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可以翻看一百次的電影《天水圍的日與夜》

可以翻看一百次的電影《天水圍的日與夜》

感謝許鞍華導演可以遠離繁喧,拍一部比《桃姐》更寫實的電影,說實話這部戲相當清淡,我也不知道導演絲絲入扣的技巧是什麼,讓我可以一遍一遍地觀賞,或平復心情或沉思反省;也讓我自以為這僅僅是一部小眾電影,更讓我自以為我獨特因為我非常喜歡這部電影。

可以翻看一百次的電影《天水圍的日與夜》
可以翻看一百次的電影《天水圍的日與夜》

相比三個主演(貴姐、阿婆、家安),劇中其他人顯得更主流,比如:善良的女老師,懂事禮貌的表姐,活躍開朗的同學,有錢大方的舅舅。但他們三位各自帶出了劇中人物的汁味。流水帳劇情看起來很簡單,實不然最難。沒有引人入勝的劇情擺佈,觀眾的註意力自然放在了細節當中,據導演所說,家安選角花了最多心思: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自帶小倔強,還要帶有低壓慵懶內向謙卑等多方面的性格設定,這樣出來的效果更像是演員本色演出,讓觀眾認可了他們的角色,就很自然理解他們的行為。

正如導演希望用人情世故來取代精彩的劇情一樣,貴姐也在小心翼翼拿捏著人際關係。儘管在家族中她們家最困難,也有一個有能力幫助自己的弟弟,但是也做得“均真”不敢太多接受恩惠也不願意欠著別人的,母親生日宴兄弟姐妹玩麻將,頂替嫂子輸了錢要自掏腰包;弟弟送的月餅券會兌現。她深知“長貧難顧”這個道理,只需要母子倆照顧好自己,就可以守好應有的尊嚴,活得舒舒坦坦。

得知母親入院,她只是緊張了一下,然後很無奈地回答了一句:我知道了,不過我現在過去也沒用,醫院有醫生護士了,你回去吧。好像很無情,可是細細一想,她只是一個靠勤奮工作來解決溫飽問題的務實婦女而已。不用過多解釋了,其他戲的都很矯情:摔碗撿碎撿肯定會割傷;戀人尋覓肯定會錯過,至親住院肯定要丟下手上的工作去看望。而她選擇的關心方式是隔天煮了一碗粥讓兒子帶過去。

兒子家安暑假在家,早上起床後就開始看電視,中午不吃飯,看累了再睡,黃昏母親下班回家等著吃飯偶爾幫一下忙。也許觀眾會覺得他很懶很無能,但是我們馬上反應過來了,他是一個不太活潑的窮人家的小孩而已,只是沒有機會做暑期工而已,因此拒絕了朋友唱K吃飯的邀請,不上街就不花錢。

阿婆生活很拮据,是一個獨居的老人家,她女兒死了之後女婿組織了新的家庭,她自己無依無靠,最疼愛的外孫也無法常常見面,因此她很節儉很孤僻。

清淡而深厚的母子情。

母子倆的對白可能沒有超過十句,言語清淡比得上每晚餐的一碟青菜和蒸水蛋,同桌吃飯出現了幾次,但是總讓人感動不已。兒子只有等母親回來才吃飯,他不會去買菜做飯;母親對兒子很寬容,默默地照顧。兒子也沒有因為家境清貧而感到特別自卑和非常反叛,這應該算是一種福氣了,只要兒子健康、安分就可以了。

可以翻看一百次的電影《天水圍的日與夜》

不爭不搶的人踏踏實實過日子所獲得的舒適感

就好像劇中那樣,在百無聊賴的日子里,兒子最有成就感的正經事:不花錢的去同學家玩、回學校參加活動、接到親戚電話馬上轉告母親、母親吩咐他到樓下買點東西、無論如何他都離不時間到了要回家吃飯。

貴姐經常會幫助阿婆,好像買油、搬電視、換燈泡。比起無意義的請假去看望入院的母親,她更願意休息花半天時間陪不懂坐車的阿婆去元朗看望孫子和女婿;親人邀請她們母子中秋節一起歡度,但是她更樂意邀請孤獨的阿婆來自己家裡過節。可能會有人說不孝和孤僻,其實很容易理解:這個階層的人,務實比形式來的更自在,幫助比弱勢比受人恩惠更高興。

就像故事結尾的中秋夜,華燈初上萬家燈火,兩家人一起過節,簡單卻快樂。生活不都會把人壓得喘不過氣,每個人都能留一塊凈土,祥和度過日與夜的交替。

可以翻看一百次的電影《天水圍的日與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可以翻看一百次的電影《天水圍的日與夜》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