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千與千尋》18年後的再上映,這依然是孩子們的故事

《千與千尋》18年後的再上映,這依然是孩子們的故事

《千與千尋》最近這部電影在發行18年後終於在內地上映,這部在豆瓣就111w用戶進行評分的電影因為上映重新被提起。

宮崎駿的電影從來不是單單為了寫給孩子看的電影;想起自己上次看這部片已是6年前了,總共也看了三到四次了吧;每次看總覺得感受不一。

但相對別人說這部電影其實是成人世界的縮影,我更偏向這是給孩子們的故事。

《千與千尋》18年後的再上映,這依然是孩子們的故事

相信大家都記得一些故事情節吧,其中千尋的父母對食物大快朵頤後變成了豬的一幕,是整個故事也因為這個作為開展,直到最後辨認出哪頭豬是父母而團圓的結局。

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千尋能從豬裡面辨認出自己父母呢?最美好的是宮崎駿並沒有給出答案我們,而我也把這問題問了我那個相信聖誕老人的表弟,他的回答是“因為千尋內心純潔,而只有這樣才能看到真正的父母是哪頭豬。”我總覺得這是最好的答案,雖然內心早已沒有什麼純潔二字,可總是想象過擁有的人一定散髮著聖光般的畫面。

《千與千尋》18年後的再上映,這依然是孩子們的故事

宮崎駿的作品都愛讓未涉世的孩子扔進一段沒有父母的旅行,如千尋的父母就因“貪吃”變成了豬,而孩子卻成為那個拯救父母的人;或許有時候的成長並不是父母一味的陪伴,才能更直觀的成長。

《千與千尋》18年後的再上映,這依然是孩子們的故事

而作為千尋故事中的主場景,湯屋前那座橋就如同孩子闖入了成人(冒險)的世界,在這裡沒有工作的人,就會被湯婆婆變成動物。這或許給還沒有建立價值觀的孩子世界里,詮釋了工作最簡單的意義,沒有工作就會變成豬!

而千尋也用自己的行動證明擁有“活下來的能力”,千尋的設定並不是一個完美的女孩,甚至開頭還十分怯弱,面對必須救出父母的遠景而在不斷碰壁中前進。

《千與千尋》18年後的再上映,這依然是孩子們的故事

說起來,我第一次看千與千尋是小時候在晚上看的(那時候tvb周末晚上放電影),對於無臉男的出現真的都讓我懷疑是鬼片了,尤其沖澡前的那一幕。但在劇情推動下,這個從被我定義為恐怖的壞蛋,最後卻成了熱心好朋友的形象,他就像那個不善於表達的自己一樣,有時候也做了不少糗事。

感覺無臉男是一個寂寞有點小孤僻但內心很豐富很溫暖的形象吧。就像生活中很多不善表達的朋友,有自己強大的世界,可能很多人在無臉男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豆瓣

不單單如此,其中很多人物都巔峰了我小時候對於“以貌取人”的定義,比如鍋爐爺爺長得像牆壁上恐怖的大蜘蛛,但表現就像一個鬧脾氣的長輩,似乎在循序漸進的用細節教你人生經驗。在整部作品中似乎大部分人都被詭異的外貌充斥著,但卻又對當時的我來說感覺不到一點違和,可能那種股溫暖比奇怪照耀的更徹底吧。

《千與千尋》18年後的再上映,這依然是孩子們的故事

大頭娃娃的設定就完美詮釋了前年“巨嬰”一詞的畫面,面對不滿意就直接翻滾破壞,覺得自己是唯一,而別的一切都必須聽從他;也因為如此,即使他早已體型龐大,卻仍是一個嬰兒。但,只有意識到自己的“失敗”(並不是哭就能解決所有問題)才能真正意義上的成長。十分可惜的是我表弟看完這一幕並沒有得到成長。

《千與千尋》18年後的再上映,這依然是孩子們的故事

只有記得自己名字的人才能得到離開,而為了換取工作千尋與婆婆交易了名字。這個充斥著整個電影的一處細節,大部分人的解釋那便是內心,忠於自己的內心,牢記自己姓名才能前進。小時候總胯下海口夢想是科學家、作家,後來長大覺得那隻是在從眾心理作祟,現在想想到底是我沒忠於內心中途放棄,還是那並不是最初的想法。

《千與千尋》18年後的再上映,這依然是孩子們的故事

好電影最優秀的地方在於它留給你很多的想象,它永遠不告訴你有沒有唯一的答案;每隔幾年看一次宮崎駿的電影總會有點不一樣的想法,它就像在安靜的午後,那一縷照進房間的陽光,溫暖而且絲毫不排斥。

《千與千尋》18年後的再上映,這依然是孩子們的故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千與千尋》18年後的再上映,這依然是孩子們的故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