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作者 | 泛二

鯨看 | ID:hualujk

第75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撞死了一隻羊》獲得地平線單元最佳劇本,其導演萬瑪才旦提名第55屆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導演、最佳改變劇本。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在《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已經破40億大關時,而這部同樣具備諸多殊榮的電影還在400萬票房線徘徊。

也許如果不是眾人力挺,這部虛幻而迷離的藏地文藝片,又將會何去何從呢?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在這個時代,我們需要英雄,也需要信仰。沒有信仰的英雄,只是一堆機器人。”

1

我們不該讓它籍籍無名

本以為是一部很剛的電影,敢於與《復聯》抗爭。

以為可能仗著王家衛監製?或是仗著導演萬瑪才旦的才高八斗?所以才有自己過硬的底氣。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萬瑪才旦)

瞭解過後,才知道已經退無可退。

文藝片熒屏的背後是更多影人的心酸與無奈,退又能退到哪裡呢。

在《撞死了一直羊》定檔之前,其實《復聯》還未定檔。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王家衛)

只是正如王家衛所說:

“當下藝術片的市場空間是有限的,可以說根本沒空間,我們那麼辛苦終於有一條藝聯專線,如果我們自己退了,基本上等於自我放棄。”

並且預算有限,已經沒有錢,再去建新的檔期。

讀書人——萬瑪才旦

▲▲▲

讀書人有自己的清高,有屬於自己的世界。有時候做一些事情,是為了一種傳承。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萬瑪才旦)

萬瑪才旦從村莊中長大,中專畢業後,成為一名小學老師。

在這期間寫下了他第一篇小說《人與狗》,屋內幸福的人們因為門外醜狗的異常舉動,以為不祥,把狗打的暈死過去,第二天看到倒在地上的羊和與狼戰鬥後血肉模糊的狗,只剩下潔白的雪地上鮮血映襯著人群。

從這邊文章中,我讀出了他的所帶的對一些不合理世俗的批判。

不甘於孤獨與時光消磨的他又相繼考了大學和研究生。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有才能的人總是不甘於順遂,他又選擇了進入北京電影學院進修,想要拍出真實的藏族電影。

因為現實的壓力,許多藏族人開始學習漢語。現在的藏族文化似乎和許多方言一樣,也正在變得慢慢削弱。

萬瑪才旦的電影中,往往會涵蓋許多宗教信仰以及藏族文化。這也許就是一種文物的拯救。

讀書人對自己所愛消逝最後的輓救。

來之不易的影片

▲▲▲

87分鐘的電影,2010年完成的劇本,由於缺少投資商而擱置。2016年重啟,2017年9月開機,11月底殺青。經過不斷的補拍、剪輯,這部片子終於在2018年4月定剪。7月份,完善了音效。歷經2年的時間,一部來自不易的影片算是終於塵埃落定。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這是一部救贖之旅。寫實中加有夢境,最終照應出自己的內心。

“如果我告訴你我的夢,也許你會遺忘它;如果我讓你進入我的夢,那也會成為你的夢。”

這是電影臺詞,但是也許是更多文藝片的心聲。

文藝片精神上得到了升華,但是現實上總會遇到這種錢財上的窘迫。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少的商業贊助,使得文藝片總是顯得小眾,非流量的實力派演員,在許多人眼中總覺得有些籍籍無名。

文藝片沒有商業片的快感,有些時候甚至會顯得有些沉悶。

所以總是容易錯過。

2

無獨有偶

這部藏地文藝片也應該擁有姓名

同樣是藏語文藝片,《阿拉薑色》在第21屆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榮獲最佳編劇獎,第26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獲得最佳藝術探索獎,再到第7屆愛爾蘭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最佳導演獎。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有人說它是日版的《小偷家族》,都是小人物的家庭。這部片子也是延續著一貫藏語片的風土,呈現出令人動容的暖意。

但是它的排片不到1%,毫無意外的票房慘淡。

導演松太加和萬瑪才旦曾經一同在北京電影學院進修。感覺圈子很小,總是那麼幾個人一直在堅持。

關於《阿拉薑色》

▲▲▲

《阿拉薑色》的格局很小,就是一家人的故事,母親和兒子、繼子與繼父。正如松太加所說:我不拍西藏的美,我關心西藏的人。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松太加)

這部片子朝聖不是主線,重要的是朝聖的人物情感。將信仰平凡化,去除路上的景物,突出小人物的虔誠。

沒有獵奇,只有日常。

“途經湍流之河與不融的雪,遇見失獨的驢子和燒焦的飛蛾,三步一叩首,男人放下愛,男孩看淡死。”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藏族地區的朝聖,不再神秘。他們都是和我們一樣的平常。只是有一點不同,他們有自己的信仰。而我們的信仰是什麼呢?

阿拉薑色在藏語中,是為您幹了這杯美酒的意思。

這個詞只出現在歌詞之中,與整部電影看似沒有什麼干係。

細細想來,一部好的文藝片需要靜靜的看,就像一壺陳年的老酒。只有慢慢品,才知道它最後的味道,不是烈的,有著淡淡的清香。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影片結尾,眼淚滴濕衣裳主人公的衣裳。這部片子沒有誰需要真正的救贖,只有發自心底的寧靜。

為什麼現在的我們不能放下一切,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呢?

3

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這兩部電影票房的低迷,並不在於其本身是藏語文藝片的特質,與他們存在一定相似性的《岡仁波齊》票房剛過億,便已經是現象級。

為了文藝片的崛起,許多導演什麼的都做了,卻還是無法救回。

《百鳥朝鳳》製片人的下跪,也只換來了8600萬的票房,前一段時間的《地久天長》也止步於5000萬。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文藝片真的就不行了嗎?文藝片頻頻遇冷,真的是我們看不懂嗎?

不是它不行,只是它的特質,註定了它是靠思想與情節取勝。只是現在的我們,沒有時間去思考。

相對於文藝片,商業片更加容易接受。

更多的時候或許會覺得,我們的生活太過平淡,更需要商業片來刺激我們的感官。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總之,文藝片需要靜下心來,慢慢體會。

我們的現在太過浮躁。

很難做到沉浸其中,丟開手機,心中就是慌張。

也許沒有人真正的唱衰文藝片,只是許多人已經無法安安靜靜的坐下來,平靜的看一場電影,再靜靜人思考它背後的故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從《阿拉薑色》到《撞死了一隻羊》,是誰在唱衰文藝片?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