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媚、冷、忍:電影令人失望,但白百何讓人眼前一亮

你賭過麽?賭徒心理就是輸了想贏回來,贏了想再贏:不甘心輸、捨不得停。

李少紅導演、嚴歌苓原著的《媽閣是一座城》就說了一群“賭徒”不痛不撒手的故事,看似一部“年度禁毒片”,實則是在勘測一條看不見的紅線:輸贏的界線、人情的界線。

媚、冷、忍:電影令人失望,但白百何讓人眼前一亮

故事開場,白百何飾演的梅曉鷗抬頭看天,她去接一個重要客戶,吳剛飾演的段凱文,這是她會信錯的一個人。梅曉鷗作為賭場里的老人,做疊碼仔的生意,也就是放貸給那些賭瘋了的人用。十幾年來她見過無數平民暴富,無數富豪一夜間傾家蕩產,人生的跌宕起伏在賭場里只是數字的輪轉,比計算機語言還無情。

但梅曉鷗還是犯了個錯誤,算錯了她與客戶的界線,但論概率,她準過那麼多回,這次也合該失誤了。

賭桌上“運”比什麼都重要,運一旦沒了就像流水絕源,把把輸。梅曉鷗的生活也是這樣,除了輸在段凱文,她還遇上了一個“不一樣”的人,黃覺飾演的藝術家史奇瀾。她一個賭窟里摸爬滾打的“女俠”,偏偏愛上了這個質朴的、散髮著石膏與金屬味的男人,雖然他有妻兒。

媚、冷、忍:電影令人失望,但白百何讓人眼前一亮

以往看白百何演戲,經常有種她演誰都一個樣的“青澀”感,或許是年齡的著色、抑或是生活變故的錘煉,再或跟李少紅的調教有關……在本片里白百合的表演很有層次感,撇去以往愛情喜劇的瞪眼、嘟嘴、憨笑,她演出了媚、冷與忍,這讓人驚喜,恍惚間會以為是湯唯。

故事開場時的梅曉鷗是媚的,她是賭場里的寵兒,見到客人一抬頭一捋發,柔美可親卻不得觸摸,這是她成熟女人招徠生意的門面,也是她有故事的原因。憑藉李少紅式光影的濾鏡,這可能是白百何演藝生涯目前最“美顏”的一部電影。

媚、冷、忍:電影令人失望,但白百何讓人眼前一亮

故事發展到中段,梅曉鷗不得已向陷入賭癮的“朋友”與“愛人”討債,她的冷與厲色是鎧甲,作為帶著兒子的單親母親,梅曉鷗必須夠狠才能在媽閣這樣險惡的地方討生活。

“忍”則是白百何整場表演的亮色,關於無奈與被誤會,當梅曉鷗眼睜睜看著心愛的男人被賭場吸入深淵,她明知結局是毀滅,因為前夫就是這樣失去人性的,而她沒有“身份”去拯救自己愛的人。當她突破壓抑與不堪,以自我毀滅的方式將史奇瀾“贖回”,卻被他的妻子甩一巴掌:“都是你害的!”

為什麼呢?因為梅曉鷗是賭場疊碼仔的,所以所有人都只是她的客戶,她是出來賺錢的,談感情?說出來都害臊。諷刺的是,金碧輝煌的賭場里浩浩蕩盪的賭徒,別人賭的是錢,而梅曉鷗賭是感情。被梅曉鷗劃在警戒線外的兩個人:段凱文、史奇瀾,一個富商、一個藝術家,兩個截然不同的男人同樣的墮入賭博圈套——他們都參與了一種叫托底的玩法。“托底”是指除了臺面上的賭博,還在臺下加註,使輸贏的倍數增多。人心就是一個賭場,有趣的是,人多有赴死一搏的勇氣,但少懸崖勒馬的果斷。

媚、冷、忍:電影令人失望,但白百何讓人眼前一亮

梅曉鷗眼看著史奇瀾欠下纍纍高債,藉口運了黃花梨來抵債,轉眼就賣了當賭資,輸得傾家蕩產。她恨得大罵:“你怎麼連我都騙?!”兩眼通紅,滋出淚水。史奇瀾無動於衷讓她配合自己,說:“好歹我是你的客戶”。“我從來沒把你當客戶,”她說。史奇瀾看看她,根本不信。

同樣不信的還有段凱文,他手風順時在賭場贏得缽滿盆滿,然而滿極必損,盈極則虧,他最終欠了一億元賭債,作為擔保人的梅曉鷗為此失去了自己的別墅,以及vip室的借款資格,只能去接旅行團的散客。而段凱文還是不顧一切的,一次又一次回到賭場,用別處贏來乃至騙來的錢讓自己重新輸光。

媚、冷、忍:電影令人失望,但白百何讓人眼前一亮

面對這兩個戳在自己心口上的人,白百何的人物詮釋充滿絕望。她在最後幾次與段凱文的見面時說:“你就像搭積木,搭了99層還想100層,但你想沒想過有一天會塌的?”段凱文沒把她的話當真,他還在拿海南的地騙梅曉鷗借錢,面對一個把他當“朋友”的人,他把自己當客戶,他從不在意梅曉鷗為自己抵債失去了什麼,在他眼裡她、一個疊碼仔的就是出來賺錢的。

梅曉鷗只好一杯杯喝酒,眼裡全是淚,像一個天真的小女孩被背叛那樣抱怨:“這個世界每天都在變,只有我,從頭到尾像個傻子一樣,明明知道別人在撒謊,還是要相信。”說話時,她的手機不停在響,那邊是史奇瀾不斷在彙報自己給表弟當疊碼仔的戰績。梅曉歐悲痛地求史奇瀾撒手, 在她心裡,史奇瀾是她毀掉的一個人,她太想救人,不惜賭上自己。

媚、冷、忍:電影令人失望,但白百何讓人眼前一亮

對後者,她賭贏了,準確地說,是賭贏過。當梅曉鷗在廣西的小村子里找到妻離子散、深山躲債的史奇瀾,他多年前要為她雕的像也完成了。梅曉鷗告訴他,他還給她的那些錢她都留著,讓他還掉在別處的賭債,然後重新做人。這就是一個江湖女子的溫柔:義氣、無畏犧牲。這盤,梅曉鷗賭贏了一段愛情。

然而,多年後,當史奇瀾恢復藝術家的身份開始創作,梅曉鷗卻接到他妻子的電話,要她把老公還給他。梅曉鷗是深諳賭場規矩的,借的錢要成倍還,借的人也一樣。不還呢?她不會的,像她這樣的女人,敢對別人狠,就敢對自己更狠。

故事的最後,梅曉鷗送史奇瀾去機場時經過賭場,她看著史奇瀾說:“戒賭就像戒酒,不是不沾就算戒了,是沾了而不醉,贏了起身走才算戒了。”史奇瀾下車就往賭場走,命運像列車從終點又回到了起點,但這次車剎住了,史奇瀾連過三關後起身走了。他對梅曉鷗說:“賭我已經戒了,但現在我戒不了你。”

媚、冷、忍:電影令人失望,但白百何讓人眼前一亮

賭,是貪婪者的游戲。有一條著名的賭徒謬誤,說的是由於某事發生了很多次,就覺得接下來不太可能發生;或者由於某事很久沒發生,因此接下來就很可能會發生。但事實上,除非有無限的資本,這種策略才可成功。你要是覺得自己輸了很久總該贏一回了,那大抵會輸得更慘;錢是這樣,愛情也是這樣。

文 | 天櫃

媚、冷、忍:電影令人失望,但白百何讓人眼前一亮

她論她:逝去與永生

張火丁的票 張雲雷的哏

她是人間浮草地獄花:京町子的大映十年

北上廣“996”不相信眼淚,難道娛樂圈“007”就可以相信?

《地下》:在夢幻泡影中與巴爾幹肌膚相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媚、冷、忍:電影令人失望,但白百何讓人眼前一亮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