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我的一級兄弟》:生而為人,就有活到最後的責任

一個肢体障礙的聰明哥哥,一個四肢發達的低能弟弟,兩位沒有血緣關係、被家人遺棄的殘疾少年走在了一起,你能想象他們今後的生活嗎?近期在韓國上映的電影《我的一級兄弟》,或許能給你答案。

這是一部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電影原型是來自兩位生活在韓國光州一所社會福利院的肢体障礙者和智能障礙者。“哥哥”世河幼年從高處跌下而導致頸部以下全部癱瘓、但頭腦聰明,是一名肢体障礙者;“弟弟”東久天生患有智能障礙被家人遺棄、但卻擁有游泳的天賦,是一名智能障礙者。在“責任之家”福利院的家庭日里,他們是唯二兩個無人探訪的孩子。由此,兩個少年形成了超越血脈之外的親情關係,他們將彼此的優勢組合在一起,彌補各自的缺陷,相互扶持了二十多年,創造了一段在現實生活中看似不可能的生命奇跡。《我的一級兄弟》所要講述的,就是這麼一個有缺陷的普通人彼此扶持,用力活下去的溫情故事。

兩個人緣分的開始,是由一個意外引發的。東久因為追趕泡泡不小心踢掉了世河輪椅後面用來墊護的石頭,世河掉進了身後的池塘,就在世河一心想要尋死的時候,擁有游泳天賦的東久拼命把他救上岸,看到眼前這個大口喘氣對自己笑的東久,世河突然覺得人生不一定就是一段孤獨的旅程,這對非親兄弟不可分離的互利新生也就此開始。

東久開始了每天給自己和世河刷牙、喂飯、上廁所、定好鬧鐘給世河翻身的生活,世河則不厭其煩地教東久基本的生活常識、說著母親會回來找東久的謊話,儘管他們在生活中頻出洋相充滿喜劇效果,在不經意間就讓觀眾捧腹大笑,卻最終都能完美配合,破解難題。然而,在主管福利院的神父去世、東久的媽媽前來認親之後,這對堅不可摧的“兄弟”開始面臨分離。

每天讓東久幫助自己料理生活,是世河對東久的信任;每天按照世河的話去努力生活,是東久賴以為生的信仰。一個動腦、一個出力,他們好像是上帝特別安排的“兄弟”,恰好補足了對方缺失的部分。面對兒子的現狀,東久的媽媽指責世河只會讓東久“服侍”自己,看到媽媽激烈的舉動,東久馬上站到世河面前為他擋住,就算智商只有5歲的他明白,從一開始他和世河就是互相照顧的家人,而家人並不是以血緣才能產生和維繫的。

政府不允許世河作為殘疾人繼續經營福利院,社會的輿論也不理解都不健全的“兄弟”如何還能一起生活。因為想保護東久,世河堅持和東久媽媽對簿公堂,而也是因為想讓世河過更好的生活,東久在法庭上選擇與“陌生”的媽媽一起生活。這場分離讓他們真切體會到了彼此已經成為不可分割的家人。在得知自己離開後,世河無法被照顧的消息,東久憑著本能回到“責任之家”等待哥哥,世河則在去往弟弟比賽場的馬路上摔得頭破血流。影片在這時達到了了情感的高潮,所有人都在這一刻見證了,與其說是一方在“利用”另一方,不如說這兩個人都在“利用”對方完成自己努力活下去的責任。

《我的一級兄弟》最大的動人之處在於完成了喜劇電影形式與深刻主題之間的平衡。殘障人士很容易變成社會的隱形人群,明明需要接受幫助的他們,為了生存,要順應對他們來說殘酷的社會規則,這部關於殘障人士融入社會的電影能出現就值得給予好評。從創作角度而言,《我的一級兄弟》無疑是一部勇敢的作品,儘管電影延續了韓國電影一貫的溫情商業片套路,劇情線雖然平緩卻不沉悶,它直視尊崇血脈倫理的韓國社會,讓世河發出“人出生時就可以自己選擇家人嗎”的詰問,親人之間的血緣聯繫只是上天的安排,在充滿磨難的現實世界也堅持陪伴才是家人做出的選擇。

電影結尾,故事回到世河落水的那天,原來東久踢掉的石頭沒有讓世河發生意外,而是世河自己推開輪椅,主動選擇結束生命,但那個痴傻的東久卻馬上緊隨其後跳進水裡救了他。在表現這段原本悲傷驚險的場景時,導演新奇地使用了明亮的色調和清新的配樂,鏡頭划過嫩綠的草地後,並肩躺在一起的“兄弟”找到了新的家人和新的責任,正是從那一天開始,他們學會了為對方活下去。

除了從《我的一級兄弟》獲取笑容與眼淚外,我們或許還能看到,儘管每個人都並不完美,就像世河與東九有不同的殘缺,但我們可以發揮各自的長處,彼此配搭、相互扶持。正如神父創建“責任之家”福利院的初衷是“人只要一齣生,就有必須活下去的責任”,當然,也有幫助他人努力活下去的責任。(雨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我的一級兄弟》:生而為人,就有活到最後的責任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