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穿越時空的呼喚》:與往事乾杯,與自己和解

《穿越時空的呼喚》:與往事乾杯,與自己和解

上海電影節首度開啟雙開幕影片模式,章家瑞新作《穿越時空的呼喚》和管虎執導《八佰》雙箭齊發,後者在戰爭史詩的維度引領我們“圍觀”史話,前者在人性的軌道上追溯愛情之殤。

章家瑞作品一向以細膩見長,且是國內外各大電影節的常客。2002年,他以兩百萬低成本拍攝電影處女作《諾瑪的十七歲》,一舉拿下法國卡普巡迴電影節最佳影片金獎,2005年執導《花腰新娘》獲得第11屆華表獎優秀故事片獎,2006年的《芳香之旅》斬獲第30屆開羅電影節最佳影片,2009因為《紅河》榮獲第16屆大學生電影節最佳導演。

章家瑞作品同樣是上海電影節的老常客,除了今年的《呼喚》列為上海電影節開幕影片併入圍傳媒關註單元,2013年執導的《殺戒》曾獲得上海電影節傳媒大獎最佳影片提名,而此前另一部《迷城》則獲得了2010年傳媒大獎最佳導演殊榮。

《穿越時空的呼喚》:與往事乾杯,與自己和解

《呼喚》延續了章家瑞一貫的細膩筆觸,講訴了女主人公艾米,順著長江水溯游而上尋找生父下落,不想卻打開一段塵封三十年的愛情之殤的故事。影片在當下與過去兩個時空維度切換,藉著女主人公的探尋之路,回溯那段頗具年代質感的往事。在呈片段拼接的過往中,四位大學校園的莘莘學子、同學兼好友,因為愛情的錯位,感情以及人生一步步撕裂,最後演繹成一齣凄美的愛情絕唱。

故事有一定的悲情色彩,但首先讓我們看到的是富於年代質感的情與誼。那個情比金堅的年代,好友可以約定同考一個學校,為護同學周全,可以豁出去與地痞流氓鬥狠,為了成全兄弟的愛情,可以放棄“天之驕子”的學業,為了更多人的安危,個人可以犧牲愛情甚至選擇葬身江底,為了朋友的前途與家庭,未婚先孕的母親可以主動擔責並遁跡於人海。

愛情之殤的背後,其實是人性之殤。愛情是因為執著,悲情也因為執念。管勇和藍青情投意合,舒雅心系紅兵,而紅兵卻心儀藍青。四位同學兼好友,呈現出四種處理愛情與友情的態度。管勇不惜以退學為代價,一度選擇成全兄弟,而藍青堅守初心,最終贏得了管勇的歸來。紅兵表白未果後,選擇默默守護,而舒雅的攻勢中,不乏侵略性,她將自己的傷疾與不著邊的演員夢碎都歸罪於藍青,她的貪痴終釀成天人兩隔的悲劇,最後只能以木魚為伴,在懺悔中了此餘生。

《穿越時空的呼喚》:與往事乾杯,與自己和解

故事並沒有以悲情為落幅,隨著父輩的故事徐徐打開,一副遺憾而美好的愛情圖景漸次展現在艾米眼前,她沉重的探尋也變成了一個漸次釋然的過程,通過與父輩的往事乾杯,最終與自己達成和解。為什麼說她與自己和解?從艾米大橋上被流浪歌手誤會救下可知,艾米內心沉鬱,胸有巨石牽絆。對於艾米的身份,導演非常吝惜筆墨,我們從姚笛的憂郁演繹和簡單的背景勾連中可知,這是一個不那麼幸運的女孩——大學畢業的母親未婚先孕,她在民工繼父的辱罵以及旁人的冷眼中成長,僅憑母親留下日記的蛛絲馬跡,她踏上了尋找生父下落的旅程。雖然探尋的過程是沉重的,故人的追溯中也充滿著悲情,然而當她知道父母美好而純真的愛情,自己是純美愛情的結晶,而且有一位捨己救人的英雄父親時,遺憾中不無慰藉。

與往事乾杯,達成和解的,還有艾米探尋路上的講述者們,或者說父母愛情之殤的見證者和釀造者們。往事的酒盃里盛滿了苦楚,而舉杯之手個個飽經滄桑,有人三十年如一日守護英雄之船,有人淡出紅塵用餘生誦經超度亡者。人性有時是自私的,有時也是無私的,無私的人看似令人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自私的人看似無可饒恕,然而通過一段穿越三十載的時空探尋,一切也就釋然了。

影片同時還不無魔幻現實主義的手筆。艾米的追尋之旅,由一位神秘的流浪歌手保駕護航,當她在大橋上俯瞰濤濤降水時,流浪歌手將她撲倒救下,當她醉酒被小混混欺負時,流浪歌手為她挺身而出,對於這位神秘人的存在,導演並不急於交代,他像一股風來,在艾米需要的時候出現,然後又像空氣一樣消散。我們不妨可以將流浪歌手與艾米父親勾連在一起,畢竟艾米的生父在輟學之後一度是位流浪歌手,我們不妨也可以將此理解成某種文學的勾連,這一筆,章家瑞把以實為虛的影像與以虛為實的意象貫通一氣。

《穿越時空的呼喚》:與往事乾杯,與自己和解

在第六代導演中,章家瑞是少數有過大學哲學教育背景的導演。中國一向不缺跨界導演,張藝謀和顧長衛畢業於攝影系,馮小剛和霍建起都是美工出身。放眼國際影壇,跨界導演更比比皆是,《佈達佩斯大飯店》和《犬之島》的導演韋斯·安德森,《八月照相館》與《外出》導演許泰豪,《生命之樹》《天堂之日》以及《細細的紅線》的導演泰倫斯·馬利克,他們和章家瑞類似,當導演前都曾是哲學系學霸。

章家瑞在《呼喚》中引入了哲學的母題,既“我從哪裡來”和“將往哪裡去”。女主人公艾米是為未婚先孕的產物,繼父的粗暴,母親的身亡,讓她對自己命運以及來處充滿困惑,這也是她循著母親日記踏上尋找父親之旅的內驅。尋父的過程雖然充盈著苦楚,但結果不無美好,艾米終於知道了自己的來處,原來她也是愛情的產物,且有一個捨己救人的偉大父親。解決了“我從哪裡來?”的問題,“將往哪裡去”也就變得明媚了。我們不妨善良地猜測,既然艾米從愛中來,便可釋放過往陰影和負累,奔向屬於自己的愛。

《穿越時空的呼喚》:與往事乾杯,與自己和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穿越時空的呼喚》:與往事乾杯,與自己和解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