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電影節觀察|為什麼要到上海學電影做電影?一座城市的超前,考驗對產業的深入理解

“在上海溫哥華電影學院扎扎實實的一年學習,是我進入電影行業的‘背書’和敲門磚。”1989年出生的丁宇是今年上海國際電影節“電影項目創投”單元入圍項目《大好》的製片人。就在四年前的夏天,這位當時就讀哈工大計算機專業的博士生作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放棄計算機博士學位,入學上海溫哥華電影學院電影製作專業,接受一年制非學歷職業教育。

《大好》是丁宇獨立操盤的第二個電影項目,從最初懷抱電影熱情卻無處投遞簡歷,到短短數年裡在行業中摸爬滾打,這位年輕的製片人說,上海溫哥華電影學院高強度、超濃縮的學習實踐經歷“很有優勢”。丁宇入學時,就為自己制定了“製片人”的職業目標,在當時來說,頗有些超前。“中國電影圍著導演、演員轉,因為網絡興起、粉絲經濟,前些年更是把大量資源押在明星演員身上。而在好萊塢等成熟的工業體系中,製片人中心制是一個重要的機制。”今年上海國際電影節上,“電影工業化”成為討論熱度最高的關鍵詞,各類工業化人才中,具備綜合素質的製片人更被認為是奇缺門類。“探討中國電影工業化,要從基礎設施做起,影視教育體系和人才培養佈局是基礎中的基礎。”北京大學藝術學院教授陳旭光說。

電影節觀察|為什麼要到上海學電影做電影?一座城市的超前,考驗對產業的深入理解

一個人的超前,決定其職業生涯的質量。一座城市的超前,考驗對產業的深入理解。作為中國電影的搖籃,上海曾是中國電影產業唯一的集聚地。今天,站在改革開放、中外交流的前沿,上海電影產業的繁榮騰飛不僅是上海電影人的使命和行動,更是中國電影產業賦予上海的責任和地位。國內第一條藝術院線,國內第一家影視攝製服務機構,探索完片擔保、版權交易、科技裝備等發展……近年來,上海電影在健全電影工業產業體系的拓新之路上大步向前。其中,對人才的培養與重視成為基石。

“不僅是教育項目,更是產業佈局”

所謂工業,所謂體系,就要做到各種要素齊全。經過多年培育,上海國際電影節正以專業化的眼光和服務,配齊電影產業發展所需的要素。以電影市場為例,各展商按產業佈局特點分佈,法律保障、金融支持一應俱全,電影工業、產業的路徑清晰可見。今年新設的“電影人才培養主題館”中,匯聚了北京電影學院、上海溫哥華電影學院、上海戲劇學院、上海大學上海電影學院、華東師範大學傳播學院、上海香蕉計劃影視文化有限公司等院校和機構。

電影節觀察|為什麼要到上海學電影做電影?一座城市的超前,考驗對產業的深入理解電影節觀察|為什麼要到上海學電影做電影?一座城市的超前,考驗對產業的深入理解

北京有北京電影學院,上海曾有上海電影專科學校。誕生於1959年9月的上海電影學校,雖然僅存世五年,兩屆畢業生、六個專業:電影文學系、導演系、演員系、攝影系、美工系、電影動畫系,涵蓋電影生產主要創作人員的培養,200多名畢業生在此後五十年間成為中國電影界的中堅力量,讓這座學校的名字在影史持續閃光。

某種意義上,今天的上海電影教育可以視作當年“專科”精神的一種延續,但“專”的方面更加匹配現代電影工業。以2014年落地的上海溫哥華電影學院為例,針對目前中國電影產業部分領域人才緊缺的現狀,首期開設電影製作、3D動畫與視覺特效設計、視覺媒體聲音設計和影視造型設計四大專業。所有學生一年內完成2400小時學時,一年相當於完成一般大學五年半的學時課程。學校發展深入浸入式培養模式,教學實行嚴格“晉級制”,學員組成團隊每兩個月就要提交一次作品,製作水平不達標者不得進入下一階段學習。即便是此後陸續開出的電影表演等“傳統”專業,也因其雙語教學環境,更加適應於當下合拍片製片環境。

電影節觀察|為什麼要到上海學電影做電影?一座城市的超前,考驗對產業的深入理解

上海為什麼選擇溫哥華電影學院?創辦於1987年的溫哥華電影學院所培養的畢業生,在好萊塢後期製作人員中占據大半壁江山。學院理論與實踐高度結合的教學理念,加上與行業工作狀態相似的高強度學習,使得畢業生能夠做到與業界無縫對接。在業內人士看來,中國電影電視製作人才培養,不缺文憑,缺的恰恰是對這個行業和產業深刻的洞見和把握,溫哥華電影學院的理念、教學模式和產學研一體的業界追求,正好對準中國影視人才培養的短板。“上海能做大事、做事快,我們的深度浸入式教學培養模式,能夠最高效和快速地培養電影人才,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們是彼此最理想的合作對象。”溫哥華電影學院院長詹姆斯·格裡芬認為,上海溫哥華電影學院不僅是一個教育項目,更是一種產業佈局。

“入學前,我是電影的門外漢。在上海溫哥華電影學院的學習實踐,貫穿攝影、錄音、後期等電影製作全流程,沒有一個領域是死角。剛入行的製片人都要從具體的拍攝入手,這一年的經歷很有用。”丁宇畢業後拿到三家電影公司的offer(錄取書),她選擇了王小帥的冬春影業作為第一站,爾後又投身獨立製片人,第一個項目也與上海溫哥華電影學院密切相關。“劇本是學院中方老師黃綺玲寫的,我們在一起磨了整整一年,金像獎影后惠英紅看過劇本表達了強烈興趣。”眼下,這個名為《廿四味》的項目即將敲定投資,籌備開機。從人到項目,正如詹姆斯·格裡芬一開始預測的,“用電影工業認可的人才培養手段培養影視人才,上海將成為電影生產製作的中心,吸引世界一流製作企業、一流項目入駐”。

“來上海,你要的這一切都有”

中國電影工業最缺哪些人才?今年上海國際電影節論壇上,多位業內人士給出了自己的觀點。陳旭光認為,中國電影產業發展迅速,每個環節都急需人才,從某種角度來說,攝影師、美工、後期人員等不同環節的人才都很重要,但最缺的是具備綜合性素質的製片人——一個懂經濟、管理、藝術、市場,能管人、管錢的製片人。

“懂技術的人相對容易招一些,但電影生產和製作人才非常少。”愛奇藝會員及海外業務群總裁楊向華認為,“綜合性高校影視相關人才的培養非常重要。這不僅是藝術問題,還是思維、產業和技術能力的問題。”曾是導演的上海溫哥華電影學院藝術總監陳大明說,中國電影缺兩類人才,一是專業化人才,“大家都想去當導演,沒有人做道具、燈光或劇組其他具體崗位”;還有一類是創作型製片人,真正的製片要瞭解故事、劇本,更多的是瞭解人物,“我們缺真正的創作型製片人,有激情、懂劇本的製片人”

丁宇認同這一點。向記者描述她擔任製片人、入圍“電影項目創投”的《大好》時,她說,“故事的主人公有非常足的力量感”,正是這種力量感打動了她,決定幫助剛從紀錄片轉入故事片的導演鐘權一起完成這部作品。經過創投單元設置的公開陳述、一對一指導、洽談等環節,這群年輕人對項目方向更加篤定。創投單元評委會主席、著名導演王家衛的特別青睞更是讓《大好》前景“大好”。頒獎之夜,《大好》與另兩個項目獲得“上科大-南加大製片人班”特別關註項目獎。

電影節觀察|為什麼要到上海學電影做電影?一座城市的超前,考驗對產業的深入理解

南加州大學電影學院是北美另一座王牌電影院校,南加州大學彼得·斯塔剋制片人項目則是美國王牌製片人項目,強大的校友群幾乎運作著好萊塢幕後半壁江山。據統計,南加州大學電影學院校友迄今為止獲得34座奧斯卡小金人,在美國所有電影學院中遙遙領先。從這個項目走出的好萊塢知名製片人包括《泰坦尼克號》《阿凡達》製片人喬·蘭道、《低俗小說》《八惡人》製片人史黛西·舒爾等。

受促進上海電影發展專項資金支持,2015年起,上海科技大學和美國南加州大學電影學院合作開辦影視製片人、導演、編劇班,項目惠及全國從業人員百餘名,孵化長片劇本和短片作品數十部。去年,上科大-南加大影視培訓項目與上海國際電影節“電影項目創投”合作設立上科大-南加大製片人班特別關註項目,為有潛力的項目方提供免費入學名額,今年的方向是編劇班。“進一步扎實劇本內容是決定電影成功的關鍵。我和導演、編劇都會參加培訓,非常期待。”丁宇說,初入行時對製片人的理解就是組織能力一流的項目經理,真正深入行業才發現,製片人更重要的能力是藝術感知力。

電影節觀察|為什麼要到上海學電影做電影?一座城市的超前,考驗對產業的深入理解

在上海,多元多層次的電影職業教育為電影人才提供全方位的產業能力錘煉。無論是上海溫哥華電影學院還是上科大-南加大影視培訓項目都在上海國際電影節首度亮相,獲得業界關註。今年電影節透露的一些新風向,或許將為未來上海和中國電影產業吹來強勁的風。比如,落戶“上海科技影都”的華策“長三角國際影視中心”將針對行業實用型影視人才匱乏問題,成立影視實訓基地。籌備中的上海青年影業公司計劃搭建影視人才培育、影視文化交流、數字影視基地、影視出品投資等四大平臺,建立上海大學上海電影學院影視創作基地、雲堡科藝數字化影視基地。具有紐約電影學院辦學資質授權的上海蓮影影視製作有限公司計劃與上海視覺藝術學院合作開設影視專業課程,為上海影視產業輸送基礎人才儲備的同時導入國際先進的行業標準體系。

“上海電影業起飛的勢頭很猛。”這是來上海、在上海的眾多影視從業者的一致判斷。熱氣騰騰的上海國際電影節是一個縮影。“為亞洲、為華語、為新人”,電影節的定位在集聚電影工業、產業要素的過程中越來越清晰。“做電影,要人氣、財氣、名氣、精神氣。來上海,你要的這一切都有。”一位業內人幾年前的這一預判,正在成為現實。

欄目主編:施晨露 文字編輯:施晨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電影節觀察|為什麼要到上海學電影做電影?一座城市的超前,考驗對產業的深入理解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