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影片集中撤檔改名、高管辭職流失,誰來守護影視行業小小的願望?

影片集中撤檔改名、高管辭職流失,誰來守護影視行業小小的願望?

“經考慮影片《少年的你》的製作完成度和市場預判,經製片、發行各方協商,《少年的你》不在6月27日上映,新的檔期擇時公佈。”

“今日,電影《偉大的願望》正式公佈更名為《小小的願望》。”

“我們改檔啦!《超級的我》,暑假見。”

“經片方與各方協商,《八佰》取消原定7月5日公映的安排,暫別暑期檔,新檔期擇日公佈。”

······

影片集中撤檔改名、高管辭職流失,誰來守護影視行業小小的願望?

今年的暑期檔可謂是最為變幻莫測的檔期,進入6月,已經有多達8部影片宣佈撤檔、改檔、改名。

在此情況下,整個影視行業都充滿了焦慮,人心惶惶,許多影視公司高管在朋友圈中表示壓力太大,要離開影視行業。雖然這可能只是他們的玩笑話,但也可以看出當前市場已經進入了一個高度緊張的時期。

而且,“高管離職”的確已經成為了當前影視行業的普遍現象,2018年以來已經有48位上市影視公司高管離職,進入2019年離職的就已經有22位。

在行業進入寒冬後,2018年影視公司高管薪酬普遍下降。而且影視行業的現金流本來就很脆弱,在當下的環境下,影視公司處境就更加緊張了。但是,市場越脆弱就越需要從業人員的團結,要對市場持更加包容的態度,更不能相互惡意攻擊、互相舉報。

影片集中撤檔改名、高管辭職流失,誰來守護影視行業小小的願望?

撤檔、改檔、改名

影視從業人員備受折磨

一部電影經歷上映檔期變化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今年的暑期檔這一現象十分嚴重,截至目前共有6部影片改檔,2部影片撤檔,1部影片改名。

影片集中撤檔改名、高管辭職流失,誰來守護影視行業小小的願望?

關於“改檔”就是對電影上映日期進行調整,原因大多是片方收到院線獲其他政策的影響而做出的調整,這會影響到影片的宣發節奏,對於影片的傷害很大。

比“改檔”更嚴重的是“撤檔”,這是片方最不想看到的結果。

導致“撤檔”的因素主要有兩種,一種是“藝人問題”,比如今年春節期間的吳秀波主演的《情聖2》,雖然片方曾嘗試通過提檔來改變這一局面,但最終還是沒能逃過審查。

影片集中撤檔改名、高管辭職流失,誰來守護影視行業小小的願望?

另一種“不可抗力”則是所謂的“技術原因”。比如《少年的你》《八佰》都因為強大的技術原因而作出的撤檔決定。

隨後就有網友揣測《少年的你》是因為怕撞車《蜘蛛俠:英雄遠征》,對於這種揣測我們是不敢苟同的。

影片集中撤檔改名、高管辭職流失,誰來守護影視行業小小的願望?

首先撤檔會讓影片的前期宣發付諸東流,在我國影片上映之前,大多都會做出大規模的宣發活動,而且片方對於宣發的投入力度也在日益增大。所以,影片撤檔會使片方的宣發投資打水漂。

另外,影片撤檔對於票房的影響也十分巨大。影片撤檔會直接影響到院線排片,從而直接影響到票房成績。其中《少年的你》貓眼有超過71萬人標記了“想看”,淘票票想看人數更是超過104w人,影片撤檔將會對這些期待已久的觀眾造成傷害。所以,片方想通過撤檔來吸引眼球是十分不可行的。

影片集中撤檔改名、高管辭職流失,誰來守護影視行業小小的願望?

比如2017年1月16日《大偵探霍桑》宣佈定檔暑期,隨後撤檔,再無消息;2018年12月24日,官微突然宣佈影片定檔2019年1月18日;2019年1月8日,影片“由於技術原因”再次易檔;一周後,官微宣佈“剋服了技術問題,明日定檔!”最終,電影於1月25日上映。但是,《大偵探霍桑》幾易檔期後,最終僅收穫797萬票房。

影片集中撤檔改名、高管辭職流失,誰來守護影視行業小小的願望?

由此看來,撤檔只會帶來更多的不利因素,影片改名也是如此,所以說片方沒有必要為炒作而做出的撤檔、改名的決定。

影視從業者們已經被改檔、撤檔、改名等一陣陣風波折磨地心力憔悴了,盲目的惡意的輿論就放過他們吧!

在愈發緊張的風向中,縱然他們的願望不敢妄稱“偉大”,但就算是“小小的願望”,也是值得守護的。

影片集中撤檔改名、高管辭職流失,誰來守護影視行業小小的願望?

股權變動、高管離職

影視行業籠罩在烏雲之下

電影行業的發展要依靠優秀的電影人,但是在行業籠罩在焦慮的迷霧之中的情況下,電影人被套上無形的枷鎖,不確定性太多,這也讓很多電影人轉身離去。就在6月24日,樂創文娛發佈官方公告:原董事長、CEO張昭由於個人原因,將辭去在樂創文娛的相關職務。

影片集中撤檔改名、高管辭職流失,誰來守護影視行業小小的願望?

張昭作為曾先後創立光線影業和樂視影業的傳奇人物,他的身上,曾經光環無數,但是在行業焦慮下,他還是沒能在樂創文娛堅持下去,無奈選擇離開,引起無數唏噓。

這僅僅是整個行業的一個小小縮影,從去年開始,影視板塊二級市場就在持續震蕩,大量影視公司股權質押比例不斷提高,公司所面臨的風險也隨之變大,公司高管變動開始頻繁。據每日經濟新聞統計,除張昭外,2018年至今已經有47名影視公司高管離職。

影片集中撤檔改名、高管辭職流失,誰來守護影視行業小小的願望?

其中進入2019年離職的人數就有22人。2019年2月12日,長城影視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張珂離職;4月3日,上海電影副總經理蔣為民女士離職;4月11日,幸福藍海監事林凌先生離職;5月17日,驊威文化副總經理陳勃離職;5月31日,華誼兄弟副總經理秦開宇離職······

從統計的離職高管中可以看到,驊威文化可以說是離職大戶,在2019年1月14日和15日兩天共有包括董事長郭卓才副董事長、總經理郭祥彬,董事會秘書、副總經理劉先知,副總經理、財務總監陳楚君等人在內的11位高管離職,而他們離職的原因都是因為股權變動。5月17日,公司副總經理陳勃離職。

至此,2019年驊威文化已有12名高管離職,在瘋狂收購之後的驊威文化要開始面對一地狼藉。

據驊威文化2018年年報顯示,公司2018年共實現營業收入7.52億元,同比增長3.41%;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2.77億元,同比下降449.58%,這主要是由於大幅計提了公司此前併購的兩家子公司商譽減值。在此情況下,公司高管為了將損失降到最低,股權紛紛發生變動。

影片集中撤檔改名、高管辭職流失,誰來守護影視行業小小的願望?

除了驊威文化外,其他公司的高管離職原因基本都是由於個人原因,但是,無論是個人原因,還是其他情況,這些公司高管的離職的背後,大多或許都是因為對公司前景不看好,提前防爆。

影片集中撤檔改名、高管辭職流失,誰來守護影視行業小小的願望?

高管薪酬大幅下降

留下來的人仍在堅守初心

眾所周知,自去年範冰冰“陰陽合同”事件開始,我國的影視行業開始自查自糾、補繳稅款,人心惶惶,行業進入寒冬。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根據申萬行業分類,目前文化傳媒板塊共有151家上市公司,其在2018年合計實現凈利潤-269.5億元,整體虧損。

影視公司的虧損也使公司高管的薪酬發生了變化。

據統計,2017年影視上市公司中有6家高管人均薪酬超百萬,其中高管平均薪酬前三名為完美世界、萬達電影、文投控股,分別達576萬元、394萬元、133萬元。從高管最高年薪來看,萬達電影的總裁曾茂軍、執行總裁劉曉彬和完美世界的董事長池宇峰分別以978萬元、832萬元737萬元位列前三。

影片集中撤檔改名、高管辭職流失,誰來守護影視行業小小的願望?

萬達電影總裁曾茂軍

而在經歷了寒冬之後,2018年高管人均薪酬超百萬的公司僅剩完美世界、萬達電影和華誼兄弟,分別為511萬元、410萬元和152萬元。高管最高年薪前三名也是這三家公司,萬達電影總裁曾茂軍仍以965萬元領跑,完美世界董事長池宇峰和華誼兄弟副董事長、總經理王中磊分別以665萬元、260萬元緊隨其後。

影片集中撤檔改名、高管辭職流失,誰來守護影視行業小小的願望?

完美世界董事長池宇峰

可以看到除了完美世界和萬達電影、華誼兄弟的高管薪酬沒有下降外,大多影視公司高管薪酬都下降了。比如在2017年高管平均薪酬位列第三的文投控股,2018年公司高管總薪酬為708萬元,較2017年的1094萬元下降35%。

而在2018年業績十分出色的光線傳媒,實現了凈利13.73億元,同比增長68.47%,但是高管人均薪酬不升反降,2018年光線傳媒高管年均薪酬為52萬元,相比於2017年的63萬元,下降超過17%。

這對不少從業者而言,已經心灰意冷,轉行、離職也不再是新鮮事。

但是,越是在困難的時候越需要大家眾志成城。同行之間少一些互相舉報,吃瓜群眾們少一些惡意揣測。當然,我們也理解上面的嚴控,但也希望上面可以給出具體的邊界和規則。

儘管外部環境緊張,但好在近兩年國內電影市場愈發成熟。與前幾年的大量爛片充斥市場相比,我國當下電影市場的觀影習慣已經養成,觀眾審美逐漸提高,對於爛片來說,生存空間幾乎已經消失,口碑對於影片的影響越來越大。

在這種情況下,也希望影視從業者們堅定對國產電影的信息,培養更加積極的政策敏感度,在方圓之內依然能夠做出真正的優秀作品。堅持初心,風雨過後會見彩虹。

原創文章,轉載請標註來源和作者,違者必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影片集中撤檔改名、高管辭職流失,誰來守護影視行業小小的願望?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