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熄燈追緝令》:凶手總是看上去最好的人

《熄燈追緝令》:凶手總是看上去最好的人

《熄燈追緝令》是2004年由派拉蒙影片公司發行的一部驚悚片,它像所有的懸疑片一樣,提出的一個核心問題是:誰是凶手?

影片是一個案件片,同時也是一個心理分析片。

女主人公傑西卡是一名警察,幼年父親殺死了母親自殺,在她心裡留下了創傷,幸好她被局長約翰撫養長大,但是她的性格中有著比較明顯的暴戾傾向。在影片的一開始,她隻身一人,制服了歹徒,但在為她慶功的時候,局長卻提醒她總是擅自行動,單身冒險,雖然破了案,但卻非常危險,關懷之情溢於言表。

《熄燈追緝令》:凶手總是看上去最好的人

她呈現在觀眾面前的一個非常複雜的性格,她似乎無法認清自己。一方面在警局舉辦的聚會上,與同是警察的邁克眉目傳情,另一方面,卻在生活中放縱著自己。影片交待,她很快在酒吧里搭識了一個男人,並且和這男人上床,但是她在床上卻有奇怪的舉動,用腳抵著男人的胸口,哈哈大笑。她的性格的奇怪,自此揭開了第一幕。

緊接著,案件發生,一個男屍被髮現,她來到現場,發現這個男人,竟然是她一個月前同床共枕的男人。不久之後,影片中出現的那個與她發生關係的男人,再次被髮現了屍體,而且手臂上都有一個用煙頭燙著的疤痕,仿佛是凶手存心給警察們留下的記號。

《熄燈追緝令》:凶手總是看上去最好的人

這些死者都是與她有染的人,而奇怪的是,她總覺得自己記憶不清,往往突然迷糊過去。這時候,西方電影中經常出現的不知自己是誰的模式出現在她的身上了。西方電影比較擅長對人物的心理分析,註重於表現人的潛意識、自我分裂的解析工作。這也是造成西方影片失憶、下意識流行的原因。於是,她不得不經常去找心理醫生,坦白自己心靈深處的暴戾傾向,逐漸懷疑是不是自己就是殺死那些男人的凶手。可以說,如果一個人連自己都開始懷疑的話,那麼,這個世界的真實已經徹底地顛覆了,也正應驗了人對自己認識最為困難這一種理論。而對自己的懷疑,正是這種理論的最極端的一種類別。

《熄燈追緝令》:凶手總是看上去最好的人

死亡繼續發生,傑西卡與邁克的感情在不由自主地升溫。一吻之後,門縫裡傳來一張便函,是傑西卡曾經有過一夜之歡的律師瑞波特的約見函,當她來到瑞的房間,發現瑞已經死在浴缸里,手臂上同樣有一個煙頭烙下的疤痕。

《熄燈追緝令》:凶手總是看上去最好的人

不久後,傑西卡的前男友吉米破門而入,傑西卡暈倒,醒來時,發現吉米鮮血淋漓地躺在自己的身邊。無數的事實告訴她,自己就是殺死這些與她有染男人的凶手。這些都無疑加重了自己的懷疑。自己是誰?傑西卡已經徹底地失去了信心。

《熄燈追緝令》:凶手總是看上去最好的人

傑西卡被關進了獄中,這時局長至,告訴她,在她的血中發現了一種迷姦藥的成分。局長判斷是邁克用藥迷昏了她,並且殺了她的情人。局長與傑西卡來到邁克處,邁克一杯酒下肚後,暈倒。局長製造了邁克自殺的假象,傑西卡突然明白局長製造的自殺現場與父親自殺時的照片一模一樣,恍然領悟到當年父親的自殺,正是局長偽造的現場,局長的殺人的凶手的真相頓時暴露。

《熄燈追緝令》:凶手總是看上去最好的人

原來,局長暗戀傑西卡的母親,但傑西卡母親風流成性,四處留情,局長告訴了傑西卡的父親,其父一怒之下殺死了傑西卡的母親,然後局長偽造了其父自殺的現場。局長懷著一種強烈的維護傑西卡的責任,一一除去與她有染的人。明白了真相後,道貌岸然、對傑西卡關懷備至的局長頓時撕開了偽裝,多年的歷史的陳案自此露出了謎底,也給傑西卡一槍幹掉他提供了最充分的理由。前面的好,只不過是偽裝,這時候,局長的最惡毒的凶手本質已經袒露,幹掉她,是她的最好的選擇了。

最後,傑西卡與邁克邁上了幸福的旅程,估計再也沒有人在後面攔阻他們的幸福了。

《熄燈追緝令》:凶手總是看上去最好的人

影片中,第一懷疑的凶手是傑西卡自己。第二懷疑對象是邁克,而局長正是把傑西卡的判斷引到他的身上,影片中設置了許多傑西卡難以判斷的複雜情況,比如傑西卡洗澡時,邁克前來拜訪,傑西卡疑心是他,用槍對準他,邁克卻好言相勸,傑西卡情不自禁地與他接吻,卻漸漸地沉入昏迷之中,而邁克則平靜地把她放在床上。這一切都使邁克的行為疑霧重重。第三個凶手,就是心理醫生。影片中有一個情節,就是傑西卡來到地下車庫,身後突然出現一個男人,掉頭一看,正是心理醫生。心理醫生因為對她的所有事情都瞭如指掌,自然成為殺害那些男人的凶手嫌疑。影片中還穿插了警局裡有一個挑釁者,整天絮絮叨叨地在傑西卡身邊,懷疑來懷疑去,以增加故事情節的複雜性與矛盾衝突的激烈性。

《熄燈追緝令》:凶手總是看上去最好的人

影片在懸疑鏡頭的處理上,頗有特點。比如,景別小,如特寫,反而使觀眾的想象空間擴大,產生懸疑效果。而景別大,反而造成空間內容少,如全景,一般情況下反而失去了一種緊張的氛圍。如影片中的傑西卡來到地下車庫後,躬身到車肚下去撈手機時,一個特寫,是她努力的臉,這時候,給人一種四周茫然無際的威脅的緊張感,因為這時的景別是特寫,排除了周圍的空間,使空間的大多數成為盲點,觀眾被恐怖的壓力感震懾住。換了一個鏡頭,是她在車邊的鏡頭,因為鏡頭大一點,反而沒有了懸疑的壓力了。這的確是一種恐怖片景別的設置方法。看看日式恐怖片,多用特寫表現現場的緊張壓力,努力縮小景別,使觀眾不知角色身處的空間里究竟有什麼,產生一種強烈的恐怖壓力。總之,這部影片無論在情節的設置還是鏡頭的運用上,都較好地推動了電影懸疑基調的設置與遞增,是一部頗有創意的蘊含著出人意料結尾的驚悚片。

《熄燈追緝令》:凶手總是看上去最好的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熄燈追緝令》:凶手總是看上去最好的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