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高倉健引發的京城風衣潮

高倉健引發的京城風衣潮

高倉健引發的京城風衣潮

要說起來中國作為文明古國,影響世界或者影響那個國家的人文歷史的事不少。可要說那個國家的一部電影,影響了中國還真不多。但有一件事兒,真真兒的是一部電影影響了引領了一代青年人的時尚。

高倉健引發的京城風衣潮

八十年代初,日本電影《追捕》在中國的上映掀起了一股狂潮,這部情節跌宕起伏的、音樂緊張急迫的的電影影響了七十年代眾多的年輕人。電影中的幾個主人公“杜丘”、“真由美”、“矢村”,頓時成了全國人民的偶像。影片開頭和結尾那首膾炙人口,通篇只有“啦呀啦”的優美旋律還腦海中迴蕩。伴隨這旋律,影片中在一望無垠的原野上,在矢村警長和警探的圍追堵截下真由美與杜丘相擁在馬上馳騁,她長髮飄飄,英姿颯爽……。而影片中各式人物的經典對白,也在國人中流傳了幾十年。

“杜丘,你看,多麼藍的天,走過去,你可以融化在那藍天里。一直走,不要往兩邊看。明白嗎,杜丘?快,去吧……,怎麼了杜丘?快,快走啊”;

高倉健引發的京城風衣潮

“你照我說的寫好了。寫到哪兒了?‘我杜丘東人根據本人的意志供述犯罪行為如下,一,在橫路加代家搶劫強姦;二,在橫路進二家盜竊;三,殺死橫路加代。作為檢察官犯下如此罪行我追悔莫及’。好,很好,接下去寫:“我杜丘東人決定就此結束我的生命。決定就此結束我的生命”;

“朝倉議員被害真相我清楚了。把AX當維生素給朝倉吃下去,藥性一起作用,長岡就命令他,從餐廳跳下去。就象剛纔你對我那樣”。

“唐塔自殺了,酒井也死啦。也許是被殺死的”。

“從這跳下去!朝倉不是跳下去啦,唐塔也跳下去了,所以請你也跳下去吧。你倒是跳啊!好,這下有決心了,嗯?怎麼了,你害怕啦?你的腿怎麼發抖啦?……”。

高倉健引發的京城風衣潮

毋庸質疑,當時20歲的我也卷入了這場旋渦中。

說實話《追捕》直接效應是讓七十年代末的年輕人和少數中年人感受了一把時尚。矢村警長的大鬢腳、杜丘的版寸髮型和他們身上穿的米黃色風衣第一次讓中國人開了眼。雖然矢村的大鬢腳沒有成為國人的流行,但杜丘和矢村的米色風衣,而且風衣領子永不撂(音:LIAO讀四聲)下的樣子,讓國人覺得帥獃了、酷斃了。中國人也許不是第一次見到這玩意兒。比如美國電影《魂斷藍橋》中身著風衣的主人公羅依和瑪拉在夜色茫茫的滑鐵盧橋上相會時的情深意切。但自《追捕》後穿風衣的男人很快就臭了街。您要問這風衣在京城流行到什麼程度,當年報上說有家服裝廠趕製杜丘式的風衣,幾天功夫,十萬件一銷而空,要知道,那時人們的工資可是幾十塊錢。

高倉健引發的京城風衣潮

記得當年,街上的年輕人幾乎個個都穿風衣,留長髮。風衣有米黃色的、灰色的、藍色的、黑色的,可要說起來,還是米色的受人待見,因為那是杜丘和矢村在電影里穿顏色。走在北京街頭,到處能見到學著電影里杜丘和矢村的裝束,穿著風衣、把衣領兒豎起來的人。其實說出來可笑,電影里的杜丘那豎起衣領為的是躲避警察的追捕,怕人認出來,可到了咱們中國年輕人的眼中,就成了“扮酷”的最高境界。

您別以為流行風衣就買風衣,立起衣領兒就成了

高倉健引發的京城風衣潮

,哪時候也是要講究配套的。風衣、墨鏡才能配上。

看過幾遍《追捕》後,我也立麻兒就到西單商場買了一件套米黃的風衣,是那種雙肩有上翻肩袢,袖子上有袖袢,腰間外置的腰帶的那種,又到了眼鏡櫃臺買了副矢村式的熊貓墨鏡。回到家對著鏡子左照又照的沒有感覺,又用火剪把頭髮打了彎,再照鏡子這感覺用現在的話說,就是“酷”。想想當年我穿風衣的行套一般是風衣、熊貓墨鏡、藍色或咖啡色緊身喇叭褲,腳下是一雙三接頭的皮鞋。而且穿風衣也有講究,不管有沒有風,風衣領子永遠是立著的。為立這領子,也沒少挨家裡叨嘮。

“好好的領子放下多好,弄的跟個瑟了秧子是的”;

高倉健引發的京城風衣潮

“樂意,甭管”!

不光是平頭百姓,就是那會兒的明星、新星但凡能在電視上、畫報上露臉的一准穿著風衣。就連如今成為國際大導演的張藝謀、陳凱歌等也都沒能免俗,張藝謀在拍《千里走單騎》時說過,正是高倉健扮演的杜丘,讓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產生了偶像崇拜的衝動,當年看完《追捕》走出電影院,也情不自禁地把圍在脖子四周的衣領豎了起來。過了一段時間,風衣出了新樣式,其實主要是新在布料上,是咔嘰或毛料的,穿起來顯的挺括、板式、利落。幾十年多去了,引領我們穿風衣的高倉健先生已經去世了,僅以此文懷念這位杜丘老人。

高倉健引發的京城風衣潮

杜丘:停下腳步,沒人再追捕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高倉健引發的京城風衣潮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