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繡春刀》的逆襲:大明錦衣衛的小情懷,和歷史重覆性的共鳴

從上世紀開始,華語片就以武俠電影為主力軍和產業支柱,武俠動作片的影響力擴大到了全世界範圍。但是近年來此類型片日漸式微,武俠動作題材電影粗製濫造,嚴重透支了之前數十年來積累的價值。

在這個背景下,《繡春刀》系列猶如一匹黑馬,《繡春刀1》獲得良好口碑,最終以9340萬人民幣收場,《繡春刀2:修羅戰場》乘勝追擊、再接再厲,贏得了2.7億人民幣的票房。

《繡春刀》的逆襲:大明錦衣衛的小情懷,和歷史重覆性的共鳴

《繡春刀》的成功堪稱逆襲,逆襲的條件全在一個”新”字,無論情節設計、人物設定,還是動作編排、道具服飾,都涌現著新氣象、新思路和新需求。

當能欣賞主人公沈煉的熱血與單純時,卻發現自己已似陸文昭、趙靖忠……

《繡春刀》的逆襲:大明錦衣衛的小情懷,和歷史重覆性的共鳴

陸文昭

《繡春刀》能火,與電影名有很大關係。繡春刀是有明以來錦衣衛的專用佩刀。古來刀名多源自工藝、形制或用途、形容,比如木刀、竹刀、鋼刀是工藝,橫刀、環首刀是形制,柳葉刀、雁翎刀是形容,儀刀、馬刀、戰刀是用途。

《繡春刀》的逆襲:大明錦衣衛的小情懷,和歷史重覆性的共鳴

那麼繡春刀的”繡春”二字與上面幾點都不太符合,出於何處呢?

繡衣春當霄漢立,彩服日向庭闈趨。——唐杜甫《入奏行贈西山檢察使竇侍御》

南宋高定子寫有《繡春園記》:

予昔經行得繡春堂於酒名,朅來將漕訪其堂,無有也,問遺址亦未知何所。客為予言,繡春焉所取名?予謂之曰,繡衣春當霄漢立,彩服日向庭闈趨,乃杜少陵入奏行之句,此嘉名也……

從杜詩可以得知,老杜將此詩贈給了向皇帝奏事的竇御史,宋人化用”繡衣春當霄漢立”一句中的”繡春”做了園名。

到了明代,明人將錦衣衛佩刀稱作繡春刀,是語出有典,大有寓意的。意思是“繡衣彩服”在霄漢中立,圍攏在天子身邊,拱衛皇庭,以示錦衣衛與皇家的關係密切、崇高華麗。並不是為了好聽,憑空想個名出來。

當然,僅憑刀名作片名還遠遠不能逆襲,其成功的必然性在於:

皇權錦衣衛的魅力與基層公務員的小情懷

2、歷史現象重覆性的共鳴


皇權錦衣衛的魅力與基層公務員的小情懷

說繡春刀就不得不說錦衣衛,畢竟那是專屬佩刀,其他人是無權擁有的。

錦衣衛題材一直在古裝影視劇中很受歡迎,這與錦衣衛的行事神秘和皇授特權有關。錦衣衛是由皇帝直接管轄,其他官員無法對其管束控制,可以處理牽扯朝廷官員的大案,並直接呈送皇帝。所以,朝中官員多畏懼錦衣衛。

錦衣衛的刑訊範圍只針對官員士大夫,所以一般不會審訊以及捉拿普通百姓。普通百姓的案件由平常的司法機關進行處理。所以平時錦衣衛不會出現在民間,其行事也就不為外人所知了,造成了神秘的印象。

錦衣衛的工作都包括什麼?錶面上看,錦衣衛就是穿著好看衣服的、離皇帝最近的衛隊。

其視牲、朝日夕月、耕藉、祭歷代帝王,獨錦衣衛堂上官,大紅蟒衣,飛魚,烏紗帽,鸞帶,佩繡春刀。——《明史·輿服志》

《繡春刀》的逆襲:大明錦衣衛的小情懷,和歷史重覆性的共鳴

錦衣衛隨王伴駕

由此可見,錦衣衛的高級官員日夜隨王伴駕、左右不離,參與祭拜天地、祖先、社稷等國家典禮,衣色鮮艷與眾不同。

實際上,明朝軍製為“衛”和“所”,衛所制有些像世兵制,也效仿了唐代的府兵制。因此,我們就能夠理解《繡春刀1》中大哥盧劍星為什麼會鋌而走險,非要僅以他們兄弟三人之力捉殺魏忠賢,還有為什麼會把自己大量積蓄拿出來賄賂胖子百戶張英了。

《繡春刀》的逆襲:大明錦衣衛的小情懷,和歷史重覆性的共鳴

百戶張英

因為盧劍星和沈煉都是軍官世家,只能世襲為軍人。盧劍星歲數不小了,工作也很賣命,卻還沒能達到他父親的百戶官職,只是個總旗,作為以此世代為生的家庭,職位不升反降,那麼先人用生命和鮮血換來功績將付之東流。

而他很清楚不能晉升的原因,《繡春刀1》中他對沈煉說:

兄弟,這窩囊日子你還沒過夠嗎?咱沒銀子沒路子,靠的就是機會,機會來了接住了就能翻身!

《繡春刀》的逆襲:大明錦衣衛的小情懷,和歷史重覆性的共鳴

沈煉的身世是在《繡春刀2》中展現出來的,在他受人指使去燒案牘庫之前的準備工作中,可以看到他父親的靈位寫著“錦衣親軍百戶官沈公…”,和盧劍星的家庭背景何其相似,都受限於同樣的軍籍制度。明朝這樣的人很多,他們也別無選擇。

《繡春刀》的逆襲:大明錦衣衛的小情懷,和歷史重覆性的共鳴

所以錦衣衛的原始職能不僅是儀仗、侍衛,還是軍事單位,只不過不屬於五軍都督府和之後的兵部管轄,是由皇帝直管。明朝軍制衛下設所在電影中有體現,《繡春刀2》的陸文昭正是錦衣衛的一個千戶所的正千戶,屬北鎮撫司鎮撫使許顯純領導,而許顯純的上司就是錦衣衛都指揮使田爾耕。

《繡春刀》的逆襲:大明錦衣衛的小情懷,和歷史重覆性的共鳴

田爾耕(左),許顯純(右)

一個千戶所下設十個百戶所,《繡春刀1》里有個百戶張英,很明顯看那酒囊飯袋的樣子,便知道這個百戶官職是花銀子買的。

錦衣衛機構是由明初朱元璋設立的“拱衛司”而來,“拱衛司”後改稱“親軍都尉府”,統轄儀鸞司,掌管皇帝的儀仗。洪武十五年,朱元璋改革禁衛軍,裁撤儀鸞司,改置錦衣衛,所建立的十二個親軍衛中,最重要的就是錦衣衛。

《繡春刀》的逆襲:大明錦衣衛的小情懷,和歷史重覆性的共鳴

錦衣親軍都指揮使司

可以說錦衣衛圍繞在整個明朝二百七十多年中央權力核心,直至1661年南明永曆帝的錦衣衛指揮使馬吉翔於咒水之難被殺才算正式結束。

那麼問題來了,錦衣衛既威儀不凡,又神龍見首不見尾,集高調奢華與跋扈犀利於一體,這便是博大眾青睞的原因嗎?不全對。《繡春刀》還細膩的體現了基層公務員的小情懷、小清新,這才是贏得當今觀眾的關鍵點。

還記得2010年上映的甄子丹版《錦衣衛》,至今基本無人提及,同樣的題材,同屬武俠動作片,為何有不同的反響?

看過那部電影的人應該不記得具體情節,只知道有甄子丹。這就是不成功的原因,它不是表現大明的錦衣衛,只是重點突出主角光環以及甄子丹個人能力,但這種能力脫離實際。

《繡春刀》的逆襲:大明錦衣衛的小情懷,和歷史重覆性的共鳴

甄子丹飾演的錦衣衛

另外,對於歷史上真實錦衣衛組織機構沒有體現,錦衣衛內部各級人員沒有刻畫,只是一部類似於漫威電影的個人英雄主義影片,而漫威主要是靠科技和變異受追捧,也不是單一的肌肉加打鬥,大眾對這種類型已經審美疲勞了。

甄子丹早已不是當年的洪熙官和陳真,觀眾的口味也發生了巨大變化。《繡春刀》恰恰發現並把握了這一變化,找到了切入點:即底層視角。簡單地說這是社會意識形態轉變在影視方面的顯化。

我們看夠了各種高大上,透支了精神動力和文化需求,現在急需點小溫飽、小玩樂、小情懷。《繡春刀》主人公沈煉就是小情懷達人,他頭腦冷靜、武功一流,卻不像其他官吏熱衷名利、鑽營投機、揣摩上司,甚至也沒有太多報效國家的想法。用現在流行的話評價他就是典型的不思進取、混日子。他在乎的是兄弟朋友和失足少女:

找凈海和尚超度下屬兼好友的殷澄;

給老三靳一川銀子來打發丁修;

為大哥盧劍星花錢買百戶官職;

拯救要查辦他的裴綸;

東北戰場上隻身救援刀口下的陸文昭、郭真(註意片頭滿清士兵要對陸文昭行刑,旁邊還有明軍俘虜,其中就有郭真);

贖出並安置教坊司歌妓周妙彤,保護並安置北齋等等。

這些都是沈煉在公事下的私事,公事做多少,私事跟進多少,仿佛不停的以一己之力填補國家暴力機器給人們帶來的傷害,彌補自己良心上的愧疚。不得不說沈煉是大明最後的一股清流,人性最後的一道防線。

而這些都是在一個基層公務員默默無聞奮鬥下,冒著生命危險完成的。說小情懷,實際上就是普通人所具備的良知良能,但在明末背景下,基本良知成為了奢侈品,這種情形有意無意的觸碰著現在人的神經,引起了一個集體性、時代性的共鳴。

觀眾對歷史現象重覆性的共鳴

近幾年,我國發生了不小的變化,涉及政治、軍事、經濟、文化、民生等諸多領域。正逢改革開放四十年,很多發達國家一直在觀察、研究這個既古老又嶄新的國度和民族,當然沒研究出什麼全面精辟的結論,或者說研究出了也無可奈何。

就像二十歲的毛頭小子,看不懂古稀老人,更看不懂練了八方六合唯我獨尊功的老人。老外看不懂很正常,就連中國人自己也看不懂,只有讀歷史的人才有機會懂,不通歷史自然不懂。

近年來發現連玩金融的人都開始涉獵《明史》,我一直懷疑這個毛病是和《人民的名義》中高育良書記學的,高育良對《萬曆十五年》的痴迷就像祁同偉對“勝天半子”的執著,高育良對祁同偉的態度頗為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就是他的內心寫照,然而他們畢竟是一種人,只是他自己不願意承認、面對罷了。

《繡春刀》的逆襲:大明錦衣衛的小情懷,和歷史重覆性的共鳴

高育良和祁同偉

《萬曆十五年》首次以“大歷史觀”分析明代社會之癥結,揭示明朝滅亡的原因,並且觀察現代中國之來路,發人深思。所謂大歷史觀就是站得高看得遠,這對政界和商界都有重要意義。那麼困局與破局是商業的常態,多讀書成為了必不可少的工作。

國家及個人的命運會在歷史時代性的轉折點發生巨變,從而影響經濟模式,改變社會意識和人的生活方式。去路不可知,而來路滿滿的都是幾千年的歷史車轍,當三四十年的經驗依然不能解決困惑的時候,自然就會去尋找更早的經驗。

由此不難理解之前網上流傳的一個圖片,把當今中國著名的企業家排進一個名錄里,稱作當今的“東林點將錄”,所屬及相關勢力就是“東林黨”。《東林黨點將錄》是天啟五年由魏忠賢的黨羽左副都御史王紹徽仿照《水滸傳》梁山泊一百單八將的形式,編集東林黨一百零八人為《東林點將錄》。

明朝亡於閹黨還是東林黨?隨著時代變遷,這個片面又不可迴避的話題重新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恐怕這一樁懸案還是由崇禎皇帝親信太監曹化淳的一句話引起的,傳說李自成軍攻陷北京城之時,曹化淳對崇禎說:“忠賢若在,時事必不至此。”

很多文章都在引用這句話,但是這句話出自何處?查遍《明史》及相關史料里根本沒有,不要說出自百度,很可能是後來的文人添加的,其實沒有依據反倒證明瞭一點,也就是證明魏忠賢的主戰態度!添加者要肯定魏忠賢對國家軍事的態度和自身執政能力,苦於沒有依據,就借助另一個大太監曹化淳之口。

畢竟《明史》是清朝人寫的,清廷打的什麼小算盤不用多說,贊揚崇禎為了籠絡漢人心,明朝滅亡總要有背鍋的,就順理成章的落在了閹宦及黨羽上。

那麼歷史現象往往會重覆出現,《繡春刀》為了引起現代觀眾的共鳴,增加觀賞度,巧妙地引入了這個思想,併在片中表現出來,比如《繡春刀2》中魏忠賢垂釣但是心不在焉,思慮其他事情忘了魚已經上鉤,旁邊伺候的是千戶陸文昭,這一情節為了說明魏忠賢的兢兢業業、心系大計。

《繡春刀》的逆襲:大明錦衣衛的小情懷,和歷史重覆性的共鳴

當然並不是說魏忠賢是完臣,他結黨營私、壟斷朝綱肯定也罪大惡極,他不是優秀的政治家和賢臣,他只是比東林黨人更能辦事,比酸腐文人更務實。

陸文昭的諂媚是為了得到魏忠賢提拔,而魏忠賢反問了陸文昭三個難題,陸啞口無言,顯然他小看了魏忠賢,而魏其實也小看了陸文昭,因為陸要升官並不只是圖謀更大更多的權和財,而是要幫助信王鏟除魏忠賢。這一情節是閹黨與東林黨爭的縮影,東林黨是典型的“內鬥內行,外鬥外行”。

《繡春刀》的逆襲:大明錦衣衛的小情懷,和歷史重覆性的共鳴

魏忠賢的三個問題是隨口說出的,也的確是國家安危:遼東建奴、山東流寇、皇帝恙疾。這些問題別說陸文昭,連田爾耕、許顯純也毫無辦法,當然後二者是真實歷史人物,並都有祖上福蔭,田爾耕是兵部尚書田樂之孫,許顯純是駙馬都尉許從誠之孫,陸文昭畢竟屬於虛構的人物,這幾個問題還表現出了魏忠賢對陸文昭的鄙夷。

《繡春刀》的逆襲:大明錦衣衛的小情懷,和歷史重覆性的共鳴

因為提起遼東建奴,陸文昭心肝都會發抖,要不是沈煉,他也回不了北京,薩爾滸戰場就像絞人肉的機器,從死屍堆里爬出來的人一輩子都不想再回去,陸文昭從此“換個活法”,當然也包括沈煉。

《繡春刀》的逆襲:大明錦衣衛的小情懷,和歷史重覆性的共鳴

影片中信王朱由檢為了鏟除閹黨,拉攏東林黨人和反戰派,自然會物色陸文昭這樣的中下級軍官,隱藏的終極目的是自己能登上皇位,這便是《繡春刀2》的暗線情節。這一點非常符合現代人的邏輯思維和認知,即誰受益誰是主謀

瞭解這條暗線,也就明白了《繡春刀1》中沈煉的消極處世態度,他看慣了太多明爭暗鬥、陰謀算計、殘酷廝殺,知道了無論自己多麼拼命也難免淪為高層的棋子,所以他的價值觀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更重視兄弟情義,為自己找個退路好安身立命。《繡春刀1》是劇情歷史的第二部,《繡春刀2》是前傳。

《繡春刀》系類能在浮躁的大環境下認真做事,頗為不易。其情節設定新穎,顛覆之前的歷史認識,符合現代人的意識形態和思維邏輯,並且借古寓今,與當下形勢產生對照,引起時代性共鳴,引發人的深思,無疑都促成了電影成功的必然性。我們希望今後可以看到越來越多的優秀武俠電影,再造華語武俠動作片的輝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繡春刀》的逆襲:大明錦衣衛的小情懷,和歷史重覆性的共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