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1994年,《低俗小說》上映。

把兩個香港電影人震了一下。

“嘩!D電影可以咁樣啊?”(電影居然能這樣拍?)

粉了!粉了!

時值昆汀赴港,倆心潮澎湃的粉絲打算拜見偶像一面,左手拎著自己的影碟,右手攥著求簽名的紙和筆。

跑到君悅酒店大堂蹲點,死等昆汀。

這倆人,是谷德昭和周星馳。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 左為谷德昭

偶像出現,倆人原地起飛沖了上去。

萬萬沒想到。

昆汀看到了他倆,反而沖得更猛更快。

三步並作兩步衝到二人面前,昆汀從額頭到下巴,打了雞血一般地寫滿了哇塞——

“史蒂芬·周!終於見到你了!我是你的粉絲啊!”

谷德昭緊跟著自我介紹,卻被昆汀直接打斷——

“我認識你!你是他的編劇,我看過你的所有電影!”

眾所周知,人生有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以及——

我的愛豆居然是我的粉絲?!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沒錯,Sir今天說的就是他。

好萊塢著名鬼才導演、痞子、暴力美學代言人、十級話癆晚期、電影“抄襲”規範指南、烏瑪·瑟曼精神伴侶、“腳的滋味我知道”究極戀足癖、中國“逼學”海外推廣大使…

…的另外一個身份——

著名華語片發燒友,昆爺。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Sir盼《好萊塢往事》,盼得皮松骨癢。

昆爺搶先一步,憑藉“牛逼”火了。

他在遠古時期做客《柯南秀》的視頻被網友挖出,儘管對這句國罵存在嚴重的錯誤解讀,卻依舊復燃了他與中國人民的歷史友誼。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 能說這個字的就是自己人

是不是薑文教的先放到一邊,昆爺的“中國往事”遠遠不止於此。

特別是華語電影。

這口味三歲看大,七歲看老。

就像《低俗小說》里那個一動不動盯著電視的童年布奇,在沒有小霸王的年代里,電視機是昆爺童年的每一個夏天。

除了著迷,也是因為他天生的讀寫障礙。

但13歲時,昆爺咬著牙看完了他人生中第一本傳記。

就為李小龍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 《我所知道的李小龍》,李小龍遺孀琳達·埃莫瑞

高中退學,跑到洛杉磯的一家影像店打工。

整整五年時間,朋友替他總結:“(昆汀)生活的源頭就是電影,吃飯、呼吸、睡覺都離不開電影。”

二十四小時連軸看,外加過目不忘的記憶力。

如果有人咨詢冷門電影。

普通店員會回答“你從前面右轉的第二排架子上就有”;文藝店員會告訴你它的拍攝年代、導演、演員;

昆汀店員會湊過來強行補充:片子的配角、編劇、攝影、美術……

甚至給你來一段情節演繹,臺詞倒背如流。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 1994《好萊塢奇才昆汀·塔倫蒂諾》

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華語片

昆爺有一句話流傳甚廣——

“如果我的生命有兩面,那麼一面就是70年代的邵氏功夫片,另一面則是意大利西部片。”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 來,跟我念:Shaw Brothers

但實際上,昆爺的片單里,豈止邵氏一家?

從張徹、胡金銓、徐克、吳宇森,到林嶺東、王家衛、程小東、成龍,昆汀照單全收的同時還形成了自己的審美體系。

Sir就說點你不知道的吧。

曾為《重慶森林》灑下熱淚:

我開始哭了

完美的浪漫主義喜劇風格同時又融合了香港特有的語境和街頭風情。

我很高興這麼愛一部電影。

也曾把《一個字頭的誕生》玩命吹爆:

那是部好得不能再好的神奇電影,說它有我的風格,我感到十分榮幸

那電影是完美的,我被它征服了。

評價完全不“香港”的《卧虎藏龍》,他就顯現了硬核港片迷的舔狗屬性。

如果我想看浪漫,我就去看《方世玉》了

不是資深影迷,絕對嘮不出來這套嗑。

昆爺自己也嘚瑟:“我不僅是香港電影的粉絲,我更像是它的學生,一個學者。”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前面說的星爺,他更是死忠粉。

比起曾混跡過好萊塢的成龍、周潤發、李連傑,他認為周星馳才是香港最成功的演員。

2001年,在他自己的地盤,“昆汀·塔倫提諾電影節”,他變著法兒地安利周星馳作品。

在安利《百變星君》時,還特意提到了Copy《低俗小說》的扭扭舞。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 昆爺內心小劇場:“你們瞅瞅,不光是我抄別人!”

影展正片放映前,昆爺還“煞有介事”地介紹道:這部作品,是周星馳首部大規模製作的史詩式電影。

熱烈的掌聲過後,放映廳播放了這部史詩巨作——

《武狀元蘇乞兒》。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 放映結束觀眾反應良好,昆爺許諾下次給大家播放一代王朝奇幻史詩,《鹿鼎記》(是真事)

怎樣才算是真粉?

昆爺對星爺的最大感悟,不是憧憬而是惋惜。

星爺拍喜劇真的屈才了……

全香港都沒有註意到他會是一個最好的嚴肅電影的演員

聽到了嗎?

無論你認不認同這句話,Sir聽到的是愛。

Sir也聽出這愛,深沉。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有一部法國的紀錄片,講述昆爺與香港電影的淵源。

片名簡單干脆,《昆汀:香港電影的門徒》。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門徒”倆字聽起來十分虔誠,但你也清楚,在昆爺的字典里:學習、效仿、借鑒、抄襲……幾乎是同義詞。

第一獨立作品,《落水狗》。

它證據確鑿地,把林嶺東《龍虎風雲》“致敬”了一個底朝天。

設定上,一幫搶匪,圍繞一個卧底內鬼的幫派鬥爭。

情節場景上,卧底負傷,三名匪徒持槍對峙。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 上圖《落水狗》下圖《龍虎風雲》

不僅如此,兩部電影關於打劫的段落,可以說完全一致。

只不過在《落水狗》中,它只還原在粉先生和白先生的對白中——

警鈴響了後警察並沒有出現

金先生向所有人開槍之前警察並沒有出現

你說的沒錯,就像變魔術一樣

我眨眨眼他們(警察)就在那了

我是說,老天啊

你覺得那個黑人女孩有多大?20歲?

《落水狗》對白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把一場高潮,變為一場開端;把一個故事,變為一盤僵局。

昆爺曾親口承認,《落水狗》的確受到了《龍虎風雲》的啟發。

可在他硬生生地把《龍虎風雲》變成自己《落水狗》前傳之後,當時的歐美觀眾並不買賬。

其中,最費解的就是:為什麼最後卧底橙先生會自曝身份?

昆爺說:這是為了那份——西方從未有任何一個單詞形容過的——“道義”

是的,昆爺心裡憋著一個江湖。

《殺死比爾》,就是他對這片江湖最盛大的致敬。

在昆爺的心中,《殺死比爾》妥妥是一部香港武俠片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除了李小龍緊身衣,上山學藝,白眉大俠,這些顯眼的情節設計。

更在於他用江湖的精神內核,(七扭八斜地)寫了一個俠字:

幫派復仇、尊師重道、兒女情仇……甚至是兵器情節。

一把服部名刀人人爭搶,就連混得最潦倒的比爾弟弟都不捨得出賣自己的佩刀。

這種對冷兵器的尊重,貫穿全片。

上下兩部《殺死比爾》看下來,槍見了不少。

但你可曾親眼看見有一人死於槍下?

(那段動畫不算……)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別以為到《殺死比爾》就完了。

昆爺電影中的香港情結,遠不止於此。

在《無恥混蛋》的完整齣演名單中有張曼玉的名字,她原本有一個角色,並且完成了拍攝工作。

只不過因為片長問題,昆爺忍痛剪去,並向張曼玉女士誠懇致歉——

你千萬不要認為你演得不好,我最怕你會這麼想,我想跟你說,因為我們的電影有3個小時,我一定要剪掉1個小時,整個故事的主線我不能動。

哪怕是西部片《被解救的薑戈》,經典的邵氏電影鏡頭,同樣被他活學活用。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眾所周知的最大致敬,還是《殺死比爾》。

昆爺特別讓出了片頭的“廣告位”,交給了與拍攝工作毫無關係的邵氏電影公司。

而且,在正經的製作名單上。

邵氏公司,被昆爺主動冠名成了榮譽製片。

胡鬧嗎?

有點。

但作為貢獻給昆汀大量養料的香港電影,誰又能說不合格呢?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昆汀奉行“拿來主義”。

但他也知道有借有還。

有太多華語電影,被昆汀幫了大忙。

在他成立自己的放映公司後,選中的頭兩部電影都來自王家衛,其中之一就是《重慶森林》。

“我沒見過任何看過《重慶森林》的人會不愛上王家衛。”

為了配合宣傳,昆爺還專門為《重慶森林》錄製了一段解讀視頻,直到現在都很容易就能找到。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另一段佳話,是《英雄》。

早前,昆汀對張藝謀的《大紅燈籠高高掛》《搖啊搖,搖到外婆橋》等作品印象深刻。

“武俠片,他能行嗎?”

看了之後,大型真香。

我才知道,《英雄》是一部氣勢恢弘的影片,這不僅體現在畫面上,還體現在故事敘述、武打動作、演技以及浪漫的氛圍等各個方面。

這些是你期待一部影片能呈現的所有元素。

昆爺上躥下跳地想引進,發行公司在心裡打鼓。

立了條件:必須由你昆汀冠名監製。

或許也正是因為他的冠名。

《英雄》票房突破1800萬美元,成為第一部登上北美票房冠軍的華語片

昆爺趁熱打鐵。

讓《英雄》和《殺死比爾2》捆綁銷售,推出了一張二合一的DVD。

當然,Sir也不清楚是誰蹭誰……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 《英雄》美版DVD,上寫“昆汀·塔倫提諾出品”

有著類似待遇的,還有袁和平。

1993年,甄子丹主演的《少年黃飛鴻之鐵馬騮》。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甚至,連王小帥也曾扣過昆爺的山門。

我的一部電影也曾經找過昆汀做監製,但因為國內的一些原因沒能實現。否則海外發行的時候,如果有個掛名的大牌監製,就會受到各方面更多的關註。

對於現在的中國青年電影人,昆爺也有熱情。

前不久戛納電影節,昆汀專門去看了兩部華語電影的首映:《南方車站的聚會》《灼人秘密》。

為了不錯過任何細節,昆汀甚至通過組委會請求導演:延遲8分鐘放映。

當然。

這種扶持、關註的背後,不止是電影本身。

中國對於昆汀,還有著“仲夏夜之夢”一般的回憶。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說回來。

那句“牛逼”到底是誰教的,已經無法考證。

在北京電影圈,到處是他的傳說——

95年北京聖丹斯影展,昆汀赴華。

正事之外,昆爺還特意約了一幫子導演系學生,出租房裡通宵喝酒聊電影。

據說酒量很好,喝二鍋頭,用碗整。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之後,又跑到《秦頌》片場探班薑文。

事後,薑文對他的評價是:“見過,非常可愛,非常聊得來,好吃,好聊,好喝大了吹牛逼。”

當時的會面中,倆人都嘮嗨了,昆爺給薑文下了死命令:“去美國必須要來找我!”

“那你不在美國咋辦?”

“不在也要找,直接去我家,我家門鑰匙就擱在門口一塊磚頭底下……”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 武兒、文兒、昆兒

2002年,昆爺再度赴京拍攝《殺死比爾》上下兩部。

最初的理由是為了省錢。

然而,整個拍攝過程被拖了又拖,持續了4個月之久。

一是他自己說的精雕細琢。

二是江湖上傳的不務正業。

這期間,張藝謀、陳凱歌、馮小剛、薑文等紛紛過來探班,跟昆汀把酒言歡。

片場下班了,昆爺就成了北京夜店、酒吧的常客。

拍攝期間,甚至有過“因導演昨晚玩太嗨,今天變灘泥,全組放假一天”的情況出現。

在後來《花花公子》雜誌的採訪中,他吐露出真實的心聲:“北京,是比迷幻藥都嗨的世界狂歡之都”。

離京前,昆爺帶走了一堆古董傢具,和大量的DVD影碟。

這影碟是不是盜版?

有待有關部門調查。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然而。

昆爺在中國,並非總是那麼如意。

這是今天最後一個故事。

2013年4月11日,《被解救的薑戈》在中國內地上映。

這是昆汀唯一一部在中國公映的作品,他再度赴華,為影片奮力宣傳。

沒想到。

已經經過大量刪減的《薑戈》,卻依舊被臨時撤檔。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時隔一個月。

《薑戈》二次刪減重新上映,最終票房1788萬元。

關於在中國上映的這部《薑戈》,也流傳著不少說法——

有人說,昆汀拒絕觀看自己被刪減的電影。

有人說,他專門托人從廣州買了4張電影票,作為他首部在中國內地上映電影的紀念。

眾說紛紜。

總之,在他《八惡人》上映的時候。

昆汀為他的中國影迷,留下了一句五味雜陳的承諾——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我不介意你看我的盜版。

只要你在中國。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最愛香港電影的世界導演除了他還能有誰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