主角頂著苦瓜臉,像老太太的裹腳布一樣,在平淡如水的情節中訴說著生活殘酷的真相。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最近看到2019年浙江省那道高考作文題,皮哥才豁然開朗。

這世界當然需要取悅觀眾的創作者,比如漫威,他們拍的《復仇者聯盟》系列將觀眾當成了上帝,將工匠精神發揮到了極致,隔幾分鐘需要一個笑點,幾分鐘來一場打鬥,主角在第幾分鐘出現內訌,第幾分鐘重歸於好,最後we are family,一片歲月靜好的場景。

這些溝溝坎坎人家都掐得很精準,最後賺得盆滿缽滿也是理所應當。

可是,這世界也需要那些堅持自我的創作者,比如錫蘭,他走了一條最艱難的路,苦心孤詣卻曲高和寡,失去了普通觀眾,但也在痛苦的堅守中覓得了更廣闊的天地。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冬眠》其實講得就是錫蘭創作的內心世界,拷問觀眾的問題和那道高考作文題不謀而合:如果你是自己生活的作者,你該如何面對自己的讀者?

回答這個問題的有三人:主角艾登,他的妹妹以及他的妻子。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艾登過去是一位喜劇演員,退休後成為了評論家。

他寫寫社評,但為了虛名常常寫一些討巧的話,文章里夾帶私活,雖然收穫了一批擁躉,卻也被自己的妹妹和妻子瞧不起。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艾登還擁有一間大的旅館,完全可以靠收租金過日子,衣食無憂的他看上去也很熱忱,對租客常常噓寒問暖,可瞭解他的妻子卻指出他很偽善,他的一言一行都將自己放在了道德的制高點上,他從未真正與周圍貧苦的人平等相處。

艾登的妹妹剛剛離婚,是一個矛盾體,一方面處理感情問題優柔寡斷,悔恨自己沒能及時輓留酗酒的丈夫,一方面批評哥哥卻是一針見血,指出了哥哥的虛偽,句句有力,字字鏗鏘。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可艾登卻不以為然,他認為自己的妹妹之所以義憤填膺,不過是因為婚姻失敗產生憤懣情緒無處發泄,繼而遷怒於自己。

可以說他妹妹是典型的雙標,嚴於律人寬於律己。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最後是艾登的妻子,她和艾登是老夫少妻的組合,年齡的巨大差距讓他們在相處過程中也逐漸產生隔閡。

妻子是個熱心腸的人,她積極組織公益活動,為當地的小學籌集善款,還將組織的伙伴叫到家中聚會,儼然一個純潔聖母的形象。

相比於妻子的熱鬧,老邁的艾登有些落寞。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艾登斥責她叫來這麼多人打破了家中的寧靜,並指出她這樣做沒什麼實際意義,無非是想討好大家,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完美的形象。

兩人為此激辯很長時間,最後不歡而散。

看這一家三口,夫妻之間、兄妹之間竟然沒有一絲暖意,讓人不寒而慄。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按理說他們都是知識分子,社會精英,受過良好的教育,有著很強的同理心,可現實卻是咫尺之遙,千里之外,親人間巴拉巴拉吵半天,不過是自說自話,無法理解對方。

諷刺的是,對待親人他們都很冷漠,可對待陌生人,他們卻表現出了極大的熱忱。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比如有亞裔游客來旅游住在了艾登店里,臨行前艾登竟對這些游客無限留戀,一次次邀請他們再多坐會,面對遠去的身影,艾登臉上討好的笑容仿佛凝固了。

皮哥認為這不是艾登虛偽,而是身處在這樣一個小城裡,他是那樣的孤獨,他需要有人能理解他。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再比如艾登的妻子,和艾登大吵一架後跑去租客那裡聊天,卻立馬換了一副面孔,慈眉善目,讓人尊敬。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我們總是將最友善的一面留給陌生人,將猙獰的一面帶給家人。

全片大部分時間是無窮無盡的談話聊天,然而這些談話並沒有真正拉近人和人的距離,每個人都試圖坦誠地交流,卻一次次將對方拒之心門外。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錫蘭是個悲觀主義者,他試圖告訴我們,人人皆孤島,感同身受這件事壓根兒不存在!

秉持這個觀點的錫蘭不再試圖讓觀眾理解自己,繼續沉溺在自己的影像世界里,在獨自修行中,釀出了甜美的酒,開出了最艷的花;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贊同這個觀點的三個主角,在一次次探索中終於放棄了。

艾登的妹妹消失了,艾登夫妻約定好了彼此的界限,不再試探對方,他們繼續孤獨地掩耳盜鈴地活著,仿佛之前的爭吵從未發生過。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影片的名字叫《冬眠》,這座遠離伊斯坦布爾的小城裡,三個知識分子與庸庸大眾一樣陷入了長久的冬眠,風景依然優美,卻毫無生氣,就像這些死去的動物,散髮著死亡的氣息。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冬眠》贏得了歐洲虛無主義者的青睞,2014年戛納電影節大放光彩,拿下當年的金棕櫚大獎,它是大師之作,但那種遺世而獨立的氣質卻讓人敬而遠之。

走近一個人很容易,走進一個人卻太難。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皮哥很慶幸錫蘭用這部3小時電影,扯下了這塊“知識分子”裝裱的遮羞布,說出了“偽善”這個真相。

也更慶幸這個電影不討喜,讓這個真相深埋在那片茫茫白雪之中,無人問津。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文/皮皮電影特約作者:忍者愛吃魚

©原創丨文章著作權:皮皮電影(ppdianying)

未經授權請勿進行任何形式的轉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那一年戛納,他用3個小時,扯下了在座“精英分子”的這塊遮羞布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