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前段時間,鄧超、俞白眉聯手執導的新作《銀河補習班》曝光預告,其中一句話,在微博、朋友圈等社交平臺被頻頻刷屏:教育不是註滿一桶水,而是點燃一把火。

長久以來,圍繞“教育”話題展開的影視作品有很多,它像一方承載意義的池塘,不斷有各式各樣的解讀與剖解,被投擲其中。然而,有的電影旨在放大教育的奕奕光彩,而有的電影,則以現實為刃,直擊在魚龍混雜的“教育市場”中,那些最為陰暗可怖的猙獰面目。

比如今天要推薦的這部——《總有一天》。

這部於2016年4月21日在丹麥上映的劇情片,由傑斯珀·W·尼爾森執導,拉斯·米克爾森(沒錯,正是《閃靈》中的魔鬼父親傑克·米克爾森的弟弟)、蘇菲·格拉寶、哈拉爾德·凱澤·赫爾曼、艾伯特·魯德貝克·林哈特等人主演。

影片根據真實事件改編,故事發生在戈德港的一家寄宿學校內。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1967年秋天,淘氣兄弟Eric與Elmer的單親母親患癌病重,家中叔叔無力照顧,只得將二人送進當地一家名望頗佳的寄宿學校。臨別之際,母親允諾,等到聖誕節,就將兄弟倆接回家。

本以為是一段只需忍受與母親分別之苦的借讀時光,卻險些成為兄弟二人終生的噩夢。

學校的老師團,由校長Heck帶領,其間,有冷面狠絕的班主任、患有戀童癖的老師、擅於洗腦的生活老師、置身事外的醫生,和剛剛入職的語文教師Hammerskhoy。

學校內共有47名學生,準確地說,是47具在虐待中苟延殘喘的“鬼魂”。他們白天除了上課,還要被迫做苦工,一日三餐儘是些難以裹腹的殘羹冷炙,日常遭受的體罰、虐待,更是數不勝數。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禍不單行的是,聖誕節前夕,正當Eric與Elmer兩兄弟倒數著回家的日子時,叔叔打來電話,告知母親去世的噩耗。這意味著,兩人必須繼續在學校內生活,直至15歲。

比失望更絕望的,是希望的破滅。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時至今日,仍有許多人未曾看過,甚至沒聽說過這部電影,正如他們不曾聽聞,影片里真實發生過的那些事。

而看過的觀眾,多數將其定義為丹麥版的《熔爐》。

同樣的校園虐童題材,同樣的“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同樣的灰暗現實。

不過,《總有一天》與《熔爐》還是有些不同。

就故事而言,前者比後者更“壞”,也比後者更“好”。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總有一天》的“壞”,在於根源性的觀念扭曲。

與《熔爐》中教師腐敗的人性相比,《總有一天》中的校長Heck,堅信被送到寄宿學校的孩子,都是“沒有人可以管教”的壞孩子,在他看來,既然言語不起作用,便只能用暴力去化解孩子們身上的“戾氣”。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如果將寄宿學校比作教育機制內的一座金字塔,那麼Heck就是站在塔尖,充當意見領袖,如“上帝”一般的角色,可怕之處就在於,手握生殺大權的Heck,站在了極端錯誤觀念的一方,在他的持續灌輸影響下,暴力的合理性,與“主僕”階層的病態認知,深入校內每個老師的骨髓之中。

事實證明,人類可以在某種極端環境的作用下,化身為道貌岸然的魔鬼。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魔鬼們展露獠牙的方式,輕則揮打耳光,重則拳打腳踢,再不堪些,便以性侵的方式,滿足自己醜陋的私欲。哪怕它們面對的,只是一群懵懂的孩子。

Elmer第一次驕傲地談論起“宇航員”的夢想時,挨了耳光;兄弟二人得知母親去世,在晚餐現場聲淚俱下時,挨了耳光;校長要求Eric在學校工廠內做工到18歲再離開時,Eric剮蹭了校長的豪車,被毆打至休克……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比拳腳相加更恐怖的,是深夜時分,Alex老師的小辦公室。

夜間就寢時間,值班的Alex悄然進入學生的寢室,在床鋪之間穿巡,物色著今晚的“食物”。一旦有了目標,他會過去拍拍孩子的肩膀,拉著他細弱的胳膊,說:“come、come……”

反反覆復,笑裡藏刀,像惡毒的咒語。

第二天晨間,被Alex帶去辦公室的孩子,走路都異常困難。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Elmer是下一個受害者。

起因很荒唐。Elmer在課堂上展現了自己的閱讀能力,便在課後為每位同學朗讀“家書”,善良如他,會省略掉信中足以令收件人低落的信息,而經由自己天馬行空的想象力,彌補一段振奮人心的說辭(這裡也說明瞭問題的關鍵所在:親情的缺失,是孩子們受難的根源)。一時間,Elmer深受同學歡迎,找他讀信的人,排起了長隊。

結果,躲在暗處的Alex,聽到Elmer讀信的聲音,萌生了罪惡的念頭,他用Eric的安全,威脅Elmer:“如果不願意做,你的哥哥會吃苦頭”。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某個夜晚,從小辦公室出來的Elmer,躲在洗漱間,抹擦著兩腿之間刺眼的血。面對哥哥Eric焦急的關切,小男孩決絕地對他喊:“走開!”Elmer冰冷的眼神里,炸裂著對自己的嫌棄。

天使張開的翅膀,成為魔鬼眼中的盛宴。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樁樁件件的暴行背後,躲藏著不知悔改的施虐者。關鍵在於,他們中的每一個人,堅信自己所作所為的正確性。校長Heck反覆對學生們強調:“這一切,都是為你們好。”

壞人認為,罪惡是善行,虐打是拯救——這是《總有一天》比《熔爐》更“壞”的地方,它讓我們明白,有些惡,即便被揭露、被判罰、被打入十八層地獄,也永遠無法被澄清。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總有一天》的某些片刻,比《熔爐》稍“好”。

首先,它用了一個還算好的結局,為低氣壓的情緒鬱結開闢了一條出口,光滲進來,小小的一塊,足夠溫暖寒冷的靈魂。

Eric被校長毆打到生命垂危時,Elmer不願再屈服,趁著赫克心情好,請了假去鎮上,求助已經離職的語文老師Hammerskhoy。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Hammerskhoy離職的原因很簡單,起初,她不同意校長一行人的暴力教育法,後來的某個夜晚,因為種種原因的疊加,當聽到Elmer說“你跟他們是一種人”時,她不由地扇了他一個耳光。而後,Hammerskhoy毅然離職,她知道,再在學校里工作下去,早晚,她會成為下一個魔鬼。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Hammerskhoy帶Elmer去了警察局,向新上任的檢察官進行舉報。由此,寄宿學校的深重罪惡被曝光於天光之下,孩子們因此逃離魔爪,兄弟二人由Hammerskhoy帶走撫養。

邪惡被平反,正義被伸張。

《熔爐》未能尋求的光明,《總有一天》踉踉蹌蹌地找到了。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其次,《總有一天》對受害者,也就是一群孩子的刻畫,顯得更加溫情而富具戲劇性。

最出彩的,莫過於Elmer的“登月”夢想。Elmer右腿殘疾,具體原因影片並未交代。他的夢想,是成為一名宇航員,登上月球。因為宇宙沒有引力,能夠“包容”他的行動不便。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因為這個夢想,Elmer受到了兄弟二人進入寄宿學校後的第一枚耳光。後來為營救病危的哥哥,Elmer穿著用錫紙仿製的航天服,在人類首次登月成功的當晚,從高高的塔樓上一躍而下,鏡頭頃刻升格,背景幻化宇宙,鼻青臉腫的Elmer看到了浩瀚星空,也看到了逝去的母親……

“登月夢想”的線索設置,讓《總有一天》比之《熔爐》,少了份現實的殘酷,多了份戲劇化的張力與溫情。

如同在說:黑暗之中總有微光,絕望之中尚有希望。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影片的最後一幕,Hammerskhoy帶著兩兄弟,駕車離去。漫長的林間道路上,飛揚的塵土,令陽光更加清晰可見。畫面浮現字幕:這是一件真實的故事。

剛放下的一顆心,又懸起來。

導演說,很多從這家寄宿學校離開的學生,時至今日,還在靠藥物緩解抑鬱。他們在乎的,不是影片中反覆出現的那句臺詞:“總有一天,一切都會好的。”他們希望得到的,是“這一天”的確切日期。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總有一天》也好,《熔爐》也罷,包括2017年的華語片《嘉年華》……這類題材的電影,陸續出現,是好事,也是壞事。

好在我們不甘遺忘,壞在藝術總有“機會”來源於生活。

《總有一天》在豆瓣獲得了8.7分的超高評價,然而,我不忍心為這部好電影喝彩,我寧願它因為“不夠真實”,而從未出現過。

我們無法控制魔鬼披上人類的皮囊,但我們可以為手無寸鐵的孩子們,撲滅每一顆罪惡的火種。

電影沒有交代老師們的下場,即是說,直到電影結束,他們還未受到應有的懲罰。但是請相信,那是遲早的事情。

銳影Vanguard特約作者 | 老皮

✪▽✪歡迎轉載,但一定要註明來源和作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比《熔爐》“更好”的電影,卻不值得喝彩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