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評上海國際電影節日本展映片《漫長的告別》:恰似你被遺忘的溫柔

評上海國際電影節日本展映片《漫長的告別》:恰似你被遺忘的溫柔

《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劇照

去年上海國際電影節,我私人的閉幕電影是沖田修一的《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其時尚在人間的樹木希林與老戲骨山崎努靜默地對戲,演出一對非常“日本”的隱居夫妻,山崎努飾演的畫家熊谷守一數十年不曾出門,每日周游院子里的微觀山水,沉浸於創作的自得境界。在他最新出演的《漫長的告別》里,一位罹患阿爾茲海默症的前大學校長父親,成為他飾演的又一個厚積薄發的角色。

同為1930年代出生的老牌昭和男星,山崎努同田中邦衛、仲代達矢等演員一樣,親歷了戰後日本電影群英薈萃的傳奇年代,這份經歷亦在今日成就了其羚羊掛角的表演魅力。影片里的父親,精神狀態游走於清醒與失落,並隨影片講述事件的推移而不斷變化,過程漫長而潤物無聲,恰如影片的主題一樣,對錶演者和角色來說,都是追尋一道溫柔之光的過程。

女主角、飾演小女兒的蒼井優近日的婚訊無疑成為這部五月在日本上映的電影第一賣點,事實上,生活中(或新聞里)的蒼井優與她所飾演的小女兒身上的種種個人氣質幾乎是無縫對接的,這亦是日本的80後一代演員比較突出的特點,即對自身公眾形象與角色形象的高度統一,達成日本電影中所在多見的萬化角色,比如高良健吾、前田敦子以及三浦貴大等皆屬此類。

評上海國際電影節日本展映片《漫長的告別》:恰似你被遺忘的溫柔

《漫長的告別》聚焦老年痴獃人群,但同時輻射到病人的家人

言歸正傳,《漫長的告別》聚焦老年痴獃人群,但同時輻射到病人的家人。這部改編自中島京子小說的電影將四口之家的格局設定為嫁到海外的大女兒、獨居奮鬥的二女兒及留守家中的雙親,其實一早就已經搭建好了一個很容易落入俗套戲劇衝突的情景,影片中當然也出現了諸如海外女兒每次回國都會被老公抱怨等情節,但在整體敘事上,實則還是沿著歷年來日本以“旬報十大”為標桿的口碑小格局作品風格,通過細緻的物件線索串聯一家人的集體回憶。令人動容的父親贈送女兒辭典、帶著三把傘出門等橋段,在在呈現出家庭(而非家族)情感紐帶在當代日本的重要地位。母女三人在旋轉木馬外找到父親,看到他在轉盤上釋放天真笑容,即是將當下的時空與父親腦中殘存的與家庭成員相處的溫馨場景對接,而父親口中念念不忘的“回家”,亦製造出既勾連父母青年記憶又意在言外的懸念,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漫長的告別》與一般意義上的新世紀以來日本家庭主題電影有所區別,其綿延情感的方式層層遞進,同時推進的過程並不順利。

在阿爾茲海默症主題之外,影片亦通過兩名女兒的不同人生軌跡勾浮出2010年代日本人面對的現實問題,比如去國懷鄉的身份認同(大女兒的日本移民丈夫及接受西方教育的兒子)或日本青年的生存現狀(小女兒不斷做出的廚房努力)。“311”大地震毫無疑問是片中出現的最具代表性的創傷表徵,自地震發生至今的八年裡,這場浩劫已經出現在相當可觀數量的日本電影中,去年的《夜以繼日》便是直接表現地震發生當時的眾生反應。《漫長的告別》通過母女電話呈現災難間接現場並由此引發母親對是否可以出門的擔憂,這一重創當代日本人身心的災難被嵌入無法維持記憶的父親人生最後階段,相信絕非創作者的閑來之筆,記憶的慘烈程度與消逝速度成正比,是具有相當摧毀力的矛盾。這部電影借助個體對人間的緩慢告別,呈現一家人的生活境況,進而延及具有普泛性的全民議題,展開過程同樣層次分明,在編導方面來說可以看出極強的邏輯性與把控能力。

也正因此,《漫長的告別》雖不乏足以煽情的佳句,但未將重心放在催人淚下上,相反,由頭至尾,片中角色對於父親終將逝去這件事情的姿態是冷靜的,影片所呈示出來的節奏也是極盡剋制。在片頭游樂場內小女孩的對話,實際上與故事主要人物關係不大,但卻以旁觀者的角度直接從現實層面插入在父親的記憶深處,這種游離式的敘事本身即已經表明瞭導演的鮮明態度,即是要以面對“漫長”本身的從容來撫平創傷,無論其產生於昨天還是當下。

評上海國際電影節日本展映片《漫長的告別》:恰似你被遺忘的溫柔

《葬禮的名人》海報

影片里父親到最後時刻仍然記得對視頻連線對面遠在大洋彼岸的外孫揮手,這或可理解為是父親為自己保留的最後一道防線,逐漸消失的世界最邊緣處,是模糊的最後溫柔。有意思的是這道防線是由全球互聯網絡技術提供支撐的,僅在咫尺的遠方人,某種程度上也是現代社會人際相處的特征之一,而在影片提供的這一無奈漸行漸遠的親緣案例中,顯然頗有利用科技與現實反差激發悵然情感的意圖。隨著父親的去世,存在於家庭成員之間的不成誤會的誤會也隨風而去,二女兒將書本還回父親的書房,一本被取錯了的辭典,燭照出世人牙牙學語時的最初情景,兩個女兒一度與父母疏遠,因這漫長的告別反覆團圓,如同對家庭的原生時期的執著回歸。影片中兩次為父親過生日,一次在患病初期,另一次則將生日帽子戴在了病床上的父親頭上,這一場景極盡荒誕,因現實中醫院決不可能允許。如同今年另一部日影《葬禮的名人》中眾人抬著老同學的屍體走進母校一樣,我更願意將這類場景理解為面向觀眾的“彌留體驗”,也許我們正是在這種不知今夕何夕的錯覺里,才可以最近距離接近主人公不易為外人體驗到的內心觸覺。

作者:戲劇與影視學博士、影評人獨孤島主

編輯:吳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評上海國際電影節日本展映片《漫長的告別》:恰似你被遺忘的溫柔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