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第五代導演彭小蓮去世,享年66歲。

她在電影圈裡的知名度並不算嘹亮,但在2004年的時候,她執導的《美麗上海》卻力克張藝謀取得票房大熱的《十面埋伏》而在當年的金雞獎上大出風頭,共獲得最佳故事片獎、最佳導演獎、最佳女主角獎、最佳男配角獎等四項大獎。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這部電影由上影投資,是上影廠歷年拍攝的影片中獲獎最多的一部電影,當時一種樂觀的聲音蒸騰而起:上影的時代卷土重來了。

其實,彭小蓮拍這部電影的時候,並沒有回到上影的編製,她只是與上海簽訂了合作的合同而已,而這一年正是上影改製的大變動的前夜,她後來與上影的合作也沒有很好地延續下去。

根本原因,是她並沒有在後續的時代里給上影帶來更多的輝煌,而實際上,上影也開始拋棄曾經為上影帶來榮耀的彭小蓮了。

這標誌性的事件,是從2004年起,上影開始接納一直以“反上影風格”而特立獨行方式存在的賈樟柯,這一年賈樟柯剛剛解禁,上影立刻把投懷送抱的賈納入自己之後最熱衷的合作對象,首部合作的影片是投拍了《世界》。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在賈樟柯獲得上影大力支持的同時,彭小蓮已經基本斷絕了在上影拍片的機緣。她後來一直苦惱的沒有資金拍片的抱怨,更像是面向上影的一種委婉表達。

而值得註意的是,2004年,也是上影廠的轉制元年。擁有4000多名在職員工、2000多名退休員工的上影廠從這一年走上了痛苦的裁減人員、合併科室、定位前景的改製之旅。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第二年彭小蓮拍攝的《上海倫巴》表現的是一段舊上海的愛情故事,故事原型是趙丹與黃宗英的婚外情。彭小蓮自訴對趙丹非常崇拜,身處上影文化圈裡,她與趙丹這些老演員過從甚密,對他們當年青春勃發時代肆意飛揚的愛情故事神往膜拜,觸發創作靈感也算是天經地義,但是因為太近,太過仰視,把這一段愛情故事表現到銀幕上來,一味地尋找當年愛情產生的理由,便顯得瞻前顧後,畏首畏尾,只能浮皮潦草,流於錶面,整個電影不深不透,情感刻畫太為劇中人物洗白,造成整個電影幾無反響。

《上海倫巴》拍攝完成之後,彭小蓮作為金雞獎獲獎導演,並沒有順風順水地繼續她的拍片生涯,2007年,她沒有影片問世,2008年,她導演的《我堅強的小船》成為她的拍片履歷表上的最後執導的一部影片。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我堅強的小船》是一部兒童片,它最大的困惑是拍出來之後,無法在院線上映。參加這部電影的有著名的上影廠老演員秦怡,她在完成該片後遭遇到最尷尬的事,是很多聽說她參加演出的熟人,不得不向她索要這部電影的碟片。而秦怡的困境,實際上也是這部導演彭小蓮的尷尬。

也就是說,彭小蓮在站上國內最高電影獎項寶座之後,她本該躋身到中國最前衛的電影導演行列,給拍片生涯帶來更大的便利,而事實上並沒有這樣的局面出現。

彭小蓮在一篇文章中提到,2013年1月在巴黎的“城市電影節”上,她向吳天明大倒苦水:“現在找不到錢拍有意思的電影了。”

這就是中國金雞獎獲獎導演的後來的無奈的現狀。

這體現出兩個問題:一個是金雞獎的評獎功能是否出現某種程度上的膩歪?二是彭小蓮獲得金雞獎最佳導演是否是名至實歸?

而在2004年一片驚呼彭小蓮力克張藝謀的呼聲中被克的一方,張藝謀卻在之後的拍片生涯中依然保持著年出一部的穩定節奏: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2005年導演了《千里走單騎》,2006年導演了《滿城盡帶黃金甲》,2009年導演了《三槍拍案驚奇》,2010年導演了《山楂樹之戀》,2011年導演了《金陵十三釵》……

彭小蓮與張藝謀是同窗同學,但彭小蓮自訴在學校里,喜歡獨處,她比較密切的一個男同學倒是吳子牛,與他在舞臺上扮演過戀人與情人,但吳子牛那時候已經有了初戀。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彭小蓮回憶起北電的學習生活,基本沒有什麼好感,她說她已經忘記了那裡的一切,倒是認為她在美國大學里學到了真正的電影拍攝技法,提到第五代,她就會表現出一種不屑一顧的不快。顯然,她意圖遮蔽掉在北電的學習經歷,來迴避她的同學張藝謀們取得的電影成就。

事實上,正是她在2004年“力克”的張藝謀在電影拍攝方面,走的路更為久遠。

這反映了什麼?

從金雞獎角度來看,實際上反映了這個獎項已經與觀眾的觀影願望,產生了嚴重的悖離。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在2004年更代表觀眾意願的百花獎評選中,《手機》大受歡迎,獲得了最佳故事片、最佳男、女演員等重要大獎,這與彭小蓮的《美麗上海》形成了鮮明的對照。

而更讓人大跌眼鏡的是,彭小蓮導演的《美麗上海》還沒有公映。沒有一個觀眾在電影院里看過這部電影,但它卻獲得了當年的金雞獎的重要大獎。

一直到2015年,《美麗上海》才姍姍來遲地走進了影院,但這部電影卻在院線里受到觀眾的冷遇。因為這個電影的片名,就不具備吸引觀眾觀看的興趣。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我們可以從新浪網上查到的一篇“新京報”的報道上,看到這部影片的票房狀況。這篇報道的標題為:票房榜:《美麗上海》沒能成為救市英雄。

那麼,金雞獎究竟有沒有貓膩?為什麼要把最佳影片獎給予一部沒有公映、沒有接受觀眾檢驗過的冷門電影?

我們無從知道真相,但通過一些側面的蛛絲馬跡,卻能夠感受到金雞獎評選背後的疑雲重重。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在《美麗上海》中扮演老三阿榮的馮遠征,在金雞獎最佳男配角的提名中,與另外兩位男演員共同競爭最終的獲勝者的名額,那兩位男演員分別是在《天地英雄》中演安大人的王學圻、《手機》中演費墨的張國立。

據馮遠征妻子梁丹妮的回憶,馮遠征當時感到自己並沒有獲獎的勝算,畢竟自己拍攝的電影還沒有公映,而另兩部電影中的扮演者,遠較他有名,尤其《手機》在當年引起了觀眾的觀影熱潮,這一切都難以讓評委青睞到《美麗上海》中這一個戲份並不太大的馮遠征扮演的角色。但最後在頒獎現場,恰恰是馮遠征獲得了這個出人意料的獎項,而《美麗上海》的獲獎,讓《手機》的主創人員一度時期在領獎臺上涌上了明顯的失落之意。

梁丹妮在她的文中,透露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信息,就是在授獎結束後,金雞獎的評委、上影廠的於本正告訴馮遠征:我們上海評委都投了你的票。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可以看出,上海評委對來自於上海的《美麗上海》情有獨鐘,在投票上給予了大力傾斜,從中我們可以管窺到《美麗上海》能夠獲獎,與評委中的上海成員的支持有著什麼樣的因果關係,各位可以充分發揮您的想象力。

《美麗上海》最大的問題,是它沒有情節。

它的內容,可以一言以蔽之,那就是母親病重,四個子女從四散的各地群聚到上海,但這四個子女之間並沒有什麼矛盾衝突,如果有什麼矛盾的話,那麼就是母親留下的一幢房子,但在影片里,這幢房子並沒有像葉辛與程乃珊小說里早就描寫過的房產之爭那樣構建起它的一地雞毛的衝突。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彭小蓮顯然帶著她的骨子裡的溫文爾雅,不願在她的用“美麗上海”定性的主題中,表現上海屋檐下的更為慘烈的金錢與財產的爭奪。這是彭小蓮的厚道之處,但這也意味著她無法在電影里觸及到上海更為內質的現實生活部分,這多少也反映出上影風格的電影為什麼難以在日後獲得反響的原因。

《美麗上海》更像是彭小蓮對自己遭遇到的母親病逝的一次直白的電影化再現。

影片里把膠片瞄準的家庭定位成一個資本家的歷史淵源,但它更容易比況成彭小蓮的家庭背景。

在影片里,彭小蓮為這個家庭充塞了一種貴族化的氣息,影片中的母親一齣口,就暗示著他們這個家庭是有身份的,她希望後代們能珍惜相互間的手足之情。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這是影片的定性,但這樣的定位也意味著影片不可能過多地揭開這個家庭的矛盾與衝突,所以,《美麗上海》里對家庭里財力爭奪只是虛幌一槍,每一個人都看似真槍實彈地準備為此一博,但在關鍵時刻,都收起了鋒芒。影片多次通過飯桌上的爭執來掀起這種緊張,但都最終化為烏有,可以看出,電影對矛盾的回絕與逃避。

而電影卻把更多的用意回顧了這個家庭的失落,這就是電影里通過對話交待出的歷史的前因。這裡可以看出,彭小蓮沿用了她大量的自己的個人的經歷。電影里的父親在1969年被帶走,失去了生命,而彭小蓮的父親彭柏山則逝世於1968年。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問題是,影片里的上海表像,僅僅是觸及歷史記憶的一個點,所有的人物都在電影里回憶了過去,而這種過去作為一種狀態,在電影里並不是以一種情節的鏈條方式呈現出來的,所以,影片中的人物都在痛說家史,但卻沒有形象化的記憶呈現,這是電影的大忌。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美麗上海》里有許多謝晉電影的元素,比如,影片里的大哥從西北歸來,類同於謝晉的《牧馬人》,但謝晉在電影里把很多精力放在刻畫西北的生活場景中,而彭小蓮在電影里,根本沒有涉及到任何過往歲月的情感流程,而抓住的卻是分隔多年之後一家人的有限的觀念與情感撞擊。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在影片里,我們看到彭小蓮也喜歡像謝晉那樣,為影片里安插一個小孩,以調節影片的氣氛,但彭小蓮卻不像謝晉那樣對小孩充滿愛意。在《美麗上海》中,我們看到,每次那個小女孩對老太太展現她的親吻的時候,邊上的小妹便給小孩一頓呵斥,這骨子裡,都顯示出彭小蓮沒有母親經歷的身份,使她沒有給予孩子有更多的柔情表現。

彭小蓮在電影里,把自己的沒有孩子的身份,都流註到角色身上,影片里的小妹,因為患有子宮肌瘤而無法生育孩子,她的一個在醫院的同學,更是對男人世界表示了謹慎的態度,她在與小妹共處一室的時候,曾經感嘆道:“可男人這個世界,你也不是不知道,幻想是幻想不來的。……一個人的孤獨總比兩個人的好對付吧。”從這此臺詞里,都可以看出,彭小蓮對情感世界的認知與比況。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由此看來,《美麗上海》的視線,更多的是以老年人眼光來組接整個情節線索的,這才是這個電影的最偏離觀眾關註焦點的原因。在影片里,作為第四代存在的二女兒家的上大學的女兒,在影片里從沒有表述自己立場的機會,只是第一代老太太與第二代母親強行推行她們道德準則的一個施予工具;三兒子家的上中學的兒子,在影片里也只是在鏡頭移過來的時候,才會給他一個特寫。影片站在老上海的立場與角度,對這些年輕的上海生命的內心與靈魂,只是交待了他們的對立性的存在,過分老態化的上海氛圍,壓制了這些活躍的生命的存在與精神的訴求,這也是導致《美麗上海》缺乏一種躍動的活力的原因。在2004年這樣的時代里,如果還用舊有的上海思維模式,去套用到年輕的生命思索之上,還在影片里痛說家史地講述一個“後文革”時代的記憶的話,這樣的影片怎麼能夠帶來創意上的新天地呢?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這多少能解釋為什麼彭小蓮拍攝電影的道路越來越窄,直到她向吳天明抱怨她已經找不到錢來拍電影了。一個金雞獎授予的導演,最終卻無錢拍電影,那麼,這個獎項的最終目的與意義何在?

彭小蓮的逝去,使我們有可能以更多的機會去看待她的身上雲集的中國電影的存量與增量的累積問題。在彭小蓮的拍片生涯中,一直可以看到,資金的陰影始終纏繞著她,早在八十年代拍攝《女人的故事》的時候,謝晉就曾經說過:你們多給她十萬,她會多拍出一百萬的價值。彭小蓮幾乎在所有的採訪中,都抱怨她沒有錢拍電影。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至於她的個人生活,她在她的小說與文字中還是有著更多的透露。在美國時,她曾經有過男朋友,用她的話來說,也有過身體上的交流。但她堅稱她不需要有小孩,因為她覺得她自己沒有能力“帶一個孩子去對抗社會”。

實際上,這也意味著彭小蓮的生命維度缺少一個象限。

在她發表在《上海文學》 2018年第11期上的一篇作品《入住癌病房》里,描寫到一個六十多歲的女士,因為做化療住進了一個民營的腫瘤醫院,之所以入駐民營醫院,是因為床位緊張。這個醫院的條件很差,其中一個病友因為醫院沒有呼吸機後來窒息而死。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入住癌病房》插圖

這個女主角是誰,大家都能猜測到。

在醫院里,每一個人的人心都是不設防了的,病友問她,你老公呢?

她回答:離婚了。

問她孩子呢。

她稱:絕子絕孫的。

你能感受到小蓮在寫下這一切時的心中的悲涼嗎?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1988年彭小蓮在謝晉家中,她一直不知道是誰拍了這張照片,她也是從網上看到的,那時候她好年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彭小蓮導演《美麗上海》曾力壓張藝謀獲金雞獎,卻無法公映惹爭議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