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上影節日本影片中超七成改編自文學作品

上影節日本影片中超七成改編自文學作品

◆《一首小夜曲》劇照。

上影節日本影片中超七成改編自文學作品

《愛情是什麼》海報。

每年上影節日本影展單元的電影票永遠是最熱門、最先被搶完的。扎實的文學基礎,讓這些作品少有令人失望的可能。

“一想到為人父母居然不用經過考試,就覺得真是太可怕了。”這句名言,出自日本推理作家伊阪幸太郎唯一一本愛情小說《一首小夜曲》。領先日本三個月,由這部小說集改編的同名電影首先在本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作了世界首映,併入圍了今年的金爵獎。

今年的上影節,日本參賽片和參展片依然延續了近年來的“強勢”,共有三十餘部力作前來赴約。在這部分影片中,又有超過七成是改編自文學作品。不得不說,這是個相當驚人的數字。

如果把視野放得很遠一些,我們便可以看到,近幾年日本《電影旬報》年度十佳影片,幾乎都擁有一個小說母本。比如:2013年的《編舟記》《再見溪谷》;2014年的《紙之月》《我的男人》;2015年的《岸邊之旅》《所羅門偽證》;2016年的《怒》《毛骨悚然》等等。這些影片很大一部分來過上海國際電影節,這也解釋了每年上影節日本影展單元的電影票永遠是最熱門、最先被搶完的原因之一。扎實的文學基礎,讓這些作品少有令人失望的可能。

同樣的情況在今年也不例外,《一首小夜曲》也有它的母本。很多人光聽原著作者是誰就毫不猶豫地按下了購票鍵。要知道,伊阪幸太郎作品的轟動效應幾乎是和村上春樹與東野圭吾等量齊觀的。伊阪幸太郎本人也十分鐘愛電影,不僅常在小說里提他的偶像——法國新浪潮鼻祖戈達爾,還多次親自擔任作品翻拍電影的編劇。

《一首小夜曲》是由六個“世間罕見”的故事組成的邂逅的“真相”。全篇沒有明確誰是真正的主角,多線並行的結構,一一齣場的人物,有很多分支,最後又將人與人聯繫在一起,就像命中註定好了的羈絆一樣。它講述了“邂逅”的無法察覺,是等你回想起來時才能明白的那個瞬間,就像夜晚隱約聽到的一首小夜曲。影片將日本人擅長的“悲中見樂”發揮到了極致。影片尾聲處,那個與妻子離了婚的男人,在數年後終於解開了情感的“懸念”,原來當年妻子是故意把錢包掉在他的面前,才造就了兩個人的“邂逅”。儘管與妻子的婚姻在日常生活的摩擦中以失敗告終,但解開了這個“邂逅”之謎的男人,知道自己也曾這樣地被“愛”過,平凡的他最終與平凡的生活和解了。

正是在這樣的《一首小夜曲》中,有人遇到了愛情,有人遇到了契機,有人遇到了成長,雖然每一個遇見都很平凡,但這些平凡人的邂逅的故事,足以燃起勇氣去面對那些你曾認為自己無法做到的事。這似乎傾吐出日本導演今泉力哉的一種價值體系: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朴素而用力奮鬥著的人們,值得為他們唱一首小夜曲。這樣的低吟淺唱,可以在天橋上的一個拐角,也可以在任何一個角落;可以在拳王創造歷史的夜晚,也可以在數十年如一日的夜晚,絲絲縷縷,入心入脾。

同是今泉力哉執導的愛情片,除《一首小夜曲》外,他的《愛情是什麼》則成為今年電影節的參展片。該片同樣是改編作品,改編自角田光代的同名小說。而由蜷川實花執導的劇情片《殺手餐廳》是今年的大熱門,同樣是改編自平山夢明的同名小說。

自是有人將大量的文學改編或漫畫改編看作是電影喪失原創力的表現,在這越演越盛的“改編熱”中,我們也能聽到一種老生常談叫“不如原著”,說的是“最好的文學都是電影無法複製的”。但這種二元對立式的比較,在一定程度上反而代表了一種無知,因為每種媒介並無天生的優劣之分。反過來我們也可以說,最好的電影語言,也是文字所無法描述的。

我們更願意看到電影改編文學後的“折射”,那些鮮活的思想和影像的吉光片羽怎樣為文字的場景註入電影的語言,兩種媒介要怎樣在互文中同時獲得新生與完整的可能。因為在這個“故事早已經講完”的舞臺,每年源源不斷為電影市場輸送敘事的母本,並沒有阻礙電影滋長自己的原創性。(記者 陳熙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上影節日本影片中超七成改編自文學作品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