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張愛玲的《第一爐香》,終讓愛情里卑微的女性得以解放

上個月,由張愛玲的小說《第一爐香》被改編成的電影宣佈正式開機,導演是曾憑藉《黃金時代》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的許鞍華。

早在1997年,許鞍華就曾拍過張愛玲的《半生緣》,主演有黎明、吳倩蓮、梅艷芳、黃磊、葛優,被奉為張愛玲翻拍電影的經典之作。

張愛玲的《第一爐香》,終讓愛情里卑微的女性得以解放

1997電影《半生緣》劇照

而《第一爐香》的演員陣容同樣強大,包括俞飛鴻、馬思純、張鈞甯、彭於晏、範偉。

以小說情節推測,俞飛鴻、馬思純、張鈞甯三位氣質女星很可能飾演書中的姑、侄、僕三個角色,上演家庭版奪男之爭。

而彭於晏、範偉這兩位新老鮮肉,也很可能會演繹出“渣男”和“痴漢”的感情對決。

或許你沒看過《第一香爐》這篇小說,不知道葛薇龍和喬琪喬的故事,但一定聽過出自這篇小說的一句經典愛情語錄:“我愛你,關你什麼事。”

張愛玲的《第一爐香》,終讓愛情里卑微的女性得以解放

書封

從當初文學作品中的“我愛你,關你什麼事”,到如今在短視頻平臺上瘋傳的“反正愛誰都沒結果,倒不如見一個愛一個”,我們的愛情觀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1.薇龍的愛情買賣

簡而言之,這篇小說講述的是一個渣男禍害了一家女人的故事,從薇龍的姑媽梁太太,到兩個年輕的女下人睇睇和倪兒,最後終被薇龍以極其卑微的姿態收服。

而梁太太作為見證他們愛情誕生的“中間商”,裡裡外外賺了不少“差價”。

張愛玲的《第一爐香》,終讓愛情里卑微的女性得以解放

張曼玉、吳啟華版電影《第一爐香》

薇龍本是一名學生來自上海在香港求學的學生,因為爸媽要回上海,她的學業尚未完成,於是便瞞著爸爸來投靠姑媽。

她姑媽當年嫁給香港一位梁姓富商做姨太太,梁姓富商死後,留給她一大筆遺產,致使她每天過著貴族式的生活,身邊的男人如流水一般,小財主、富家子弟、學生應有盡有。

因為嫁人“做小”,薇龍的爸爸早已不再和她來往,薇龍也只在照片里見過她。這次初入“大觀園”免不了被她一頓奚落,薇龍打了一次退堂鼓,好在又回了頭,被收留了下來。

當時的香港屬於英國殖民地,行的是英國規矩,社交在上流社會十分盛行。薇龍住進來後,梁太太開始帶著她出席各類社交場合,似乎把她當成了自己撩漢的“誘餌”,但對追求薇龍的男人卻嚴格把關。

實在遇到窮追不捨的男人,梁太太便將其“截胡”,深明大義地把對方收入自己的石榴裙下。薇龍見多了姑媽的這種行為,倒也不介意。

等到薇龍好不容易看上一個男學生,卻又被她搶了去,施展各種暗示性眼神和動作告知薇龍——此“獵物”已歸我所有,你去別處看看吧,最後還把曾玩弄過她的喬琪喬推給薇龍。

「喬琪喬就這麼突然闖進薇龍的生活,讓薇龍逐漸把死守的寂寞放任了。」

張愛玲的《第一爐香》,終讓愛情里卑微的女性得以解放

電影《第一爐香》 圖01

喬琪喬是個有名無實富二代,因為媽媽作為姨太太並不受寵,導致他在家裡沒什麼地位,更加沒錢。整日游手好閑,勾三搭四,人生的終極目標就是娶個富婆。

薇龍一開始並不喜歡他,卻被他的花言巧語蠱惑,她所到之處必然會有他在。

當梁太太欲要將薇龍“獻給“她的老情人——小財主司徒協時,這讓薇龍害怕極了,潛意識里開始妥協對喬琪喬的感情掙扎。

也許相比司徒協這個“痴漢”,喬琪喬是個尚能讓她感到些許安全的男人。

兩人很快在一起了,一番風花雪月後,喬琪喬依然不忘“渣”心,早前女下人睇睇已被他禍害過,現在又對倪兒動手動腳,結果卻被薇龍撞見了。

「薇龍仿佛看到喬琪喬的酒館對她打了烊,子彈在她心頭上了膛」。

傷心欲絕她想要回上海,為了留住她,梁太太不惜對喬琪喬威逼利誘,慫恿他去道歉。

張愛玲的《第一爐香》,終讓愛情里卑微的女性得以解放

電影《第一爐香》 圖02

第二天喬琪喬接二連三的給薇龍打電話,川流不息地送花,薇龍哪招架得住這些,繼續向他們俯首稱臣。

她知道喬琪喬不結婚是因為沒錢,為了能與他結婚,她滋生出對金錢的渴望,努力向姑媽學習社交才能,一度成績斐然。最終她成功與喬琪喬訂了婚,而梁太太在當中也得到了不少好處。

正如張愛玲筆下描述:“從此以後,薇龍就等於賣給了梁太太和喬琪喬,整日忙著,不是替喬琪喬弄錢,就是替梁太太弄人。”

2.這一爐香,燃盡了薇龍卑微的命運

小說開篇,張愛玲如此寫道:“請您尋出家傳的霉綠斑斕銅香爐,點上一爐沉香屑,聽我說完一支戰前香港的故事,您這一爐沉香屑點完了,我的故事也該說完了。”

張愛玲的《第一爐香》,終讓愛情里卑微的女性得以解放

電影《第一爐香》 圖03

單從字面理解,張愛玲似乎在表達,本故事用一爐香的時間即可講完。同樣是上海作家,半個世紀後,17歲的韓寒以一塊布沉入杯底的時間,寫出了被認為是驚世之作的《杯中窺人》。

或許二者並無對比性,韓寒的《杯中窺人》寓意更為深刻,布、水、杯三個實物各具備意象,且都融入進了文章中。而《第一爐香》中的“香”,只在開頭和結尾出現,僅僅是讓時間形成了一個閉環。

如果非想解釋出什麼深意,那就是這爐香燃盡了薇龍在愛情里卑微的命運。

薇龍如此解釋自己為什麼那樣卑微的愛著喬琪喬:“最初是因為他的吸引力,後來完全為了他不愛我的緣故。”

喬琪喬對她說過很多溫柔的話,「但愛她的話從來不說,愛她的事從來不做」,後來還讓她頭頂“綠色”。

張愛玲的《第一爐香》,終讓愛情里卑微的女性得以解放

電影《第一爐香》圖04

但她固執地以為,至少那天晚上他是愛她的,讓她有一種新的安全,新的力量,新的自由。正是這些,足夠讓她義無反顧。

她曾評價她姑媽:“女人真可憐,男人給了她幾分顏色看,就歡喜成這個樣子。”而她又何嘗不是呢!

喬琪喬無論放在任何年代,都會被認為是徹頭徹尾的渣男,但就是這麼個渣男,卻對自己有這非常清醒的認識。

當薇龍問他關於婚姻的意見時,他答:“我是不預備結婚的,即使有結婚的能力,我也不配,我五十歲以前,不能做一個令人滿意的丈夫。”

緊接著,其渣男本質徹底暴露:“薇龍,我不能答應你結婚,也不能答應愛你,我只能答應你快樂。”這樣的話,堪稱渣男語錄範本。

但喬琪喬倒也渣的真誠,他們訂婚之後,喬琪喬明確對薇龍說,「總有一天你不得不承認我是一個多麼可鄙的一個人,甚至你會為此殺了我。」

薇龍一開始也覺得,以結婚為目的愛情是耍流氓,「等於把雲裝進罈子里」。可儘管她知道所有道理,依然無法控制自己在愛情里沉淪,並開始把婚姻視為愛情最終的保障。

張愛玲的《第一爐香》,終讓愛情里卑微的女性得以解放

電影《第一爐香》圖05

為了讓她單方面的意願得以成立,為了說服仍然猶豫不決的喬琪喬,她最終拿出必殺技,將自己的愛情觀吐露出來:“我愛你,關你什麼事。”

至此,張愛玲在結尾寫道:“薇龍的這一爐香,也很快燒完了。”

3.我愛你,到底關不關你的事?

首先得承認一點,當我們談論愛情時,必須是在文藝作品和社會現狀的基礎上,否則都是空談。

愛情只能是一個個現象,無法總結出一個萬能公式,或一套萬能理論。

此前,人們會遵循從各類文藝作品中流傳出來的能夠引起共鳴的愛情言論,隨著現代社會傳播渠道和傳播速度的增加,網絡上誕生的愛情言論也能被廣泛引用,並代表著當代年輕人的一種愛情觀。

它們有些是積極的,有些是消極的,卻能達到相互牽制的作用。對作家而言,哪怕是同一個作家,也寫過幾乎相悖的愛情言論。

如果認為葛薇龍的愛情觀就是絕對正確的,張愛玲本人都不會同意。在《傾城之戀》里,她就正視過自己的矯情:“有些傻話,不但是要背著人說,還得背著自己,讓自己聽見了也怪難為情的。譬如說,我愛你,我一輩子都愛你。”

但我們只能就事論事,不能否認葛薇龍的愛情,不然就陷入虛無主義了。

既然如此,那麼我愛你,到底關不關你的事呢?

張愛玲的《第一爐香》,終讓愛情里卑微的女性得以解放

電影《第一爐香》圖06

假設真不關你的事,那我為什麼要愛你?完全可以去愛別人啊。葛薇龍只知道“不關你的事”,卻不知道為什麼“不關你的事”,無法解釋自己的這種行為。

而到了現代,我們可以從張韶涵《遺失的美好》里找到答案——有的人不知道他哪裡好,但就是誰也替代不了。在這種力量的牽制下,“我愛你,不關你的事”倒也變得名正言順了。

顯然,現代女性是不會上這個當的,她們因遵守這句話而跌了無數個跟頭後,終於幡然醒悟,沒有誰是替代不了的。想要尋找其他出路,只能讓愛情觀繼續迭代演繹。

再看另一種假設——關你的事,關你的事你卻不願付出,怎麼辦呢?那麼我也只能消極對待,於是終於誕生出一種更為現代的愛情觀——反正愛誰都沒結果,倒不如見一個愛一個

這是現代社會喪文化催生出來的一種愛情觀,而且正是以女性口吻說出來的,有了這句話作為支撐,現代女性在愛情里總算挺直了腰桿,徹底擺脫了葛薇龍式的卑微命運。

張愛玲的《第一爐香》,終讓愛情里卑微的女性得以解放

電影《第一爐香》圖07

可以看出,從“我愛你,關你什麼事”,到“反正愛誰都沒結果,倒不如見一個愛一個”,二者想要達到的目的是相同的,態度卻完全不一樣。

前者表現出女性的苦大仇深,忍辱負重,後者追求自我,佛系灑脫。再加上她們以“大波浪”反抗“離子燙”,無疑代表著現代女性愛情觀的解放。

如今,“我愛你,關你什麼事”似乎已經沒人再提起,也不再重要,張愛玲當初以這句話反諷男性群體的軟弱、花心、不負責,卻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時至今日女性終於意識到,想要真正解決問題,還是得從自身出發。

往後餘生,愛他媽誰誰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張愛玲的《第一爐香》,終讓愛情里卑微的女性得以解放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