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歲月神偷》:偷回港片失去的味道,也偷走了每一位觀眾柔軟的心

《歲月神偷》其實描繪的是一種懷舊情調。

一如《幸福三丁目》《扶桑花女孩》《光陰的故事》《我家的歷史》等等。

懷舊、勵志、傷感的《歲月神偷》,或許略嫌煽情,然而這部片子仍相當值得一看。

《歲月神偷》:偷回港片失去的味道,也偷走了每一位觀眾柔軟的心

“歲月也許偷走了我們很多東西,如愛情、親情、友情,還有我們的爸爸媽媽,但歲月也留給我們一些東西,他們永遠活在我們的回憶里。”導演兼編劇的羅啟銳這樣說。

過往艱困的年代,成了人們回不去的鄉愁。

小巷弄內,街坊鄰居彼此照應;大樹下的夜飯,是鄰裡的社交時刻,幫忙讀著豆芽密般的英文信件、或意外得到美味佳餚;巷內唯一的一個電話亭牽動著愛情、失落與死亡。

一派昏黃色調,細訴影片中主角羅姓一家人的點滴故事。

功課頂尖,運動優越的大兒子、崇拜哥哥又愛偷東西的小弟、沉默寡言卻貼心的鞋匠父親、為人爽快又貪小便宜的母親。這一家人的故事很平凡,卻意外動人。

《歲月神偷》:偷回港片失去的味道,也偷走了每一位觀眾柔軟的心

全片以弟弟進二為第一視角,口述他的童年故事。這一切從一個魚缸出發,從一個小男孩的童言開始。透過進二的童稚雙眼,讓香港觀眾得以重溫逝去的年代。

1969年,阿姆斯壯登陸月球;同年,夢想當太空人的進二,戴著他偷來的魚缸看世界,望出去的風景,有點夢幻、有點模糊、有點扭曲變形。

(本片早前的片名是《1969太空漫游》)

魚缸望出去的景象,正是進二的心境呈現。

《歲月神偷》:偷回港片失去的味道,也偷走了每一位觀眾柔軟的心

年幼的他,對發生在周遭的大事,仿佛明白、卻也懵懂。

一如父母親因為生活而忙地焦頭爛額,他卻仍天真地只想要吃上一盒蓮蓉蛋黃月餅;

一如面對兄長的病痛,他感到不解、卻也焦慮。處在變化萬千、持續前進的時空中,進二開始“偷”東西,天真地以為世上沒有收集不到的物品。

只是,有形物品偷的走、藏的住;無形的物品(生命和時間),偷不走、亦摸不到。

當每個收集來的物件被進二拋入魚缸的一刻起,也宣告小男孩開始用更成熟、理性的眼光看待他生活的世界。也為 後面進一之死做了鋪墊。

《歲月神偷》:偷回港片失去的味道,也偷走了每一位觀眾柔軟的心

小人物的奮鬥辛酸史,在香港這個前期複雜的社會,總是這類題材所貫徹的。他們越是被環境壓地喘不過氣、越是努力往上爬、期待突破現狀、期待明天會更好。

可是人生啊,「一步難,一步佳」。

《歲月神偷》其實算是個悲劇,但劇中人物所表現出來的,卻不讓人感到他們是悲傷到難以復加,反而是透露出一種對生命與生活的樂觀。如吳君如扮演的羅太太,在面對大兒子生病時,羅太太總是說,“人,總是要信。”

正是顯現了他們一家人的樂觀,無論遭遇什麼困難或悲傷,都是樂觀的向前走。

《歲月神偷》:偷回港片失去的味道,也偷走了每一位觀眾柔軟的心

看似萌芽的愛情,擋不住階級的差異。就連影片色調都刻意做出區隔,劃開貧富兩界。看似前程似錦,卻戛然而止。看似走不出的悲痛,或會隨時間過去,慢慢彌平。

人常說:“魚只有三秒鐘記憶,可有些事情,卻能記一輩子。”

或許每個人都是一條魚,冤枉路走了又走,卻依然甘之如飴。一如父母對孩子犯錯不斷包容、一如孩子對父母的信任、對愛情的追求。

記不住的是苦,記在心底的是永遠的思念。

《歲月神偷》:偷回港片失去的味道,也偷走了每一位觀眾柔軟的心

“幻變生命里,歲月,是最大的小偷。”

這是《歲月神偷》的開場,發生在60年代的老香港,一個物質缺乏卻心靈富足的年代。

影片肯定感動很多年長些的觀眾:馮寶寶童星時期的粵語片、懷舊童玩、復古髮型與建築、鼻貼黑板的懲罰,還有喜感十足的谷德昭用他的溫吞語氣飾演了從上海來的老師傅,也可以看到一向嚴謹的許鞍華扮演嚴苛的小學老師。

那些召喚你我回憶的畫面,正一幕幕重演。

據說影片還帶有導演羅啟銳的自傳色彩,讓人忍不住猜想哪些片段是杜撰、哪些是導演童年的回憶重現呢?

《歲月神偷》:偷回港片失去的味道,也偷走了每一位觀眾柔軟的心

總覺得電影要徹頭徹尾地感動一個人很難,即便如此,早在多年以前的《流氓大亨》裡頭船頭尺與李琪那樣含蓄卻不敢吐露的真愛,李琪那樣的一個無意的轉身就讓船頭尺的面容上存著無法熄滅的感慨,也將那種生活在他鄉的小市民心情,表達無遺。

但我真正鐘愛羅啟銳的原因是在於電影裡面細膩刻划著許多小細節,讓情節的細膩度拉抬至更高,也讓我對羅啟銳的編導功力有了更高的肯定。

羅啟銳極擅長鋪敘,即便是最平常的片段 ,仍有觸動人心的片刻。就像羅家奶奶說的那段苦海典故,我還是好不爭氣的被電影裡面那個雜揉記憶與海水的魔幻時刻給弄哭了,我們也都曾想要丟棄所有,卻都知道什麼都有可能無法贖回。

《歲月神偷》:偷回港片失去的味道,也偷走了每一位觀眾柔軟的心

從某方面來說,《歲月神偷》是一部極通俗的作品。換句話說,任何人看了都會有感觸。

有才華的窮小子進一,一定是個貼心、上進又善良的孩子,可惜,他愛上富家千金,門當戶不對,愛情無疾而終。即使努力振作,卻發現自己得了絕症。心疼孩子的父母,為拯救兒子性命,四處奔走、傾家蕩產、還因經濟狀況不佳、遭來醫護人員不少白眼…這樣的情節,確實很催人淚下。

病逝兒子告別式上,同學排排而座、父親聽不懂外國牧師的禱詞,經過提點才知輪到自己發言的段落,有點像《魯冰花》和《戀戀茉莉香》再現。

這類賺人熱淚又稍嫌過火的煽情安排,意外地,反而給觀眾帶來了正能量。

《歲月神偷》:偷回港片失去的味道,也偷走了每一位觀眾柔軟的心

這其中的原因之一,源自羅啟銳導演對人物情感的鋪陳,自有其獨到之處。

不管是5個大人帶8個小孩看電影的趣味、父母努力保護屋頂的驚險、羅爸爸幫羅媽媽做了雙鞋子,卻在鞋上挖了兩個洞,好讓母親腳上的雞眼透氣的貼心;或是羅爸爸奮力拔樹,幫孩子的墓碑遮陰,他說:“做人最重要的是要有頂。”

即便孩子過世了,還是不忘為他遮風避雨,這就是父親的愛吧。甚至是進二倒著背的英文單字,都是有力的慨嘆。

文字可以倒著背、人生卻沒法重來啊。

《歲月神偷》:偷回港片失去的味道,也偷走了每一位觀眾柔軟的心

羅啟銳用豐富的人文細節,大大厚實觀眾對劇中角色的情感傾註。

一個平常寡言不多話的父親,為了自己兒子的病,瞬間蒼老。

一個平常都笑口常開的母親,為了自己兒子的病,日夜忙碌。

因此,當我看到羅爸爸為拯救孩子性命,賣掉婚戒繳交醫葯費,羅太太見丈夫手指上空了的指環印,不發一語,只是緊緊地握住他的手,用她手心的溫度填補丈夫指印的空隙。每次看到這段,真的是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已經偷了所有東西給你了,你到底想要什麼?”羅進二對哥哥說。

這是羅進二自己唯一能做到的,他希望哥哥開心,但卻不知道哥哥要的是他這一輩子也偷不到的。

《歲月神偷》:偷回港片失去的味道,也偷走了每一位觀眾柔軟的心

我總記得哥哥進一離世那幾幕戲——弟弟還在天台小學黑板前罰站,鄰居跑來,神色凝重跟老師說了兩句,弟弟條件反應般跑回「羅記皮鞋」。羅爸羅媽拿著及第粥回到醫院,氣氛突然凝住了,走廊各人報以奇異目光,或傷感或逃避或無言。

床邊白布一揚,年輕生命就此終結。弟弟看著關了門的「羅記皮鞋」,哭叫著向前狂奔。

弟弟哭叫著狂奔的那幕,我至今仍歷歷在目。

《歲月神偷》:偷回港片失去的味道,也偷走了每一位觀眾柔軟的心

雖然災難不斷地發生,卻沒有擊潰羅家四口的信念,雖然物質貧乏,他們身上卻顯現出了永不放棄的精神。

家庭的和樂、街坊的互相協助,人與人之間毫無界限,只有溫暖無比的貼心與感動;另外還有生離死別的故事,作為在努力一番之後依舊無力可輓回的結果,雖然有稍嫌煽情之感,卻能營造出令人笑中帶淚的劇情內容。

老實說,這真的是我很久不曾見過的港片味道。

《歲月神偷》:偷回港片失去的味道,也偷走了每一位觀眾柔軟的心

《歲月神偷》除了講述著街坊俚語的口傳藝術,還有那個時代的人文流行、生活模式,幾乎是現今社會即將消失的珍貴文化。就像羅爸與羅媽所說的「鞋字半邊難」,卻也有「鞋字半邊佳」的寓意,這些俯拾即是的生活藝術,說的是日子雖然不好過,卻能用一小點的快樂彌補一大片的痛苦。

整部戲來說,其實沒有強烈的主軸,架構也不算完整,但是卻能達到你內心的共鳴點。在看的時候並不覺得像在看電影,覺得仿佛就是身邊隨時會發生的事。裡頭的每一個角色好像隨時都可以代入自己周遭的人一樣。

這是我看完《歲月神偷》最大的感受。

《歲月神偷》:偷回港片失去的味道,也偷走了每一位觀眾柔軟的心

同樣,電影也在訴說著半世紀之前的往日風情,卻讓人看見生命的價值,現代生活進步而繁榮,但是人卻更加彷徨而不知所措,我們在科技發展里反而失去了人與人互相之間的親密情感,好像靠得很近其實卻很遙遠,那是一種真正意義上的情感疏離。

《歲月神偷》提醒我們,應該要回歸生命的本質,去檢視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因為歲月並不因人而停留,它會依照自己的腳步帶走不屬於你的東西。

回憶起《流氓大亨》那樣無法圓滿的結局,我回味著在《歲月神偷》的最後,什麼都記不得的段落,也一定要記住最重要的事物。一如那道看似消失的彩虹,以為是謊言的,但卻都是真實發生的。

《歲月神偷》:偷回港片失去的味道,也偷走了每一位觀眾柔軟的心

在變幻的生命里,歲月,原是最大的小偷。我濕潤了,你們也要說說自己的故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歲月神偷》:偷回港片失去的味道,也偷走了每一位觀眾柔軟的心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