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建軍大業》《我不是藥神》佳作背後電影人暢談“新主流電影”

從《戰狼2》到《我不是藥神》,既表達了主流價值觀,又獲得了市場成功的國產電影不斷躍現。這些影片大多是現實主義或主旋律題材,它們通過成熟的拍攝技術、敘事手法以及類型化的包裝,引發觀眾的強烈共鳴,進而在票房或口碑上收穫不俗成績。

這樣的國產電影正在成為行業的主流和新趨勢。在此背景下,多位優秀電影創作者和研究者在昨天下午齊聚上海國際電影節,在主題為“復興之路:主流電影的傳承與創新”金爵論壇上,圍繞“新主流電影”一路走來的發展路徑,傳承中華文化精神內涵、增加生活的豐富性和視野的當代感等話題進行探討。

《建軍大業》《我不是藥神》佳作背後電影人暢談“新主流電影”

趨勢 現實主義題材電影的火爆引領觀眾消費

談論“新主流電影”,離不開這兩年出了不少“爆款”的現實主義題材電影。比如在去年暑期檔上映的《我不是藥神》,影片內地總票房達到31億元人民幣,位列國產電影票房總榜第6位。

《建軍大業》《我不是藥神》佳作背後電影人暢談“新主流電影”

在北京電影學院客座教授劉嘉看來,現實主義題材的火爆給中國電影帶來了新的活力,這種活力使市場發現了新亮點,而在此潮流下也帶火了不少現實題材的引進片,包括去年曾在上海國際電影節內地首映,後來又公開上映的日本影片《小偷家族》,以及前兩個月上映的黎巴嫩影片《何以為家》,“我們國產影片的現實主義題材的火爆,引領了整個市場的消費趨勢。”

《建軍大業》《我不是藥神》佳作背後電影人暢談“新主流電影”

同時,在類型化包裝下的、從現實中取材的主旋律影片也在市場上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票房奇跡。如《戰狼2》至今高居內地影史票房榜榜首位置,《紅海行動》《湄公河行動》《建軍大業》也都取得了不俗的票房和口碑。

《建軍大業》《我不是藥神》佳作背後電影人暢談“新主流電影”

用《建軍大業》編劇趙寧宇的話來說,“新主流電影”既有表現國家意志的,也有人民群眾新聞樂見、符合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嚮往的,也有表達個人感受的,大多極富觀賞性,並且在美學、藝術、技術等各方面都高於一般電影水平。”

在這樣的浪潮下,記者細數了上影節期間各大電影公司公佈的今年即將上映或是正在拍攝的重點推薦影片片單,如獻禮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我和我的祖國》《解放了》《決勝時刻》,致敬海上救援隊的《緊急救援》、致敬消防員的《烈火英雄》、致敬航空機組的《中國機長》、致敬珠峰攀登隊的《攀登者》,還有由張藝謀執導,集合反腐、警匪、掃黑元素的《堅如磐石》,都是現實題材或主旋律的“新主流電影”。

實踐 協調好“娛樂性、社會性和靈魂性”

觀眾能夠欣賞到如此多優秀的“新主流電影”,離不開無數電影人在幕後的辛勤耕耘,他們一直走在傳承經典、探索創新的電影之路上。

憑藉現實題材電影《我不是藥神》一鳴驚人的新人導演文牧野,寫故事和拍電影始終堅持三個標準:娛樂性、社會性和靈魂性。“娛樂性相對電影就是類型,就是拆解和講述電影的方式。社會性其實是題材,靈魂性則是價值取向。”

《建軍大業》《我不是藥神》佳作背後電影人暢談“新主流電影”

在他看來,好電影就是在社會性、靈魂性和娛樂性上都有好的評價,

“很多時候可能這三性之間是此消彼漲的,有的時候娛樂性高了,社會性、靈魂性就下來了,這個時候我們創作電影,就是儘量讓這三性都能夠足夠的飽滿,協調他們三個之間的關係,最終我們宣揚的是愛、是勇氣,是能給所有看完電影的人以靈魂的力量,這才是主流電影。”

《建軍大業》《我不是藥神》佳作背後電影人暢談“新主流電影”

文牧野的代表作《我不是藥神》正是根據社會新聞改編,涉及人們常常談論的“疾病”和“死亡”主題,最後傳遞的能量則是告訴人們如何去“生”,

“生老病死四個字占了三個,就像我說的已經有足夠的社會性了。接下來我就會想怎麼提高娛樂性,我想做的有意思一點,有節奏感一點,所以就先類型化,之後再在類型化的基礎上確保不能遺失掉社會性和裡面所展示的人和人之間的愛,最後大概花了兩年時間寫劇本。”

作為即將在今年10月上映、講述平津戰役的電影《解放了》的導演,李少紅最初接到劇本時其實很意外,因為她從沒拍過戰爭片或主旋律電影,但看完劇本後,她被故事里戰爭中的人情和人性所打動,因為影片並不是從正面,或者從高屋建瓴的角度上講述戰役戰略,而是從普通戰士和當時被圍困在天津城裡的老百姓的角度來描述這場戰役。

《建軍大業》《我不是藥神》佳作背後電影人暢談“新主流電影”

“比如我們片子里有四個孩子,你能想象當兵的天天得夾著孩子滿街跑,經歷槍林彈雨太不容易了,不知道哪一顆子彈就把孩子打死了,讓人揪心。《解放了》就是以小見大,用情感來連接戰爭中的人,更多地融入人性和情感,去講一個動人的好故事。”

建議 從傳統文化和老電影中汲取營養

“新主流電影”正在蓬勃向上發展,正身處潮流中的電影人們有許多經驗之談和建議想要說給大家聽。

參與了許多主旋律影片拍攝製作的趙寧宇在創作中堅持“向歷史學習,向電影學習,向生活學習”的專業態度。

他曾為一部影片的創作,把歷史上所載一個團的全體戰士的籍貫梳理成圖表,關於“紅軍長征歷程中帶了多少粒米,有多少桿槍,多少子彈,多少手榴彈,多少梭鏢,多少雙鞋,人均身上的重量是多少”,他都搜集了史料甚至是實物。

《建軍大業》《我不是藥神》佳作背後電影人暢談“新主流電影”

對於許多優秀的國產老電影,比如《開天闢地》《開國大典》,趙寧宇始終從中汲取養分,“這些電影不僅是藝術精湛,而且都是在那個年代在題材上藝術上有重大突破的作品,所以我們看到這些作品因其藝術突破、觀念突破而站到了歷史的里程碑位置上,如今我們也要去敢於去尋找新的藝術突破。”

他還透露,他在寫《建軍大業》和新片《百萬雄獅》的劇本時,都分別受到了《水滸傳》和《三國演義》等名著的影響。“從《詩經》《尚書》到《文心雕龍》《世說新語》,好多中國傳統文化對於今天的創作,是非常有力的營養庫。”

《建軍大業》《我不是藥神》佳作背後電影人暢談“新主流電影”

在場的年輕導演蘇倫,也是“向電影學習”的踐行者,她的代表作《超時空同居》就借鑒了上世紀六十年代的電影《十字街頭》。這部老片也是一板之隔有一對青年男女鄰居,他們在愛情、事業迷茫的時候遇到了彼此,愛情又給了彼此勇氣和力量。

“其實傳統的主流電影能給我們新力量非常大的養分,就像我們看到很好的建築,大家一味的說推翻掉它,我們重新建一些所謂的新建築,最後大家看到的可能還不如老的好看。我們作為新人導演來說,應該學習怎麼去吸收好的傳統,把優秀的老東西翻新,翻新很重要。”

《建軍大業》《我不是藥神》佳作背後電影人暢談“新主流電影”

《雲水謠》導演對於創作者的建議,是尋找到當下觀眾價值觀的最大公約數,在人物角色身上找到每個人內心所欠缺而所希望呼喚的。

《建軍大業》《我不是藥神》佳作背後電影人暢談“新主流電影”

正如文牧野最後所說,“符合人對於人根本性的判斷,即人相信人性本善。價值觀立住,先熱愛這個世界,先熱愛生活,先熱愛這個時代,相信這些事之後再去做電影,向光明的方向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建軍大業》《我不是藥神》佳作背後電影人暢談“新主流電影”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