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千與千尋》沒變,是我變了

時隔 18 年,《千與千尋》終於重新在中國上映。

定檔消息確定之後,有人在知乎上提了這樣一個問題:“動畫《千與千尋》在大陸上映是為了撈錢嗎?”

下麵的回答是這種畫風:

張小北:那你說啥電影上映不是為了撈錢的?《千與千尋》是我們跪求它來撈錢的。

千里:真的,來撈吧,求你了,千與千尋撈完麻煩天空之城再來撈一波吧。龍貓來撈的時候跪著把錢包已經給一波了…..再來撈一遍錢,我還跪著去送。

來須蒼真:快來多撈點……排片了肯定去二刷三刷,跪著去送錢。

這些不同領域的答主都不約而同地表達了自己對這部動畫電影的喜愛,但他們的觀點能代表市場意見嗎?

老電影如何煥新機

從大範圍來看,高度重視觀影體驗和作品質量、願意為老電影付費的觀眾,從來都不是票房市場中最大的構成。

去年年底,《龍貓》在國內上映的累計票房為 1.74 億,在同檔期內排前列,但其實總量也並不算高。三個月前的《夏目友人帳》雖負“治愈首選”之名,最終總票房也不過 1.15 億。

對大部分線下觀眾來說,暫時沒有其他觀影渠道、跟上社交話題、可抱有未知的期待……這些才是最能夠促使他們按下付款鍵的因素。另一方面,未知劇情所能帶來的衝擊感,其實也是觀影體驗的重要組成部分,這些都是老電影所無法達到的。

《千與千尋》沒變,是我變了

在這些條件的限制下,《千與千尋》的成績已經可以算是挺能打了。本周五有《玩具總動員4》《我的青春都是你》《八子》等 10 部電影新上映,此外還有《黑衣人:全球追緝》和《最好的我們》追趕……《千與千尋》穩居當日票房第一位,上映次日便票房過億。

儘管國內公映版本找了井柏然、周冬雨、彭昱暢等明星配音,但票房的主力並不來自於明星粉絲。不論是北京熱門商圈,還是二三線城市,影院中放映的日語原版場次比例都遠高於國語版。

《千與千尋》沒變,是我變了

影迷對《千與千尋》的追捧原因也絕不僅限於“情懷”二字。

歷年電影節上映老電影,搶票、秒售罄的事情都時常發生,影迷為早已在電腦或電視看過的作品買單,背後除了“補票”的心理因素,還有觀影體驗。

走進電影院重新再看一遍喜歡的老電影,是不可多得的一種經歷。電影院通過對光線等環境因素的把控,以及音響、屏幕等硬件的配置,能給觀眾帶來家庭觀影所無法達到的沉浸感。這是一場長達兩小時、不受外界信息所驚擾的夢。

《千與千尋》沒變,是我變了

另外,電影院上映的版本比大部分我們在網絡上能找到的資源要清晰許多,而且屏幕大,能發現一些此前沒有註意到的小細節。

逛街順便找部電影看的話,選擇口碑爆棚不怕踩雷的優秀電影,也比質量未知的新電影要保險很多。

在《千與千尋》上映之前的一個月里,微博上出現了大量“宮崎駿電影完整版”的視頻,時長無誤,清晰度還不低,一時間評論區紛紛感嘆“微博看片指日可待”。這些自媒體借千尋上映的時間節點發佈老電影資源,便收穫了不少播放量。

優秀電影從來不缺觀眾,只缺時機和渠道。而《千與千尋》在一眾老電影之中又有著另一種獨特的魅力:隨著觀眾的成長,每一次觀看,都能有不同的體會和代入感。優秀的作品,經得起時間和重覆次數的考驗。

給成年人看的動畫

所有觀眾都能明顯感知到,《千與千尋》的主題是成長。開始還只是一個坐在后座休息埋怨、依賴爸爸媽媽的幼稚小孩,天黑後找不到爸媽這一點,足以讓所有小孩崩潰,接下來發現回不去現實世界,則是成年人都能感受到的恐懼。

白龍在教導千尋生存法則時反覆強調:無論湯婆婆如何引誘你不工作可以很輕鬆,你都一定要堅持說自己要工作。簽合同之後面對前輩同事們的嫌棄,這樣無履歷、基礎差的新手哪個部門想要啊。好不容易成功找到崗位了,還得每天咬牙堅持做著超出自己身體能力範圍的臟苦累活。

《千與千尋》沒變,是我變了

《千與千尋》的主線,可以說就是應屆生小千突然進入社會接受磨礪的職業發展過程。

“成長”是串起整部電影劇情的精神內核,但這部電影如此突出優秀的地方並不在於此。隨著觀眾年齡的增長,對其中劇情和角色的設定又會有新的理解。從成人的角度來看,片中的每一個角色,在現實社會中都能找到對應的群體。

湯婆婆象徵著層級分明的人力工廠最高階級統治者,青蛙等湯屋員工象徵著被剝削、生活壓力大的底層勞動者,白龍是為了欲望而迷失自己,巨嬰是被過度保護的後代,連鍋爐爺爺都是經歷過經濟泡沫破裂、現在不再娛樂只工作睡覺循環的老人。

即使你不同意我的這些概括也沒有關係,因為豐滿的角色本身就能讓不同觀眾產生不同的代入感。

有人在無臉男身上看到了低自尊人格的自己,卑微地變出藥牌和金子拼命討好對方,也容易受其他人的追捧而迷失自己。有人則註意到了無臉男進入湯屋時湯婆婆並不歡迎,但他平時在附近溜達也沒人在意,認為他是無法融入逐利世界、因而游離在主流群體之外的邊緣人,而這樣的人就如千尋所說,本性善良,但“湯屋讓他變壞”。

《千與千尋》沒變,是我變了

年齡小的觀眾很容易將它看作勵志片,鼓勵自己努力勇敢前行。然而,電影早已在童話的包裝下,向你展示了成人世界叢林法則最殘酷的一面:不好好工作就沒有活下去的權利,但即使認真工作了,企業所獲得的財富最終都將流向最高層級(河神留下的砂金誰撿到都得充公)。

但物理上住在最高層樓、地位上也是統治所有人的湯婆婆,卻受欲望的驅使,失去了判斷力和本心。無臉男變出假黃金,她作為魔女毫無察覺;錢婆婆將三個綠人頭變成假寶寶,她也沒有發現;甚至在白龍提醒“你最心愛的東西已經被掉包”時,她的第一反應還是先檢查珠寶。

這裡還有一個很暗黑的小細節:綠人頭被變成受寵的巨嬰之後,第一件事是要把真正的寶寶拍死在掌下;在湯婆婆回家之後,它們也是抓緊時間大吃特吃,享受巨嬰的待遇。

《千與千尋》沒變,是我變了

宮崎駿也在這部電影中處處留下了日本經濟危機的影子。開場進入神廟領域時就借爸爸的臺詞表明瞭時代背景:“這應該是之前公園的殘骸。90 年代的時候到處都在籌備開發,後來金融泡沫破裂了,大家都破產了。”鍋爐爺爺那沓 40 年前的車票、以及再也不雙向運行的電車,都說明瞭這幾十年經濟的低迷和人們娛樂活動的減少。

千尋被動地因為父母貪婪的舉動陷入另一個世界,不得不承擔自己年齡範疇之外的重擔,這個設定一定程度上也隱含了宮崎駿對經濟泡沫後出生的後代的同情和關懷。

在二戰期間出生、經歷過經濟泡沫時期的昭和男兒宮崎駿,比起其他後加入吉卜力工作室的導演總要多一份對人類社會的反思、對發展經濟結果的關註、對自然保護和和平主義的思考。而他在作品中時常體現的這種宏大格局和深層思考,也是現今大部分導演卻缺乏的品質。

《千與千尋》重新上映,是對我們這群錯過宮崎駿時代的年輕人的另一種補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千與千尋》沒變,是我變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