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絕殺慕尼黑》口碑票房懸殊,體育電影商業化差在哪?

近日,俄羅斯影史本土電影票房冠軍《絕殺慕尼黑》正在全國熱映,該片以1972年慕尼黑奧運會籃球決賽真實事件為原型,講述了前蘇聯籃球隊打敗了保持了36年全勝紀錄的美國隊的傳奇故事。影片豆瓣評分8.3分,貓眼評分更是高達9.7分,可以說是一部高口碑影片。

《絕殺慕尼黑》口碑票房懸殊,體育電影商業化差在哪?

截止6月18日,《絕殺慕尼黑》上映6天,票房2777萬,雖與《黑衣人:全球通緝》上映5天2億的票房相差甚大,但作為一部排片占比僅6.3%的體育電影來說,其3.8%的上座率遠超《黑衣人:全球通緝》的2%,可見,雖然《絕殺慕尼黑》的票房慘淡,國內觀眾的認可度卻極高。

隨著2022年第24屆北京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的臨近,全民備戰冬奧會的熱情不斷高漲,體育電影已然迎來新一輪“風口期”,《攀登者》《中國女排》《李娜》《中國乒乓》等多部體育電影相繼立項,其中《攀登者》已定檔今年國慶檔,《中國女排》《李娜》也已經預定了明年的春節檔。

本該“爆款”的體育電影為何總火不起來?

從《摔跤吧!爸爸》起,體育電影在國內似乎就火了起來。其實,早在這之前,我國體育題材的電影就已經有很多經典作品,如30年代的《體育皇后》,50年代的《女籃五號》、《冰上姐妹》,80年代的《沙鷗》以及近年來港臺地區的《激戰》、《翻滾吧!阿信》、《破風》、《點五步》等等。

《絕殺慕尼黑》口碑票房懸殊,體育電影商業化差在哪?

不過與《摔跤吧!爸爸》帶來的全球性火爆相比,國內體育電影一直“不溫不火”。按理說,建立在競爭激烈、衝突感強的體育項目之上,並擁有眾多的粉絲群體,體育電影應該是影視行業的“寵兒”、天生的“爆款”才對,為何到了國內,體育電影就稍顯弱勢呢?難道是體育電影市場尚未打開?

其實不然。在《摔跤吧!爸爸》之後,國家體育總局等相關部門特意展開研討會,剖析原因所在,其中,國家體育總局宣傳司副司長曹康指出,“體育影視作品不是沒有市場,而是挖掘的不夠,創作的不精。”

目前來看,國產體育電影的創作問題,多數集中在以下幾個方面:

其一,“體育”成電影的“幌子”。國產體育電影,很多都是以“競技、熱血”等賣點,卻在影片中秀顏值、談戀愛,要不就是耍酷、打架,絲毫沒有體育精神存在,“掛羊頭賣狗肉”,體育成了博眼球、賺快錢的幌子,這樣觀眾自然不領情。

其二,跨界創作難度高。體育有體育的特色,電影有電影的創作方式,體育人搞電影,或電影人講體育,總有種外行看熱鬧的感覺,這是體育電影普遍存在的現象。

不僅如此,由於體育本身的專業動作等,對拍攝技術、設備等的要求遠高於一般電影,且演員的專業度,拍攝過程中的安全措施、場地等都是不小的挑戰。由此,國產體育電影往往給人“不專業”的感覺,或導演、演員等創作團隊不專業,或沒有專業人士指導,導致漏洞百出。

其三,體育電影是用已知講未知,怎麼講、講得好是個難題。許多體育電影往往以觀眾“已知”的事件進行改編,在已知結果的情況下,如何才能調動觀眾的觀影興趣,這就十分考驗創作團隊的創作技巧及實力了。

《絕殺慕尼黑》口碑票房懸殊,體育電影商業化差在哪?

一般情況下,體育電影在堅持運動本身的專業性的同時,還要兼顧體育項目在個人實現與國家榮譽之間的平衡,然而,個人英雄與國家榮譽卻很難做到不偏不倚,這也是體育電影必須考慮的問題。

可見,與一般“短平快”的喜劇電影、愛情電影相比,體育電影無論從創作、拍攝以及危險繫數等方面都相對較高,這也是體育電影相對較少且難出精品的重要因素。

不僅如此,由於體育電影“天然”的受眾類型,這也導致“純”體育電影的受眾定位受局限,逼迫體育電影創作必須打開新思路。

超“燃”體育電影,商業化火候差在哪?

與國內的冷淡相比,體育電影一直是好萊塢的熱門,更是奧斯卡的寵兒。在過去的90屆奧斯卡中,就有36部體育題材的電影入圍奧斯卡,其中有19部獲得了獎項,有3部榮膺最佳影片,可謂“拿獎拿到手發軟”。

倚靠體育超“燃”的特質,以體育人物為原型進行創作,這樣的電影本該既勵志又感人。那麼,對國產體育電影來說,如何才能充分發揮體育本身特性,調動觀眾興趣呢?文創資訊認為,這與體育電影創作的“專業度”及講故事的水平關係甚大。這就需要好好打磨劇本,“打磨”演員,避免將電影創作停留在“假大空”的敘事表層。

首先,專業度。以往,體育電影常常給人劇情白痴、演員業餘的印象,而隨著國民對體育的熱愛程度加深,以及越來越多專業體育人的加入,體育電影或許會更加專業。

如陳可辛導演拍攝的《李娜》《中國女排》等影片,就得到了國家體育總局以及當事人李娜、中國女排等的支持,影片從籌劃階段就有專業體育人的身影,其創作氛圍、拍攝過程等也更專業,影片從立項就備受矚目。

不僅如此,演員對體育電影的認可度也越來越高,也願意為了體育“獻身”。如沒有任何體操基礎的彭於晏在拍攝《翻滾吧,阿信》時,就瘋狂訓練與減肥,影片中的他基本沒有用到替身。在另一部體育電影《激戰》中,彭於晏更是學會了巴西柔術、綜合格鬥、泰拳、鎖技等技術,體脂率降到3%,達到專業健美運動員的標準。有努力就有回報,憑藉《翻滾吧!阿信》及《激戰》等,彭於晏收穫了金馬獎、金像獎等提名,更得到了觀眾的認可。

《絕殺慕尼黑》口碑票房懸殊,體育電影商業化差在哪?

可以說,隨著體育電影的逐漸被認可,專業演員更願意花時間與精力為塑造人物形象付出更多的努力了。讓觀眾說出,“對,就是他!”,就是對演員努力的最大認可。

其次,故事的人性。無論國內外,圍繞體育的紀錄片不少,但是能夠實現商業化的體育電影並不多,這取決於體育電影的講故事能力。

體育電影往往以真實事件為依托,而如何將“普通人”走向冠軍的過程講好,這就考驗創作者的講故事水平了。文創資訊認為,體育電影最需要的是讓冠軍回歸普通人,在塑造飽滿的人物形象的同時,從最平凡的地方出發,尋找人性與社會、與體育運動之間的交叉點,找到冠軍為何成為冠軍的秘密,挖掘背後的故事,並能夠激發觀眾的情緒。而影片中宏大的場面、精彩的視覺衝擊等,完全是為故事服務的,脫離了故事核心,再精妙的畫面也只是在炫技。

最為重要的是,註重體育電影的商業化。一直以來,體育電影是眾多影視題材中的“非主流”,雖然口碑不錯,但總處於市場的邊緣,票房不如人意。由此,註重體育電影中的商業化元素,需要為了“商業化”而商業化。

電影的商業化離不開敘事、場面、宣傳、表演、明星等諸多要素,也是影片成功的基本因素。而對於體育電影來說,就必須打破固有圈層,跳出來做“商業化”。可以說,中國並不缺好的體育故事,而是缺乏講好這些好故事,並將之“商業化”的動機。有了商業化的動機,再加上擅長商業創作的導演如林超賢、陳可辛等,還有專業並敬業的演員,生動扎實的創作,這才是觀眾走進影院,為影片買單的動力。

隨著2022年冬奧會的臨近,國產體育電影發展的黃金時代即將到來,相信在《中國女排》《中國乒乓》《李娜》等一系列商業化運作的體育電影的帶動下,接下來會有更多的體育電影出現,這必將為體育電影帶來新的發展契機。希望國產體育電影能夠抓住機遇,真正打破圈層,用好故事、好作品,讓體育精神走進觀眾心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絕殺慕尼黑》口碑票房懸殊,體育電影商業化差在哪?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