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李安這個名字大家應該都很熟悉,不管是父親三部曲的《推手》、《家宴》、《飲食男女》還是《卧虎藏龍》、張愛玲小說《色戒》,經過李安改編之後總會流露出一絲“理智與情感”的味道,今天這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可以算是他精神升華的一部傑作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在24歲之前,李安接受的都是最傳統的東方文化,之後便融入到西方“正統”教育理念之中,他前期的電影總是二元對立結構,正是六年的帶娃經歷讓他更加理解女人的情感與男人的理智,他認為在好萊塢現代化電影工廠模式下,一味地模仿只能淪為毫無樂趣的重覆性工作。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導演的真正意義在於表達和創作,完美的表達就是打破第四面牆,李安曾經說過“電影就是在狹小空間里(電影院),一群觀眾與導演的溝通”,這是導演精神層面的溝通,也是李安“我只會拍電影,電影就是我的生命”的真實詮釋,李安經過漫長的追求,他終於實現了內心表達的突破,成為了東西方文化融合的最佳載體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而創造則是導演精神內涵的實質化,自人類存在開始,對於人性善惡的爭論從沒停止,不管《色戒》還是《卧虎藏龍》中,李安都表現出了一種略帶悲觀的普世價值觀,所以西方觀眾極易理解其中的情感要素,也是李安如此受歡迎的原因,他會講故事。

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李安用了3D技術,將一記狠拳擊中了觀眾的內心。這表現在他高度統一的精神內涵上:對宗教、人性、情感的終極探討上。這部“不可能被改編的小說”困難之處在於派對現實生活的絕望上。李安沒有按部就班地講述一個老虎與人和諧共處227天的故事,而是通過第三人稱採訪的方式還原出第一人稱視角的故事,同時線性回述結構採用三幕式敘述既給觀眾極強的代入感,也會跳出第一人稱視角可能出現的“局限性”。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李安很早就知道他的優勢和軟肋,所以他說過“我無法像其他導演那樣拍攝,我必須另闢蹊徑,否則沒有出路”,無限放大簡單故事中的精神內涵就是他的蹊徑,這種探討不分人種、國界,所以主人公派是印度人又何妨?換成新加坡人、泰國人同樣成立。

李安的優勢就在於他很註重影片的細節,並且賦予它極強的東方情感價值與西方敘述方式。對於派來說,他同時信奉基督教、印度教、伊斯蘭教這三個貌似“教義不同”的宗教,派從開始就質疑上帝的存在,神父告訴她“你只需要知道上帝愛世人”,這與在大海船上暴風雨時派的幡然醒悟緊密相連。而父親一直鼓勵他要堅定信仰“什麼都信就跟什麼都不信一樣,”母親為他開脫“他還小,還在摸索中”,父親說“如果他不選定道路,又怎能摸索出路呢?”影片不著痕跡地還原出不同教育方式對於一個孩子的影響,這種影響甚至在他探索宗教含義時發揮出巨大的作用,而顯然這些都是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一個人。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因為父親經營動物園,所以逼迫派學習老虎的凶殘,派對老虎“口渴”充滿好奇,而“口渴”錯誤記錄成理查德·帕克也有李安的用意,在1884年的英國,理查德·帕克是震驚全國的“海灘食人案”,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故事情節極其相似,“木犀草”游船遭遇海難,四人駕駛救生艇逃生,這四人分別是達德利船長、史蒂芬斯、布魯克斯以及17歲男孩帕克,為了生存,他們抽簽選出了“殉葬者”,很不幸他就是帕克,三個人分食了帕克才得以生還,當年圍繞他們是否涉嫌謀殺進行了漫長的討論,最終女王將動手的兩人刑期從死刑減為了6個月監禁,在某種程度上,理查德·帕克代表了赴死而生的精神,也為之後老虎隱喻男孩埋下了伏筆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在這部電影中,李安使用奇幻的視覺效果映射出精神世界的升華,在交代人物背景時採用暖色調強調溫馨的家庭環境,濃郁的熱帶風情渲染出派的生活場所,給人舒適的代入感。隨後教堂用了肅穆的白色凸顯宗教的莊嚴與神聖,為探索宗教內涵定下了基調,“主自有他的安排”,在大海漂流中,派看到深邃奇幻的藍色海洋猶如極光般神秘莫測,反映出派內心的孤寂與迷茫,燦爛的星辰五顏六色映襯出廣博的宗教教義始終指引眾生前行。而當派生還後,色調再次轉為白色系,明亮象徵著希望,也寓意故事平淡真實,強化表達效果,這就是李安想對觀眾說的話:永遠不要喪失對生活的信心和對生命的敬畏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影片的隱喻是眾多影評家們議論的焦點,對於生還的老虎、斑馬、猩猩和鬣狗,我的觀點是老虎代表派,斑馬代表水手、猩猩代表派的母親,鬣狗代表了廚師,水手摔斷了腿,所以斑馬的奄奄一息可以說明這點,而派問猩猩孩子呢?絕望的母親回頭望向了大海,她的兒子就是派的哥哥,母親的痛苦溢於言表,而凶殘的鬣狗顯然與廚子相關,工作的性質預示著他對食物的貪婪,這也是第二個故事對應的人物關係,而是否相信這個故事的選擇權在於觀眾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當然也有朋友們做出鬣狗代表父親的解釋,還有老鼠代表派的女友,因為老虎確實一口咬死了老鼠,但是並沒有明顯證據指向這點。如果父母和水手都在,沉船原因可以做出合理推斷,而老鼠死亡純屬必然,老虎的隨性而為讓一切看上去如此自然,沒有絲毫猶豫與掙扎,所以我並不認可這種觀點。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電影淡化了小說中派與老虎相處的過程很好說明瞭派與老虎的一致性,小說為了增強說服力,加入了很多細節描述,可是李安想說的是一個寓言故事,如果老虎就是派,那麼強調越多反而畫蛇添足,影片表達的就是派的孤苦與無奈,進而探究生命真實的意義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狐獴和奇幻島讓觀眾脫離出故事本身來思考寓言的含義,明明不存在的島卻救了派,而當派發現夜晚島嶼的酸液變化和包裹牙齒的果實,他果斷選擇了離開,這就是派的精神世界表象,也同樣存在於每個人的觀念中。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最適合我們思考存在的意義,一勞永逸的生活人人嚮往,可是同樣容易滋生懶惰與貪婪。派的決定就是脫離這種思想的實證,通過物質化表現,讓大家相信這僅是個寓言故事,至於寓意指向是完全開放式的觀眾們根據自己的判斷去尋找心中關於故事的真相,這是李安的高明之處,“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讓影片多出了很多看點和思考。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哲學家加繆有句名言“荒謬是壓在人類身上的苦難”,本片的主題就是“科學更多解決的是外部世界的問題內在問題只能通過自身信仰來解決”。對於李安來說,欲望本身並沒有錯,如何引導出內心被壓抑的正確的欲望才是根本。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生存是派的欲望,老虎只是內心堅強的表象,欲望無法消滅,只能通過努力來滿足欲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想讀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必須先瞭解導演李安的價值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