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馮小剛的《非誠勿擾》不僅僅是喜劇片,還蘊含一絲沉重和些許反思

在馮小剛眾多的賀歲劇中,《非誠勿擾》算是比較特殊的一部。雖然這部影片依然沿用了那些明顯的、觀眾們耳熟能詳的馮氏喜劇風格,但它的基質究竟是有些不一樣。在這部影片里,觀眾們在嬉笑怒罵之餘,似乎更多地感受到了一絲沉重、嚴肅和些許反思的意味。與《一聲嘆息》中那種“電影化”的對中年男性情感危機的反思不同,《非誠勿擾》中的反思韻味十足,或者說,透過它,觀眾們第一次得以觸摸到了導演內心深處的那種落寞寂涼和“無可奈何花落去”的力不從心。

馮小剛的《非誠勿擾》不僅僅是喜劇片,還蘊含一絲沉重和些許反思

從錶面上看,影片是一個有關中年男性不斷徵婚的荒誕故事,但實質上,那些瑣碎的徵婚片段只是些無傷大雅、可有可無的橋段而已,它們並未能夠像曾經給予本片靈感的《徵婚啟事》那樣,意在揭露人世的各種嘴臉。因此,本片中那些稍顯花哨的徵婚片段最終就只流於花瓶的功用,只在形式上起到一些點綴作用,而影片真正試圖探討的則是富足以後的中國如何應對隨之而來的種種問題。

馮小剛的《非誠勿擾》不僅僅是喜劇片,還蘊含一絲沉重和些許反思

作為一個具有普遍意標本,影片主人公秦奮正是假借徵婚暴露了當下中年男性在不惑之年和知天命之間的那種尷尬與糾結。無論是去國離鄉(鄔桑),還是海外歸來(秦奮),又抑或是功成名就、事業豐收(天使投資人範先生及梁笑笑情人),這些男性們似乎都面臨著各自無法解決的實際問題。而經濟——這個帶有原罪色彩的主題仍將是解脫他們的最佳選擇,因此,片末那些全線飈紅的股票就像一支支巨大的麻醉針,在允諾給觀眾們狂喜的同時,亦實實在在地自我揶揄了一回。

馮小剛的《非誠勿擾》不僅僅是喜劇片,還蘊含一絲沉重和些許反思

《非誠勿擾》票房的成功也印證了觀眾對“鐵打的葛優,流水的女星”這一模式的高度認可,但馮小剛畢竟是聰明的,他並沒有讓他的主人公在既定的套路里裹足不前,而是不住地尋找角色和時代脈搏之間的深層聯繫,因此才有了帶著專利發明歸國淘金的秦奮——這與中國目前正以其強大的經濟實力吸引全球註意的現實情形何等相似。正是導演這種對當下社會的敏銳觀察和把握,使得觀眾們能輕而易舉、毫無障礙地接受秦奮這個角色,恰如好朋友長時間不見了,那個劉元喬裝打扮成秦奮又回來了,而這中間全無任何間隙。

馮小剛的《非誠勿擾》不僅僅是喜劇片,還蘊含一絲沉重和些許反思

與此相似,女性角色的設置也有著大致相同的脈系,早先賀歲劇中的那些女性都還程度不同地處於為生活、事業和理想“創業”的階段,而《非誠勿擾》中的主要角色最大的困擾卻已經是婚外戀。很顯然,這又是一個和當下中國聯繫密切的現實問題。與馮小剛之前兩次對婚外戀不了了之的處理不同,《非誠勿擾》中的梁笑笑最終能夠清醒地找回自己的人生幸福。

馮小剛的《非誠勿擾》不僅僅是喜劇片,還蘊含一絲沉重和些許反思

雖然不能就此以“進步”等詞來評價這種變化,但現實中女性角色更為理性清醒卻也是不爭的事實。因此,像秦奮這個角色一樣,梁笑笑這個“先死而後生”的角色也有著深厚的現實基礎。應該說,正是緣於這種“無縫隙”的角色設置,《非誠勿擾》得以使觀者體味到那種“零距離”的觀影感受,影片較強的社會現實意義也得以自由發揮。

馮小剛的《非誠勿擾》不僅僅是喜劇片,還蘊含一絲沉重和些許反思

眾所周知,幽默的語言和京味兒對白是馮小剛賀歲影片一貫的風格,但就影像而言,似乎除了那種與現實關聯緊密的“當代”味兒之外,我們很難再歸納出其他值得一提的特征。不過,這種情形在《非誠勿擾》中有了相當大的變化,我們甚至可以說,在累積了多年的影像實踐之後,馮小剛似乎第一次對電影中的畫面有了深刻的認識和相對風格化的實踐。在《非誠勿擾》中,觀眾們看到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多的美麗畫面以及導演對於微妙光線的垂青,而這一切幾乎都是從初踏北海道開始的。

馮小剛的《非誠勿擾》不僅僅是喜劇片,還蘊含一絲沉重和些許反思

從劇情結構上來講,北海道的篇幅差不多占了全片的一半,比之前預設的20分鐘長了很多,這使得導演有時間有空間在這個相對獨立和完整的部分施行自己的影像實踐。實際情況也確實如此,相比影片前半部分較為雜亂的影像鋪陳,整個北海道部分自有一種詩意繾綣、情難自已的悵然意味飽含其中,而這些都是與接下來的劇情發展息息相關的。

馮小剛的《非誠勿擾》不僅僅是喜劇片,還蘊含一絲沉重和些許反思

鄔桑一人駕車行駛在整潔有序的大自然中的那組畫面十分令人動容,在畫外音樂的襯托下,車子顯得那麼單薄渺小,儘管車內人正在經歷情感的滌盪,而觀者看到的畫面卻是那麼平靜甚而優美,這種情緒鋪設和視覺效果間的反差無疑強化了觀者對於庸常生活乃至生命意義的沉思,影片的藝術渲染力也由此得以升華。而前文提到的本片得以成為觀眾接近導演內心孤寂的說法,正是得自於這一段落。

馮小剛的《非誠勿擾》不僅僅是喜劇片,還蘊含一絲沉重和些許反思

一般而言,人們願意相信,一位導演終其一生不管拍攝了多少影片,其最終也只是在拍同一部片子而已,意思即是說,不管形式、題材或內容有過多少變化,導演通常也都是在尋找深藏於心底的那個真實的自己。當現實中的自己在影片中與角色相遇時,爆發力就傾瀉而出。因此,無論是秦奮也好,鄔桑也好,某種程度上,他們其實都是導演馮小剛本人的一個側面。

馮小剛的《非誠勿擾》不僅僅是喜劇片,還蘊含一絲沉重和些許反思

正是藉著秦奮的嘴,導演說出了鬱積心底多年的愁腸與苦悶:“錢對我來說不算事,就是缺朋友,最好的那幾個都各奔東西了,有時候真想你們,心裡覺得特別孤獨。”如果說這還只是剋制的表白的話,那麼隨後導演就結結實實地放任了一把,任由鄔桑在車內肆意宣泄了一回。因此,觀眾毫無意外地發現,鄔桑慟哭的段落居然成了整部影片中最有分量,也最感人的地方——以至於,一位中年男性終於可以直面自己的孤獨幾乎成為了壓倒影片故事主題的重心所在。

馮小剛的《非誠勿擾》不僅僅是喜劇片,還蘊含一絲沉重和些許反思

不過,深諳觀眾心理的導演並未止步於此,他並沒有忘了給影片加上一個光明的尾巴。在經濟危機肆虐全球的大背景下,誠信似乎成了我們唯一可以依賴的稻草,無論是男女之間、朋友之間還是生意伙伴之間,只有坦誠相見才可以一起面對堅挺的未來。秦奮正是如此這般丟棄了自己的中年孤獨,並如期收穫了自己的愛情。

馮小剛的《非誠勿擾》不僅僅是喜劇片,還蘊含一絲沉重和些許反思

因此,鄔桑的那段戲顯然是深有用意,導演在自我沉溺的同時也巧妙地將其與影片主題捏合在一起。毫無疑問,坦誠即是我們每個個體自我救贖的唯一希望。這也可能是《非誠勿擾》帶給我們的唯一啟示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馮小剛的《非誠勿擾》不僅僅是喜劇片,還蘊含一絲沉重和些許反思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