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電影中的外星人進化論

電影中的外星人進化論

E.T.的大眼睛流露出溫柔和純真。

電影中的外星人進化論

1

2

電影中的外星人進化論

3

電影中的外星人進化論

4

5

6

7

8

特約影評人孫宏偉

正在熱映的《黑衣人:全球追緝》秉承《黑衣人》系列一貫的戲謔風格,而這一系列在科幻題材中融入怪誕惡趣,似乎引領了科幻電影的一個潮流。無論科幻電影如何挖掘外星人題材,始終都難撼動《黑衣人》系列在影迷心中的獨特位置。22年來,雖然沒有宏大的格局和深邃的主題,只憑逗人捧腹的幽默、腦路清奇的構思和重口味怪咖外星人的蠢萌而令人記憶深刻,也讓形形色色的外星人電影再度成為了熱門話題。

外星人“進化”史

在科幻電影作品中,人類對宇宙空間的探險往往離不開同外星生物交往這個重大題材。從科幻電影創始人梅里愛的《月球旅行記》(1902年)到《地球停轉之日》(1951年),從科幻大師斯皮爾伯格的《第三類接觸》(1977年)到科幻驚悚經典《異形》(1979年),從愛心“萌寵”《E.T.》(1982年)到詹姆斯·卡梅隆的海底探險片《深淵》(1989年),從戰爭一觸即發的《獨立日》(1996年)再到蒂姆·伯頓的惡趣味《火星人入侵地球》(1996年),從黑衣特警整治“外星移民客”的《黑衣人》(1997年)到引發大面積外星“難民潮”的《第九區》(2009年),從潘多拉星球人反抗地球人侵的《阿凡達》(2010年)到讓人腦洞大開神秘玄幻的《降臨》(2018年)……外星人都在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早期的科幻電影對外星人設計往往趨於簡單化。《月球旅行記》中的月球人被梅里愛想象成一群長著翅膀的怪鳥形象。

《星河戰隊》系列電影中外星人被設計為蟲族。它們生活在貧瘠荒涼的星球,受制於低等野蠻的社會形態,嗜血好戰的同時,幾乎毫無科學技術可言,除了“心靈控制”“電漿噴射”和“小行星攻擊”等莫名其妙的巫術一樣的手段,戰爭中唯一有效的武器,就是赤膊上陣血肉相拼的“蟲海戰術”。《進化》中的外星生命形態,從一種類似單細胞阿米巴變形蟲有機體到智能生物,僅僅幾個星期便迅速完成了全部的進化過程。

科幻電影中的外星生物並不總像人類這樣具有文明智慧,它們有時更像地球上的凶殘猛獸。由雷德利·斯科特執導的科幻恐怖經典電影《異形》曾讓無數觀眾膽戰心驚魂飛魄散,不過仔細看就會發現它不過是一個演員穿著連身衣在虛張聲勢而已。

蒂姆·波頓的《火星人玩轉地球》中的“喜感”火星人,也是最具動畫感的一版外星人。火星人像人類一樣擁有健全有力的四肢,除了身材短小外,最大的特點是腦袋宛若一個獼猴桃。波頓用一種惡趣味把所謂外星文明交流變成一場陰謀論。

在斯蒂芬·斯皮爾伯格執導的經典科幻電影《第三類接觸》和《E.T.》中,外星人的特效製作依舊顯得稚嫩。仔細看這些外星人,明顯就是人偶或橡皮模型的簡單特技。然而,斯皮爾伯格卻賦予小外星人E.T.一雙小鹿一般的棕色大眼睛,流露出的溫柔和純真,幾乎化身成了寵物店里的“超級萌寵”,也徹底扭轉了人們印象里固化了的“窮凶極惡”的外星人“印象”。

到了詹姆斯·卡梅隆的《阿凡達》時代,電腦CG特技讓外星人的形態有了更多想象的空間,神態捕捉技術也讓外星人的微表情來得更加惟妙惟肖。

去年風靡一時的《降臨》中,外星人七肢桶的造型更是神乎其神。導演丹尼斯·維倫紐瓦說,設計外星人的靈感來自於鯨魚、大象、章魚和蜘蛛,而七肢桶神奇通靈的語言更如水墨畫一般的出神入化。外星人的設計也從寫實到寫意,發生了一個藝術層次的飛越。

為何外星人相貌如此醜陋

盤點西方科幻電影中塑造的形形色色的外星人形象,大體可劃分為兩類:一是擁有智慧但總是抑制不住吃人欲望的噁心怪物,二是建立了文明但總是抑制不住侵略欲望的人形種族。

《異形》中的外星人是前者的經典形象之一,它擁有一個巨大的頭顱,一張永遠也包不住口水的畸形唇齒,那條噁心的舌舔到人臉上會讓皮膚蝕化。

醜陋的異形在科幻電影史中享有獨特的地位,就在於其營造的驚悚氛圍讓觀眾不寒而慄。恐懼來源於內心,在冰冷的太空向未知的世界探尋,對陌生事物的恐懼已經播下了種。高大的未明生物也許單從外形來看怪異得還不足為奇,但從它吸附在人臉上的一刻起,恐懼便在脆弱的人類心中生下根來。

龐大、機械感、腐蝕性,人類恐懼的一切屬性它都擁有了,天然的生存邏輯使它必須在與人類的你死我活中成為贏家。令人驚異的是,在片中異形出現的次數與時間並沒人們想象中那麼多,在冰冷和黑暗中被動等待它時的焦灼感才是影片著力渲染的心悸氛圍,而異形整個外形與屬性概念的設置,著實“喂飽”了這種焦灼。異形的精彩在於隱藏,用最少的戲份搶戲才是角色的境界。

外星人的另一形象近似於人形。據某些科學家推測,外星人的外表並不一定和地球人相差太遠。因為宇宙生命的發展同宇宙天體的發展一樣,應該遵循大體相近的客觀規律。在近年拍攝的許多科幻電影中,外星人同地球人外形開始慢慢拉近了。

實際上,很多電影作品中外星人都是以類人的形態登場的,比如在詹姆斯·卡梅隆執導的科幻巨片《深淵》里,外星生物如“水形物語”般的美麗高雅,在海底卻不時變幻出人的形態(跟《終結者》中的機器戰警有異曲同工之妙);《天繭》中的外星人則被描繪成披著人類外皮、和人類形狀差不多的,具有高度智慧、高度文明的生命體。《阿凡達》中的健碩高大納美人也被賦予了人形,儘管卡梅隆讓他們生出“怪物史萊克”般的綠皮膚和驢一般的“直風耳”。

外星人是我們的鏡像

幾乎在所有預言外星生命與人類發生接觸的影片中,都躲不開一個正義或邪惡的主題——人類與外星智能生物在宇宙中的敵友關係。以此科學假設為基礎,外星人也分善惡美醜,按照社會屬性大體上分為三種。

第一種表現外星智慧生命與人類的友好交往。例如《第三類接觸》中為和平而來的星際音樂家,《E.T.》中外形和內心形成極大反差的小E.T.,《深淵》中被愛感動而取消毀滅人類計劃的發光外星人,《阿凡達》中與自然融為一體的人類文明之曙光——納美人,《降臨》中看穿一切依然跨越時空趕來給人類啟示錄的七肢桶等。

第二種表現外星生物給地球人類帶來的災難。例如《獨立日》渲染了企圖毀滅地球的外星人大規模與人類的對峙和衝突。再比如《星際之門》中假冒太陽神“拉”的外星人。

第三種指的是那些與我們一樣的外星人,他們善惡兼備,複雜多變,如同我們的影子,甚至就生活在我們身邊。例如《第九區》中的難民種族龍蝦人,暗喻了移民社會及其現實而複雜的問題。再比如《黑衣人》中形形色色的外星定居們,看似風平浪靜波瀾不驚,實則暗流涌動風波乍起。

這三類影片表現了人類對於未知事物的矛盾心理和困惑:一方面懷著恐懼,另一方面又渴望和呼喚著友誼。外星人其實是我們的鏡像,也許我們無從判斷哪一類影片能準確地預告未來,但我們或許能在這些影片中更深刻地認識自己。

1.《月球旅行記》中的月球人。

2.《火星人玩轉地球》中的“喜感”

火星人。

3.《異形》中的外星人。

4.《星河戰隊》中的蟲族外星人。

5.《黑衣人》融入怪誕惡趣。

6.《阿凡達》中外星人被賦予了人形。

7.《第九區》中的難民種族龍蝦人。

8.《降臨》中外星人七肢桶的造型神乎其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電影中的外星人進化論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