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在命運與愛里掙扎的人,都太過勇敢—評《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

在命運與愛里掙扎的人,都太過勇敢

——評《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

如果我們被命運捉弄,被推進地獄里,是否還應該繼續去愛?

“一個人是地獄,兩個人也是地獄,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川尻松子平靜地回答。

在《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這部電影里,松子的人生仿佛被下了一個惡毒的詛咒,徘徊在被愛與被拋棄之間,始終得不到歸宿。她從一個老師,到有婦之夫的情婦,再到陪酒女、殺人犯……整個人都滑進了黑黢黢的沼澤里,隨著她的掙扎而越陷越深。到後來松子乾脆放棄了掙扎,放任自己被周圍的環境嚼碎吞下,放任自己作為人的存在被一點點抹去。但是這樣一個似乎要腐爛徹底的人,卻有一顆璀璨透澈的靈魂,即便是在一無所有的情況下,松子的心裡還滿滿地放著她全部的愛,隨時準備著拿出來獻給她所愛的人。

影片一開始是松子在做鬼臉,滑稽可笑又滿是討好的表情讓人心疼,其實這已經預示了松子一生坎坷的命運。從年幼時不被父親重視開始,她就極度渴求被愛,害怕衝突,就算是面對親近的家人,松子也總是小心翼翼。一個背負了太多壓力的童年,註定會長成隱晦的傷,在松子成為老師之後,因為一味地忍讓而被學校誤解、開除,與家人也徹底決裂。夕陽下的松子從家裡跌跌撞撞地跑出來,漫無目的地騎行著。周遭的風景美的像一幅畫,波光瀲灧的湖面、生機盎然的草叢……可諷刺的是,這麼美好的晚霞之下,沒有一塊角落是留給松子的。

漂泊在外的松子一開始並沒有自暴自棄,她努力且熱烈地尋求自己的幸福,像一朵期待陽光的桔梗,捧起自己燦爛的笑容。可事實卻是,松子被一次次地傷害著,她的付出被被當作廉價的商品、被扔掉再狠狠地踩進泥土裡……命運堆積給松子的苦難實在是太多了,可她依然在微笑,依然相信這世界上會有人愛上她,像她一樣拼盡全力去愛,然後他們彼此成全。

之後的生活里,松子遇到了龍洋一,度過了可能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時光,可是很快,美好的泡沫被狠狠劃破,生活始終沒有放過這個可憐的女人—龍洋一進入了監獄。監獄里的生活讓龍洋一更加思念松子,可一想到自己滿身的罪惡,他害怕了,因為他意識到松子是神,一直以來都在救贖他的靈魂,可是這樣不堪的自己,怎麼能配得上這樣的神明呢?松子純凈的眼神讓他羞愧到無地自容,於是龍洋一逃開了,只留下孤獨的松子在風裡恍惚著面對前路,日漸無望。

奧登說:“若深情不能對等,願愛的更多的人是我。”松子信奉這樣的原則,對愛人掏出自己的一顆心,一身血肉,一個靈魂……卻忘了給自己留點什麼,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孤獨圈禁,逐漸枯萎腐爛。最後,在松子仍然想掙扎著去熱愛的時候,世界沒有留給她最後一絲生活的希望,以一個球棒結束了她的可悲的人生……

這樣壓抑的題材,導演卻用了一種輕鬆歡快的手法來拍攝,整個影片都充斥著紅色的光,場景看起來就像一個個華麗而熱鬧的游樂場。人物與劇情披著荒誕可笑的外衣,內里卻是最深刻的、流動著的悲哀。一場盛大又喧鬧的不幸真真實實地攤開在人們眼前。

有人說,松子愛得太卑微了,讓人惋惜。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松子又何嘗不是勇敢的呢?整個電影中,松子從來沒有贏得過命運,每一次她以為得到了的幸福,都虛幻得一擊即碎。如果把這些經歷放在其他人身上,他是否能有勇氣和信念繼續下去?去繼續尋找自己的幸福?但松子做到了,命運一次又一次絆倒她,她就一次又一次地拍拍身上的土,抹去滿臉血污,在愛的路上狂奔下去。她是個柔弱的女人,需要愛來給自己供給養分,可她又是個強大的女人,源源不斷地付出著愛。心碎又怎樣?被傷害又怎樣?松子以自己的方式詮釋了人生最大的彈性,她站在光里,是最虔誠的信徒,也是最赤誠的神明,她聲情並茂地誦讀著自己的故事:即便掙扎不過世事,愛也不能停止。

電影里還借用了太宰治的一句話“生而為人,我很抱歉”,但於松子來說,這句話其實並不適用,一顆無畏追逐愛、勇敢地去愛的心,何須抱歉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在命運與愛里掙扎的人,都太過勇敢—評《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