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克裡斯托弗·諾蘭是每一個喜歡看電影的人都繞不過去的名字他1970年7月30日出生於倫敦,從小熱愛拍攝,七歲的他就用父親的超8攝影機拍攝自己的玩具兵人,開始了最早的電影創作。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但是熱愛電影的諾蘭,大學所選擇的專業確實英國文學。在校讀書期間,他拍攝了《塔蘭台拉》和《盜竊罪》,都獲得了不俗的成績。

1996年他正式開始拍攝電影,在過去的二十年間指導了多部享譽全球的經典作品,他被譽為能將商業與藝術完美結合的影壇巨匠。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1996年,他用了6000美元和朋友們拍攝了電影《追隨》。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2000年,諾蘭指導並編劇影片《記憶碎片》。

該片也獲獨立精神獎的最佳電影劇本及最佳導演獎,聖丹斯國際電影節的最佳電影劇本獎,廣播電影協會的最佳電影劇本獎,以及金球獎和奧斯卡獎的最佳電影劇本提名。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2001年,諾蘭拍攝了警匪電影《失眠症》。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2003年,諾蘭拍攝電影《蝙蝠俠:俠影之謎》。

諾蘭獲第32屆土星獎最佳編劇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2006年,執導完成了奇幻電影《致命魔術》。

該片獲土星獎最佳科幻電影。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2008年,執導電影《蝙蝠俠:黑暗騎士》上映。

該片獲第35屆土星獎最佳編劇獎。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2010年,執導以夢境為主題的科幻電影《盜夢空間》 。

該片獲第37屆美國土星獎電影類最佳導演、最佳編劇等獎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2012年,執導蝙蝠俠終結篇《蝙蝠俠前傳3:黑暗騎士崛起》上映 。

該片獲土星獎最佳導演提名。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2013年拍攝《星際穿越》。

諾蘭獲得第41屆美國科幻恐怖電影獎土星獎最佳導演。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2016年,5月執導電影《敦刻爾克》。

獲得亞特蘭大影評人協會獎最佳導演、第90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導演提名。

“諾蘭出品,必屬精品”

這不僅是眾多諾迷的心聲,是觀影者們對與諾蘭作品的信任,查看豆瓣評分會發現,除去《失眠症》為7.3分,其餘影片都是八分之上。甚至有部分網友開玩笑說:“如果諾蘭活得足夠長,豆瓣口碑榜top250遲早要被他承包。”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而這一切與諾蘭對於電影的認真追求有極大的關係。

在《敦刻爾克》上映後的採訪中,諾蘭被問及拍攝中的最大挑戰時,他回答到:

“對於我這樣的一個電影人,去拍攝一個從未被搬上熒幕的真實歷史故事,最大的挑戰是去為觀眾製造一段清晰、強烈、振奮、緊湊的視覺體驗,當然我們要尊重真實的歷史故事,多以我努力去探尋,去建造一個儘量真實的環境。

我們到事件發生的地點去拍攝,我們用了真實的噴火式戰鬥機,還用了一些真實的船隻,來幫助拍攝撤退的鏡頭,當然故事中有一部分是虛構的,是為了展現人們的那些經歷,我們努力創造清晰,強烈的逃生故事,讓觀眾享受這個奇特的環境,我們用力一種緊湊的方式希望幫助觀眾理解和感受。”

在《敦刻爾克》中,為了讓觀眾完全浸入電影,諾蘭將沉重的IMAX攝影機放在了飛機上拍攝,海上一天中最多出現62艘船隻進行拍攝任務。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為了拍攝的歷史感,使用了當時真實的船艦和飛機進行拍攝,同時也向歷史專家請教不同飛機的特點和飛行的技巧。

而這種真實的拍攝方式不止出現在在《敦刻爾克》中,備受觀眾追捧,上映時場場爆滿一票難求的《盜夢空間》中,也是如此。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讓人印象深刻的旋轉走廊就是現場搭建的模型,而小李子在夢境中坐在咖啡店外,周圍突然爆炸也是真實拍攝。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星際穿越》中最為大家熟悉的真實“搭建”應該就是那一大片玉米地了,為了真實的拍攝效果,諾蘭要求團隊進行種植,在之後的採訪中,諾蘭也有提到玉米地的收成很不錯。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在電影中深受大家喜歡的大冰箱造型的機器人,其實也是有人偶進行操控的,讓其轉動表現自然,成功收割了一大批的粉絲。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諾蘭對於電影的真實感追求遠不止場景搭建和現場特效應用,他堅持使用膠片拍攝,對2D情有獨鐘。

當時在拍攝《蝙蝠俠》系列時,曾被建議使用3D,提高收益。但是被諾蘭拒絕,他認為3D是個誤區,膠片拍攝出的本就是3D畫面。

諾蘭的每部電影都是膠片拍攝,他一直認為膠片拍攝就是好於數字拍攝,就連《星際穿越》中的視頻電話畫面也是用35mm膠片來拍攝呈現的。

對於CG能不使用就不使用,也是廣大諾迷最熟悉的諾蘭的特點。

並非是他對於科技和新鮮的事物不接受,他一直認為真實的搭建和拍攝會增強觀眾的感受,甚至在《敦刻爾克》的拍攝中他只使用極少的臺詞,減少對話對於觀眾的影響,他希望每一個人都會有一種真實出現在海灘上,面對撤退、是否投降的糾結判斷。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他喜歡IMax,諾蘭認為IMax寬畫幅更適合表達宏大的題材,而在《敦刻爾克》上映時,他也是建議大家去看IMax版本。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對於諾蘭電影的評價,除去“精品”之外,還有一個逃不開的詞就是“燒腦”。

諾蘭的電影二刷三刷對於大多數人而言,是極為正常的現象,每次諾蘭電影上映之後,身邊人的對話就會這樣發生:

“某某情節究竟是什麼意思,象徵什麼?”

“什麼,我怎麼沒看到,我要重新去看一遍。”

講故事似乎每一個人都會,但是講好故事,卻並非易事,但是諾蘭卻極為擅長,同時本人的邏輯也十分強大。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他可以將一個故事合理分解,利用幾條不同的線索和電影剪輯的方式,將一個故事重新排列組合,讓觀眾跟著導演一步一步的去瞭解故事,每當謎團似乎要揭開之時,鏡頭一轉,新的情節出現,越來越多的創作者用盡各種方式想辦法將懸念留到最後,小心翼翼的呵護唯恐中途被髮現。

諾蘭不同,很多時候看到最後,觀眾也不一定就能給出完整的結論。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他的非線性敘事方式依然成為一個重要標誌,《記憶碎片》中利用黑白順序和彩色倒敘,《致命魔術》通過日記將回憶和現實交織在一起,《盜夢空間》里幾層夢境將時空疊加,《敦刻爾克》海陸空三線敘事,《星際穿越》穿越黑洞之後的五維空間和書房,時間轉化為實體。

不同的劇情,卻一直在討論著相同的問題——現實。而感受現實最為重要的方式就是觀眾的代入感。

《敦刻爾克》中的海陸空三線敘事,是為了讓人們感受到自己就在那片沙灘上,仿佛遭受到了德國軍隊的襲擊。

他希望通過這種方式觀眾能夠感受到噴火式的戰鬥機,能夠感受到有船隻過來營救,對於不瞭解這個故事的觀眾,通過構造這樣的宏觀畫面,讓他們知道發生了什麼?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記憶碎片》中的男主患有“短期記憶喪失症”,他只能記住十分鐘前發生的事情,但他一直記得要為妻子報仇,他通過寫下小紙條和紋身儘量讓自己生活有序,提醒自己曾發現的案件線索。

整個電影,現實和回憶交織在一起,他按照自己的分析殺人復仇,每一張紙條和每一行紋身,似乎都是為到觀眾的線索,因此不止是男主在尋找凶手,其實觀眾也是。但最終卻發現殺害凶手的人是他自己。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電影中,男主最後的獨白,似乎在討論笛卡爾“我思故我在”,同時又充斥著薩特的虛無主義世界觀。

“我必須相信在我的意識之外有一個世界——我要相信世界不是我想象出來的,我必須相信我所做的事仍然有意義,即使我記不得做了什麼我必須相信,即使閉上眼睛世界依然存在。我相不相信世界依然存在?世界依然存在?是的!我們都需要用記憶去確認自己的身份我並不例外”

整個影片充斥著懸疑下的哲學思考,但是諾蘭並沒有讓他變成無趣的哲學分析,而是轉化成為對現實的討論,對時間的理解。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這個主題在《星際穿越》和《盜夢空間》中體現的極為深刻。

作為科幻片,《星際穿越》在目前的地位是極高的,雖然不少人認為這就是一個披上硬科幻外殼的親情故事,但是不可否認,五維空間與書房的聯繫、時間實體的巧妙展示,讓觀眾確實印象深刻。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對於我個人而言,那一段的佈景是我最為喜歡的,而《星際穿越》中的配樂也是我當時播放量最高的音樂。諾蘭極為擅長利用音樂和場景將觀眾帶入電影的環境中,不得不說,《星際穿越》中的配樂起碼對我而言,是極有代入感的。

不知是因為代入感還是對於現實和時間的恐懼感,或許是恐慌的覺得還有一個自己在看著現在的自己所作的一切,而這個時空的我不僅不知道她的用心良苦,還可能有一天進入到她的角色。

我不知道我想不想要這樣的一個我,畢竟我不會摩爾斯密碼,也沒有一個高級的“大冰箱”,我怕那個我也在不知所措的害怕。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諾蘭每一次的嘗試和應用,帶來的都是不同程度的“燒腦”效果,眾多的話題討論一直持續到現在,比如《致命魔術》是複製人還是兄弟,結尾處出現的人影又是什麼原因?《盜夢空間》到底是幾重夢境,第四重是真是假,陀螺是否停下?

直到2018年的一次講座上,《盜夢空間》的謎底最終被解開,陀螺最後是停了下來。不過揭曉答案的不是諾蘭本人,而是他的御用配角邁克爾·凱恩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他說,“當我拿到《盜夢空間》的劇本時,我有點困惑,我對諾蘭說我有點分不清這裡面說的現實和夢境。到底,哪些時候是夢境,哪些時候是現實?”

諾蘭回答他說,“嗯,當有你出現的情境,就是現實。”

我們得到了《盜夢空間》的答案,卻沒有得到現實和夢境的答案,只要諾蘭在,每一次看完電影,我們都不得不思考“現實”問題,或許是現實和夢境,也可能是現實和回憶,也或許就是平行時空呢?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最後,分享一首《星際穿越》中的那首詩

狄蘭·托馬斯——不要溫和地走進那個良夜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Dylan Thomas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bright

Their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green b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flight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w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blinding sight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 4)meteors andbe g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e sadheight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tears I pr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諾蘭:《盜夢空間》與《星際穿越》背後的男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