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消失的“上影節之夜”

作為國內唯一的A類電影節,上海國際電影節一直是影視人每年必去的巡禮之地,匯聚在一起的影視行業從業者常常以小龍蝦會友,因此上影節被戲稱作小龍蝦節。

今年是第22屆“小龍蝦節”,官方公開的各種數據都刷新了歷史最好成績——中外展映影片高達500部,其中世界首映和國際首映共97部,報名影片3964部,電影項目創投共收到454個項目申報。

而曾令圈內人為之瘋狂奔走的各類電影之夜則對比往年有所下滑,據不完全統計發佈會、論壇、各家影視公司舉辦的電影之夜共有60餘場,其中電影之夜僅20餘場,相比去年的37場,呈明顯的下滑態勢。

儘管梅雨如期而至,外灘風景依舊,電影節的各項數據也還過得去,但這屆的媒體人、影視人真的沒那麼熱衷吃小龍蝦了。

消失的“上影節之夜”

消失的“上影節之夜”

“場子越跑越冷,吃小龍蝦不如直接點外賣”

“今年去吃小龍蝦了嗎?”連續跑了3年的上影節的資深記者枕頭用小龍蝦打開了話匣子。

與前幾年熱烈的氣氛不同,“只吃了一頓”“太累了,不如回酒店點外賣”變成了這屆記者的常態。跑電影線的記者往往會在上影節期間駐扎上海6-10天,與其說是辛苦地出差工作,不如說是快樂地帶薪社交。

儘管心理有所準備,但今年的冷清和蕭瑟普遍令大家倍感失望,“今年真是不如我們去年瀟灑”枕頭聽到去年一同跑發佈會的一位同仁抱怨。

枕頭回憶起前幾年上影節的快樂,就像是一個普通人突然跑進了名利場。

梅雨之際,華燈初上,從發佈會趕到酒會,一個晚上轉場4、5次,摘下吃小龍蝦的手套,交換名片和微信,不管認識還是不認識,都會上前問問最近手上有什麼項目。各類酒精和十三香的小龍蝦都讓人有一種被麻醉的錯覺,虛榮心、事業心、好奇心、迷影之心、追星之心都被潮濕又火熱的6月魔都填得滿滿的。

消失的“上影節之夜”

而如今,枕頭與熟人一同坐在發佈會現場,冷靜地聽著某影視公司激昂的片單公佈,光線浮誇,音響震耳,但枕頭知道,這些看似很有“錢”途的電影可能就會由於某個特殊的原因突然被砍掉,連上映的機會都沒有。

某傳媒公司品牌總監小甜甜所在公司由於項目撞檔而取消了今年在上影節的酒會。她翻看起去年同期朋友圈,圈內人熱情的聚餐照片和點贊數與今年蕭條的氣氛截然相反。小甜甜說,在前幾年的高潮時段,一晚上跑4、5場都算正常,有時候只是單純現個身,打個招呼。最差的一年,一個晚上也要密集參加2、3場,而今年甚至出現了等好幾天才有一場的情況。

今年的電影之夜不僅數量上減少,更重要的是質量和內容上的萎靡,不管是發佈會還是電影之夜,都能感受周圍人噤若寒蟬的狀態,殘存的各大影視公司的“之夜”看起來也有點虛張聲勢,在低氣壓的場子里待時間久了,真的沒有胃口再去吃小龍蝦,“以前大家都會說自己的項目很多,但今年普遍都很悲觀。”

小甜甜認為,各大影視公司都在開源節流,項目減少導致social的需要也減少了。另一方面她也鬆了一口氣,終於不用一邊猛吃過敏藥,一邊為了配合狂吃小龍蝦了。

消失的“上影節之夜”

電影之夜是虛名之爭?今年從37減少到20餘場

某MCN公司商務覺得往屆吃喝玩樂,帶有強烈社交屬性的酒會都變成了很正式的發佈會。一方面是政策的導向,另一方面也能證明各大影視公司預算的確有限,與其弄得花里胡哨不如直接發佈一些乾貨。

每年的電影之夜也被看作是影視公司實力的體現,據不完全統計發佈會、論壇、各家影視公司舉辦的電影之夜共有60餘場,其中電影之夜僅20餘場,相比去年的37場,呈明顯的下滑態勢。顯然,影視持續寒冬,資本退潮,讓一些收效不好的影視公司退出了這場“官宣”的游戲。

比如,耳東影業在“Golden Age 耳東之夜”發佈的是立足於本土的全球化戰略,並公佈了集結全球知名影人共同打造的華麗片單。

消失的“上影節之夜”

騰訊影業在主題為“與時·築夢”的發佈會公開了深耕於現實題材的片單,並與騰訊音樂娛樂集團、貓眼娛樂、大白小黑、華錄百納、江蘇廣電集團幸福藍海5家平臺類及創製類伙伴達成戰略合作,靠攏不孤立做影視的目標。

博納影業公開了獻禮中國成立70周年的中國驕傲三部曲《烈火英雄》《決戰時刻》《中國機長》,並正式入股和頌傳媒,成為其第二大股東。

王思聰的香蕉好奇之夜是繼去年的香蕉初夜第二次亮相上影節,由於王思聰的現身而上了熱搜,現場重點公佈了對新導演新編劇的扶持項目。

除了影視巨頭的電影之夜具有一定氣勢和看點之外,另外一些電影之夜則顯得相當粗糙。某影視公司文案人員被邀請參加了一場以幾個影視公司拼盤而成的電影之夜,仿佛看了1個小時加長版本的廣告。

某影視數據公司的品牌策劃認為,電影之夜的變少,其實是影視公司在虛名和實際效果之間的權衡。另外,圈內人的熱情和註意力被分散了,和註重社交的電影之夜相比,電影節官方新增了不少不錯的活動。

消失的“上影節之夜”

無論各大影視公司應對影視寒冬如何排兵佈陣,但在電影之夜,正在遭受各種打擊的影視巨頭們傳達的最重要的信息永遠是——我們還在,我們還很好。

消失的“上影節之夜”

“電影節,看電影才是正經事啊”

圈內人忙著約人忙著談項目忙著對外宣佈我很有錢,圈外的影迷一樣很忙,開票1分鐘,線上售出40252張票,4k修複版《海上花》一票難求抄到上千元,預測票房將高於去年的2841萬。經典的作者電影和打著審核擦邊球卻因為電影節福利而一刀未剪的電影總是能輕易點燃觀眾的心。

消失的“上影節之夜”

資深影迷洋洋每年都例行從北京來上海看電影。從他的角度,上影節頒什麼獎紅毯上走什麼明星都不太重要,唯一的正經事就是看電影。與前幾年比,洋洋覺得因為片頭文明觀影的廣告提示,整體影迷素質有了顯著提高,攝屏現象驟減。但熱門影片的排片和加場的情況仍然供不應求。

從洋洋身上能夠明顯感受到影迷對於電影的敬畏和熱誠,來回穿梭在這個陌生的城市裡,可能只是為了在銀幕上看一部早已看過的電影《天堂電影院》《星際穿越》……然後,他會把電影票細心的放在票夾中收藏起來。

電影之夜的消失從側面反映了整個影視行業的收緊狀態,小龍蝦的滯銷當然不是小龍蝦的錯,影視寒冬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過去,但此時就像是一個擠泡沫的過程,熱錢走了,投機的小型影視公司退場,中國觀眾也不再是“人傻錢多”,在逆境中,如果行業能冷卻下來,不急於套現和求成,逐漸回歸到內容為王的“正道”中,才是所有人的期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消失的“上影節之夜”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